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 盘算

女孩的胃里一阵阵地痉挛,胃酸带着烧灼感涌上喉咙,差点吐出来;她停住脚步死命地收紧括约肌,好不容易才没让自己吓尿了裤子。

不管她性格如何泼辣,毕竟是在和平环境下长大的女孩,从感染爆发开始到现在一直呆在屋子里不出来,平时连只鸡也不敢杀的她什么时候见过这阵仗?

她很想回过头求胖子出来陪着她,可女孩是个聪明人,她从胖子的眼神里看得出冷漠和讥讽,他不会同情她,只会在她脆弱的伤口上狠狠地踩上一脚,再左右拧上几下!

她强迫自己扭过头去不看死尸一眼,拖着伤腿蹒跚着挪进了楼里。

怎么样才能让这个胖子接受她?女孩心里不断地盘算着。

现在这个世界,拳头才是最硬的真理,她一介弱质女流,不管有多么机敏的头脑,体质上的先天劣势也得不到丁点的改变,想活下去,就得对别人狠,对自己同样要狠!

女孩进入了楼内,一股远比外面还要浓厚的尸臭彻底冲晕了她的头脑……

杨威目送女孩的身影没入正门,突然觉得这三层楼像个盘据在地上的巨兽,那道门就像巨兽大张的嘴巴,等待着上钩的猎物自投罗网。

他甩甩头把奇怪的想法赶出大\\无\\错\\小说 .().C<>

他中午布下的警戒线并没有撤掉,刚不知道是活死人还是又一波想偷东西的饿鬼碰倒了催泪弹。

现在的社会稳定,很少有需要动用驱散性武器的时候,胖子从库房里得到的催泪弹很多,根本拿不走,所以用就用了,心里也不怎么在乎。

至于车上的东西他也看开了,反正拿不走,谁偷走就算谁的吧,真是沮丧,费了那么大的力气,竟然为他人做了嫁衣——胖子现在这么想是因为他手里有了催泪弹,随时随地都能“攻占”超市取得足够的给养!

如果没发现催泪弹对活死人同样有效,他现在非心疼死不可。

杨威取了一瓶水,抿了一口,视线落到了女孩睡了一下午的床上。

引起他注意的是一个巴掌大小的包包,杨威不怎么懂这些女孩子的东西,救下她的时候也没注意她带在了什么地方,可是这种时候还能一直带在身上,可见对女孩的重要程度!

中午时女孩的表现他不是没看在眼里,更不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只不过他没那个时间解释,也不想解释——他和她之间有什么纠葛?关系好到必须要解释什么的地步了么?

但这个女人的表现却让他十分的好奇,她是这些日子里受了什么刺激还是别的什么?在两名同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护住了她的命之后,她的表现……实在很难说得过去不是吗?难道末世对人的改变真的这么快这么强?

胖子咬了咬牙,手伸向了那个方方正正,朴素平淡的小包。

拉开拉锁,杨威的心脏突然间跳得厉害,竟然比面对活死人还紧张!大概没当过贼的人第一次偷东西都是这种感觉吧!

他这样安慰着自己,翻看包里的东西。

包里的空间很小,除了一个厚厚的钱夹外,就是一堆装着各种颜色****的小瓶子。杨威对女人的化妆品不感兴趣,拿出了钱夹“啪”地打开。

乍一看钱夹里面和普通钱夹没什么不同,可胖子仔细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冒出了一脑袋的问号!

钱夹里现金没几张,可插证件银行卡的位置上,至少夹了六个姓名不同,照片却都是这个女人的身份证,还有三张配套的驾驶证,十来张乱七八糟的银行卡!

良家妇女谁会有这些东西?她要么是特殊部门的工作人员,要么是个利用不同身份诈骗的骗子!最低也是个制贩假身份证的……不,不对,若是制贩假证件的,不可能所有的身份证上全是她自己,总不会是随身带的样品吧?

胖子的警觉性立即提到了最高,这女人,肯定不是什么好鸟!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后腰上的手枪,心思却转到了那三张驾驶证上。

她若是会开车……这个想法顿时让胖子呼吸粗重,心跳加速!

这女人是好是坏和他半点干系没有,可在逃出升天这一点上两个人的利益却完全相同,有了她,就能开走面包车,带走车上所有的食物和楼上的物资!

杨威差点就直接跑进楼里把女人揪出来问个清楚,可他马上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上赶着不是买卖,这个女人精明着呢,如果被她看出自己需要她的技术,结果会怎么样?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好主意杨威突然把心一横,不管了,天大地大,活着才知道什么最大,只要这女人不想死在这儿,什么都有得商量!

他把钱夹原样放回包包,又把包包原样放回床上,心里盘算着怎么试探女人的口风才合适。

正出神的功夫,女人捏着鼻子一瘸一拐地从楼里出来了,杨雷看见她就是一呆,她还挺有心思的,竟然寻了一身宽大的警服穿在了身上!

卫生间旁边就是更衣室,那儿有不少他撬开的柜子。

说实在的,这身衣服虽然大了些,可人漂亮就是好,穿什么看着都舒服!胖子不由地自怜自艾,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不过他才不为已经发生的事实悔过,马上就调整好心情,准备面对这个诡异的女人。

女孩进了门一眼就看到杨威审视的目光,顿时俏脸一红,额头险些尴尬地低点到了地上!怎么碰到这个胖子,她处处不顺?

“吃点东西吧。”杨威想起她原本的裤子被活死人抓出三条缝,自己为了帮她伤口几乎给撕成两半,心里倒释然了,找了个话头缓和一样紧张的关系。

杨威没提换衣服的事,女孩脸上终于好看了些,轻轻点了点头,很淑女地吃起了东西。她以为胖子早知道了,故意不提给她面子,她当然不可能主动告诉胖子刚才她一进门就尿了裤子!

虽然她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实,可这一回真是把脸丢到了火星……

————分割————

感谢书友风纭无际投出的宝贵评价票,嗯……和大家求个推荐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