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 病倒

四十三病倒

第二天一早,昏沉沉的任菲被一阵冷风吹醒,揉揉模糊的双眼,任菲迷蒙地双眼发现驾驶座已经竖起来,胖子正拎了油桶油管和断线钳准备下车。

“你干什么去?”任菲吃力地抬头下意识地问。过了****,她肩膀和腿上的伤都不疼了,左右肩背上好像糊了什么东西一样,右腿干脆半点力气也使不上,就像丢下下半截一样。

杨威嘴角翘了翘:“没事,昨天跑了不少路,从这台车里抽点油。”

任菲还想说什么,可脑袋一阵天旋地转,抬起一点点的脑袋又重重地摔回枕头上,她觉得脑袋里像养了一窝钻来钻去的水蛭般地难受!

这种感觉,很熟悉。

杨威“嘭”地关上门,把油桶和油管放在一边,拎着钳子走到货车的车厢边,抬头瞅着车里的活死人。

平头货车里的活死人竟然还趴在窗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车窗上趴了整个晚止,它看到杨威,指爪不住地挠着玻璃,凶悍异常。

“你还挺执着!”杨威呲牙裂嘴地做个鬼脸儿,躲在侧面猛地拽开车门,扑在车窗上的活死人直接从车里大头朝下掉出来,狗抢屎式一头杠在地上,摔了个四仰八叉。

杨威灵%无%错%小说 ..<>

杨威一阵愕然,怎么副驾驶那边的车门没锁,这边的车门竟然锁得死死的?

他不知道活死人多长时间能爬起来,不敢耽误时间,直接抡起沉重的断线钳,“哗啦”一声砸碎了挡风玻璃,拉起锁芯用力拽开车门,探身拔了钥匙跳下车。

拿钳子的本意是他觉得这家伙够沉实,准备对付活死人,没想到先在这儿开了张!

杨威拿到钥匙不从前面走,反而从后面绕回去,他停在车尾小心地探出头,看到地上的活死人已经爬起来,正往前面走。

胖子稳稳心神咬咬牙,目光对着活死人的脖子瞄了又瞄,掂了掂钳子,猫着腰蹑手蹑脚地跟上去,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演练着狠狠抡断活死人脖子的动作,胖胖的身体竟然轻巧的像一只猫!

小心地靠近活死人背后,杨威双手抓了钳子挺直了腰就想抡,可活死人缓慢的脚一停,突然间转过身来!

杨威头皮发炸暗暗叫糟,心脏突地一声蹿到了嗓子眼儿,到现在为止,他只和隔壁的张老头有过这样近距离、中间无障碍的接触!

紧张的胖子几乎是下意识地使足了力气,把脑子里计划了几十上百次的动作使出来,一钳子抡在活死人的脖子上,“咔叭”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活死人的脑袋斜了个正常情况下绝对不可能达到的诡异角度,伸向杨威的两只爪子像断电的机器人一样僵在半空。

杨威知道砸中了,却不敢看结果,按脑子里的设计,一击命中目标,连钳子都松手不要了,直接蹿出几步跑开四五米远才有心思观察第一次主动进攻的战果。

钳子“当啷”掉在沥青路面上,活死人的瞳孔似乎承载了千百万年的怨恨一样死死地盯着杨威。

杨威经历了这段时间的磨练,对活死人已经不那么惧怕了,促狭地冲它晃了晃钥匙,倒退着回越野车边拿油桶。

他退着走是因为不敢确定活死人脖子折了算不算死透,怕万一活死人再提溜着脑袋跑来抓他!

不过杨威显然杞人忧天了,活死人的颈椎被破坏,被病毒侵害的神经无法再控制全身的肌肉,不甘不愿地“扑通”一声倒下了。

杨威长出了一口气翻翻白眼儿,暗骂:抽个油也得费这么大劲,真他奶奶的晦气。

开了货车的油箱,抽满半桶油加进越野车的油箱里,回头又抽了多半桶,不想货车没箱竟然空了!

等加满越野车的油箱,油桶里只剩下小半桶汽油。

他的目光又落到旁边那辆轿车上,但轿车里根本没有钥匙,他又不敢用钳子敲油箱,兴好悻悻地放弃,把小半桶战利品放到越野车后厢,拿出昨天用剩的多半瓶酒精,小心翼翼地从侧面靠近倒下的活死人,憋住气,眼睛死死盯着活死人,摸索着把敲碎活死人脖子的断线钳捡回来。

退开几步喘了口气,杨威这才发现从活死人的角度看,正好能从后视镜里瞅见身后的情况!胖子狂叫晦气,用酒精给钳子消了毒,然后才放心地把钳子带回车上。

坐回驾驶坐,杨威咂咂嘴,拿起瓶水灌了口,仔细地漱漱嘴里的汽油味儿。

任菲有气无力地叫了他一声说:“胖子,我发烧了。”她的声音有一点哑,沙沙的。

杨威一口水吐到窗外:“你全身都是伤发哪门子骚?”他平时和朋友们闹习惯了,浑话脱口而出,说完了才意识到情况不对,直着眼睛愕然问,“你说你发烧?”

任菲昏昏沉沉的根本没听出杨威话里的意思,“嗯”了一声算是答应,声音小小的。

胖子仔细一看,她的脸上带着不自然的晕红,嘴唇干干的,像缺水的稻田。摸摸额头,他的大手却没能感觉出烫来。

“你可真麻烦!”杨威小声地嘀咕抱怨着,从她的脚底下拉过背包,翻出体温计甩了甩直接塞到任菲的胳膊底下说:“自己夹住!”说完又开始翻找退烧药,一边翻还不忘数落任菲:“你说你,我准备了那么多药,自己一样没用上,全用到你身上了,合着我全是给你准备的!我告诉你说,你要是再出点毛病,我可收你药钱了啊!”

他找出了几粒扑热息痛喂任菲吃下,又拿酒精抹了抹她的额头,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才从任菲的任命底下抽出体温计。

杨威转动体温计,水银柱顶端停在三十八度四,还好,烧是发了,可还不算高。他想不起来发烧需要注意什么,把任菲那件警服上衣盖好,又脱了战术马夹,把自己那件沾满汗臭的上衣脱下来加盖一层。

这样应该行了吧?胖子觉得她现在最需要的应该是一床暖和的被子!而且他不知道任菲是因为着凉还是因为伤势恶化才发烧,可这个时候,到哪里去找医生?

解决一样是一样吧!杨威决定走一步算一步,启动引擎向前开去,两只眼睛像雷达一样左左右右一个劲地寻摸。

任菲头晕归头晕,可意识还算清醒,引擎启动的噪音惊动了她,躺在椅子上顺着头上的车窗向外看,正看到一片阴霾的天空。

“阴天了?”刚喝了点水,她的嗓子不那么干涩,声音好听不少。

“嗯。”杨威的技术还不熟练,眼睛紧盯着前面的路不敢分心,昨天夺路狂奔时的状态不翼而飞。

都说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昨天傍晚明明霞光灿烂,一早起来却阴云满天。

任菲心里一颤,担心地说:“今天不出太阳,温度高不起来,活死人不会躲起来,你现在上路,和昨天晚上走有多少区别?”她一着急,脑袋竟然清醒不少。

“区别大了,晚上最显眼的是车灯不是引擎响,白天就算车声吸引活死人,也没灯光那么夸张!得了,你知道那些都是我教的,我怎么可能冒险?”杨威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刚才单独干掉一只活死人,不知道这算不算冒险!

“再说,要是一会下雨,水声就是最好的掩护,活死人听不出多远,更看不清楚,比青天白日的到处跑安全多了。”其实他也拿不准雨水对活死人有多影响,但活死人怕热,就应该不怕冷才对!

怕热的原因是体内失水,那雨水会不会给不懂喝水的活死人补充一部分水分?杨威脑子时突然冒出个令人惊悸的念头,随即又被他自己否定了。

就凭活死人的嘴从天上接水吗?能接多少?还是说它们的皮肤和两栖动物一样能吸水?

“现在下雨了么?”任菲侧耳倾听,没听到雨滴打在车上的声音。

“还没有,不过七月份本来就是雨季,最近连着几天放晴很少见,这次少说也得下个两三天吧。”越野车经一个路口,这是一条通向北方的公路,杨威却没转弯,而是仍然沿着外环路往回走。

任菲看不到外面的情况,还当车已经离开了市区,简单的几句话耗尽了她不多的精力,心思安定不少的她没多久就在越野车规律的轰鸣声里睡着了。

杨威把车开向通向市内的路口,远远地停下来,踩刹车挂上空档,举起望远镜四处观察。

外环路只有和市内主要道路接通的地方才繁华一点,这儿的店铺不少,他现在要找的就是卖被褥的地方——可什么样的店能卖这种东西?床上用品店开到这种地方来不赔死才怪!

其它的店铺还有卖这些东西的吗?他想不出……诶?杨威的眼睛突然一亮,望远镜停在一间店面上,不大门脸前晃荡着三五只活死人,狭窄的牌匾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劳保用品店!

就是它!

————分割————

召唤零点的推荐票和收藏……

有件事很奇怪,为什么我的老书也好新书也好,发言的书友都很少,提意见的也不多,书评区总那么冷清?如果不是每天上涨的点击,我还当这本书又完蛋大吉了。

难道大家就一点想法也没有么?我手里的精华好多,一个星期一个星期的全烂手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