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 拯救

“低致死率病毒?”杨威听到这句话就觉得滑稽,不由自主地质问“整个A市死绝了一多半,还低致死率?那什么算高致死率?炭疽?鼠疫?还是霍乱?”

任菲悄悄拉拉他的衣襟,不管A市究竟有多惨,上层的决定与一个小小的中尉无干,她也是受害者。

“你听我说完。”破锣式的金属音不急不躁,“吞噬是一种不成功的软性细菌武器,所谓的软性细菌武器是相对于鼠疫等高传染性高致病率和高死亡率而言,这些病菌具有高传染性高致病性和低致死率,能最大限度地拖累受害国的医疗资源,感进而拖累整个国家的战备资源储备和人力储备。”

杨威和任菲好似被一桶液氮从头浇到脚,震惊至极地看着白旭毫无表情的脸。

“如果说普通细菌武器是直接杀人,软性细菌武器就是用软刀子磨人,一点点消磨整个国家的实力!你们都听过臭名昭着的日本731部队吧?当年日寇没少在我们国家试用细菌武器,但他们很快发现自己研究出的病毒投放到战场,整村整庄的人迅速感染,不等病毒整体扩散全村全庄的人就死绝了;就算没死绝的,也因为病患无法救治,国民政府不得不采取壮士断腕的决然手段。从那之后,软性细菌武器开始出现,至今为止,{无{#125}{#123}错}小说 .{#123}[{#125}<>

两个人面面相觑,被这个不是内幕的内幕彻底震住了,杨威觉得舌头有点不听使唤:“这,这个也是当年留下的细菌武器?”

“不是,我已经说过了,吞噬病毒是外国某个研究机构研究出来的一种不成熟的病毒,他们研究这种病毒的原意不得而知,但这种病毒确实不完整。”

“怎么说?”杨威的好奇心被白旭彻底吊了起来,好奇之心人皆有之,这种带着机密性质的资料是他根本接触不到的东西,可现在就放在他的眼前,他也和好奇的猫一样舍生忘死。

“现代细菌武器的针对性很强,一般致病的都是十六至四十五岁之间的青壮年****,因为他们是军队的主要力量,吞噬的致病范围太广了,上到老人下到孩子都不放过;致死率不用提了,感染上这种病毒根本就是生不如死……”

“还得加一条,传播速度快,但是作用时间短,病菌抵抗力弱,不利于大规模传播……”杨威补充一句,心里说不出的惆怅悲怆,“我操他妈,是哪个王八蛋研究的病毒?”

白旭意外地瞅了他一眼,低声说:“这不是我能知道的事,你说的这一条是你亲身经历的?”

“对,是我亲身经历的,”杨威想起事发的那个中午,楼下乱成一团的街道上横冲直撞的车辆和瞬间变异的人群,“我曾经在一间药店里碰上个叫邓妍的人,她因为在事发时失手打碎了一瓶高浓度酒精幸存下来,现在应该还在A市。”

杨威突然意识到从自己开始逃亡到现在,碰到的幸存者确实是女多男少,难道还真有这么邪门的病毒,懂得分辨男女?

“酒精?”白旭猛地抬起头来,惊喜交集的目光死死盯在杨威脸上。

杨威突然觉得混身都紧张起来:“是酒精,怎么了?”被这样一张不是鬼胜似鬼的面孔盯上,谁也不会放松到哪儿去。

任菲欲言又止,看看杨威,把自己被活死人抓过的话吞回肚子里。

“竟然这么简单?要是早知道,早知道的话,队长他们就不会变成这副鬼样子……”白旭眼神僵直,悲愤填膺,“早知道的话,我把所有的车都消一遍毒多好?”

“早知道的话A市还感染不起来呢!”杨威没好气地回了她一句,“事情都出了,你还想这些有什么用?我倒想问问,吞噬病毒只能通过空气传播么?接触传染不?”

白旭深吸口气平静平表心绪说:“我看到的资料上说这种病毒传播的主要途径是空气,极少数皮肤敏感者接触空气中的病原体也能感染。”她是个女人,但同样是个军人,毁容毁身都没能让她崩溃,白旭的心智远比杨威想像的坚毅得多,她是后悔自己没办法救回战友。

“直接接触呢?我是说直接让活死人挠出伤口。”杨威的目光在任菲的头顶停留一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任菲心里一颤,眼睛突然之间不知道看什么地方才好。

“百分之百!”白旭斩钉截铁地说,心想:你当这种病毒是从哪儿来的?生化电影根本就是从这种病毒里得来的灵感!

杨威和任菲相视一笑,同时松了一口气。

任菲拉起左腿的裤腿,露出三道结痂的伤口:“这就是活死人挠的。”

“不可能!”白旭“嚯”地站起来,虚弱的身体险些因为用力过猛而摔倒,“你怎么可能还好好的?你怎么可能还好好的?你,难道你有抗体?”

白旭的眼睛绽放出无比的炙烈,就像寻宝者发现了所罗门宝藏,伟大导师写完了资本论。

有抗体就有疫苗,这对整个国家,不对整个世界都是个难以用语言评论的巨大贡献!

“有个屁的抗体,”杨威一句话就浇息了她胸中的火焰,“我灌她喝了一瓶半五粮液才保住她的小命,这是我的另一个发现,血液里的酒精浓度高了同样能杀死病毒。但是不知道究竟达到什么程度才起作用。”

他想起刚救回任菲的那个晚上,紧张而防备的夜晚。

“不可能!”这三个字白旭又说了一遍,“空气传染的速度都那么快,被活死人挠上,病毒直接进入体内感染的速度只能更快,你哪来得及救她?”

杨威心思一转就明白她说的是什么,现代医学中药品最快进入病灶的方法是静脉注射,白旭肯定是觉得活死人指尖上的病毒透过作品感染人体比病毒通过肺泡感染血液要快得多:“应该是因为她的伤口不深,没划伤血管,所以争取了一点时间。”

任菲抬头看看身边的杨威,突然觉得内疚无比,如果不是遇见了他,自己怕是要和眼前这位白旭一样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不对,白旭还有自己的意识,她却肯定会变成鬼一样的活死人。

白旭“吭”地一声,混身像抽掉了骨头一样瘫坐在救护车后,嘴里不知道喃喃地念叨着什么,突然她呆滞的眼神一亮,转身就往车里爬。

任菲和杨威被她的行动搞的莫名其妙,她的反应未免太奇怪了吧?

白旭爬进车里,抓过杨威煮糊糊剩下的半多半瓶五粮液,倒在车里就往嘴里灌,呛得一个劲咳嗽也顾不上,一气之下全灌进肚子里,灌完了酒还不算,接着竟然拿出没开封的医用酒精要接着喝!

杨威吓了一跳,那可是百分之九十五的酒精,他含过两次都烧得厉害,喝下去还了得?赶紧阻止说:“你干什么这是?你想喝我们还有酒,别喝酒精啊你!”

任菲腿不方便,他自己撒开腿就往回跑,直接扯了两瓶酒回来:“给你,别喝了。”白旭手里的医用酒精已经被她喝下小半瓶。

白旭放下医用酒精,破锣金属音仍旧清晰:“我身上的感觉神经已经弱化到麻木的程度,喝哪个都一样。”说完接着灌酒精。

杨威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任菲却感同身受,同样是女人,她想像不出若是自己变成这副模样会不会做出比借酒浇愁更出格的事来:“你,你别这样,你还活着,不比什么都强么?”她拙劣地安慰白旭,如果是她变成这副样子,任菲宁可死。

白旭咕嘟嘟将最后一滴酒精也喝干,挣扎着坐起来说:“你们当我是什么了?我像那种意志消沉的人么?”

“不像,”杨威回答,能被派来执行这种秘密任务的哪个不是又红又专,嘴巴硬得像铁铸的一样?所以说绝不能用常人的眼光来看待白旭。

白旭送给杨威一个感激的眼神,指着自己的脸说:“出事的时候我的战友全都感染了病毒,可能是因为救护车里的消毒环境,我感染的时间慢了一步,所以我抢到一点时间注射了一针。”

“能对抗吞噬病毒?什么药?”杨威下意识地追问,刚想再追问怎么不大规模地下发备用,却想到了白旭的遭遇:这种药的副作用之大,不弱于吞噬病毒多少!

白旭苦笑:“这种药根本就不是对抗吞噬病毒用的,吞噬病毒之所以叫做吞噬,就是因为这种病毒一旦感染人体,就能通过血液的流动进入大脑,将人的大脑细胞吞噬,让本来清醒的意识只剩下一点点本能。天知道病毒是怎么通过的血脑屏障。我用的药唯一的作用就是加强血脑屏障保护大脑,让被感染的人不失去意识,但是我的身体却没有任何保护,所以,我才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什么?杨威大惊失色,扯着任菲蹬蹬后退两步,拧开手里的五粮液就往肚子里灌——他刚才和白旭直接接触过了!

————分割————

一更……算是爆了不少设定的料了哈,不知道这么写会不会招来书友骂,呵呵。回头有机会再说国家为什么不救援的问题。

求收藏和推荐票,另外,感谢书友的打赏。

关关大大说得好,投票打赏都是人情,感谢书友的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