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三十二 破门

二百三十二 破门

升起半天高的太阳把一片阳光洒向大地。无风的上午清爽怡人,十二月的天气即不闷热亦不清冷。

十八个U国大兵分散在几颗大树下,各自找了一个隐蔽处藏起身形,大卫趴在细软的草丛里,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

大约五公里外,两个足有几十米高的烟囱因为直径过份粗厚而令人觉得粗矮,烟囱下一片看起来就让人觉得极其厚重结实的厂房错落有致地分布四方,再往下,一大圈带着电网的围墙将整个厂区围得水泄不通。

围墙和海豹分队的距离只有两公里左右!

大卫放下望远镜,看了看腕上的多功能军用手表,距离预定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敲了敲贴在脖子上的麦克风:“鼹鼠警戒,其他人原地休息!狐狸到我这儿来。”大卫翻身滚到树后,坐起来让后背靠在树身上,左右蹭了蹭找到最舒服的姿势停了下来。

对普通人来说倚着坚硬的树身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和舒服两个字联系在一起,但对职业军人来说却不然。

“好的头儿!”鼹鼠的眼睛特别的小,他爬到一个视野开阔的小土包后面掩住身形,头盔外面顶着一个刚刚用长草茎编好、还散发着新鲜草汁气味的草圈,也不知道!无!错!小说 .. C<>

就连他的背上也插上了不少草叶和叶片密实的灌木枝条,他确信这样的伪装远远比一只头盔更加优秀!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不仔细看根本没办法把他从半人高的草丛里挑出来。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伴着分开的草丛接近大卫,狐狸匍匐着爬到大卫藏身的树干边:“你找我,头儿。”与猴子和鼹鼠不同的是狐狸的外表和那种狡猾的动物扯不上任何关联,他是个身高在一米九开外的彪形大汉,结实无比的身板和他背上沉重的子弹箱边固定的六管加特林机枪让他在小队中的作用显而易见。

十八个海豹里除了领头的大卫之外,所有人的代号都取之于动物,只有这位五大三粗的壮汉是因为严密的头脑而被队友们叫做狐狸。

“伙计,我在望远镜里什么也没看到,没有卫兵也没有防御工事,你觉得C国人是真的放弃了这里还是故布疑阵?”大卫随手扯断一要杂草含在嘴里,他觉得青涩的草汁有助于他的大脑保持清醒,没想到含在嘴里的草茎竟然清甜甘爽。

“让我看看再说!”狐狸把手伸出来,大卫把手里的望远镜交给狐狸。他一直把狐狸当做自己的小队参谋,这种询问在以往的任务里早就有过无数次。

狐狸用胳膊肘儿把上半身支起来,半跪在柔软的土地上举起了望远镜。

八倍望远镜里的厂区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倒是不少叫不出名字的鸟儿起起落落,他很想看看那些建筑的窗子里有没有人影或者别的什么线索,但举着望远镜的手抖动一点都会让眼睛里的画面颤上几颤,让他根本看不清楚。

“秃鹰,把你的家伙借给我用用!”狐狸敲了敲麦克风说。

“家伙?你是说我下面这个?我很乐意把它借给你,但我只会把它用在你的婆娘身上!”小队的狙击手仰倒在草丛里,嘴里胡乱说着根本不好笑的**笑话,把横在胸前狙击步枪递给了狐狸。

队伍里传出一阵几乎难以听到的哄笑声——大家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不管是争论也好哄笑也好,始终压低了声音,如果不是无线电,就算靠在狐狸一米之内也未必听得见他的声音。

狐狸自己长得虽然不怎么样。但即娶了个老婆身材惹火无比,经常被同伴拿来取笑。

“你再他**的敢满嘴喷粪我就把你撒尿的东西切下来喂老波吉!”狐狸一把扯过狙击步枪,恨恨地威胁。

老波吉是狐狸家里养的一条古英国牧羊犬,体型足有六十厘米高!一直是狐狸妻子的心肝宝贝儿。

狐狸根本不想理会同伴的笑声,这种时候越是辩解反而越说不清,反而是不予理会,无趣的人就会自动停下来。他向前爬了一小段距离把狙击步枪的两脚架打开架好,眼睛凑近了瞄准镜后将放大倍数调到了最大。

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是十倍变焦瞄准镜,因为两脚架和身体形成的支撑点非常牢固,因此瞄准镜里的画面比手持式的望远镜清晰稳定得多。

他的视线从厂区的左上角开始横向挪动,他记得出发前看到的资料上说靠在这个方向的都是办公区,可他的视线已经转到了建筑的中部,可还没发现任何一窗主]窗户打开通气!要知道办公区不是工作区,窗户并不是完全封闭,虽然每扇窗户下面都吊着空调,可自然汉流通的新鲜空气与空调交换的空气相比哪个更加清爽?

而且他隐约看到空调的室外挂机中的扇叶都是静止的,没有一台启动!

狐狸收起步枪倒退着爬回大卫身边,把步枪扔给秃鹰。

秃鹰一把抓住步枪,不满地瞪了狐狸一眼:“嘿,你小心点儿!”

狐狸狠狠地回瞪回去却没理他,直接与大卫说:“头儿。厂区左下角有扇窗户的玻璃碎了一个角儿,不光没修理,还有鸽子在破洞里钻来钻去。”

“喔,C国人干得还真彻底,这么重要的战略目标都放弃了?不知道那个大坝怎么样了!”大卫侧身瞄了一眼远处的厂区,随口乱说。

“整个南方都放弃了,这么大的手笔还差这一间核电站吗?嘿嘿头儿,想把那个大坝炸掉,光是那几公斤C4怎么够用,起码也得用一颗小当量战术核弹吧?再说C国的陆军可不是吃素的,深入C国内陆绝不是个好主意,如果不是他们把整个南方地区全都放弃了,连这里我都不愿意来!”狐狸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二战之后,U国的军事基地开遍了全球,U国大兵更是参与了无数场局部战争,少有打不赢的仗,但U国两次最大的失败都与C国有关,大兵们可以不在乎C国的海军可以无视C国的空军,但说起C国的陆军,却没有敢小看一眼!

至于大卫说的大坝,指的就是长江上的那个世纪工程,如果把那个一百七八十米高的大坝炸掉,长江下游地区将毁于一旦!不过眼下整个南方已经撤光了人员,这种时候袭击大坝的效果远远比不上平时。

大坝不像核电站,核污染是长时间奏效的放射性污染,而洪水再强,用不了多久就会流进大海。

“没错儿狐狸,你说得对,咱们还是赶紧完成这个该死的任务回去吧!在这呆的时间越长我就觉得心里越不舒服!为了这个。我从今天开始再也不打莉莉安的主意啦!”秃鹰又把话头扯到了狐狸的妻子身上,狐狸狠狠一脚踹在秃鹰的小腿肚子上。

“嘿,你想把我背回潜艇吗!”秃鹰敏捷地避开狐狸的袭击,滚了两滚远远离开狐狸。

“我向上帝发誓,非切了你不可!”狐狸咬牙切齿,又引来队友们一阵哄笑——他们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当然不会有任何人为秃鹰的话当真,如果真的有人敢打莉莉安的主意,只怕秃鹰会比狐狸更快一步割掉那人的下面为兄弟出气!

而在大卫看来,如果真的想干掉对方,狐狸背上的加特林机枪和秃鹰手里的步枪显然比语言更有杀伤力。

他的心思根本没放到大兵们的玩笑上,而是考虑着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突然他耳朵里的耳机里传出“嘀”地一声长鸣,他立即拉开袖子看向手腕上的多功能腕表,腕表上显示行动时间已经到了!

说是腕表,实际上大卫左腕上的东西更像个带液晶屏幕的护腕,除了看时间之外,还能显示当年的生理状态,与卫星连线接收最新的命令,甚至于通过卫星直接与国内视频通讯!

“好了伙计们,头顶的眼睛已经被刺瞎了,奇数队员掩护,偶数队员,前进!” 大卫说完第一个跃出草丛。冲向两公里长的空旷地带。

他们在这里等待半个小时,就是为了等自己的卫星干掉C国部署在此地上空的军用卫星!U国为了迷惑C国不光逼迫怂恿倭国出兵,而且选择在今天击落太空中的C国军用卫星,而且为了掩护地面部队的行动,不仅仅是大卫分队上空的军用卫星被击落,其它方位的军用卫星和间谍卫星也被击落了不少。

U国这样做有个极好的理由——A市的感染刚刚爆发时C国击落了各国可能接近感染区上空的所有卫星,U国一直扬言报复并保有进一步行动的权利,就是为了这样一天!

C国自然也不会示弱,做为仅有的几个能够凭借自身的力量将宇航员送上太空的国家之一,C国的太空武装力量一直秘而不宣,但若是哪个以为C国根本没有太空力量就大错特错!双方的卫星你来我往。C国的总体力量虽然处于弱势,但并不是没有反击之力。

能够发射卫星的可不止是那几个能送人上天的国家,哪个大国在太空里没有几颗卫星?卫星上可没插国旗,没那么好辨认。双方也没那么多美国时间区分“新来的”是哪国的卫星,于是连带着不少其它国家“路过的卫星也遭了鱼池之殃!

挨打了就要反击,随着第三国,第四国的卫星加入大战,太空中的卫星大战有越逾演逾烈之势,甚至不少卫星启动不多的燃料实行变轨,硬是和其它的卫星同归于尽!

正在海上猎杀潜艇的C国舰队失去了卫星的支持,搜索能力顿时下降了一半!

但这一切都不是大卫需要关心的,他带着十七个手下交替掩护前进,沿着围绕核电站的公路花了十来分钟的工夫就靠近了电站大门,

大卫冲身后的队伍打了个手势,猴子迅速靠到大卫的身边,从身后拿出一个巴掌大小,像带着手柄的DV一样的东西对准厂区按下扳机,一道无形的探测波飞进大门,随后猴子摇了摇头,对大卫做了个没有发现的表示。

猴子手里的东西其实就是大名鼎鼎的生命探测仪的军用版,这种仪器能够探测一定范围内的人类心跳产生的超低频电波产生的电场来确实是不是有人类存在,而且探测可以穿透混凝土、砖、雪和泥浆等障碍,而且能够过滤动物的心跳,只针对人的心跳起作用,在地震和雪崩中寻找生还者非常有效,但同时,用在军事领域同样犀利!

U国特种部队配备的少量探测设备比民用版的探测距离更强,准确并更高,猴子一次探测就能确定一千米距离内的人员分布情况,如果在水面上,这个距离能够增加到一千八百米!

大卫点点头,冲身后一挥手,几个大兵猫着腰蹑手蹑脚地靠近了大门。

大门前并不是那种常见的两面闭合式的或者伸缩式的门,而是一溜像地铁站检票闸机一样的设备,每个一米左右高的长条形设备右边都配有三根金属棒制成的爪形装置,平时每走过一个人这个东西就会转动一百二十度,用来记录通过的人数。

几个队员或钻或跳通过闸机。后续队员迅速跟上,闸机左面是宽敞的警卫室,现在警卫室的门已经锁上了,里面的电脑显示器全不见了,宽大的落地玻璃也打了两块,直接就能钻进里面。再往里走就是一道十多米宽,二十多米长的宽大门洞,门洞里像古代城墙一样的门闸已经放下了一多半,只剩下一道十多厘米宽的缝隙,根本不容任何一个人钻进去。

大卫看了看猴子,猴子无奈地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山羊!”大卫小声地说。

队伍里站出一个身高普通,但肌肉壮硕的队员,他取下背后的背包,将斜挎在左肩上的攀登绳取下来,举起抛绳枪将三角形的抓钩射向接近十米高的墙头,接着他两只手飞快地来回倒动,准备等抓钩牢牢地扣住了墙头再往上爬——从他的外号就能听出来这是个善于攀爬的大兵。

不断地拉扯让他的脚下堆积了十多米长的绳子,可突然间山羊的手里一轻,抬头看,抓钩竟然脱出墙头从天而降!

“嘭”地一声,并不沉重的合金抓钩砸在警卫室倾斜的屋顶上,当当响着滚了下来。

一群大兵大眼瞪小眼,山羊诧异地自言自语:“上帝啊,见鬼了,怎么会这样?”他重新将抓头塞进抛绳枪内,再次将抓钩发射上去。

可这一次竟然还是没钩住,山羊愣在原地有点傻眼了,他还从来没碰到过之种事,他不信邪地还想再试一次,大卫摆摆手阻止了他:“行了,你不可能连着失手两次!”他看了看门闸下的空档说:“鲸鱼,把门炸开!”反正这次任务就是破坏,连卫星都打下来了,还用得着在乎这么一点动静?

代号鲸鱼的是个瘦高的黑人,他几步跑到门闸前敲了敲,偏了偏头嘴唇翘着耸了耸肩:“头儿,我不确定后面还需要多少炸药,这扇门至少需要一半的C4才能炸开!”

“傻蛋,炸不动门你不会炸底下的混凝土吗?他们把门修得这么结实,肯定就有别的什么地方修得不那么结实!我只需要一道能让人通过的通道,而不是把整个门洞炸塌!”大卫远远地冲着鲸鱼吹鼻子瞪眼。

鲸鱼根本不可能离着这么远还看得到他的表情,瘪着嘴回答:“那好吧,需要的炸药减到三分之一了!”说完他摸了摸门下的地面,放下背包从里面掏出一块一块的塑胶炸药接好启爆用的遥控电雷管,一块块地塞到门底下,还不忘用步枪往门里面捅一捅摆正炸药块的位置。

留在警卫室边的大兵们在大卫的指挥下迅速离开门洞前,隐蔽到门洞两侧的围墙下。

鲸鱼布好炸药,拽着自己的背包一路跑了回来,一直退到大卫身边,紧靠着门洞边的位置上蹲下,拿出火柴盒大小的启爆器。

所有队员不约而同地堵住了耳朵。

虽然他们都上过无数次战场,对爆炸声习以为常,但爆炸的巨响还是会引起耳鸣,没人愿意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鲸鱼用小指塞住耳机,在耳机边按下启爆器,“轰”地一声巨响,巨大的气流从门洞里急速喷出,崩飞的混凝土散成一片灰烟,一块头颅大小的水泥块直接崩在验票闸机的三角管上,崩飞了三角管,三角管就像一颗被狠狠地抽了一鞭子的陀螺般飞速旋转着脱离了闸机,仿佛从急速运行的直升飞机上掉下来的螺旋桨一样飞旋着抛出三十几米远掉落在绿化带的草丛里。

鲸鱼不等烟尘散去就钻进了门洞,随后传来他的声音:“头儿,我想我需要几个清洁工!”

“你会得到他们的!”大卫的下巴向门洞里一点,“第一组,去帮鲸鱼清理我们的通道,其他人警戒。”

大卫看了看时间,暗暗告诫自己必须加快速度,留在这里的时间越长小队的安全就越没保障!

————分割————

汗死,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跑边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