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 十七 冒险

十七冒险

日头渐渐升上正空,天气越地闷热,活死人遵循着本能的指引,各自寻了个阴凉的地方躲避。

杨威把卫星电话绑在背包最上面,露出太阳能电池板,这样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都能为电话充电。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街上的活死人已经寥寥无几,是该行动的时候了。他放下背包居高临下地观察——大街上的路面被炙热的阳光晒得起了皮,到处是晒软的沥青,黑乎乎地一片接着一片;绿化带上的花草树木已经两天没浇过水,一个劲地打蔫;只一小会,院子里一扇车窗反射的阳光就刺得他的眼睛了花。

杨威退后几步揉揉眼睛,这么远,眼神再好也一样看不清楚……忽然他想起装备库里好像还有望远镜!

胖子慢腾腾地挪到了库房,特意挑了件小号的望远镜,又慢腾腾地挪了回来!

天太热,他不敢走得快了,不然的话用不了几步就是一身的透汗,一没衣服换二没地方洗衣澡,用不了几天人就会变得又酸又臭,要是再热出点病才,就彻底歇菜了。

胖子把望远镜挂在脖子上,端着望远镜靠在三楼的窗前,仔细地观察附近的情况,特别注意街边的市。

警察局的附近是大片的居民区,这条街正位于两个大型居民区的中间,街道的左右两边到处是大大小小的各种店面。从这个角度能看见的市他都用望远镜看了个清楚,市里挤挤擦擦的活死人鬼影层层,看来想找个安全的市补充呼的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倒是街上冷冷清清的!

“真是一对奇怪的矛盾!”杨威放下胳膊,自言自语地说。

晚上活死人倒是都离开商店,可市里的活死人少了,街上乱转的活死人却比白天多了几十上百倍,密集的活死人布满了每一条道路,根本就是寸步难行!想逃过无处不在的活死人细眼儿渔网一样的监视,偷偷潜入市绝对是个笑话!

白天街上活死人少店里多,晚上街让人多店里少!杨威头大如斗,怎么也想不出个两全的办法来。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杨威苦恼地挠挠搔痒的头皮,已经几天没洗的头上飘落了一片花白的头皮屑。

胖子带好一身的装备,顿时觉得身上一沉,好像直接长了五十斤肉!可背包里的东西已经精减再精减,剩下的他一样也舍不得扔,要不就是根本扔不得,只能咬着牙坚持下去。

必须找辆车,就算三轮车也行!炎热的高温和大量的负重使得杨威走几乎一步喘一步,照这么下去不等他走出城就得被压死!一定得解决代步工具问题!

特种兵背着大包小包的一个人跑林子里一呆就是一个多星期是怎么活下来的?胖子脑袋里冒出个巨大的问号。

还有那些远足的!他们还背着帐篷呢!

才下了三层楼,甚至还没出正门,杨威就开始觉得自己的腿在打飘!

坏了!胖子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妙!他的自重高,消耗的能量也大,这几天却吃不好睡不好,不管体力还是精神都处在一个低点,要是再这么坚持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颓然放下背包,胖子不甘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地喘着粗气,一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间租来的房子里。

怎么办?要么累死在这儿,要么,就得扔下不必要的东西轻装上路!

虽然他才走出几条街,可刚开始只有一根水管,现在腰后别着手枪,腰侧挂着烟雾弹和警棍,还得了件防弹的战术马夹,算得上鸟枪换炮,脱胎换骨了。

可同样是这些东西大大增加了他的负重!如果吃喝管够,这么点重量根本不在话下!偏偏他最缺的就是给养。

走廊里的苍蝇恼人地嗡嗡直叫,吵得胖子头昏眼花,根本想不出个办法来。时间不等人,中午最热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必须马上拿个主意。

杨威咬咬牙,拖着背包进出了正门,炎热的天气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他晒出了一身瀑布!他强打精神把背包拽进了传达室,翻出最后一包方便面就水吃了,这才觉得腿上有了点力气。

把自制的燃烧瓶和烟雾弹往身上好一通挂,拎着水管关好窗再锁上门,他决定先找点吃的回来再说——那串钥匙上正好也有传达室的钥匙。

警察局正门的伸缩门早就关上了,杨威用水管塞进伸缩门和墙面之间的空隙里,没费多大劲就撬开一道能容他通过的空隙,侧身挤出门外,胖子打醒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疲劳的情况下人的注意力也会受到影响难以集中,他必须强迫自己鼓起精神。

炎热的天气是对杨威最大的考验,他不知道自己的体力还能支撑到什么时候,只得瞄准了最近的一间市,小心地摸了过去。

沿途捅翻两只活死人,杨威悄悄地藏到了市门前的树后,神情鬼祟地向里张望。

这是一间中型市,市门前还停着一辆卸了一半的送货车,不过全是日用品没有吃的;往里面看,市的空间不小,但大量的活死人把所有空隙全都堵死,根本没办法找出一条出入的通路。而且杨威注意到里面的活死人就算密集到摩肩接踵的程度,却还坚持四处乱晃,一刻也不见停歇。

不过一打眼的功夫,杨威就数出了二十几只活死人,这还只是刚进门的位置上那一丁点儿。

直接往里冲?那是找死,但怎么才能安全的进再安全的出来?想办法把它们撵出去?杨威摸了摸身上dIy的莫洛托夫鸡尾酒,实在拿不定主意。

这么热的天气,一旦起火就很难扑灭,他可不敢保证扔出去的酒精瓶一定烧不着易燃易爆品。

再说现在的社会秩序已经没了,哪叫消防队去?他没有时间多做考虑,必须尽快做出决定。

胖子狠了狠心,摸出颗酒精小瓶来把橡胶盖抠开,倒出一点点酒精浸湿了缠在瓶口上的纱布,打着了打火机往上一凑,点着了纱布狠命地甩了出去。

小瓶带着青蓝色的火苗,准准地飞进了市,小瓶“叭”地一声脆响摔在地上,一篷火焰忽地燃烧起来,一下子点着了三只活死人。

遭殃的活死人混然不觉,仍然缓缓地乱逛,火焰从活死人的脚下开始燃烧,慢慢地向上窜,没多一会这三只活死人就烧成了三只人形的蜡烛头。

可除了它们三个,其它活死人像得了什么警告一般,不约而同地避开了地面燃烧的火焰,形成了大约六七米方圆的空地!而且它们还知道离那三个点着的倒霉鬼远远地,没能再引燃任何一个活死人!

看到三个活死人带着一身的火焰乱跑,杨威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这要是让它们点着了市,一把大火还不把这一片烧成白地?

还好,一个活死人直接倒在了什么都没有的地面慢慢地烧着,另一个一头栽进了水果柜台,压烂一堆西瓜,西瓜汁浇浸灭了大部分火焰,活死人抽抽着,只剩下背上一点火苗还烧着;最后一个更直接,似乎觉得外面的阳光下更凉快些,直接从市里冲了出来,晃晃荡荡地一头撞在垃圾筒上,就翻倒在离杨威不远东地的草丛里滋滋地烧着,出令人作呕的臭味儿。

门里的火焰慢慢的熄灭了,市里大群的活死人也恢复了“秩序”。门外的杨威直咧嘴,太丧气了,这效果也实在太差了吧?照这么看,十几个小瓶最多烧掉四五十只活死人,还不到市里所有活死人的零头!

点个火把冲进去?还是扔颗烟雾弹,再溜进去放上两枪?

杨威头重脚轻,一筹莫展。

时间不等人,不能再拖了!杨威定了定神,把所有的燃烧瓶都拿了出来。

你不是躲着火么?我就用火一步步跳进去!

胖子挨着个的把燃烧瓶口的纱布沾上酒精,抱在怀里猫着腰接近市门,点着了一个直接扔在门里五米左右的位置。

这次杨威选了一个空档,根本没点着任何一只活死人,火一烧起来,活死人就像得了命令一样,宁可挤一点也不靠近火焰。

胖子趁机窜过去,用水管放倒了挡路的活死人,站到了那一小堆火焰边上。

杨威心惊肉跳地等在那里,却现活死人躲开了火焰,对自己视而不见!难道火焰干扰了活死人的视觉?它们看不清温度高的东西?

杨威不是个喜欢冒险的人,可若不取得足够的食物,说不定明天他就再也爬不起来了,在生存和冒险之间,他选择了前者。

小瓶里的酒精有限,根本烧不了多久,杨威赶紧点着另一只燃烧瓶,看准个机会扔到十米之外,这次又点着了两只活死人,但同样成功地在活死人堆里造成了又一处六七米大的空档。

他不敢怠慢,连忙跑了过去。等扔出第四只小瓶的时候他已经身在层层的活死人包围之中,杨威心里不由地为之一寒!这要是这点燃烧瓶用完了,还不得被活死人分尸?

一转头看到了市里买东西时用的手推车,胖子一把拉过一辆,把剩下的**个小瓶全扔在了车里,然后用另一只手再扯过一辆来左右找了找酒类产品的货架标签,点着了个小瓶就往那边扔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