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八 披星戴月

晚上和任菲“约会”完的杨威回到宿舍,正好看到杨海鹰趴地地打打地铺,他莫明其妙地看了看他旁边的空床:“你干嘛铺地上?”

不光他一个,满屋子的人都盯着杨海鹰发呆。

“他说床太短了,睡着不舒服。”虎牙说,“我从新兵连之后就没在宿舍里睡过地板!”

“我愿意住地上。”杨海鹰说。因为个子太高,标准的单人床根本容不下他,平时睡觉时都是侧躺在床上倦着腿勉强睡下,这儿的自由度比后面高一点,所以他才想出了这么个不用倦着腿睡觉的办法。

心理干预并非萧宇这个班的专例,所有出任务的人员都要进行一次谈话,但发现幸存者的优先,幸存者有特殊情况的再优先……杨威这一组人是特殊中的特殊,吃活死人的最优先!

心理干预的进程迅速,不适合再执行外勤任务的战士陆续调离一线战斗组,于雷因为在行动中表现出过激行为,心理状态不稳定调离了。

但经过大个儿自己的争取,他正式成为萧宇的一名班兵,走了一个进来一个,还是十二个人。

萧宇叹了口气说:“咱们是一个集体,必须同甘共苦!”说完就开始搬自己的床铺,也往地上铺,大家先是愣了愣,接着就开《无》《错》小说 .Q.C<>

宿舍里除了床占掉的地方,其它面积并不多,根本放不下所有人的床铺,薛宝国性子慢,等别人都占好了地方他才不紧不慢地瞅瞅床底下,看那意思是要钻底下睡去!

杨威险些晕倒,不愧是狙击手,晚上睡觉都得选个最隐蔽的地方!他赶紧叫停:“你们这是干什么?办法不有的是么?大眼,你先别往床底下钻!”他擦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地上已经没地方了,照这么下去他不得和大眼一样钻床底?

“你有啥想法?”蒋平蹲在地上问了一句,他平时也觉得床短了点,不过没杨海鹰那么夸张罢了。

大家一起停手用期待的目光看向杨威,包括杨海鹰也不例外——能睡床谁愿意躺地上?虽然都知道杨威脑袋好使,可谁也想不出怎么解决问题,宿舍住的全是上下两层的钢管床,难道他是焊工?能给大个接出一截来?

杨威瞅了瞅床,再瞅瞅地上的行李说:“你们就非得一人一张床么?咱们把床并到一起,再横过来躺还不要多长有多长?不就解决问题了么?”一张铁架床的宽度不低于八十厘米,三张并在一起就有两米四那么长,杨海鹰长得再长也足够他睡了。

蒋平一拍大腿:“对呀,你说咱咋就没琢磨着,你说你这脑袋咋长地?”他三下两下卷起铺盖卷就要动手并床,这样他也不必再缩着睡了。

杨海鹰傻呆呆地看看几张中间隔着半米宽走道的床,忽然间觉得自己笨得和猪有一拼。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摇摇头叹息,萧宇再叹了口气说:“人比人气死人啊!”几个人再把铺到地上的行凶重新卷起来放在床上,几个人三两下把铁架床推到一起。横躺着睡下三个人虽然挤了点,但绝对没问题!

屋子里一共十二个人六张上下铺,并起三张来,另外三张也不用再并一起了,反正都睡床上,不必非得再把另外三张并一起以示同甘共苦——原本谁住那三张并一起的床谁就委屈点。

杨威本来应该睡在并起来的“通铺”上,但蒋平自愿调过来,把他换到了另一边的单铺上,算是对他的一点奖励。

换成平时的话,班里的设置和摆设都得统一,根本不允许擅自调整,不过现在正事还忙不过来,根本没人有心思管这些乌七八糟的事。

等大伙忙活完,天色已经暗了,十几个人洗洗涮涮爬****睡了。

半夜里,蒋平巨大的呼噜声像博物馆里存了百八十年的老爷车发动起来一样惊天动地,杨威躺了两个多小时硬是闭不上眼睛!前一次出任务他就因为蒋平的呼噜没睡好,看看身边熟睡的虎牙,他长吁短叹地感慨人适应环境的能力真是强到没边了。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杨海鹰,他比杨威还惨,正睡在蒋平身边,闷雷一样的巨响震得他耳膜生疼,他挠挠头,使劲往蒋平身上挤了挤,平躺的蒋平睡梦中觉得挤得厉害身上不舒服,本能地翻了半个身侧卧而眠,如雷的酣声总算平息下来。

杨海鹰毫不客气地占据了半壁江山,宿舍终于清静了。

杨威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迷迷糊糊觉得有人推自己,睁开迷蒙的眼睛才看到除了他以外,连大个子都爬了起来。躺在订上仰头看向窗外,天上的星星还闪着呢!

他长长地伸了个舒服的懒腰:“怎么,又这么早?”不用表他也知道现在的时间,肯定和上回一样早!

“又来任务了,快点起来吧。”萧宇说着被杨威感染,不由自主地也打了个哈欠。

这个班最先完成心理干预,有任务自然最先派出稳定的组。

杨威耷拉着脑袋强迫自己钻出舒服被窝,垂头丧气地拿起裤子往腿上套:“什么任务?又是清理村庄?”困倦的他蹬完一只腿才发现伸错了裤筒,裤子穿反了。

“你当咱基地边上有多少村子?”蒋平系好鞋带说,“近的地方肯定没有了,远的地方慢慢找吧。”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杨海鹰气就不打一处来:“我说你打呼噜怎么跟打雷似的,我耳朵差点没聋了。”他愤愤不平地说。

放在往日里杨海鹰一言不合早就大打出手,但他进基地这些天受了不少挫折,好不容易才进了这个集体,也明白这儿不是他能随性而为的地方,刻意收敛了脾气。

蒋平眨眨眼,嘿嘿地笑了——他本来还想说杨海鹰睡觉太占地方来着。

虎牙一边叠被子一边呵呵地笑:“这可没办法,你也忍着吧,想当初我可是挺了两个多月才习惯。”言外之意,新来的也应该享受下他曾经享受过的待遇。

旁边穿戴整齐的驾驶员苏强插嘴说:“部队晚上没准有事情紧急集合我们还得听哨子,还不能把耳朵堵上不听,你说这算怎么回事?他刚来那俩月我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甭提多憋气了,打又打不过他,没辙就得忍着。”他摸了摸长满胡茬的脸,四处翻找刮胡刀。

杨海鹰一脸的憔悴,黯然神伤,这苦日子得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他可没脸再去求人家离开。

杨威最后一个穿戴好,挂好自己的几把枪才和大家一起出门集合。

下楼后杨威才发现周镇民早已等在了楼下,十二个人迅速排成一行,周镇民站在队伍前从左看到右,再从右看到左:打头的还是蒋平,个头从高到矮,直到杨威这儿重新提高一点,最后杨海鹰一下子高出蒋平半个头……这队列怎么看怎么别扭,偏偏杨威和杨海鹰是两个什么都不懂的棒槌,不可能把他们俩放到队列前面去!

他原本因为任务而严肃非常的表情无奈地变得古里古怪,凝重的气度顿时泄了一半!

周团长转念一想泄就泄了吧,本来也不是什么急难险重的任务,他站直了身体清了清嗓子说:“什么动员不动员的废话不说了。我来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宣布杨威接任副班长职务!可能大家觉得这样的任命由我这个团长来宣布有点小题大做,但我不得不说一句,我对这个决议持保留态度,但这是军里的决议,我必须服从;二呢,你们这次的任务很简单,清理高速公路上的杂物,为后续的行动扫清障碍,具体内容上车之后班长详细说。”

队伍里哑雀无声,和杨威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灵活的思维却在大家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迹,对这个决议,他们反而比团长更加理解。

问题是任命一个班长怎么会由军里决定?在场的不少战士心里都开了锅,胡乱地猜测杨威到底是什么来头。

杨威自己左瞅瞅右看看,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身上到底哪儿点不对,怎么都觉得混身不自在——他没有当官的亲戚啊!远亲?那也不可能说在这个节骨眼上找回来吧?真有那个能力还不赶紧把他从这里捞出去?怪了。

杨比周团长更不理解,心底倒很赞成周团长的话。欲话说有多大胃吃多少饺子,他还能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么?

“出发!”周团长一挥手,转身回了楼里,他还有时间再补一觉。

上车后众人还是按上次的顺序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杨海鹰驾轻就熟地掀开了顶盖,戴着头盔的脑袋顶在盖子上,正好眯上一会。

车里早就放了不少东西,有铁皮桶有钢制瓶罐,本来就不宽敞地车厢显得越发地紧窄,杨威磕磕碰碰地走到最里面,脚底下的东西他一样也认不出来,坐到座位上他的眼睛就睁不开了。

装甲车轰隆降地披着星光出发了。

————分割————

书友说的对,上一章对心理医生的描写确实非常不专业,因为我没学过,只能自己想像……呵呵,大家估且看之。求票啊!没有用处的就别留下了……给我吧……更欢迎把有用的一起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