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勇气

大厅的地面已经积了一层灰尘,踩在上面一步一个淡淡的脚印,杨威仔细地观察,没发现灰尘上有人或者活死人走过的痕迹——虽然他不是专业侦探,也没看过多少推理小说,可活死人的步伐很小,而且走一步拖一步,应该很容易辨认。

人的脚印虽然没有,倒有不少似乎是老鼠和不知道什么虫子的脚印一溜溜地弯弯曲曲,不知道从哪来也不知道往哪去。

进入相对封闭的环境,杨威谨慎地竖起耳朵倾听,靠在墙边努力放大鼻孔,让自己的呼吸更轻些。

不管是哪一种动作片,电影里最容易被偷袭的地方就是封闭狭窄的室内环境,他可不想一个不小说就把小命交待了。

听了足有三十秒,没听到声音!他本想摘下口罩,但冲鼻的尸臭却不比外面差多少,似乎还要更浓一些。

杨威的脑筋急速转动,看来楼里有和院子里一样的遇难者!他一下子想到了枪!

刘磊买回家的猪肉就算不往冰箱里放,也得两天才能坏,而且坏不到发臭的程度!就是说楼里的尸体——假如发臭的是人的尸体的话,绝不是最近三天内死亡!

外面成天在街上可哪乱逛的活死人还活得好好的,楼里的活死人肯定不可能这么快就腐败《无》《错》小说 .Q.C<>

他再一次确定了事发时警察局里有人幸存的猜测,不由地更加小心起来!

现在是末日,幸存者都是惊弓之鸟,如果他兴冲冲地一冒头,却正好被人当做活死人一枪干掉算什么事儿?同时他也不敢发出声音,谁知道是不是还有活死人藏在楼里,引来一片活死人还不死定了?

大厅的两边是两条走廊,正中间上通向二楼的楼梯,杨威慢慢地沿着左边的墙根往走廊边蹭,对面的走廊一点点展现在他的面前,等蹭到左侧的走廊边,背靠墙壁的他视线正好看到大半个右侧走廊。

目光所及之处,空空荡荡。

杨威又把注意力转回了这一边,学着特务的样子小心地探头,突然把头快速地伸了出去,接着不等看清究竟有什么就收了回来,利用刹那间的视觉延迟观察走廊……杨威靠在墙边眼睛直勾勾地一个劲地发呆,半天才哆嗦着握紧了水管,再一次探出了头。

左边的走廊里横七竖八地倒着七八具尸体,有穿警察制服的有穿普通衣服的,大片大片凝固的血迹飞溅得到处都是。

杨威咬着牙,强迫自己把眼睛盯在腐败的尸骨上,不准自己挪开半分。

虽然这一次有了心理准备,他的心里还是惊惧非常,可末日来临死尸算得上什么?从迈出家门的第一步起他就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世界,如果连坦然面对尸体的心理关都过不去,又怎么谈得上逃出这座城市?怎么能活下去?

他无比痛恨传承无数年的鬼文化,若不是听了那么多鬼有事,他又怎么会这么胆怯?就在几天前,他们不也是和自己一样活生生的人吗?

想到这儿,杨威的心里终于好受了些,可还是不敢仔细打量。

如果有个人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就能看到他刚刚把目光停留在尸体上的时候瞳孔完全没有焦距!

听说某些特种部队的训练中有一项是一个人躺在乱葬岗睡****,杨威突然间无比地后悔当初为什么不直接参军入伍,而是跑到这里来上学!

他直接把自己的体型忽略掉了,根本没想到部队根本不要他这样的胖子。

突然地面上一颗拇指尖大小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用水管轻轻地顶了顶,硬的!看形状应该是颗变了形的子弹头,他在电视上看过侦破枪击案的记录片,里面变形的子弹头和这个小疙瘩的样子差不多。

再瞅瞅墙面,走廊里虽然略显阴暗,可还是能看到不少坑坑洼洼的痕迹。

看来这几个人都是被枪打倒的,杨威想到这儿,已经能把先前的猜测提升到事实的级别上。

忍着恶心加揪心的感觉,杨威小心加了小心地绕开死尸,慢慢地向走廊深处走,也许是平日里的卫生打扫得好,死尸上竟然没有多少苍蝇,不然的话又昨像刚才一样惊起一片。

高抬腿轻落地,他走出十几米远后在地面上找到了十来个子弹壳,弹壳散落在一扇关着的门外,往前看,走廊尽头还有一些弹壳,杨威吃不准到底最后这几扇门里哪一扇里才有幸存者,也不敢冒冒然的推门,仔细地想了想才蹑手蹑脚地走到门的另一边靠墙蹲好,看看这个角度,确定从门里打出的子弹绝不可能打到这里才举着水管头敲了敲门,压低了声音问:“有人吗——人吗——人——人——吗……”

不断在走廊里回荡的声音把杨威吓了一跳,他已经把声音压得够低了,怎么还这样响?

他的警惕性立即提了起来,马上屏气凝神,仔细地倾听。

杨威在心里倒数了十秒,可不管是门里还是门外都没有声音!他这才把憋在胸口的一股气吐了出来。

门里有人没有?他的心里闪过一个问号。

如果他现在在门里的话,听到敲门声和询问的第一个反应会是什么呢?肯定觉得是自己的幻觉!

他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又用水管敲一次门,金属和木料的敲击声回响在走廊里,配合着一地的死尸显得诡异而阴森!

顿时一股凉风从杨威的脊梁骨一路吹到了脑门顶,吓出了他一身的冷汗。

虽然一直都明白恐怖电影真正恐怖的其实只是配乐和背景衬托,可真一个人到了这样的环境之下,能不心惊肉跳么?

第二次敲完,门里还是没动静,杨威这才试着扭了扭门锁,想不到竟然一下就扭开了。

他不敢正对着门,又把手缩了回来,用水管顶开了门。

门里入眼就是宽大的玻璃窗,一股炙热的气息扑到了他的身上,办公桌射的阳光耀得他眼花,等适应了光线之后,才看得清这是间普普通通的办公室,屋时竟然整整齐齐的,连灰尘也比外面少得多。

看样子是下班了!杨威咕哝着,随手翻了翻办公桌的抽屉,可抽屉里除了文件就是书,要不就是文件夹子之类的案卷。

听说警察现在都不带枪,都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怎么什么也没有?

杨威咧了咧嘴,不死心地来到下一间办公室,小心地如法炮制开了门,不想门一开,映入眼中的就是一具死尸。

尸体坐在沙发上还没开始腐烂,脑袋带着血窟窿歪在一边,脸上恐惧的神情栩栩如生,一只下垂的手里还勾着手枪。

杨威心情复杂,看来这里的幸存者就是他了,可他怎么就自杀了?能从末日的浩劫中幸存下来是件多么幸运的事?怎么就这样想不开呢?

杨威瘪了瘪嘴,一点也没有找到枪支的喜悦:“你说你,连死都不怕,还怕活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