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 三十二 回头

“怎么?怎么?怎……”任菲眼睛睁得大大地,抓着已经打绺的披肩长,喃喃地说不出句囫囵话来。

国家早已实行火化多年,别说乱葬岗,普能人最多只能在葬礼上看一眼尸体罢了,可现在展现她眼前的却是这样一副景象,怎么能让她不失神?

任菲毕竟是个女人。

杨威了会呆,清醒过来口干舌燥地咽了咽口水,追悔莫及地说:“早知道堵这么厉害,还不如直接从上面走。”这段路上车塞成了山,两边的路段肯定没有这么严重,很可能畅通无阻。

任菲没答话,杨威诧异地看她一恨,这才现她还傻呆呆地念叨个没完,赶紧捅了捅她的胳膊:“喂,喂你没事吧?”

胖子心里寒,心脏咚咚地打起了鼓:她千万可别因为刺激太重吓得傻了?如果她精神失常,就必须把她留给活死人,谁能带个精神病上路?

杨威暗暗地告诫自己,看任菲没多大反应,心里顿时一惊,使劲晃了晃她的肩膀:“你没事吧?”

任菲愣愣地转过头来,微微摇了摇头。她的两眼眨也不眨,睁得大大地找不到焦距。

杨威精神一松,差点喊妈,挪挪屁股拉过任菲的肩膀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背安慰:“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有反应就有救,最多算是刺激不小,可还不到精神崩溃的地步。

这也太吓了,刚上路就折了人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从不迷信的杨威竟然忍不住捡起了封建糟粕。

任菲狠狠一把掐在胖子多肉的胳膊上:“死胖子又占老娘的便宜,我就是吓呆了,能有个屁事!”

“啊!”杨威触电一般赶紧放开任菲,甩开她钳子一样的指尖,哀叫着苦了脸:电视里不都是这么安慰女人的么?怎么换到他的身上不光没有效果还挨了记狠的,咋就差这么多?瞅瞅她如玉般的小手起伏的胸脯,一门儿心思琢磨她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任菲确实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可她还没脆弱到差点崩溃的地步,胖子叫她的时候她就已经回了神,后面的表演其实是看胖子的样子不怀好意,刻意试探试探。

杨威若知道她的想法不知道得有多冤——他那时正想着抛弃一个精神病,眼神闪烁什么的难道不正常么?算他活该被误会。

掐了胖子一把任菲的气却没消,插着腰瞪着杨威。

杨威转过头去不看她,凉凉地说:“诶,你说平时天上什么都看不见,出事之后哪来这么多乌鸦?”

他根本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不对,换作是任菲,也不可能带上个疯的胖子,所以一点也不愧疚,神色自若地装着什么也没生。

任菲为之气结,这胖子脸皮还真是不薄!见杨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她懒得再计较,抱着胳膊倚进坐位:“现在怎么办?退回去?”

她表面上平静,心里可开了锅,刚见到这个胖子的时候看他挺单纯个人,没想到也和其他男人一样下作,见了漂亮女人就一肚子乱七八糟的心思……不趁人之危的男人绝种了吧!

想到今后还不知道得和胖子在一起呆多久,她的警惕性就提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得多。

“不退回去怎么办?”杨威左右看看,连人行道都堵了个严实,“这儿堆了这么多车,北边说不定是通的,实在不行就从人行道上开过去。”

杨威说的是他从租的房子出来的方向,那儿足够这台车开过去。

“好吧,再听你一次,如果再找不到路,我就按自己的想法开。”任菲头一甩,启动了车子。

杨威偷偷地笑,不知道她几天没洗头了,长硬得像猪鬃,还想甩个飘逸?想到这儿不由自主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前几天痒得出奇的头皮可能是适应了脏乱的环境,现在竟然不怎么痒了,可他这一挠,头皮屑却越地多了,白雪一样乱飘。

任菲瞄了他一眼,暗暗恶心不已。挂倒档挑了车头,向原路开回去。

杨威探身取了两瓶矿泉水,扭开了盖递给任菲:“补充点水分吧。”

任菲瞧瞧他的手,就是刚才挠头那只!嘴角不由地抽了抽:“你喝吧,我不渴。”一打方向盘,拐回了出来时的那趟街。

杨威眼睛看着前面,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劝任菲说:“渴是你的身体已经缺水的信号,现在的天气热,身体需要的水分多,等渴了再喝就晚了,应该趁没渴及时补充。”说着又把手往前递了递。

任菲瘪瘪嘴儿,找不出什么理由拒绝,特别是她确实渴了,看他拿的位置靠下,伸出两个手指捏了瓶嘴接过来,凑到嘴边灌了两口,给杨威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谢谢。”

“不用客气。”杨威又从她手里接回瓶子盖上,随手放在车窗下。

任菲本来还当胖子要和她喝同一瓶水,心里那个讨厌就别提了,幸好胖子没那么下作,她强迫自己别去想他的两只脏手,一门儿心思开车。

杨威拧开了给自己拿的水,一口气灌了半瓶下肚。

任菲斜他一眼说:“你就这么能吃能喝的,想不胖也难。”

“得了吧你,你想胖还胖不起来呢。“杨威其实也只能算稍胖,身上的肥肉不太厚,只不过脸圆滚滚的,让你一眼看到他就觉得很胖。

特别是最近这些天他刻意控制饮食量,少说也掉了七八斤称。

任菲了然地笑笑,也不戳穿胖子酸溜溜的语气。

越野车再转一回弯,再次接近主干道,慢慢地停下了。

这边果然没那么夸张,可路上撞在一起的车还是不少,特别是路口塞成一窝,根本别想从这儿穿过去。

杨威扭头看看北面,撞得七零八碎的车绵延向北看不到头,可像那个小山一样的情景却没再出现。他翻出地图好一顿研究,冲任菲驽了驽嘴:“人行道没堵,开上去吧,找个空开到对面去。那边小道多。”

任菲看了他一眼:“但愿你是对的。”说完开车蹿上了人行道。

————分割————

求诸位看书的朋友们慷慨收藏、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