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一 重归文明

直升飞机在晨光中降落,高速旋转的旋翼慢慢停止。飞机上的几个人等到飞机的引擎完全停止后才打开机舱门——上飞机的时候头顶的机翼是旋转的,巨大的风力吹得地上的黄砂四散飞扬,人站在旋翼下有一种要被风吹走的感觉!

怪不得飞机上的空乘人员一个劲地向大家打手势,要求所有人弓身弯腰前进。

走下飞机,杨威长长的松了口气。东方的天空红色的朝霞越来越浓,西边的天空已经被云层占据,机场上十几架涂着迷彩的直升机一溜排开……刚才降落的时候飞行员的动作轻车熟路,行云流水一样流畅,根本没调整过飞行姿态,但机身下的起落架竟然准准地和“工”字形地白线重合,分毫不差!

再笨也该看得出这架飞机的司乘人员有多么的高超的技术。

杨威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直升飞机一小时能飞多远,只知道他坐了一个多小时的飞机才到这儿!

白旭摇摇晃晃地从飞机上钻出来,手里拎个不透明的黑色塑料袋,两只脚刚落到地上就张开塑料袋冲着里面一阵干呕。

“又吐上了?”杨威嘿嘿地笑,上飞机的时候白旭还特意要了几个袋子分给杨威和任菲说:“头一回坐飞机吧,拿着,万一吐了用@无@错@小说 ..C<>

结果他们俩没用上,全给白旭消耗了。

白旭狠狠地瞪了杨威一眼,真想直接给他一顿老拳,可她早上根本没吃东西,又干呕了一路,身上哪还有力气?从前也不晕机呀,今天这是怎么了?

任菲扶着宁老下飞机,宁老双脚一落地就把手一挥:“我自己能走!”他拍拍任菲的胳膊示意她可以放开,任菲看得出宁老的脾气,放开手抱起小女孩圆圆跟着走下飞机。

离停机坪不远的地方早就等了几辆装甲车,一看见宁老,几个领头的马上一路小跑飞奔过来,两台装甲车紧随其后。

几个人跑到宁老面前二话不说就是立正敬礼,最前面的那个恭敬地说:“宁老,马老,裴司令实在走不开,派我来接您……”

杨威咋舌不已,这个领头的军官竟然是个大校!

“行了,现在都啥时候了,少给我整这套虚头八脑的妖蛾子,他敢来看我不扒了他的皮!”宁老迈步就往车上走,大校急忙快跑两步为宁老打开车门,宁老一只脚踩到车上,扶着车门回头说:“小伙子,咱们这就分开吧。”

“是!”杨威立正回答,之后嘿嘿地笑了。

宁老也笑了,远远地点了点杨威小声对身边的大校说:“这小伙子不错,好好敲打敲打!”路上他听了杨威的一些情况,知道他怎么当上的兵。

大校若有所悟,赶忙答应一声:“是,您老放心吧。”他让开位置把马老和圆圆送上车,这才看了杨威一眼,小跑着绕到车的另一面钻进车里,装甲车一溜烟开走了。

另一台装甲车上的人这才敢下来:“我是来接你们的,上车吧。”

三个人上了装甲车,远远地吊在前面的车后面开出机场。

十几分钟后,车缓缓地拐上大街,杨威“咔嗒”一声拔开身边的射击孔向外看,双向六车道的正街加左右双车道的辅道上冷冷清清,只有寥寥无几的数辆车慢慢地开着。不复往繁华的大街上路面仍然干净整洁,街边一座至少四个星以上的大酒店竟然大门紧闭,门前的停车场停的十几辆车里倒有一多半是军车。

装甲车向前开了一点,路边一栋高楼上占据一整面墙的巨幅广告上,一名神情坚毅的军人头戴钢盔手握钢枪,紧紧抿着嘴唇。他的身后硝烟弥漫,广告的右边一列鲜红的大字:祖国需要你!

这是征兵的海报?杨威惊骇莫名,天朝从来不是个缺乏兵源的国家,现役部队再加上动员预备役,集结上千万部队也不是什么难事,怎么在八月就把征兵广告贴出来了?

装甲车向左一拐离开主街,街心的红绿灯仍然变幻着,可灯下的却不见交警,而是站着荷枪实弹、戴着白色头盔的士兵!几辆车顶装着小口径速射炮的装甲车就停在十字路口的一角。

两个举着彩旗的士兵站在十字路口最中间,手里红色的彩旗高举头顶,阻挡着并不存在的车辆,另一只手上的绿色彩旗指着车队拐上的岔路。

这是什么意思?军管?还是说为车队开道?杨威惊疑不定。

车拐上的岔路只有双向双车道,路边开着一溜溜的小店面,可除了一家粮店和两家蔬菜水果和一家药店外,所有的店面都四门紧闭,卷帘门锁的死死的,丝毫没有开张的意思。

路上的行人更是稀稀落落行色匆匆,每个人脸上至少捂着一层口罩,还有两个人戴着半面式防毒面具,每个人的脚步都匆匆忙忙的,活像受惊的兔子。

“现在几点了?”杨威关上射击孔,紧皱着眉头问。

今天的天气阴沉沉的,根本看不到太阳升到了什么地方,否则凭借最近天天早起的经验,他完全能用太阳的高度判断出大概的时间。

白旭看了一眼手腕:“六点半。”

“病毒感染的消息已经传开了?”杨威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一直倚在他身上半梦半醒的任菲满身的睡意刹时间不翼而飞:“你说什么?”

“我是说,吞噬病毒爆发的消息已经扩散开了!”杨威指了指外面,目光落在了白旭身上。

六点半是什么概念?早起的学生正在上学,晨练者正在回家,供应早餐的小吃部生意正是最红火的时候,外面的路上怎么可能这样冷清?连着七家早餐店全都关门歇业?

白旭面无表情:“你别看我,我和你一样困在感染区里,怎么可能知道?”她底气十足。

杨威话头一窒,再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他再次拔开射击孔,一间关得死死的冷饮店映入眼帘,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间很想吃冰淇淋!可摸摸身上,却是半个子儿也欠奉。

他这才想起来逃出A市的时候还以为全世界都被活死人占据,不管是身份证也好银行卡也好全都扔下了,就算现在的银行还开门也取不出钱来。

杨威看着自己崭新的军装肩膀上那亮闪闪的一杠一星,苦笑不已——有什么用呢?不当吃不当喝啊!

————分割————

求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