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八 两难

一百七十八 两难

“啥什么啥,就是炸楼把路口全堵死,造出个城墙来……”又一阵爆炸,响声淹没了蒋平的声音,等到爆炸声减弱他才接着说,“活死人不是爬不上墙么?也不知道谁出了这么个馊主意!”

蒋平满腹的牢骚,准确无误地爆破每一栋楼可不像直接把楼炸掉那么容易,对前指的绝大部分人来说,拆掉一栋楼很简单,但搞定向爆破却很让人头大——他们是战士,是军人,专职应该是如何破坏敌人的工事碉堡而不是研究怎么用炸药给大楼拦腰切一刀!

并且还要保证爆炸不会破坏楼体的结构,保证上半截掉下来之后恰好横在路面上!

“你还是别操心这些没用的,想想怎么对付活死人吧!”杨威开着装甲车转过一个弯道,寻找可以通行的道路。

刚才他距离爆炸点的距离怎么也有五公里左右吧,可爆炸和倒塌的声音清晰无比,他琢磨着声音至少能传出十公里外!

爆炸声就像一块巨大的磁铁,肯定会把附近大量的活死人吸引过来——倒塌的楼宇形成的城墙有多高?五米?八米?还是十几米?虽然活死人没办法越过这样高的障碍,但不清理掉活死人,里面的人不得困死?

“那个不用我想+无+错+小说 ..C<,脑袋好使的人多着呢。”蒋平嘿嘿笑着回了一句,把连着电雷管的炸药管塞进墙上打好的炮眼儿里。

炸倒一栋楼不光要在外墙上爆破,内部的承重墙同样需要爆破,所有被选做目标的楼都是一边进行幸存者的寻找救援一边打眼放炮,清空一栋楼爆破一栋楼。

分到打眼放炮工作的战士们还好,最多只爬个十层八层楼就能解决问题,负责搜索幸存者的战士就倒霉了,必须从一楼开始一间间屋子查,矮些的楼爬十几层,高的要爬三十几层!

幸好爆破的最终目的的封锁街道,被选中的高层建筑很少。

杨威调整前进方向,越接近爆炸点地上的碎石乱瓦就越多,绕开前面一辆翻倒的大货车,前方的街道被横亘的断楼彻底挡住,街上到处是碎裂的混凝土,左手边一辆轿车被从来而降的大块混凝土砸个正着,四个轮胎全爆了,车高直接降到膝盖以下。

被砸死的活死人就更多了,不少还没死透的还在不断地挣扎。

杨威抬眼往上看,仍然耸立的半截楼房剩不下几面完好的玻璃窗,爆炸形成的倾斜锐角指着天空,好像是座抽象版的新潮建筑。

倒在地上的半截就更不用提了,楼的一头砸到了街对面的楼边,靠街边起码四五米的建筑被磺得粉碎。

倒楼上玻璃窗一扇也没剩下,原本的楼房侧面直接摔在地上,和路面交接的地方因为巨大的冲力撞得粉碎,几个长方形的方框突兀地出现在交接线上,方框内残留的一点窗框让杨威看出那原本是窗户,但至少三分之二已经砸没了,剩下三分之一放在那儿,让杨威想起小时候家里烧坑做饭用的灶门儿。

再往远处看,一栋沿街而建的居民楼实在太长了,如果全炸下来至少会堵死七八十米长的一段路。

不知道谁出的主意,只把最前面一段大概两个单元的宽度炸下了来,从杨威的角度上看,就像有一把无形的巨刃一刀竖劈再一刀横扫,把居民楼切掉了半个楼高、两个单元宽的一角。

很显然,这栋楼全部炸掉的话工程量至少会增加五倍以上!

杨威把车停下,按着麦克风说:“你们没留个门儿?这要从哪儿进去?”他看着前面的倒楼,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要是哪栋楼的窗户宽大一点,正好像门一样立在街上,活死人能不能钻进去?

虽然他明知道屋子里肯定不会是什么都没有的空桶,但就是忍不住这样想。

“门儿……”蒋平刚说出两个字,又一次栋楼被引爆,这次距离近多了,爆炸声和震动感更加的强烈,耳机里蒋平的声音完全被爆炸声淹没了。直到震动平息下来,杨威才重新问:“你说什嘛!我听不见!”

他不知道蒋平到底在哪儿,更不知道他距离爆炸点有多远,很可能他什么也听不见了,但对蒋平根本没影响。

“我是说,门儿在外环线上,就是进后勤仓库那条道!前指就在后勤仓库!”蒋平大声地喊,他把最后一管炸药塞进炮眼儿说,“好了,撤吧!”

“什么?”杨威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

“没事,我没和你说!”蒋平背上装炸药和雷管电线的背包,拎着枪会合同伴向楼外撤退。

“杨威!是我,萧宇。”萧宇的通讯突然切进来。

“怎么样?”杨威的心悠地提了起来。老天保佑,任菲可千万要逃出来了啊——

“你搞什么飞机,项队长说根本没看到任菲,通讯连的女兵说她离开基地以后,根本就没回去过!”萧宇的语气带着几分恼火。

“不可能!”杨威下意识地反驳,“那天下午军区就派人送她回来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骗你有人给我钱花怎么着?你和她一起走的,她在哪儿应该问你才对!”

萧宇的话就像一记惊雷劈在杨威脑袋上,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军区派车把她接走的,任菲到底哪儿去了?

难道,难道说……他的脑子里一下子被“处理、活体实验”之类的字眼填满了,整个人就像飞起来一样飘飘荡荡的不着边际。

可转念又一想,所有和病毒有关的实验都是在实验室进行的,他这几天一直都在,每次送来的幸存者和活死人他都看过,别说是任菲这样的大活死,就算活死人里有一只刚感染没多久的他都能看得出来……另外,任菲虽然被活死人挠过,但和她一样挨过挠的战士人幸存者有的是,所有人都一样没有感染的迹象,她的重要程度与白旭这样身带病毒、独一无二的倒霉蛋根本没法相提并论。

那她到哪儿去了呢?杨威两条眉毛几乎扭成了麻花。

谁盯上她的相貌把她软禁起来了?

……

如果这样倒还好,至少她不会有危险!他的眼前突然闪过大校的面孔——任菲在哪他一定知道!杨威咬牙切齿,恨不得一梭子子弹突突了那个大校。

“杨威,杨威!你搞什么?说话!”耳机里的声音唤回了杨威的神智,他咬了咬牙:“我在!炸倒的楼附近有人没有?”杨威突然转了话头,他的心都飞了,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什么?”萧宇一愣,杨威的话头转的太快,让他措手不及,脑筋没转回来。

“我是说,炸倒的楼边上有没有咱们的人!我在路上救了两个幸存者,装甲车里全是武器,先把他们移交一下。”

他现在根本不想留下来,只想着怎么才能回到军区,怎么能继续带着后面两个拖油瓶?

“不可能,现在人手不足!我告诉你说吧,炸楼只是第一步计划,等所有的爆破完成之后,倒楼就能围成一个七公里左右的不规则城墙,这七公里范围内的活死人可还都在呢,得等到第二步计划的时候才清理!你要是在没炸倒的楼附近还差不多!”萧宇等于说向杨威大概解释了一下爆破计划。

在这个计划里,要把省军区后勤仓库的外墙和粮库的外墙连接在一起,这两个地方都是防守严密的仓库重地,墙高院大,能省去大量的爆破工作和时间,唯一的缺点就是油库远离市区,没办法包含在“城”内。

活死人的力量不强,用炸楼这种办法建立防线是不是有点小提大作?其实不然,围住建筑工地的那种钢板墙虽然使用起来简单快捷,但临时应急没问题,长期据守却是鸡肋。

用句格言说叫量变引起质变,用句比喻说就是蚁多咬死象!就拿前几天来说,在B市北向高速出口,数以万计的活死人一齐向高速出口挪动,十几吨重的装甲车开足了马力撞进潮水一样的活死人群里,都要被活死人的血肉硬生生地顶住,钢板墙之类的东西再结实,会比一台十几吨重的装甲车更结实吗?

成千上万的活死人一齐冲击钢板墙的话,钢板墙还不得像一层纸一样被直接挤倒?或者说像六号基地那样焊出架子,表面上再盖上装甲板?那得花费多长时间?况且还得在活死人的不断骚扰下施工?

部队里的战士们是军人,不是建筑工人,他们的专职是破坏而不是建设!

这就像厨师和外科医生,虽然都是用手里的刀子混饭吃,可谁敢让职业厨师上手术台给病人开膛破肚,或者反过来让医生做满汉全席?

就算把那一个营的工兵拉过来,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搞出一道二十几公里长的钢板墙来——让他们挖地雷反而容易一点。

杨威重新启动装甲车拖着后面惊魂未定的夫妻俩开向外环线,他的车速慢得像龟爬,开着车脑子里开足了马力绞尽脑汁想方设法。

和前指联系上了,可还是没任菲的消息。如果没联系上前指他还能一走了之,可现在已经出现在大家面前,还能不告而别吗?

现在是紧急状态,这么做岂不是和逃兵无异?

怎么办?

————分割————

长叹啊……状态还是不好……不知道人是不是松懈了就紧张不起来!

肩膀的骨头感觉好多了,呵呵,后天恢复一天六千更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