一 困守

活下去,我一定能活下去。

盛夏正午时分,厚厚的窗帘蒙了一层被子,死死地钉在窗框上。挡住了明媚的阳光,捂得屋子里阴暗而闷热。阳光照得窗帘上映出片片光斑,像极了刚出锅的烙饼那凹凸不平的脆皮。

窗外隐隐约约的模糊人影忽然地遮挡了光斑,杨威就像看见了猫的老鼠般呼吸为之一窒,惊魂不定的眼睛睁得好似核桃,瞳孔却收缩成了针尖。直立的耳朵若是听到哪怕一点点刮擦玻璃的声音,心脏都要一下子蹿到嗓子眼儿。

直到影子离开,满头大汗的他才会悄悄地张大了嘴,溺水似地大口喘息,根本不在乎屋里充斥的酸臭。

不知道会不会又是隔壁的老张头,他活着的时候整日笑眯眯的,怎么死了却如此执着?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租了个外阳台的三楼?

松了口气的杨威死狗一样趴在地板上喘着粗气,满脑子糊涂心思。任由一道道汗迹像蜿蜒的小河般从他白白胖胖****裸的身上滑下,却不敢掀起哪怕一片被角,更不敢打开半条窗缝。

外面的活死人是不是老张头重要么?

墙上的空调徒劳地嗡嗡响着,屋子里闷得像洗桑拿。

厨房里的电磁炉架着蒸锅,咝咝地哑号,,无,错,小说 ..<>

杨威四肢并用,慢慢地爬了几步拿起电话,还是没信号。

停电了!充电器上的红色发光二极管已经熄灭,虽然他早就料到有这一天,可事到临头,杨威提到了嗓子眼儿的心渐渐地回落,一直沉啊沉,仿佛落入无底的深渊。

杨威四肢大张着躺倒在地,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四天前,世界剧变,电视电话网络广播全断,杨威觉得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七个半小时前,水停了!多亏了杨威有先见之明,存下了足够多的水。

现在,电也停了,虽然家里还有半罐液化气,可使用明火会消耗本就不多的氧气……他在窒息还和饥饿之间极力地挣扎着,肚子里咕噜噜的呐喊声越来越响,清贫的胃终于战胜了火炉风箱般的肺。

想到了吃,绝望中的杨威咕嘟一声咽下一口吐沫,慢慢地爬了起来,把已经没用的电磁炉轻轻地搬开,点燃了液化气灶。

火热扑面而来,杨威汗如雨下。

他的动作不敢快是因为不想出太多的汗,出多少汗就得喝多少水,家里的水有限,喝得多了,坚持的时间只怕又要少上一些。

他的眼光落在了墙角的冰箱上,没电了,里面的食物保存不了多久,闷热的温度拿出来冰箱的话,用不了一天就得变质。

为什么不多存点方便面呢?杨威无比懊悔地烧开了水,泡上倒数第四包方便面。一边吃一边想起了刘磊的厨艺,如果他在的话,哪用得着吃泡面?想到刘磊再也不可能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由地为自己的铁哥们黯然神伤。

随即杨威将刘磊熟悉的身影抛出脑外,想了也是白想,徒增伤感而已,还不如想想怎么才能活下去……

不管怎么着,也得想办法活下去,一定能活下去!他一遍又一遍地催眠自己。

吃过泡面,只混了半饱的杨威咽了咽口水,好不容易才把眼睛从剩下的方便面上挪开,带着一身颤悠悠的肥肉慢慢靠在了窗边,用一根筷子小心地拨开一片被角,小心翼翼地把眼睛凑了过去。

这是他钉死窗户时刻意剪破了棉被留下的后门儿。

四天里,这还是他第一次鼓起勇气观察外面的世界,透过比小指还小上一些的破洞,杨威清楚的看到大街上十几辆车乱七八糟地横在大街中央;被撞坏的消防栓里也不再喷出高高的水柱;形容枯槁,衣衫褴缕的活死人三五成群地四处游荡,时不是地在道路两边的商店里进进出出。

其中一个穿着脏乱红衣的甚至就是对面超市里年轻漂亮的售货员,每次杨威和刘磊偷看她被发现时,她都会报以甜甜的一笑……如今,她却面容干枯,如同古墓里蹦出的女尸般令人发指。

这是发生在他眼前的生化危机,可他只是个无用的胖子,不是电影里的威风凛凛大杀四方的英雄。

杨威握了握胖乎乎的拳头,怎么看也不像能打倒活死人的样子——是活死人,不是丧尸!

他本是个普通至极的大学生,和好友一起租下了这间房子:临街的三楼,下面两层是上下层的门闹楼,不靠街的三楼外有个五米宽,六七十米长的外阳台。

四天前的中午,也是在这扇窗前,杨威亲眼目睹了满街的人群突然陷入一片混乱的情景,失控的车辆横冲直撞,碾碎了无数行人,鲜血浸透了长街……

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不幸,肠穿肚烂的遇难者没有一个像电影里一样晃晃荡荡地站起来,而普通的行人却一个不拉地被传染了。

惊恐万状的杨威第一个反应就是生化危机;第二个反应就是空气传播;第三个反应就是世界末日!他下意识地操起锤子封死了所有的窗户,等做完了一切,一片空白的大脑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刚才好像听到了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可紧张的他下意识地忽略了,现在只剩下敲鼓一样的撞击声。

蹑手蹑脚地凑到门前,猫眼外隔壁的老张头脸色青灰,下巴耷拉着挥舞僵直的双臂一下下砸着门,吓得惊骇的杨威一个屁股墩坐在了地上,顾不得疼痛的他赶紧扯下沙发蒙布,把门缝塞了个严实……

一个疑问不停地在他的脑海里盘旋,T病毒……姑且暂时命名为T病毒吧,它不是不靠空气传播么?怎么和电影里的不一样?

突然一个意外的景象闯入了杨威的视线,一条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宠狗活蹦乱跳地冲到大街中央,嗅了嗅已经腐败了的死尸,呜咽着蹿进了街边的商店。

难道,空气传播的时期已经过了?杨威惊喜交集,可随即又想到,如果是T病毒对人类以外的动物不产生作用呢?

他的眼睛还贴在破洞上,忽然间刚才的那条狗带着一身的伤痕飞快地蹿出商店,杨威似乎听到了它呜咽地哀号。

几个笨拙的活死人跟着挤出了店门,巨大的力量甚至将玻璃门挤了个粉碎。

杨威这时候才发现街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看不到活死人四处游荡的身影了,而这些追逐宠狗的活死人撵了几步就又缩了回去。

难道……他们怕光?巨大的幸福差点把杨威击晕了,他刚刚才意识到自己的水其实已经不多了,除去食用外,水最重要的作用就是保证他的清洁和冲马桶。

封闭的房间里又湿又热,细菌滋生极其容易,只要他稍有放松,就有可能性染上疾病,这种时候,生病绝对是件能要了老命的事!省出水来冲马桶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因,可是他不知道无人疏通的下水道究竟还能用多久。

没了电,就算再先进的自动化系统也只是废铁一堆,眼下污水处理厂怕是已经完蛋了,平时看似普通的问题到了现在,很可能就是致命的——墙上的旧空调已经不再嗡嗡地响了,就是说屋子里唯一的空气流通渠道也断了,如果他想活下去,就得趁氧气消耗完之前打开窗户。

杨威咧了咧嘴,苦笑比哭还难看,人都言困兽犹斗,他呢?其实不过是只困在窝里的胆小兔子罢了。

曾经他还戏称到真有一天世界末日,这一身的肥肉一定能让他比健壮的刘磊坚持的时间更长。想不到一语成谶。

杨威认命地拎起了锤子,他不敢打开窗子的插梢,只得退而求次,配合一把长螺丝刀小心而天真地想在塑钢窗上撬开了一条窗缝,浸满汗水的手心一个劲地打滑,好不容易才撬开一点点,一松劲,又窜了回去。

“啪”地一声响吓了他一跳,狠了狠心,又告诉自己一遍一定能活下去,这才闭了眼睛,抬起锤子对准窗角轻轻砸了下去……直到第四遍才在窗角砸出了个耗子洞大小的破洞出来。

新鲜空气带着腐臭一涌而入,像几百年没掏过的老厕所,又像堆满了农家肥料的沤肥坑!大口呼吸的杨威差点呛了个跟斗。他赶紧七手八脚地又用棉被捂住了破洞,之后才想道:会不会有尸毒?后悔却已经晚了。

杨威甩甩头,暗道尸毒也比T病毒好,捏着鼻子放开了破洞。

临街的窗外到处是腐臭的气味儿,可后面的窗外是大阳台,半死不活的老张头还时不时地跑来看上一眼,他宁愿忍受尸臭也不肯在后窗上再凿出个洞来。

他的体力原本还可以,可湿热的温度如同桑拿一样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杨威就在担忧病毒感染和尸毒发作的昏昏沉沉间仰倒在凌乱的沙发上睡了。

————分割————

说明一下,我不大会起名字,章节名看着不对的大伙多担待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