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五十 和平的代价

二百五十 和平的代价

柏宫。

林迪总统一声令下。在柏宫地下室待命的影子军官立即出现在总统办公室前,他样貌英挺,目光锐利,笔挺的军装一如往日的整洁,手里如同往常一样拎着那只黑色的密码箱,他向林迪总统敬了一个军礼,一句话也没说。

他是U国总统的影子,即使总统在外交访问中没带夫人,却绝不是漏了这位跟在总统身后,如影随行的影子!

每当离开柏宫,影子就会受到和总统一般无二的严密保护,但他并不轻松。因为他手中的这只皮箱关系着一个核大国的安危,里面的文件是各国间谍、恐怖分子觊觎的目标。虽说周围有严密的保护,但是企图窃取机密的人往往是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人,所以,这位军官要时刻保持神经高度紧张,以保证皮箱的安全,必要时甚至要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影子军官的心里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平静,什么情况下才能用到这只黑箱子?

“打开它!”林迪总统命令道。

军官毫不犹豫地从上下两面分别解开锁扣,如同千百次演练过的那样迅速打开箱子,将黑色的小册子拿了出来。

林迪总统一摆手:“用不着它。我不是要打核战争!+无+错+小说+.+Q+<”黑色的手册内容是多达四种力度不同的核报复方案,另外还有全国各地的秘密基地位置等等内容。

影子军官的动作明显地迟疑了,他看了看屋子里的老杰克还有格林顾问,喉头“咕嘟”一声咽下一口唾沫。

林迪总统直接站起来拿出箱子里的认证卡,如果没有这张卡片,U国总统发出的任何进攻命令都无效。

“格林先生,我需要的数据都计算好了吗?”林迪的手微微地颤动着,谁也没有想到又能想得到第一次使用黑箱子,竟然是往自己的领海扔核弹!

“再给我们小伙子们几分钟,总统阁下。”格林手拄着下巴眉头紧皱,紧张地注视着面前的电脑上飞快跳动的数字。

U国境内数在大型计算机完全放弃了原本的任何,集中计算发射数据,无数的符号和公式被套用在程序里,一连串长长的数字慢慢显现在屏幕上……

“噢ys!”科学顾问格林猛地跳了起来,指着屏幕上数段长长的数字说,“出来了,爆炸坐标!”

林迪总统却没格林这样乐观,他看看倒计时说:“还有时间,立刻让所有人重新检查一次数据,重新计算一遍!”林迪总统在学术方面没什么成就,除了加减乘除外就再不使用更复杂的数学知识,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敏锐——前苏联的载人飞船就是因为点错一个小数点才坠毁,如果发射数据出了错,林迪总统不敢想像最终会是什么结果。

很快坐标数据再次计算完成,林迪总统的脸色总算能缓和一点,手指间夹着认证卡下达了核攻击指令。

十一分二十六秒后,得到命令的战略导弹从U国的各处秘密基地发射。导弹飞快地从天空中掠过,人们只听到一阵阵从高空传来的呼啸声,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这样的声音。

逼迫U国本土的海啸已经与大陆架接触,浪头慢慢地高涨,几艘没来得及返回母港的潜艇被巨大的应力扭曲压迫,最终变做一块巨大的铁块沉入海底,几十亿的资金毁于一旦。

当海岸线上的海水褪去,几十米高的浪墙即将登陆之际,飞行的导弹也到达了目标,刺眼的光芒一闪,接着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横扫海面上的一切,高温形成的水蒸气层层上升,化做巨大的蘑菇云……许多没来得及撤离家园的U国人被突如其来的核爆烧穿了眼睛,放射性伤害更是永久性的损害了他们的身体,查更多的人被保全了下来!

核武器的威力显而易见,爆炸就像一把无形的巨剪,将原本的浪墙强行打开一道缺口,浪墙从两边扑上陆地,水下的力量重新冒出来,将浪墙推上了U国西海岸。

虽然浪墙仍然存在,但国为核爆的影响。威力已经减退了许多,几米高的浪头不再有毁开灭地的力量,但马路上的汽车还有数栋不那么结实的楼宇被大潮冲毁,没有进入楼中的慌乱行人也被海水卷进漩涡——虽然政府部门发布了紧急警报,要求民众尽量向地势高的地方躲避,但这个时候还有几个人有时间听广播?

通过卫星图像看到这一切的林迪总统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向影子军官挥了挥手,表情一直不曾变过的影子军官沉默地合上黑色手提箱,一语不发地离开了总统办公室。

从始至终,这名训练有素的军官都没说一个字,表情如同万年寒冰一般钢硬。

总统沉默了半晌才开口说:“全力救援灾区……杰克老伙计,和C国接触吧,我们以谈判解决问题。”

“什么?老杰克瞪大了眼睛,顾不得总统的身份一把摸在他的脑门儿上……也不热啊,没发烧!

“总统阁下,C国对我们造成的损失如此巨大,怎么能说谈判就谈判……”老杰克难以置信地看着林迪,仿佛第一天认识他一样。

林迪总统淡淡地笑了:“那你说怎么办?发动一场核大国之间的全面对抗吗?不要幼稚了,我们都是核大国,我们有实力毁灭世界,但他们有胆量毁灭世界!”林迪不收自主地想到了前苏联,他们曾经计划建造过十亿吨级的原子武器,爆炸后的威力,将在整个地球的海面上掀起高达千米的巨*!

老杰克沉默了,他明白总统说的是事实,但是这样和谈又如何能甘心?

“还有!”林迪总统有气无力地说:“从所有的迹象上来看这次小行星的****都与C国有着千丝万缕地联系,但所有的一切都是推断出来的,你拿得出有力的证据来吗?他们这是报复,赤裸的报复!”

老杰克沉默了。他是情报局的头子,不管什么情报都会经过他的手,C国最早爆发的感染是怎么回事,他比林迪还要熟悉来龙去脉,但他还是说:“我们需要什么确切的证据吗?”

“不需要吗?”林迪反问,“我们一共只有十个航母战斗群,现在只剩下了三个,你明白不明白,潮水已经将我们与C国的海军实力拉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你让我用什么和他们打?直接毁灭世界吗?我还没那么疯狂!”

林迪不由地暗暗后悔,怎么会搞成这样?两次世界大战都没能打到U国本土,这回倒好,还没开战整个西海岸就陷入一片汪洋……

他的连任梦想已经随着那一波*冲上海滩的潮水消褪既然如此,莫不如做一点有用的事吧。

林迪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已经大彻大悟。

这一次“突如其来”的灾难为环太平洋地区的各个国家带来了伤筋动骨的灾祸,祸及半个地球!

半个倭国化作泽国,半数国民消失在海浪之中,所幸因为与C国的对峙,大部分海军力量布置在C国一侧,未遭灭顶之灾。

同样是因为倭国的阻挡,越过倭国冲向毛子国及C国部分地区的海啸未能完成冲滩目标。

二十几个环太平洋岛国超过一半彻底淹没在历史的风尘之中,另外一半也元气大伤,各国政府处于完全瘫痪状态,就连原本维持秩序的军警甚至也加入了抢劫等犯罪的行列之中,形势完全失控。

海啸留下的人类和其它动物的尸体在高温下迅速腐烂。无人清理的死尸迅速演变成瘟疫,这可不像感染区中的吞噬病毒,感染了数手指头的工夫就没救了。

各种传染病层出不穷,从前最喜欢管闲事的U国现在自顾且不暇,只能任由瘟疫的传播——他们切断了和这些岛国所有的联系,并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派出军舰,凡是试图逃离岛上的原住民船只都会遭到无情的击沉。

可以说整个环太平洋岛屿群已经进入了真空状态,在为权力的真空和海啸并没有波及环太平洋以外的国家,老牌的殖民国家里想接管这些岛屿的国家也大有人在,就是没人敢真的动上一动。

C国的损失同样惨重,虽然相对于U国的损失来说只算小巫见大巫。但几十年的发展成果毁于一旦,还是让许多人的心里惆怅莫名,不过存人失地,地迟早要拿回来,存地失人却是人地两失。

北方的毛子国态度再次转变,一个敢于毁灭世界的国家是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但同样他们找不到任何与之相关的证据。

这是一次由人类自己创造的波及范围最广、伤亡人数最多、影响最为深远的灾难。死亡人数远远超过两次世界大战之和!

在巨大的灾难面前,人类的脆弱尽显无疑!有评论说:我们可以很容易的将所有的大陆和岛屿化做充满了放射尘的不毛之地,我们可以很轻易地将大海变成了死海,但从此以后,若想重新令地球恢复生机,却是千难万难。

虽然海啸并没有波及另外半个地球,但这些国家同样遭受了轻重不同的损失,撞击的巨大能量让许多国家震感强烈,但持续时间极短,仅仅造成无数玻璃破碎和数例跌伤。但小行星撞击产生的灾难性后果远远不止于此,撞击引起的气候问题将在未来多年内影响到全球各地。

有专家称,如果此次撞击不是发生在大洋,而是撞击到大陆,那么将是另一次恐龙灭绝一样的全球性灾难。

事后,C国与之相关的计划知****员超过一半精神崩溃,剩下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多半出现精神恍忽、注意力难以集中等各种心理问题……超过数亿人的生命压在他们的头顶,似乎只剩下宁伟和另外两个高层人员还会出现在民众面前,但不久之后宁伟便辞去总参谋长职务,退休在家,据传每当半夜时分,他的房里常常传出惊恐万状的惊叫——他不愧对国家民族,却愧于无辜的死难者。

其他与计划相关的人员从此再也没能出现在家人的面前,是被软禁亦或其它不得而知,但每个人的家庭都受到国家的特别抚恤。

几天后,成功躲避了陨石冲击的C国战略导弹核潜艇返回母港——这里受到倭国的阻挡,没受到冲击影响,但派出的潜艇中有一半多沉没在大洋之中。

U国释放的核弹污染了海洋,整个海岸线均发现不同程度的放射性物质,U国所有的防化部队全部开赴灾区搜寻放射物,U国派驻外国的军事基地撤消了十之八九。一超多强的时代化做曾经的历史。

海啸平息两天后,C、U两国高层,包括其它几个核大国一起坐下来进行谈判,紧张的军事对峙完全结束,U国剩下的四支航母战斗群全部撤回本土(其中一只是刚刚建成还没形成战斗力的舰队)

与会成员包括了所有国家的代表团,但前期侵略C国的南海六国却只剩下唯一的一个国家派代表团——其余五个国家全部在海啸中亡国。

会议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就一系列问题达成一致,包括公开所有关于吞噬病毒的文件资料,支持各国新建血清生产基地,集中各国科研力量完成疫苗的研制等等。

C国没有公布特效药的存在,虽然实验表明只要注射后合理照看感染者,就能让感染者挺过十几天的感染期,令感染者自身产生抗体,但特效药的配方是和吞噬病毒的消息一起送回C国情报部门——最后U国拿出了特效药配方,他们研究吞噬病毒的时间最久,也最有发言权。

特效药的制作远远没有血清那么复杂,完全可以大规模应用。

不过特效药并不是百分之百有效,药剂的用量对不同人种来说更是有着极大的差别,至于能不能撞上好运道就只能看运气了。

另外许多贫困地区根本不具备合格的看护条件,即使用上了特效药,也只能像白旭当初那样硬挺过十几天的时间。

归根结底,病毒这种从人类开始进化时起就一直贯穿人类历史的微生物,还是要靠人类本身进化出来的免疫力才能征服……

三个月后,一切走上正轨,冬天的过去让春天的脚步走向北方,这也让南方地区的感染区再次有机会向北方传播,每人一支的一次性特效药注射器早就发到了所有人手中,将全国的人口集中在北方已经是勉为其难,C国再也没有能力在北方的国土上安置更多的人口。

杨威已经熟悉了自己的职责,每日里和牲畜打交道,因为生产的半公开化,他重新和自己的家人联系上了,每个月,他都会把自己的工资连带特殊津贴一齐寄回家里——暂时还只能通过信件的方式与外界联系,每一封来信和去信都要经过专人检查,确保没有泄密才能从另外的地址发出去。

C国的物价涨得虽然比国外差得多,但同样不容忽视,在部队里有吃有喝,一切都有国家供应,家里面比他更需要这些钱。

据任菲的来信说,许多当初和杨威一起动员离开的部队已经陆续回到家乡,重新解散人员,杨威没和家里联系上之前,杨父杨母每日里都要跑去看儿子回没回来……可怜天下父母心。

杨父的来信中说任菲的肚子已经明显地鼓了起来,希望儿子能尽快赶回家里完婚——这里指的是登记,因为就在几天前,任菲满二十周岁了,杨父不想孩子出生时竟然法律上的“私生子”。

杨威当即打了结婚的报告——这是一项很奇怪的规定,军人结婚必须经过组织审批,否则不予登记。

可直到一个月之后报告也没能批下来,再后来,他突然间被通知,厂长找他,代表组织谈话!

私下里杨威找张洁打听过,得到的消息是任菲的身份有问题,负有诈骗前科,但因为苦主已经在动乱的几个月中消失,很有可能还是在A市时被感染,因此不予追究。

所谓的组织谈话只能算是个过场,意为这里是高度保密单位,不允许有丝毫的错漏,因此杨威不适合再留下来。

杨威原本也没有在军队里建功立业的意思,仅仅半年不到的时间,他已经知道军队里远远不像他想像的那么热血和理想化,当天杨威就收拾好行李离开了。

五天后,风尘朴朴的杨威回到了阔别数月的家乡……

杨威只是个小人物,从感染区开始,就一直为自己的生存而努力,他从来不是时代的宠儿,过去不是将来也不是,他只是时代的浪花中一朵毫不起眼的水滴,随波逐流的水滴,即使落入水中也只能融入其中,激不起一朵浪花。

许多他认识的人牺牲了,更多的还是他不认识的人。

刘磊:杨威的知己好友,在感染爆发的混乱中侥幸逃生,后被海军征召,一年后找到杨威家乡,兄弟相见感慨万千。

邓研:杨威在感染区碰到的第一个普通人,没能救回被感染的弟弟的年轻女孩,脱离感染区后努力寻找自己的父母,但未果,后致力于失散亲人的团聚工作。

白旭、秦祥:一个铁血军人一个高傲博士,因工作关系经常打交道,日久生情,谁都没能料到最火爆强势的白旭会和眼高于顶的秦祥走到了一起。

杨海鹰:带侄子侄女找到哥哥后一同撤离南方,几年后形势稳定重回故乡开了一家武馆,曾找到杨威的家乡。

萧宇:某部班长,提干后留在军队,几十年后成为新的南方军区司令员。

蒋平:某部战士,机枪手,退疫后回家务农,他的家乡与杨威的家乡只有两百公里,但互相之间都不知道,二人终身未能再次相见。

江帆(虎牙):退疫后凭家中的关系进入影视圈,为多部军事题材影视剧做军事顾问。

苏强:离开部队后开了一家饭店,自己当了小老板,几年后饭店的生意和他的身材一样发了福。

白柳:原六号基地后勤部门干事,抛下杨威离开后闯入C市,为C市武装势力所俘,后爬上该势力中层职务,C市武装力量分裂后带领人马与五国联军迎面遭遇,重伤不治,高位截瘫。

张洁:一直工作于血清生产第一线,几年后血清生产靠一段落,退疫后结婚生子,她的家人,包括她的丈夫在内都不知道她曾经在死亡线上挣扎回来。

赵杰:少将军长,牺牲于八月二十三日,感染爆发第二十八天,六号基地。

钱得宝:着名学者,牺牲于八月二十三日,感染爆发第二十八天,南方大学四级实验室。

刘帅:萧宇班成员之一,于B市被抓伤后返回基地治疗,于八月二十三日,感染爆发第二十八天被病毒感染,六号基地。

于雷:原萧宇班副班长,与刘帅同天同地点被病毒感染。

薛宝国(大眼):参加围歼五国联军的战疫,与溃散的敌军相遇,被敌人的狙击手击中,埋骨沙场。

季川:于八月二十四日车祸死亡,疑为敌国间谍所为(假死)

……

回到家乡的杨威重新回到警察局工作,他与任菲补办了登记手续,六个月后,任菲生下一对龙凤胎。

全书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