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三十一 黄雀

二百三十一 黄雀

可以说那些免于牺牲的战士都是这位研究员救下的。就凭她人在仓库内,敢冒着同归于尽的危险放出活死人就值得张辉肃然起敬——知易行难,道理谁都懂,可就算这件事落到张辉自己身上,他也不敢说自己有这份勇气打开笼子!

特别是在知道值班的研究员竟然还是个女人的情况下。

身为一名职业军人,张辉一直将一句话视为至理名言:战争是男人的事,让女人上战场是男人的耻辱!也就是说他是个大男子主义十分重的人。

因此在这个浮华而拜金的时代里,张洁成功地赢得了他的尊重,这是包括他那个看中他前程和地位的妻子都没能得到的东西,前一个得到它的人是白旭。

岛田分队全军覆没,除了留在海边的渡边。

他仍然在海底潜行,这里的水深平均在十米左右,而推进器的灯光也只能照亮十多米的距离,身下两三米就是大片的珊瑚和水草,突然被灯光照亮的鱼群惊恐万状散开,一只章鱼倦缩着腕足藏进珊瑚之下,偶尔几条调皮的小条还会在他的身边转上一转,但马上就被抛在身后。

突然间头顶一阵螺旋桨转动的闷响,渡边马上关闭了推进器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个小说 ..C<>

巨大的暗影在他的头顶慢慢驶过。耳中的呼吸声越发地沉重,直到马达声慢慢消失,渡边才长长地松了口气,重新启动推进器。

渡边一阵心惊肉跳,可同时又觉得可惜,这么好的机会竟然在他的手指之间流走!

他不是海军的蛙人,但特种部队的成员同样能够执行渗透类的任务,但这一次的作战目标不是港口里停泊的军舰,渡边的身上没有携带对付大型军舰的爆炸物。

海床的坡度一直向下延伸,海水的深度慢慢增加,大片的珊瑚礁被海底沙床所取代,灯光下的海沙上偶尔露出一只贝壳的上表面,会合点就是前面不远,马上就能回到潜艇上,马上就能安全了!

渡边的心脏一阵激动地收缩。

他继续前进,灯光照亮的沙床上一道巨大的楔形压痕……这绝对是潜艇坐在海底留下的痕迹!可潜艇在哪里?

渡边的眼神迷茫了。

另一方面,一直不能接近南铃岛的潜艇在我方常规潜艇的步步紧逼下丝毫找不到破绽,不得不放弃任务,但返回的路途绝对不可能是一帆风顺,进入C国领海的潜艇必然面临C国舰队的围追堵截!

而C国的海军方面更是为了这两艘潜艇出动了大批军舰——国际形势虽然大变,但既有的规则仍然不能无视,在本国领海内击沉它国潜艇和在公海上击沉别国潜艇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

为了应对可能发生的大战,一队队海军开进长江地区,重新启用数十艘封闭的潜艇!

整个C国的目光都集中在两艘倭国潜艇上时,一艘核潜艇静静地座在距离大陆不远的南海海底,早在倭国的潜艇出发前这艘核潜艇就已经潜入了预定位置,如同一只伺机而动的鲨鱼。紧紧地盯住不远处的海岸。

潜艇指挥舱,昏黄的灯光下狭窄的舱室令人无比的压抑,四壁到处是各种各样的开关、指示灯和屏幕,潜望镜竖在指挥舱最中心的位置,随时等待着需要它的一刻。

通讯台上的灯光一闪,值班的通讯兵将马上戴好耳机,刚刚收到的命令抄在纸上递给值班军官:“sir,华府的命令,流星****!”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丝丝地兴奋,跃跃欲试。

值班军官一把扯过纸条,拍了拍黑人通讯兵的肩膀:“好样的,年轻人,通知我们的海豹立即准备出发!”他快步离开通讯舱,走过几道只容一人通过的水密门,拐进舰长室后敲了敲舱壁:“将军,华府的命令,流星****!”

正伏在小桌子上写着什么的将军立即抬起了头,一把扯下眼睛上的老花镜:“你说什么?命令已经下来了?” 攻击型核潜艇的艇长只有中校军衔,只有很少才是上校,这位海军少将是为了此次任务专门从国防部派驻到潜艇,他的身材已经开始发福。顶着地中海发式,一圈头发已经花白,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鼻尖向下勾着一点,就像鹰的嘴。

少将把手里的笔放下,若有所思地揉了揉额角:“约翰,你怎么看这份命令?”

中校不解地看了少将一眼:“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将军。”看将军的表情,似乎很为这份命令苦恼。

U国是唯一一个能够控制住病毒蔓延的国家,而且U国一直崇尚武力,吃了这么大一个暗亏怎么可有没有反应?现在感染区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彻底清除病毒的影响只剩下时间问题,早就到了该算帐的时候!

为此早在感染刚刚爆发的时候国防部就展开了紧锣密鼓的策划,既然C国不肯承认,当然也不可能承认名国的感染是谁做下的,U国自然就要用必要的方式予以有力回击!

二战后,倭国就成了U国的附属国,这一次为了调动C国的注意力,U国国防部甚至不惜向倭国泄露大量机密情报,并运用各方面的影响对倭国施加压力,前后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促成了这次袭击!

现在,是到了U国大兵亲自出手教训C国的时候了!

“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中校!”少将摸着自己光秃秃的头顶,在中校这个词上咬了重音,站起来在只有几平方米大小的室内来回地踱步,“你不是个普通的士兵,战争是政治的待续,士兵可以冲动,但军官不行!我只想说这个计划太疯狂了,就因为我一直反对这个计划才被派出来指挥行动。一旦两个核大国正面对抗,你能想像是什么样的后果吗?告诉我实话!”

“将军,我是一名军人。”中校眼神复杂,他知道光将的意思,如果他不遵守华府的命令,等待他的就是叛国的罪名,出发前他就得到了光将拒绝执行命令的情况下立即逮捕少将的命令,由国防部长亲自签发。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拿出那份解除少将职务的命令。

“我想听听你的看法,约翰!”将军停住脚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住中校的眼睛。

约翰耸耸肩说:“如果您坚持的话。往好处想是一场相互克制的局部战争……”

“往最恶劣的情况想呢?”将军步步紧逼,鼻尖几乎和中校的鼻子顶在一起。

约翰毫不示弱地予以对视:“第三次世界大战,核战争,人类文明倒退,同归于尽!”他没用世界末日这个词,因为吞噬病毒的出现已经能够诠释什么才叫世界末日!

这样恐怖的病毒,需要多么疯狂的疯子才能研究出来,需要多么丧心病狂才会让这种病毒传播开?

想到这里他再一次坚定了惩罚C国的决心!

“是的!”光将并不清新的口气夹杂着唾沫星子喷在中校脸上,熏得中校差点昏过去,赶紧闭住呼吸。

“很可能把整个世界都毁掉!”少将从新开始踱步,总算给了中校足够的呼吸空间,“约翰,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因为什么暴发的?”

“加费格里?普林西普刺杀奥匈帝国皇储弗兰茨?斐迪南大公。”中校如数家珍。

“没错!我的孩子!”少将有力地挥舞了一下手臂,“掌握历史方向的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可是创造历史的往往都是不起眼的小人物!就像C国人的报复让吞噬病毒传遍了世界,我们的报复会造成什么样的未来?”

“将军,我只是个小人物,创造历史并不是我的责任!将军。”中校心底一个劲地撇嘴,少将竟然拿出一副悲天悯人的鸽派论调,心里打定了主意,若他再纠缠下去就直接拿出命令!

怪不得国防部长想撤了这个家伙!

光将的脚步猛地停住了,叹了口气说:“好吧,我同意你的说法,我和你一样只是大人物的棋子!执行命令吧!”

中校意外地听到了光将确认命令,这让已经准备解除少将的他一个愣神。赶紧行了个搭额式军礼退出舰长室。

“想抓住我的把柄?没那么容易。”少将重新坐在床上拿起笔来喃喃自语,军人可以不懂政治,但是这句话只对职位较低的军官是正确的!当职务到达一定程度之后,政治反而会成为左右军人的第一要素!

约翰重新返回指挥舱,拍了拍黑人通讯兵的肩膀,拿起通讯话筒:“大卫,将军已经确认了命令,马上出发执行任务,任务代号:流星****!听着,我不希望有任何能够推测你们身份的东西留在岸上,包括子弹壳在内!”

“ys,sir!出发!”通讯系统中传出特种分队指挥官,上尉大卫的回答。

命令下达,早就等在准备室中的十八人小组迅速通过专用接口钻进人员输送器,接着艇员封闭舱门,输送器猛地一震。

人员输送器并不是潜艇的经常装备,而是为了此次任务刻意改装携带的特种装备。说白了就是一部电动小型潜艇,能够携带九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航行四百多公里,因为使用了电池做为动力,加上良好的降噪设计,使得这种人员输送装置的噪声水平只有八十分贝,低于海洋背景噪声的九十分贝,非常隐蔽。

从潜艇外部看,位于潜艇上层的舰桥前,两个圆滚滚的粗大装置无声无息地脱离了潜艇,打开前面的照明灯后一前一后地航向远方。

指挥室中的约翰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暗暗祈祷。

人员输送器中的U国大兵们十分的轻松,检查着各自的武器和弹药,在脸上涂着花花绿绿的油彩,说着不着边的笑话,时不时地引起一阵哈哈大笑,就像他们坐的是一辆正开往郊外野餐的大巴,手里拿的是餐布和野餐篮子,而不是一台正潜行于海底,正向敌对国家开进的特种人员输送器!

U国在世界各地都有驻军,军队的战斗力是在实战中打出来的,这些特种部队成员更是由中士以上的士兵超期服疫自愿组成了部队,其凝聚力战斗力和心理素质都不是其它的部队可比。可以说,特种部队是U国的军队的中坚和利剑,是U国真正的王牌!

这样一支部队开进C国国土究竟想干什么?

两小时后,人员输送器抵达海岸线,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清晨五点左右,水面上已经升起了太阳,阳光透过海水一缕缕深入水面之下,从潜艇透明的舷窗看外看,能够清楚地看到河口附近的码头和水面下的沉船残骸,这里的海床上布满了灰色物质,到处是腐蚀得看不出是什么的人造垃圾,只有极少量的海洋生物生存在水中。

抬头往上看,数艘小型船舶停在码头上,还有一只不知道为什么沉入水底,但缆绳仍然牢牢地系在岸边,拉着船身悬浮在水中,随着水的流动轻轻飘动。

两艘潜艇仍然一前一后,一齐开进河道,沿着弯弯曲曲的航道航行一个小时后,找到一处水深适合的地点停下,一套微型化的潜望镜伸出了水面。

大卫靠在潜望镜上观察四周的情况,前面不远就是一处小型的码头,水泥制成的小码头上一艘船也没有,码头后面有一栋二层楼房,房前的杂草已经冒出了整整一茬,左岸是一片整齐的香蕉林,东侧的岸上有一条公路通过,大卫转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圈,既没有活死也没有活死人,连动物也没看到一只,一片死寂的景象。

“上浮,准备出发伙计们!”大卫吼了一声,队员们麻利地最后一次检查身上的装备,两艘潜艇上浮后,队员们盖好舱盖,将手提包大小的自动充气橡胶筏扔向艇侧,充气筏接触水面后自动展开变成小船。

十八人乘坐三个充气筏划向岸边,即使河道两侧一片荒凉,没拿浆的大兵们还是把枪口对准了四面八方。

就在几分钟前他们还呆在潜艇里嘻嘻哈哈,长年的战斗生活让他们在一瞬间就完成了战时和平时的转换!

橡胶筏停在河左岸,队员放掉筏内的气体收起橡胶筏背到背后,大卫按动遥控器,停在水面上的两艘输送器自动沉入水底。

如果没有按到正确的无线电信号,任何人妄想挪动潜艇都会触动潜艇的自爆装置!

“大卫看了一眼手腕上的GPS定位仪,计算了一下目标点的距离说,“还有十五公里,猴子,去那栋房子找找看有没有交通工具,我可不想用两只脚丈量C国的土地!”

三十米外的那栋房子很显然是看守这片香蕉园的地方,从这里看过去,能看到一辆自行车倚在墙边,猴子已经找到了第一辆交通工具。

“嘿头儿,看我找到了什么?”被称为猴子的队员是个黄种人,与其他人比起来他确实瘦得像只猴子,他在玻璃全部打碎了的二层小楼前弯腰拾起一只旱冰鞋,冲着大队人马晃了晃。

“猴子,马上给我干活儿!你想被C国人盯上吗?”早晨的空气很新鲜,草叶上还挂着露珠。

“除了这个再没什么能和交通工具扯上边的东西了,难道你想让我们十八个人骑一台自行车吗头儿?”猴子眯起一只眼睛左右看了看,无奈地摊了摊手,“这么大的屋子怎么连车库也没有一间?”

“你当这儿是国内吗?算了,回来吧,我们用两只脚行军穿过香蕉林!” 大卫拿出一块口香糖扔进嘴里嚼了嚼,带头走进了野草丛生的果园。

他已经通过便携式终端与卫星建立了联系,得到了附近的高空地形照片,从这里出发,三分之一的地段是香蕉园,之后是三公里左右的空旷地带,剩下的路程全部是稀疏的热带树林,树林有利于隐蔽接近目标。

虽然C国宣称将南方的所有人都撤了出去,但谁都明白重要战略目标肯定不会空无一人,相信目标里没有人的鬼话才怪!

高腰军靴路踢散了一丛丛小腿肚高的野草,两只拇指粗的蚂蚱被U国大兵惊飞,扑扇着翅膀蹿到了香蕉树后,一群群的蚊子四处乱飞……大兵们心头一紧!

他们身上凡是****在外的皮肤上都涂满了伪装油彩,油彩不光有伪装的效果,还能防蚊防虫,别看出发前已经打过了抗病毒血清,可还是没人愿意被蚊子咬上一口。

经验丰富的大兵们以最适合掩护和突击的队形前进,三十六只眼球警觉地打量着每一个方向,凡是能藏住人的地方都是观察的重点。虽然没能发现任何情况,可所有大兵的手指都是一直放在枪上,他们都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精锐士兵,深知一时的疏忽大意就能把小命送掉!

行进的途中更是有意地选择香蕉树宽大的树叶下行走,并且靠近牢固的隐蔽物,确保一旦发生遭遇战就能在第一时间钻到掩体后面。

每次执行敌后任务都要把一只脚踏进鬼门关,能够百战余生,自然有超人一等的实力!

————分割————

没法说了,以偏盖全,断章取义有意思么?看了没多少或者是我还没写到就乱发书评?杯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