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六 相依

一百七十六 相依

杨威摸摸车厢顶被子弹打凹坑收起步枪。默默地伫立在细雨之中,心里没有报仇雪恨之后的快感,反而多出了一股难言的惆怅。

杨威不是丧心病狂的杀人狂,那个枪手先开枪想要他的命,转瞬之间争的就是你死我活,他心里一点愧疚也欠奉。

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很可能也不是最后一次。

熊熊大火烤焦了步枪,弹仓里剩下的几发子弹烧得红了,一颗颗殉爆,燃烧的窗户里传出几声爆响。

他收起无谓的伤感,再抬头看却没找到那两人的影子:“喂——,没事了……事了……了……” 回音渐渐细弱,最后混在一起分不出音节来,尾音缓缓地消散。

没有了往日繁华的喧嚣,他的声音竟然能在几栋楼之间回荡那么多次。

两个脑袋慢慢地从窗户里探出来,不约而同地先看了一眼燃烧的火焰,然后才将目光对准杨威。

中年男人指着装甲车的周围极快地划了两个圈,杨威一回身,正好和一只努力向上抓的活死人脸对脸。

他虽然从射击孔打倒了十几只活死人,但射击孔的视界有限,枪声又不断引来新的活死人。现在装甲车周围重新重新聚集起十几—无—错—小说 .{#123}{#125}{#123}{#125}.<>

这么近的距离,用步枪磕磕绊绊的,杨威抽出手枪“砰砰……”连着十来枪清空了车边的活死人,冲上面喊话:“楼道里安全不?”

中年男人马上点点头,杨威胳膊划了个半圈喊声:“我到后面接你们!”说完钻回车里,先把两支枪枪膛里的子弹卸下来,之后为手枪换了个满弹匣,这才启动装甲车绕到楼后。

楼上的夫妻俩飞快地收拾好自己那点可怜的行李,打开房门匆匆忙忙地跑下楼,耳朵贴在单元门上侧耳倾听,直到听见装甲车轰隆隆地开到门前才敢把单元门打开一道缝,像一对老鼠般左看右看,没发现活死人才钻出门。

杨威手搭在枪柄上差点没乐出来,这两个人男的在前女的在后钻出单元门,男的很瘦,女的却有点发福,估摸着不是突然爆发感染,这女的应该比现在还要胖得多。

他们俩的脑袋上用衣服学着阿拉伯人的样子包住了头脸,死死捂住口鼻,只露出一双乱滚的眼睛。

杨威忍住笑,指指装甲车的顶盖说:“能爬上来不?”救人归救人,他心里的警惕却并没有因为这对夫妻的示警而放松,更不敢让他们俩进到满是武器的装甲车里!

俩人先把手里的小包扔到车顶,女的踩着轮胎往上爬,那个男的站在下面推着她,先让她爬上了车,男的才气喘吁吁地爬上来。两个人喘着粗气坐到装甲车顶,一点也不在乎车顶的潮湿。

“谢,谢谢!”男人拽着包头的衣服,用沙哑无比的声音说,“楼道里有尸体……”他解开了包头的衣服,顺手把衣服盖在女人的头上挡住飘飞的雨丝。

衣服下露出一张长满了胡茬的下巴和干裂的嘴唇,深陷的眼眶带着一圈暗黑色,脸和衣服一样的脏,不知道多久没洗了。

女人同样打开了衣服,露出一张普通平凡的中年面孔,不知道是营养****还是她感染前用过太多的化妆品,她的脸看上去腊黄无光,嘴唇紫黑干涸,但看起来比男的气色好多了。

同样的黑眼圈挂在脸上,让坐在车顶的两个人像两只瘦身版的大熊猫。

杨威点点头表示理解,把左手里拎的矿泉水递过去:“先喝点水吧,我有话要问你们。”怪不得他们不说话只扔东西,就副嗓子都快赶上刚得救时的白旭了,能说出话来已经是奇迹了。

男人感激地点头致谢,抓过矿泉水两下扭开,自己没喝。却先递给女人:“喝吧。”他的嗓子咕嘟干咽了一下。

女的接过水,在同样干裂的嘴唇上沾了沾就把瓶子递了回去,瓶子里的水根本看不出减少。

杨威心里一颤,这简简单单的一幕差点让他落下泪来,这是不是就叫相濡以沫?这是不是就叫同甘共苦?夫妻本是同林鸟,谁说大难临头各自飞?他放缓了声音说:“放开了喝吧,水有的是。”

男的呷了一小口水,珍而重之地慢慢喝下去,又把瓶子送到妻子手上摇了摇头:“太浪费了,这么多水得慢慢喝。”

女的接过水瓶子,看到瓶子里的水却实少了一块,这才放心地喝下一点,盖上盖子扭紧了抱在怀里。

杨威无言以对,他曾经听说过,过去南疆战场有的猫耳洞和敌军离着太近,给养送不上去,战士们缺吃少喝,等从战场上下来之后,一杯水只肯喝一半,另一半无论如何也要留下晚上再喝!

他们在这一个月里到底经过了怎么样的磨难才活到现在?

他钻进车里拿出两听午餐肉罐头和几块压缩饼干递过去:“先吃点东西吧,我这儿吃的不少,但没什么好吃的,凑和凑和吧。”不知道他们多长时间没吃过东西,一点点水喝下去,两个人的肚子同时大声地叫唤起来。

压缩饼干这东西可不一般,营养是够了,可吃起来干吧吧的,他们俩想不多喝水也不行。

“谢谢谢谢!”男的千恩万谢,几乎是抢过几块毫不起眼的压缩饼干。拆开包装先分给妻子一块,自己再拿一块,猛地塞进嘴里一大口,咯嘣咯嘣地用力嚼着。

“喝水喝水!”杨威赶忙提醒,又递过去一瓶矿泉水。

他也吃过压缩饼干,这东西吃到嘴里就像一把干透的豆腐渣子,吃的时候都是咬下一小点来,先得用唾沫洇透变成糊状之后再咽下去,像他们俩这么吃,可别噎出个好歹来!

夫妻俩几乎是狼吞虎咽地吃下了两块压缩饼干,剩下的又被妻子收了起来……午餐肉根本动也不动一口,两个人一人一盒仔细地收好。

杨威哭笑不得的同时又无奈地心酸无比,如果不是他给的多,恐怕他们俩就得分吃一块压缩饼干!

两个人一人一小口水把嘴里的饼干渣子送进肚子里,气色总算好看了一点,男的一个劲地道谢。

“我有话问你们。”杨威让他不断地道谢搞得脸上发烧。

“有话你尽管问!”男的马上表态,女的也连连点头。

如果他们俩不是水尽粮绝,也用不着从楼上往下扔电视,杨威就不必从车里钻出来,那个枪手就找不到机会对杨威开枪!人家当兵的差点把命送了,问几句话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好,你们是怎么到这儿的?”白旭从七两三撤走还不到一个星期,之前附近的幸存者应该被她找得差不多了才对。

那个男的伸手抱住妻子的肩。让两个人紧靠在一起说:“从广播里听说这儿有部队,自己开车找来的。”他的目光在四周停的几辆车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回杨威脸上。

“喔,”杨威点点头,“那个开枪的人呢?你们知道什么?”

“我们六台车十几个人凑到一起往这儿来的,到这儿之后没找着人,那个让你打死的小子就拿枪逼我们交出吃的……谁手里的吃的都不多,都是救命用的,谁肯给他?有人站出来反抗让他打死了三个,我们俩趁机跑进这栋楼……”

“噢!”杨威答应一句,剩下的东西他们不说他也大概猜得出来。没必要问得太清楚。他们把吃的分成两份一人一半,估计是和“不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是同样的想法。

但是那人手里的枪是从哪儿来的?还有上次那个团伙的枪,国家一向管枪管得严,怎么疫情一爆发,就突然冒出这么多枪来?阿猫阿狗也能人手一只?

难道是抢了军事基地?

杨威胡乱的琢磨着,瞅瞅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感慨万端:真是历劫余生患难夫妻啊!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们俩的年纪应该和杨父杨母差不多。

“你们的车里还有油没有?”杨威看了一圈,不知道哪台车是他们的。

他不能放这夫妻俩进装甲车,但同样不能让他们晾在车顶上,他们自己的车还能用再好不过。

“还有一点儿,不多了。”男人愣愣地说完这句话,突然回过神来,像中了魔障一般猛地扑到杨威面前捉住他的肩膀,“求求你,别扔下我们,别扔下我们,要不,要不你把她带走,我留下……”

女人的泪水刷地流了下了,抓住男人的衣襟一个劲地摇头。

“好了好了好了!”杨威被他扑过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可没想到他说出来的是这样一段话,赶紧澄清说,“我不会扔下任何人!”

“我不会扔下任何人!”杨威紧紧盯住男人的眼睛认真地重复了一遍。

杨威自己还不知道究竟去哪里找前指,带上两个累赘不是自找麻烦么?他本想给他们俩一些吃的喝的,告诉他们两个六号基地在哪儿,让他们开车自己过去,但是看这个男人的样子,他一旦把这句话说出来,两个人非走了极端不可。

“你别激动,听我说,哪台车是你们的?我用装甲车拖着你们的车走!”杨威努力安抚两个人,心里不停地嘀咕:竟然在他的面前上演一出生离死别,这情节也太烂太狗血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角忽然又酸又胀——再过几十年,他和任菲能不能有一天,同样的生死与共?

————分割————

掉进狗肉馆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