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九 组织结构

任菲呆愣愣地,被肖云河的话电得外焦里嫩。

“这不可能!”杨威猛然间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反驳。

“没什么不可能的。”钱教授说,“显微镜下的活死人指甲和指尖表皮细胞都是正常的……指甲是正常的指甲,没发现病毒,指尖提取的细胞和油质里同样没发现病毒,就是说,被活死人抓伤后只是普通的外伤,根本没有感染的危险,当然了,活死人的指甲脏得厉害,防止破伤风感染还是很有必要的。”

“不会吧!”杨威看了任菲一眼,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小丑,他四处宣传说喝酒能杀死身体里的病毒,可是,原来,竟然,活死人抓伤根本不感染?

肖云河敲了敲自己头上戴的护目镜说:“你别妄自菲薄,虽然喝酒能不能杀死体内的病毒不知道,但是绝对能有效杀灭空气中的病菌,这一点同样重要。”在物流中心发现的可疑****早就送到了实验室,实验室里已经进行了一系列实验,验证了酒精对吞噬病毒个体的杀伤力远在各种抗生素之上!

就凭这一点,杨威在对抗疫情的过程中做出的贡献就难以估量。

秦祥的目光闪了闪,原来酒精消毒是这小子发现的!

杨威哪是为了这个,他一直以为是小说..<>

他想起感染区里被活死人围住的幸存者都是死在抓挠之下,确实没看到过谁被抓伤之后感染变成活死人的。

杨威张嘴刚想说话,白旭突然站了起来。

“不可能!”她反驳说,“我也是喝了酒才恢复过来,这又怎么解释?”

钱老和肖云河同时一愣,对啊,任菲本身是没感染,喝酒是不是有影响对她来说根本没有区别,和白旭不同,她是真正被感染后又活下来的例子!

肖云河点点头说:“有道理,现在说喝酒究竟有没有效还早,但说抓伤不感染应该没有问题。这样,小张,把活死人指尖的皮肤切一层下来!”

张洁马上拿了一把手术刀,在活死人的手指尖上薄薄的片下一层表皮送到电子显微镜下。

钱教授和肖云河分别看了看,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钱教授说:“确实没有发现病毒,至于你的问题,现在光凭猜测还拿不出一个合理的答案,还需要时间仔细研究。”他是搞科学的,无论语言还是形容都力求准确,拿不出证据支持的假设绝不能当成事实。

肖云河摆摆手说:“现在的任务是解剖活死人,其它的事先放一放再说。”

白旭坐下之后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睛一个劲地转动,可就是没焦点。

任菲则有些失神,她也一直以为是杨威用酒救了她,没想到没有杨威的酒她同样不会感染,不过若不是杨威把她从活死人堆里救出来,只怕她早就化成一堆枯骨……想起一路见到的那些腐烂得惨不忍睹的尸体,她也差一点和他们一样无助地倒在那里任由风吹雨打,任由蝇虫飞来飞去,以她的身体为食……想到这任菲连打了几个寒战,一把捉住了杨威的胳膊,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杨威可不像任菲想了那么多,看她眼睛里面全是惶恐不安,心里不禁塌了一块。

活死人的体外测量已经完成,包括身高之类的数据已经全部记录在案,钱教授凑到活死人身边,拿起手术刀刚要下手,突然停下问道:“杨少尉,你能不能看出这个活死人感染的时间?”

“啊?什么?”杨威拍了拍任菲的手,他本想说这怎么分得清楚,可目光忽然落在正对准活死人头部的显示器上,它那双干瘪的眼珠深深地缩进眼眶,干瘪的脸颊不停地动着,嘴里全是枯黄的牙齿。

这样一双眼睛能看得清东西吗?他猛然间意识到这只活死人感染的时间绝对不短:“环境对活死人的影响很大,每天最热的时候他们会主动躲避阳光,所以感染的时间根本没法判断,这只活死人的眼睛都瘪了,我觉得应该在半个月以上!具体的时间没办法判断。”他清楚地记得遇到军方的封锁线之前从来没见过眼睛瘪下去的活死人,只在清理高速公路的时候在抛锚的车里见过几只。

钱教授点了点头,他本来也没希望得到答案。他比了比手里的解剖刀说:“我开始了,这次解剖的不是尸体,所以我不准按通常的顺序。”说完他用力按住刀,在活死人的小臂上沿着肌肉的边缘划了一道口子,小心地避免切开血管,伤口基本上没有****渗出:“皮肤非常坚韧,像皮革一样结实,很难切,拿钳子来。”教授用刀在活死人的肘部和腕部各切了一刀,在整个小臂上形成了“工”字形。

张洁递上两把精致的小手钳,钱教授用钳子夹住创口两边的皮肤用力一拉,活死人小臂上的两片皮肤就像两扇对开的门一样打开了。

教授伸出手指按了按小臂上的肱桡肌:“完全没有脂肪,肌肉僵硬,像风吹得半干的腊肉一样硬。”他接着按了按头静脉,感觉就像橡皮管:“静脉仍然有弹性,没变成炸土豆片。”

他的比喻不伦不类,让人听了像嘴里飞进苍蝇一样不舒服。

钱教授拿起一只注射器,轻松无比地扎进了活死人的血管,抽出一股黑红色的****来:“我的天哪,它的血液还在流!但是比正常的血液粘稠得多,你们看抽血多费力?”

显示器上的注射器看不真切,但黑红****的质感看上去有点像蜂蜜那样粘。

肖云河接过教授抽出的“血液”,分到了几只试管内,再涂了一只玻片放到显微镜下,电子显微镜的屏幕上刚刷出第一逼图像肖云河就跳了起来:“找到了,全是病毒!”

“记下来,活死人的体液含大量病毒,把剩下的血液送去做挥发还有病毒扩散实验。”钱教授立即吩咐,助手忙把试管全部装进带着小型气泵的气密箱里,通过专门的通道递出了解剖室。

杨威的心里一揪,血液传播……

助手用镊子夹着脱脂棉擦净血管上的针孔渗出的****,教授拿起一块不知道什么做成的胶布往针眼上一贴,粘稠的血液顿时止住了。

助手小心地把棉球装进带盖子的垃圾筒处理好,防备病毒泄露。

钱教授取下两个夹着皮肤的钳子,刚一打开钳口,皮肤就卷回了伤口,他只好再把钳子夹回去:“再拿两个钳子来!”

他接过助手递过来的两个新钳子,避开血管密集的地方钳住肌用力撑开,手指轻触神经:“神经仍有活性,看起来没有变化。”他切断活死人的颈部神经瘫痪了全身的控制,已经证明了活死人确实是用神经控制全身,现在只是进一步证明活死人的神经系统完好无损罢了。

本来检查神经的时候用手指分开肌肉就行了,根本不必用钳子,但有鉴于活死人的肌肉太硬,万一把手套磨破感染病毒就得把老本亏光了。

钱教授又用手指碰了碰肌肉根部的肌腱:“肌腱还不错,坚韧多了,把刀给我!”他接过解剖刀,从肌腱位置切断几条肌肉,断裂的肌肉慢慢地收缩,露出了下面的桡骨。

他拿起一把精致的小锤子轻轻敲了敲骨头,咔咔有声。

“骨骼脆变,原因暂时不明,我看着有点像风化的骨头,跟柴禾棒子差不多。”教授放下锤子,“把手臂处理好,没留下问题。”

助手答应一声,把所有的肌肉复位,再用一只厚实的塑料袋把整只手臂套起来,袋口扎紧。

“教授!”杨威忽然想起了在B市市效时的那次爆炸感染,“您说活死人的骨头像柴禾,那关节呢?刚感染力的活死人移动速度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很灵活。”

“骨头都变成棒子了,关节肯定也好不到什么地方。”钱教授隔着塑料袋摸了摸活死人的肘关节,捏着小臂活动了两下说,“很涩,就像润滑不好的轴承。把两根木头棒子当成骨头拼在一起,肯定不灵活——照你的说法,骨头和肌肉的变化是个渐变的过程。记下来!”

外面的六个人又是一顿刷刷地写。

想了解吞噬病毒感染后的活死人有什么特性,直接研究活死人得到的第一手资料肯定是最有效的方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拿活人试验病毒吧

倒是有人提起过用死刑犯人做试验,但是报告打上去了,现在还没有回音。

“你还能想起来什么吗?”钱教授问

“暂时没有了。”

“那好,什么时候想起来随时说。”教授不再关注活死人的胳膊,他拿起把新的解剖刀递给助手,“把它胸腹上的皮肤切开,用力点。”

对付活死人僵硬的组织还真是个体力活,教授的年纪毕竟不轻了。

助手听了教授的话,使足了力气按住刀从活死人的喉部开始向下切,等切到腹部的时候手里的刀突然一轻,刷地一下直划到胯部。腹腔上的皮肤一分开,解剖室友里外顿时乱成一团。

“怎么会这样?”里面所有的人一起围到了解剖台边盯住了活死人的腹腔,外面九个人同时站了起来围到显示器前,椅子倒地的声音响成一片……

————分割————

这几章主要是说明活死人的情况,一些问题会得到解答,希望没让大家觉得恶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