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七 暗潮涌动

杨威一直没听到大家下楼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但是因为心里不塌实,他睡的很浅。

半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杨威梦见自己莫名其妙地狂奔,不知道是什么在追他!等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梦里发生的一切都被他忘得一干二净,可是卫边却多了无数挥之不去的吵杂声音,听起来竟然像是……喊口号!

杨威两提上裤子,拎着上衣站窗前往外看,外面的雨仍然在下,钢板做成的围墙外面多了几百个穿着各色雨衣,打着花花绿绿雨伞的学生,他们正在几个人的带领下举着看不清字迹的条幅,在雨水中一阵阵喊着抗议强权之类的话。

围墙上的穿着雨衣的战士们一字排开,紧张地注视着下面的学生,不知道是谁手里拿着电喇叭,冲着下面喊话:“这里是军事管制区,请立即离开……”

杨威一阵惊愕,一边是抗议的学生,一边是国家机器的军队,难道****之间穿越到万恶的旧社会了吗?不会发生直接对抗吧?他穿好衣服跑下楼,楼门前已经聚集了不少交头接耳的研究人员,他们三五成群地议论纷纷,杨威扫了一眼没看到熟人,干脆直接从楼里跑出来,径直跑进了警卫营的营部。

营部其实就是个大点的/无/错/小说 ..C<>

“排长!”营部里唯一的战士打了声招呼,他正在收拾卫生。

军队里凡是少尉基本都是排职军官,因此在不知道具体职务的前提下战士们会把所有的少尉叫成排长。

“你们营长呢?”帐篷里有点冷,还潮乎乎的,让杨威像一条蹦上岸的鱼一样不自在。

“上墙了。”战士冲墙上一努下巴壳。

“外面怎么回事?”这儿离着院墙近多了,也没有窗户的阻隔,外面的学生喊的是抗议滥用职权,军队没有抓人的权力之类的话。

“昨天晚上两个学生喝多了跑进警戒线,让咱们的人抓起来了,现在还没醒酒呢。”战士一脸地愤怒,“军区早就通知学校,军管期间这里就是军事管制区,谁知道那两个学生是不是别有用心?”

杨威点点头,在这样的特殊时期,军理管制绝对不是往日里软绵绵的一句话。楼里面研究的东西有多么危险他比谁都清楚,眼下不知道有多少大人物的眼光盯在这栋毫不起眼的五层楼上。

毫不夸张地说,这里已经成为感染区外病毒最集中的地方,一旦发生意外很可能造成新一轮的病毒爆发,别说扣两个学生,就算当场开枪打死也不是没可能——他们会不会是被人利用的探路石?

杨威掀开帘子走出帐篷,远远地传来一阵阵车响,大门在电动马达的带动下向两边分开,营地里的战士们迅速行动起来,赤手空拳地手拉着手,将堵住了门前道路的学生硬生生地挤出路面。

三台大型厢式货车趁机冲进了院内。

学生群里突然有人喊:“他们肯定是占了咱们的实验室研究病毒武器的……”

杨威听到这句话心里顿时一凉,坏了!泄密了!这里研究的到底是什么连校方也不可能知道,这些学生肯定是被人煽动起来的!他急忙跑向上围墙——如果学生们真的和战士暴发了冲突,会是什么后果?

“围起来,一个也不能跑!”墙上的高音喇叭里的劝告猛地改成了命令,围墙上的战士们举起了黑洞洞的枪口,院子里的战士们飞快地冲出去。

外面的学生有上百人,但战士却只有五六十个,但军令如山,处于人数劣势且拉成一线的战士们飞快地完成了单薄的包围圈。

一边是占数量优势的普通学生,一边是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虽然年龄相近,可战斗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所谓的警卫营警卫团,实际上根本不是正式编制,而是某些部队对一团一营的习惯叫法,这些部队通常是由部队里最有战斗力的战士组成的尖刀部队!

跑出院子的战士们还不等补充进包围圈,忽然间纷纷停住脚步。

杨威挤开了两个战士往下一看,立时愣住了。

百多人的学生圈子里突然间出现了一小片空地,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惶恐不安地想隐入人群里,可不管他往哪里走,大家都会一轰而散,只留下他一个人。

“抓住他!”刘营长立即指着那个人大喊。

两个战士立即排开学生,学生们配合着让开道路,不想那人猛地拽出一把尖刀:“离我远点……”他想从人群里拽出个人质来,可大家本来就离他远远的,一看他拽出刀来更是唯恐躲避不及,他一把捞了个空。

两个战士一看不好,猛地冲了进去,三下五除二放倒了持刀者。

学生群险些冲开了战士们的包围,幸亏那两个战士的动作迅速,及时制服了那个人,他被战士压在地上,嘴里还一个劲地嚷嚷着:凭什么抓我之类的话。

人群里不知道谁骂了一句:“你傻B啊,我们是来给同学讨个说法,人家爱研究什么研究什么,和我们有个屁的关系!你当都和你一样缺心眼儿么?给你当枪使?”学校的生物实验室被军管,本身就吸引了无数好奇的目光和胡乱的猜测,但他们谁会把私下里的猜测拿到台面上来吵吵,给自己找不自在?

所谓谣言止于智者,能考上大学,再笨也不是笨蛋,这里面的大多数人只是一个人时不敢接近管制区,出于好奇才跑来凑个热闹,煽动一群毫无对抗之心的学生和军队较劲?这不是手指头拧大腿么?

再加上学校早就打过预防针,对造谣生事严惩不贷,大家听了那人的话不急着躲开才是怪事。

和国家机器作对顶着干有什么下场还用说么?

杨威多少松了口气,虽然刘营长肯定不会把这些学生放走,但双方肯定不会再起冲突。

院子里几台货车已经打开了车厢,穿着全身式防护服的战士们七手八脚地从车上抬下第二批实验用的活死人,领头的装甲车上,走下了七八个穿军装的人来。

“杨威——”带头的大声喊,竟然是大校!

“到——”杨威赶紧从围墙上跑下来。

大校指了指身后的七个人说:“他们和你一样,你带着熟悉熟悉情况吧。”他把手里一叠档案拍在了杨威怀里。

和我一样?也是幸存者?杨威接过档案:“是!”

————分割————

本章原本是想从侧面说明一下感染区外并不是想像中的那样平静,感觉描写不大成功,质量不高的样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