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四 狭路相逢

二百四十四 狭路相逢

马小宁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越是在这种时候,侦察兵的大脑越是清醒,绝不会因为怒火冲昏了头脑而做出一时冲动的事来。

他的判断和杨威的判断差不多,他在村子里找到了野炊的痕迹,依据最近天气情况和灰烬上的痕迹判断出敌人离开的时间大约在三天左右。

但他没想到杨威能在尸体上看出这么多情报,心里对杨威的印象多少有了些改观——在军队这种地方,强悍的战斗技能往往上衡量战士价值的第一要素!

可原本一心想要找到敌人踪迹的杨威这时反而茫然了,他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除了这两个村子,最近的居住点也在十五公里以外,肯定不能再接着查下去,两天的时间,足够最菜的新兵离开几十公里,看来接到任务的时间晚了两天!

“走,咱们回去!”因为电台还在大部队那里,杨威本想说回去向团里报告,不过一杨到回去之后很有可能被团里重新派到其它地方执行任务他又把话憋了回去。

潜伏命令中有非紧急情况下保持无线电静默这一条,现在的情况紧急么?他完全可以用这一条来搪塞所有人的嘴,一直“潜伏”在这里直到新的命令下达!

说实话!无!错!小说 .. C<,杨威打心里不希望发生战斗,有战斗就有死伤。打仗可能有不死人的么?对他来说能避开敌人反而正中下怀,英雄还是留给别人去做吧,他家里还有父母****和还没出生的孩子,只想平安地渡过这一段战斗岁月。

或者说混过也可以。

同样的,杨威并没有下达掩埋战友遗体的命令,为自己人收尸天经地义,但眼下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因此大家心底虽然多少有一点不舒服,但包括马小宁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对。

十几个人沉默地沿原路返回,带路的马小宁表情阴沉得可怕,所有人都一语不发地跟在后面,即便是再迟钝的人也能感觉到队伍里弥漫的低气压。

马小宁仍然选择黑暗的树林行走,但谁也没注意到他带的路并不是来时的那一条!就连杨威也同们没注意这一点,他的心里注意力有些溜号,脑子里让各种各样的问题塞满了:这边的情况到是摸到了一点,问题却没解决——活死人到底是怎么集体找上潜伏队伍的?敌人的队伍是越过了山口跳出包围圈,还是离开这里向其它方向运动?

若是敌军真的越过了防线,那么他们现在会到什么地方?

现在的杨威深深地体会到战争中情报的重要性,没有足够的情报支持,部队就像聋子瞎子,只能让敌人牵着鼻子走!

最让他郁闷的是这一次还是自己人?***肆显谝黄鹎W∷谋亲樱?br />

也许是级别问题也许是其它的什么原因,杨威并不有接触到敌军动向的详细情报,只凭一纸命令就跑到这个地方猫了下来,不管是对敌人还是对己方的了解一样的贫乏。

爬上山梁再向山口前进,马小宁领路的速度并不快,在距离山口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他的脚步突然一顿,猛地向后一摆手:“停下!”黑暗中看不到他的手势。他只能压低了声音说话。

正出神的杨威一个踉跄,差点撞到马小宁的背上:“什么事?”

“有情况!”马小宁凝重地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山坡,慢慢地蹲下。

有什么?杨威扣在左眼上的热像仪上一点反应也没有,他重新仔细观察一遍,从他的角度能看到的每个方向都反复地仔细观察,可还是什么也没能发现。

“仔细看山口前的草丛!”马小宁提醒道。

天上的月亮仍然未离中天,杨威背对月光,清冷的月辉正打在前面的山坡上,恰恰是最清晰的角度!

杨威第一眼并没看出山口前的草丛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马小宁这样说肯定是他发现了什么,杨威干脆把热像仪翻到头盔上面,定住目光努力观察。

这一下总算看出哪儿不一样来了,从山口吹出来的北风虽不强劲,但山口前的草丛还是被吹得波浪一样翻卷,可偏偏就有几丛草叶飘动的幅度明显要比周围的草丛小得多!

都是一样高的草丛,都被相同的风力吹动,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除非是草丛下的地面顶起一块,但是从草丛分布的地点来看,也太均匀了一点吧?

刚刚出来的时候杨威确实没注意到草丛里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想必马小宁不会错过这一点!

“有埋伏?”杨威还是不敢确信自己看到的是不是敌人。

马小宁向他投去一个赞许的眼光,可惜树林间的光线太暗。杨威压根就没看到。

“在这儿等着!”马小宁再次抽出刺刀叼在嘴里,把步枪递给杨威,自顾自抽出杨威的手枪就往草丛里钻,可他刚钻进草丛里蹑手蹑脚地还没走出五米,山口对面突然间枪声大作,吵豆一样连成一片,间或夹杂着手榴弹爆炸的声音,一闪一闪的火光照亮了山的另一边!

糟了!杨威猛地一惊,命令中说的是消灭经过这里的敌人,但却没说敌人是从哪里经过,难道是上面早就知道敌人越过了防线,把他们派出来,是为了扎口袋的?

必须尽快赶回去,不能再留在这儿了!

想到这里杨威立即端起了步枪,已经钻进草丛的马小宁飞快地钻出来,一把抢回步枪瞄准了山口前的草丛。

“马上分散,别聚在一起!”马小宁的话还没说完,他的枪口就吐出一团炙热的火焰,剧烈的枪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强烈,震得杨威的耳朵一阵阵鸣叫。

但他和所有的战士一样迅速地分散到两边,马小宁开完这一枪之后马上猫着腰跑开,根本不看这一枪的效果!

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说起来好像是电影里的搞笑台词,但在实际的战斗中却是实实在在的保命手段!

一个滚翻跳进身边的草丛,马小宁不由地感觉到岁月蹉跎,当年干净利落的动作到了今天竟然普通得笨拙无比,微微凸起的肚腩垫着他的两条大腿无法收拢,好在这个动作熟练无比,又经过这么多天的恢复性训练。速度倒是不差。

可让他惊心不已的是这边枪声打响,山口前埋伏的敌人竟然没有反应!

山口前的地形利于封锁那条小路,但位于半山腰的位置和相对稀疏的植被,让山口前的缓坡很难对付从身后袭来的一班,如果敌人受到进攻的第一时间跳起来,那么他们就要面对隐蔽在树林中的十几人不断地射击!

一不做二不休,马小宁重新瞄准开枪,随后再次以并不标准,但极其迅速的战术动作撤离原地。

他每打一枪就换个地方,位置变幻不定忽前忽后时左时右,枪口不断吐出一道道火舌,每一枪都是不超过两发子弹的精确点射。

分散到各个位置隐蔽的战士们目瞪口呆,十几道目光紧紧地盯着面前的树丛,可除了偶尔可见的枪焰,就只能听到一阵阵压倒灌木的声音,十几个人竟然无法将马小宁的身影完全捕捉,他就像一个幽灵影子,一道影子一样隐没在黑暗中!

杨威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别人看不到但他左眼上的热像仪却看得清!

镜头里马小宁略显肥胖的身影竟然无比地灵动,白色的身影左翻右滚辗转腾挪,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灵活迅捷,以至于热像仪上留下了一连串的残影。

杨威的视线几乎要粘在马小宁的身上,可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让杨威的视线都跟不上,常常跳出热像仪的镜头!如果不是枪声再次响起,杨威都不知道自己往哪里找才能再次找到他!

每一次滚翻或者跳跃的衔接点都会微微停顿一瞬间,就在短得几乎无法查觉的时间内,一班长的枪口就会射出炙热的子弹!

到现在为止杨威在心里至少数了四十多声枪响,可一个弹匣里不是只有三十发子弹么?而且还为了保持弹簧的弹性而未装满!杨威硬是没发现他是什么时候换的弹匣!

一个人一把枪,却一直没出现丝毫火力空档,他的火力是怎么持续下来的?

杨威的脑子直犯傻,这才是精锐职业军人的真正实力吗?对比一下自己那两下子,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二者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如果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比喻出来,就像一个只学会狗刨的游泳初学者和奥运会水上项目会能冠军之间的差异!

这些天的强化训练让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进步巨大,但和马小宁一比,根本连渣滓都算不上,杨威这样的水平一起上一个排能不能挡住人家一个?

杨威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撇向队伍的最后,一班的副班长也是个老兵,如果他和马小宁互相配合……似乎用不着那么浪费,凭马班长的一条枪就能压得敌人抬不起头来,还用得着别人帮忙?

山坡上的敌人似乎也发现了情况不对,猫住不起来不仅没让树林里的敌人找不到目标,反而成了待宰的羔羊,被敌人各个击破!夜战能力竟然如此强悍,树林里的难道是C国的特种部队?

五国联军入侵C国,自然做足了功课,C国的部队从来没有大规模装备过夜视装备,树林里的火力点如此分散,射击节奏配合的如此完美,绝不是普通的C国部队能够做到的!

二十多名联军士兵猛地从草从里站出来,带着背上插满的杂草,猛虎下山一样扑向山下的树林,一边跑一边向树林中猛烈射击,还有几个人掏出手榴弹扔下山坡。

就这么一会的工夫,埋伏在山口前的联军士兵已经被消灭了一小半!如果他们知道猜测中的C特种小分队原来只有一个人,不知做何感想。

“轰轰——”几声爆炸,手雷爆炸崩飞的草茎树枝夹杂着泥土喷上半空,再飞快落下,噼哩叭啦地砸在战士们的身上和头盔上,梆梆作响。

敌人的突然反击并没有影响马小宁,原本他的射击还只能连蒙带猜,这下子可好,敌人全跳出来了,他索性不再躲了,倚在一颗树后连续射击,两发子弹的短点射也增加到三至四发,虽然联军士兵努力地做着各种看起来别别扭扭的战术动作试图躲避马小宁的射击,但效果实在差强人意,每一次枪声响起。都能撂倒一个联军士兵。

距离马小宁十多米外的小土包后面,杨威的视线终于从一班长的身上挪开,他扯下背上的步枪瞄准了****在山坡上的敌人扣动扳机,一连串子弹打出去,松口剧烈地跳动。

等杨威的眼睛从准星上挪开才发现他瞄准的目标没被打中,倒是错有错着,目标身后更高一点的山坡上另外一个联军倒霉蛋被偏离目标的子弹一枪撂倒。

但就在杨威借助热像仪击中目标的一瞬间,至少有另外三个联军士兵被马小宁击倒,这一次他的连续射击出现明显的断档,不过时间很短,最多不超过两秒的时间后,他出现在新的掩体之后,枪口内也重新吐出明艳的火舌。

敌人的反击和两个人共同射击似乎提醒了其它的战士,树林里立即响起来杂乱无章的射击声,杨威还能凭着运气蒙上一个敌人,但其他人并没有热像仪,枪口的火焰闪光在他们的视网膜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模糊的光斑,严重影响了瞄准效果,以至于十几个人的射击效果还比不上马小宁一个人来得更加有效!

但原本只向杨威和马小宁射击的敌军被突然出现的众多火力点分散了火力,这给了马小宁极好的机会,也为联军士兵敲响了最后的丧钟,

最后一名仍然站立的联军士兵被乱枪打倒,究竟是谁打出最重要的一颗子弹根本没法判断,众人刚想出来,马小宁却直接命令:“都别动!”无线电静默说的是?***嗽庥鲋埃衷谇苟枷炝耍尴叩缇膊痪惨丫皇裁匆庖辶耍业ケ缣ǖ墓β视邢蓿闷鹄疵荒敲炊嘞拗啤?br />

包括杨威在内的十二个人马上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再动。

“弹匣!”马小宁又说了一句。

如果他不是打光了身上所有的子弹,最后的敌人肯定轮不到大家乱枪打死。

预备役装备的是老式子弹袋,就是那种围在胸前的帆布袋,这种子弹袋只能装四个弹匣,加上枪里的一个,他的所有弹匣都打空了。

另外在弹匣袋的左右两侧还有两个方形的小包,每个小包里都装着一包没打开的牛皮纸包,每个包里包着二十五发备用的7.62毫米子弹,可两边正打得不可开交,哪有时间往弹匣里压子弹?

后面的战士们根本连一个弹匣都没打完,当即就有三个人递上了自己的弹匣,其中一个就是杨威。

马小宁毫不客气地一把将杨威按倒,与此同时一脚一个把另个两个战士踹倒在地:“站起来找死么!”他从杨威手里扯过弹匣卡在自己的枪上,重新瞄准了山坡上的敌军尸体,挨着个的补枪。

“这是战场,别让电影骗了,不想把命扔在这儿,就老老实实的听话!”如果没有单兵电台,班里的战士们绝对听不到一班长的话!

预备役部队使用的单兵电台并不是制式装备,与其说是电台还不如说是临时拼凑出来应急的东西,更像是某些三流小厂出的儿童玩具。

这种电台在短距离内通讯没有问题,但通讯距离极其有限,超过一百五十米就休想再收到任何信号,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人用它和山那边的部队联系的原因所在——即使没超出通讯距离,中间隔着一道山梁也休想收到任何讯号。

没有人敢反驳马小宁的话。

马小宁补完了枪又照着山坡上崩了两颗枪榴弹才稍微松了口气,山那一边的枪声越来越密集,没时间再等下去了。

“有人受伤没有?”

没人说话,马小宁两手端枪弓身向前:“跟着我!拉开距离绕着尸体走!”他一马当先冲向山坡,杨威紧随其后。

电影电视里常常有重伤的士兵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的镜头,这绝不是导演的编纂!而且电影里的敌人总是胆小而懦弱,可实际上不管是哪个国家的军队都有自己的骄傲,军人就是军人,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军队,甚至是反正府武装都有视死如归的战士,仅靠月学根本无法判断山坡上的敌人是不是死透了,如果不是山那边的战士激烈,马小宁甘愿从山顶爬过去也不会冒险走山口的路。

十几个人拉成了一排,走在队伍最后的副班长突然发现前面只有十一个人,加上他一共才十一个!

“等等,报数!”

“一、二、三、四……十一!”

“十二!”从排着的马小宁开始向后,副班长报出最后一个数,缺一个!

“人呢!”马小宁的眼睛顿时就红了。

“在那儿!”杨威的热像仪立即发现了树丛里的一个白色影子,可这个影子的颜色比起其它人淡了许多,灰暗的白色更像是活死人……

————分割————

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我知道自己的书其实有很多的漏洞,任何人的书仔细推敲都不可能一点漏洞都找不到吧?我会按着自己的想法把书写下去,喜欢看的朋友当然要举双手欢迎,如果实在觉得我的书让您难以忍受,那么完全也可以不看,但是发贴发泄不满完全没有必要——这里并不是指书友们提出的善意的意见!

请一直支持我的书友继续支持我,最后,求个推荐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