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六 夜半

白旭出现在这里不奇怪,可她什么也不穿的出现在四级生物隔离实验室里,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白旭的目光落到了杨威的身上,虽然杨威身上捂着防护装备,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杨威的小眼睛,她默默地撇开目光,装做什么也没看到见。

她和他之间只隔着两层玻璃,可就是这样短短的距离却像千山万水,冷冰冰地隔开了两个人。

她不需要人同情,不需要人怜悯,

钱教授同情地看了看白旭说:“你和任菲都没事,但是她被隔离了,现在专门分出一组人研究她的血液和其它细胞组织……她的血液里没发现有效的抗体,研究组正在想办法找到她活下来的原因,但愿他们能成功。”

“你们……不会把她也切片?”杨威想到楼上那些高大的切片设备就觉得脖子后面凉嗖嗖的。

“开什么玩笑?三个省的感染区就发现她一个感染之后还活蹦乱跳的,你当她是感染区里遍地都是的活死人么?”老教授狠狠地瞪他一眼,“别老以为搞实验的就一点法律道德也不讲!”

杨威放了一点心,抬头正发现白旭的目光闪烁,他知道白旭是个要强的人,于是装着没发现白旭的动作,对钱教授说:“她曾经打过一种……(无)(错)(小说)..<>

“我知道,但是那种药没有这么强的效果。”钱教授苦恼万分地说,“你们来之前已经进行过七轮动物感染实验,包括小鼠、猫、狗、豚鼠、兔子、小猪和五只弥猴,它们全部都只携带病毒却没有感染的迹象。这种药的原理根本无从实验。”他顿了顿,又说,“隔离前白旭已经和我谈过了,她说如果她真的没救了,让我直接告诉她,她不想变成活死人。”教授的目光投进隔离室,带着淡淡的怅然。

杨威愣愣地沉默了,这样一种病毒,肯定不可能找志愿者出来实验。他郑重无比地说:“教授,还是让我回去吧,在这儿,我什么忙也帮不上了。”

钱教授点了点头说:“再等等吧。”

这老头!杨威还以为他点头是同意了,没想到他说了这样一句,顿时满怀的伤感全都不翼而飞。

两个人沉默地离开了隔离室,谁也不知道再说点什么好。

白旭眼角的余光看到杨威离开的背影,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酸——在这儿,只有杨威一个她认识得稍长一点的人,她还有机会离开这个实验室么?

傍晚时分,实验室里没什么工作的研究人员全都撤了出来,只剩下少数值班人员还坚守岗位。

教学楼的一楼二楼还有三楼的一部分已经改造成了生活区,和钱教授坐在一起吃过了晚饭,教授在二楼给杨威安排了一个单间让他好好休息。

杨威脱得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裤衩钻进被窝里,可一想到头顶上就有几只活死人,他就想伸手摸枪;再想起头顶还有无数的病毒再在培养,他又想找防毒面具。接着任菲闯进了他的脑海,然后萧宇又带着全班人马挤走了任菲,最后是他的父母占据了他整个思绪,前前后后躺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硬是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杨威干脆从被窝里钻出来,踩着拖鞋站在窗前向外瞅。

淋漓的细雨仍然下个不停,楼下警卫营的帐篷里还点着明亮的灯光,钢板墙上一溜防水灯照得墙外亮晃晃的,夜岗的身影在墙头走来走去,黑色的影子里除去背上的步枪之外,杨威还看到了熟悉的帆布小包。

警卫营带着防毒面具?嗯……也许明天可以找刘营长问一问,看有没有多余的先借一个过来。

实验室里的防护服效果肯定比防毒面具好得多,但那东西穿起来太麻烦了,还得有人帮忙,而且不方便带出实验室不说,行动起来也不利索。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杨威侧耳倾听,踩踏的声音在安静的走廊里清晰异常,回音阵阵,可听声音只有一个人,脚步声就在杨威的屋门外消失,随后对门传来一阵细细的敲门声。

是找教授的?杨威心里好奇,老人家都习惯早睡早起,而且惊醒之后不容易睡着。马上九点了,有什么事这么急?

他更没想到的是更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不知道多少人的脚步在走廊里汇成一团,急匆匆地离开了。

实验室里出事了?杨威心底一惊。

不过转念一想,最差的情况不过是病毒泄露,整个实验室都在负压条件下动作,病毒根本不可能泄露到实验室以外!可就算知道这一点,他的心却怎么都放不下。

想到这里他再也呆不住了,他三两下套好衣裤蹿出房间,等不及电梯,直接跑到走廊尽头蹬蹬蹬地爬上三楼,穿过消毒系统的紫光通道,进入浴室的换衣室。

“教授……”杨威刚说出两个字就是一愣。

钱教授只穿了睡衣,刚刚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在他身边站着一位刚解开军装的上衣扣子,肩上戴着文职将军衔的高个子男人,七八个人正一起用诧异地目光瞪在杨威脸上。

杨威赶紧立正敬礼。

文职将军习惯性地还礼,可手举到一半才想起来自己衣冠不整,呆了呆放下手说:“杨少尉,浴室属于不必敬礼的范围。”说完脱下了上衣。

“你怎么来了?”钱教授光着身子问,他粗厚的上半身显然和细弱的两条腿不成比例。

将军一说话杨威就听出他是肖云河,没想到他也是军队的人!说话立即拘谨了不少:“我听见外面的声音,就跑来看看……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没事儿,高温实验的活死人死了,我们要连夜解剖。”钱教授了然地笑笑,“你要来吗?”

人老成精,钱教授大概猜到杨威的想法,戏谑地冲他挤挤眼儿。

“呃,不了,我还是回去睡吧。”杨威一听是这个,立即打了退堂鼓,讪笑着退出了浴室。

“要不你也洗衣个澡再走吧!”钱教授喊了一声,浴室里传出一阵轰笑。

杨威落荒而逃。

————分割————

早起第一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