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八 烈火焚尸

任菲听见车厢顶上两个人正在说话,闭上嘴静静地听着,只要胖子没事,她心里就有底气。

“说说听听!”杨海鹰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很诚肯地求教。

他除了硬闯之外想不到什么好办法,不管杨威怎么做,肯定都比他直接打进去好得多。

杨威翻身坐在车顶,揉着跪疼的膝盖说:“莫洛托夫鸡尾酒!”他只跪了这么一小会就觉得受不了,古代人天天见官就跪,皇帝跟前的更是天天跪,他们的膝盖都是怎么长的?

杨海鹰一愣,惊奇地挠挠额角:“你这装备挺齐全的啊,打劫部队来着?活死人还怕这个?”催泪弹和震撼弹都是非杀伤性武器,他总算拿出个有杀伤力的。

他到现在为止还搞不懂杨威到底是什么身份,不是警察不是军人还能合法持枪?开的也是军车……或许他是怕自己的身份惹来一身麻烦才不承认的吧。

杨海鹰很满意自己想到点子上,看杨威的眼神顿时变得不一样了,既然不承认,他也不拆穿,大伙心知肚明就好了。

话说回来,能长得这么胖,是当兵的可能性比较小,还是警察的可能性大一点……但是当警察他的年龄也太小了点吧?杨海鹰又陷入了迷惑之中。

—无—错—小说 .{#123}{#125}{#123}{#125}.<“这是我知道的对活死人最有杀伤力的手段,不知道为什么活死人特别怕火,不光主动躲避火焰,而且活死人特别爱着,一瓶莫洛托夫扔下去就能点着一片。”杨威觉得屁股底下有点凉,低头冲天窗里喊声:“任菲,给我个垫子。”

“这不挺好的么?怎么不能用了?”杨海鹰一听杀伤力几个字,顿时来了精神。

“你要什么?哪有垫子啊?”任菲左右看看挠挠头发,根本找不到什么垫子,就连前面两个座位上也没有。

杨威咂咂牙花子没理杨海鹰,脑子里把车厢里的东西过了一遍,改口说:“你直接把我的睡袋送上来吧。”

“喔!”任菲答应一声,随手把睡袋卷了卷递上去,“气垫要不要?”

杨威从天窗里接出睡袋回答:“不用了,这个就行。”他把睡袋往车顶一铺,招呼杨海鹰:“过来坐。”

这下屁股底下暖和多了,杨海鹰从车厢边缘挪了两下屁股窜到睡袋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杨威:“怎么你还可怜活死人,不忍心烧死它们啊?”

杨威苦笑:“我哪有什么不忍心的?我是怕烧起火来控制不住火势,把整个B市烧个干净!就算不顾及满市到处都有的幸存者,也得想想点起这么一把大火会不会把咱们自己也烧死在这儿吧?”他的胳膊抡圆了狠狠一划,把大片大片的活死人全包括在内,做了个灰飞烟灭的手势。

杨海鹰一条腿伸着同,另一条腿曲起来用两只手扣住,脑袋偏了偏说:“不可能!活死人又不是汽油桶,哪那么容易就着?”他的锐利的眼神盯得杨威一阵不舒服,直想躲开他的视线。

“不会才怪!下面的活死人这么高的密度,一个燃烧瓶砸下去就能点着一片,到到时候就算它们想躲也躲不开,凡是你能看见的地方都得变成一片火海!不信明天我就找几个活死人让你点个试试。”杨威形容得确实夸张了点儿,但下面的活死人一旦点着了,确实可能危及到两辆车是真的。

杨海鹰摸了摸鼻子,目光投向院外手里比划个扔东西的动作:“我能把一瓶酒扔出去六十多米远吧,咱们往外扔个点点看怎么样?”他的眼睛闪闪发光,满脸期待地嘿嘿地笑。

六十米?杨威仔细估算了一下距离和远处活死人的密度,摇摇头说:“还是太近了,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咱们没有冒险的本钱。”其实他认为的六十米最多只有四十米左右。

杨海鹰腾地站了起来,插着腰居高临下地说:“那你说,扔到哪儿才算安全?”

杨威仰着头看他,感慨地想:个子高就是不一样,站起来给人的压力这么大!他回头看看,伸手一指:“看到那根撞歪的路灯了吗?你要是能扔到那就差不多了。”他故意说得远一点,给杨海鹰出难题。

博物馆位于十字路口的一角,他指的位置在斜对角再延伸出去的地方,这么远的距离已经很难分清单个的活死人,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影子。

杨海鹰手搭在额头上挡住月光,学着孙悟空的样子左看右看:“就是底下顶着台出租车那个?”

“对!”杨威点头,他可没看清撞歪路灯的车是什么样子。

杨海鹰扶着膝盖蹲下说:“远是远点儿,但是也不难扔到。”他指了指天窗说:“下面有没有绳子什么的?”

杨威不明白他想干什么,随口说:“细铁丝行吗?”

杨海鹰咧咧嘴,搓搓手指说:“将就吧,两米长的细铁丝,还有那个燃烧弹一起给我。”他像要账一样冲杨威伸着手,四个指头轮流地动。

杨威偏着嘴瞅他一眼,不情不愿地向下喊:“任菲?”这人怎么回事?自来熟?可他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吧?

“知道了!”她一直听着两个人的对话,想开手电翻找却没摸到,仰头喊:“手电你放哪里了?”

手电?杨威一愣,随即回想起扛任菲上车的时候好像是掉地上了:“丢了,你开车里的灯找吧,快一点。”反正活死人也挠不坏车体。

任菲打开车里的夜灯,先把细铁丝递上去,接着翻出瓶酒精和纱布带着打火机一起递上去。

酒精在车上既消毒又煮饭,要不是救白旭的时候从她的救护车上拿到了不少酒精,她还未必舍得用。

杨威冲杨海鹰比了比一整瓶的医用酒精说:“会做吗?”

“那还用说!”杨海鹰直接接过瓶子,折出一米半左右长的细铁丝死死地绑在酒精瓶口上,把纱布摊开再咬开瓶盖,一股酒气弥散开。

他将纱布浸满酒精后缠在瓶口上,其中一部分再用瓶盖压进瓶子里,拽了拽细铁丝发现确实系牢靠了才往杨威眼前一送:“点吧,咱条件有限,要是里面能加点白糖混点汽油什么的就好了,有黄磷的话布条都不用缠!”

杨威看得一愣一愣的,大个子的动作熟练无比,步骤有条不紊,比杨威这个半吊子强多了。

“快呀,愣着干什么?一会纱布上那点酒精就挥发光了。”杨海鹰一只手扯着铁丝,一只手往前送了送瓶子催促道。

月光下,洒在车厢顶的那点酒精仿佛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挥发。

事已至此,杨威也没什么好说,忐忑不安地点着了打火机凑上去,瓶口忽地着了起来。

杨海鹰两只脚岔开弓步,松开酒精瓶握着细铁丝胳膊用力一甩,酒精瓶带着一溜火光在他的头顶划出半个明亮的火圈!

杨威顿时恍然大悟,他这是要利用离心力!妈的,他到底绑结实没有啊,可别没等扔出去瓶子就松脱了!

杨海鹰胳膊越转越快,火光越来越小,忽忽地燃烧声急促非常,快速旋转的火光已经在他的头顶连成了一个整圈,难得地是竟然还能头尾相连!

杨威看着眼睛都花了,这也就是大个子那满是老茧的手,换成他自己,不等扔出去细铁丝就得勒进肉里!

杨海鹰觉得速度已经差不多了,找好角度,胳膊抡动的圈子猛然放大,手一松,燃烧瓶瓶口只剩下一点点的青蓝火苗突然烧起一簇火焰,向着斜上方划了个高高的抛物线,火焰一点点远去,准准地落向路灯杆的方向。

“我靠,你丫的也扔得太准了吧?”杨威话音刚落,燃烧瓶一声脆响砸到地上,轰地烧起一片火焰,清脆地瓶子破裂声传出老远。

“还行吧,”杨海鹰嘴里谦虚地说着,脸上却露着得意的笑容,“今天状态不错,比平时准多了。”

烧起来的火焰立即照亮了那一片地方,附近的活死人一阵骚动,被燃烧瓶飞溅的火焰波及的活死人身上的衣服迅速的燃烧起来,十几秒的工夫,几十只烧着的活死人像几十根人形火炬一样艰难移动着四处乱跑,不少走避不及的活死人又被人形蜡烛点着了,明亮的火焰照亮了大半条街!

如果不是周围的活死人一致地向外躲避,点燃的活死人还要更多些!

杨海鹰脸上表情肃穆,眼里映着熊熊的火光:“你不是说感染病毒之后活死人也不会变成另外的东西吗?我怎么觉得它们变得厉害?”

杨威看着活死人群躲开了燃烧区,隔离火势蔓延,心下才松了口气——虽然明白火势不大可能传播到这儿,可他心里就是放心不下。

一阵夜风吹过,送来阵阵烧灼死尸的臭味儿。杨威赶紧拍拍车顶:“任菲,关上车窗!”他斜睨了大个子一眼,“哪变了?你说爱烧?人体的基本组成元素是蛋白质,蛋白质的主要成份是碳氢氧,你看吧,都是爱着的东西,加上还有皮下脂肪,怎么能烧不着?你不知道古代铸剑不成的时候都得送个人进去么?就是因为人能着,一着炉里温度高了就能炼出好钢来,剑自然就好!”他满嘴跑着火车随便忽悠大个子。

杨海鹰连连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呢!”

他还真信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