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八 边缘

清晨,东方的天空刚刚蒙蒙放亮,满天的星星仍然闪闪发光,薄薄的雾气笼罩在基地上空,“城墙”上的卤素灯放出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墙外几十米地段。

城墙上隐隐约约地看见哨兵黑糊糊影子来回地走动,厚重的作战靴来回踩在铁板上的“踏踏”声在静谥的空气中远远地传出去,听在耳朵里让人有一种混身汗毛都炸飞的感觉。

杨威排在队伍的最后,毫无形象地张大了嘴打着哈欠,三番五次地揉搓着怎么也睁不开的眼睛,对极具提神醒脑功能的脚步声闻而不见。

“咔啦啦”几声响,厚重的枪库大门打开了,“叭”地一声轻响,枪库里并不明亮的灯光耀花了杨威的眼睛,令他下意识地举起手来挡在眼前。

“动作快,别耽误时间!”萧宇用近乎耳语的声音催促着,十几人的队伍精神抖擞,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进枪库。萧宇眉头直皱,平时整整齐齐的脚步落地声怎么出了杂音?

他往后一看,懒散的杨威拖着不紧不慢的步子无精打采地跟在队伍最后,不像个军人倒像个大烟鬼!

他暗暗地叹气,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非得把那么多普通人塞进部队,现在情况这么复杂,哪有时间搞基础训练?把这么个别劲的夹在?无?错?小说 .. C<>

有心说杨威两句,可话到嘴边他又吞了回去。

本来就是个普通的平头老百姓,一上来就用最严格的军人标准来要求,这不是扯淡是什么?算了,慢慢来吧。

萧宇叹了口气压下心里的不安:“立定!解散,快点选,选完了登记好,尽快出去集合。”

十几个人一轰而散,他自己也走到枪架前,先拿了几个空弹匣,再拿上步枪和子弹,一会路上有的是时间往弹匣里压子弹。我军下发的子弹都是包装成箱,需要战士们自己找时间压进弹匣的散装式。而美军下发的都是在弹匣里压好的子弹,这一点一直让萧宇耿耿于怀。

大约百十平方米的枪库里光线阴暗,一进屋门的地方用一道监狱式的铁栏杆隔开,墙边屋角和屋中间到处都是铁皮柜子,一股刺鼻的枪油味一下子冲飞了杨威的困劲。

杨威左右看了看,目光一下子落到了房间角落里的铁皮桌子上,桌上的背带式枪套怎么看怎么熟悉!

他两步抢到桌前,赶在其他队友注意到之前把桌上的东西全划拉到自己面前,果然,两支握把上没有五星的92式手枪,一把左轮还有六个备用弹匣,就连弹匣里的子弹都还是压满的!

杨威欣喜若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把他的枪收起来,但这一点不是他关心的问题。

他先拿起一把92式手枪,褪下弹匣拉动套筒上膛,打开保险放在耳边轻轻一扣:“咔”地一声轻响。

击发良好!杨威满意地将弹匣装回去,把枪塞进腿上的枪套里,另一把如法炮制装进战术马夹左小腹前的手枪枪套里,最后仍然把左轮挂到腰间。

军用的战术马夹不像警用的那么简单,身上到处是不同功能的帆布绳圈和袋子,他把两个备用弹匣塞进手枪弹匣袋,再把剩下的四个备用弹匣两个两个并在一起塞进步枪弹匣袋里,这里桌上就只剩下为左轮手枪快速上子弹的弹托了。

他想了想,把弹托上的六发子弹卸下来装进兜里。

左轮枪在处理臭弹上有自动手枪无法企及的优势,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的备用枪,不必带上太多的子弹。

杨威身上的袋子绝大部分仍然空着,他决定再找几个弹匣带着,可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全是步枪,他凑到萧宇身边小声地说:“手枪都在哪儿呢?”

萧宇把步枪往身上一背,眉头的川字更深了:“你带这么多手枪干什么?”普通部队执行任务只能携带标准的武器配置,而基地里由于人手不足放开了条件,允许执行任务的小分队自行选择携带的武器种类和弹药数量,最大限度地保障人员的生命安全。

他在一线战斗部队当了六年兵,执行战斗任务的部队不是执行反恐任务的特警,人手一支步枪才是他们的标准配备,就算现在允许自选武器,毕竟还是步枪威力大射程远,大家还是习惯性地以步枪为主。即使带上把手枪更多的也是因为带两把枪更像精英部队,是为了装酷而不是战斗。像杨威这样只带副武器不带主武器的还是头一回出现。

杨威耸耸肩,很无辜地说:“咱们是清理活死人又不是打仗,我觉得在室内狭窄的空间里手枪比步枪更灵活。”他是从活死人堆里闯出来的,和白旭闯进活死人堆里的经历告诉他,步枪除了在威力和射程上有优势之外,并不比手枪更好用,而且步枪的重量比手枪大得多,放弃步枪能够携带更多的手枪弹药。

萧宇的眉头一松,点了点头指了个方向说:“全在那边,你自己找吧。”他习惯于使用步枪,但并不代表他偏执地认为手枪没有用处。相反,对杨威这样闯出感染区的普通人,他还是怀着几分敬佩的——设身处地的想,就算让他这个经过严格训练的军人身处群尸环绕、无依无靠的环境下,能不能毫发无伤地闯出来?

他没那个信心。

杨威点点头表示感谢,自顾自地寻找弹匣和子弹。

萧宇仔细想了想,放弃了多拿两个步枪弹匣的想法,跟在杨威的身后一把拉住他:“往哪儿走,在这儿了。”他指着身边一个半开的柜子,拉开取了把手枪塞进左腹下的枪套里,“自己拿吧,一会最好带上刺刀和手雷。”

杨威没有动手只是看了看问:“我要找5.8毫米的!”屋子里的光线虽然昏暗,但还看得清萧宇拿的那支枪握把上有个五角星的标志。

“什么?”萧宇哭笑不得,“你还挺挑的,5.8的手枪只装备团以上军官,子弹没问题,枪肯定拿不着。我劝你和大家拿一样的东西,这样万一子弹什么的用没了还能从别人那要点支援,要是你用的和别人不一样,就只能自己多带。再说部队是集体,搞特立独行不好。”他小声地提点杨威。

他这一队人全都是真正的士兵,只有杨威这么一个半吊子,要不是为了杨威的经验,他根本不愿意带上这么个拖油瓶儿。

“我只想再要两个弹匣。”其他人带手枪是为了自卫,重头戏还是步枪上,他可全指着手枪出货呢。

“一样没办法,5.8的手枪本来装备的就少。”萧宇带好了手枪,本来只应该带两个弹匣的他听了杨威的话,多带了两个备用,反正手枪的弹匣和子弹都不沉,更不占地方。

“那算了,我再带两盒子弹吧。”杨威退而求次。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有这么多人拿着步枪,用他提溜着手枪上阵的机会小得可怜。

萧宇点点头带着他转出来,其他人都已经选择好了武器站成一排,萧宇把步枪背在身后,随手拿起把多用途刺刀扣在杨威肩上的搭扣里,又抓了几颗手雷挂在他的后腰上,最后拿起颗比核桃大不了多一点的小玩艺照着杨威的脖子上比了比,抿着嘴儿想了想又放下了。

他转身对已经站好队的战士们说:“没拿手枪的去带上手枪,带手枪的多带两个弹匣备用!”

杨威看到包括萧宇在内的每个人脖子上都吊了那么个小东西,他好奇地捡起那颗核桃大的东西,左看右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用三根手指捏着向萧宇面前一送:“这是干什么的?”

萧宇沉默了片刻,避开杨威的眼睛说:“光荣弹,只要扯下来就能把脑袋炸飞。我宁可死也不想变成活不活死不死的样子。”

“为什么不给我挂上?”杨威目光落在这颗丁点大的小东西上,虽然他从没对这里有过认同感,却也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明确地感觉到这支部队对他的排斥。

“我们不是上战场,可同样危险。你有正面死亡的自觉吗?”萧宇坚毅的目光盯着杨威的眼睛,一眨不眨。

杨威不属于这里,不属于这支部队,他无法像要求一个士兵般要求杨威,更没法简单地把他看成一个普通士兵,可他偏偏又不能把杨威当成普通平民!即使杨威拥有完全的、正式的军籍,可实际上,杨威却只是个介于军人和平民之间的边缘人,在这儿的唯一原因是当个“顾问”。

萧宇觉得自己唯一能对杨威做的就是看好他,别让他给其他人带来麻烦——光荣弹是军人撼卫自己尊严的最后一道防线,杨威不是军人。

杨威默默地放下手,手里紧紧攥着那颗小小的光荣弹,垂下头干涩地说:“我,确实没有。”他下垂的目光看着那颗轻飘飘的小东西,不知道怎么的,心上竟然像开了个洞一样刺痛无比。

萧宇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刚想说什么,门口突然有人说:“萧宇……”

————分割————

上午停电来着……求收藏推荐票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