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 四十二 入夜

天色渐暗,金色的夕阳伴着火红的火烧云,为天地间染上一层红纱。

杨威关上车窗,紧挨着两台抛锚在路上的大货车边停下,让货车高大的车体挡住警车,靠在方向盘上回忆记在脑袋里的地图,心头一丝茫然萦绕。

高公路走不通了,如果从其它几个方向的高路口出城,想转向北就得绕上几百公里,其中有一条甚至得绕道外省。

“你在想什么?“任菲重新躲回放倒地椅背,着枕在后座上,半条雪白的小腿悬在椅垫外。

“没事。”杨威也把椅背放了放,给自己更多的活动空间,他把背包拉过来,先解开上面的卫星电话,觉得高度差不多了,才抬起任菲的小腿,把背包垫在她的腿下。

背包垫的腿虽然并不舒服,可怎么也比直接悬在半空好多了。

“谢谢。”任菲轻轻地道了声谢,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堵得慌。

以前接近她的男人无不想尽了办法讨她的欢心,鲜花珠宝烛光晚餐可谓应有尽有,可她的心却从来都像一块冰一样寒冷,仿佛那个周旋在众多男人间的女人不是她,她只是个冷眼的旁观者。

但是为什么胖子这么个小小的动作,却能让她觉得感动,觉得心头暖暖的?难道这就是患难见真情?

呸呸呸,我才看不上个胖子!

任菲第一时间扑灭了心里不知道怎么烧起来的业火,可眼睛却忍不住仔细地上下打量杨威一番——狭窄的空间让胖子的动作很难展开,他缩着身子,小心地左右挪动,还得小心不让堆积的东西压到任菲。

杨威正探着身子把驾驶座后面的东西挪开,好把靠背放平,挪开的东西放在两人中间,慢慢地堆起小臂那样高。

杨威把最后半箱矿泉水搬到后坐中间,紧挨着任菲的头放好,奇怪的瞅了任菲一眼:“你怎么了?用那种眼神看我?”他推了推中间的一小堆东西,确定都放得牢靠了才放心地把椅背放下,现在他也有了一张狭窄但足够他躺下的“床”。

任菲猛然间回过神,脸蛋通红通红地垂了眼帘不敢看杨威,嘴里顾左右而言他:“咱们今天就在这儿过夜了吗?”从她的角度正好看到侧面那台车的半个车窗,一只活死人正趴在车窗上,两只爪子压着玻璃,几乎全白的眼球可劲地往警车里瞅。

“活死人!”任菲吓了一跳险些叫出来,幸亏她一直担心杨威扔下她,心里一直想着他的话,这才把到嘴边的尖叫又忍了下去——他要的是个不会添麻烦的同伴,而不是只会尖叫的废物!

杨威瞄也不瞄一眼,躺倒在椅子上,舒服地呻吟一声:“喔——我早就看见了,要不是有它在这儿,我还不选这台车呢。你别担心,它能出来的话早就出来了,再说活死人也挠不坏咱们的车,你当看不见就完了。”扭扭脖子,他觉得脑袋底下少点什么,控得厉害,伸手从矿泉水箱子里抽了两瓶水垫在脑袋底,权当枕头。

这回舒服多了,他又想起任菲刚才的问题,解释说:“怎么?难不成你还当咱们能找间宾馆什么的?”

任菲想想也对,可眼睛还是忍不住自己往活死人的方向转:“我才没那么想,但是就在这儿?你就不怕那群人追上来?”

“有什么可追的?他们要追早追了,还用等到现在?他们那点胆子,真有那个种的话还不早冲进市区收集物资了?用得着堵住高入口打劫?你别太高看他们。”杨威随口应付几句。

想想又补充说:“这个地方四面空旷,没有住宅小区也没有商业区,病毒的传染性再强,也不可能在没有人的情况下凭空变出活死人来。往前走就得用第二套方案,从普通公路向北开,你也知道沿路都是田地和村庄,那里楼房少,人要么就跑光了,要么就是全变了活死人,运气好活下来的肯定不多!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什么?”任菲的念头跟不上杨威的思维跳跃,不明白杨威的意思,但她还是看看天色估计说:“七点多吧。”

“准确点说是七点二十七分!”杨威冲她晃了晃刚开机的手机,又把电话关机收好,“用不了多长时间天就黑了,能不开车灯么?晚上是活死人活动的高峰,别管是动机的噪音还是车灯都能把活死人吸引过来,到时候可不止那么一两只。”

他指了指货车车厢里仍然趴窗户的活死人:“今天就在这儿过夜,它多少能给咱们提供点掩护。”

任菲听得差点傻了眼,不过是停车睡一夜他也能想出这么多弯弯道道来?她一直以为自己算是挺聪明的人了,但和胖子一比,好像什么都比不上他!想想那些被她耍得团团直转的男人……怪不得都说恋爱里的男人女人都是傻瓜!

“要不是这地方空旷的话,四点咱们就应该停下,等到第二天十点之后再上路!”杨威接着补充,他是想趁这个机会把所有应该了解的常识全教给任菲,免得她以后再问出这样幼稚的问题,“明天应该把车里的东西好好归置归置,省得占地方。”

嗯?任菲一愣:“你想怎么归置?”她觉得装车的时候摆放得很合理,空间利用得挺好的,归置个什么劲?

“我想倒出点空间来把后坐也放倒,到时候就不用这么难受了!”杨威晃了晃垂在椅垫外的小腿,他可比任菲高得多,小腿完全悬空,有心放到方向盘上,又觉得鞋底太脏,脱鞋?天这么热,多少天没洗脚了?脱得下来么?

任菲噗嗤一声笑了,刚说他聪明他就犯了傻劲:“前座能放倒不假,我还没听说过后座也能放倒的!你可真行。”

“咋地?后座不能放?”杨威呆了呆,“那以后不得天天这么半躺半挂的?”

“应该是吧,我觉得咱们应该想办法弄一台外国人的那种房车,就是车后面拖个房子,里面有床有桌,还有厨房浴室的那种。”任菲转了半个身,侧躺着面向杨威的方向,双手合什垫在脸和柔软的枕头中间,幻想着胖子脸上的呆像。

“要不把背包给你?”她的目光仿佛透过隔在两人中间的障碍。

“用不着!”杨威的声音闷闷地,好像是用什么捂盖了脸。

任菲偷笑,胖子这是郁闷了?视线稍稍向下挪,正好看到杨威鼓起的肚子……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个角度看,他肥肥的肚子好像也没那么大了!

一个肚子像怀孕四五个月的男人?任菲胡乱地琢磨着,却一分心思也没分到那个离她直线距离不过五米的活死人身上。

车外完全暗下来,身上的伤患加上一天的紧张让任菲损失了太多的体力,没多一会她就沉沉地睡着了。

杨威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抱着脑袋,斜眼看着窗上忽隐忽现的星星,心思不由地飞到了感染区之外,飞到了父母身边。

a市的北方没有封锁的迹象,就等于说在到达B市之前很难碰到封锁!

像电影里一样造一道墙全面封锁感染区根本不现实,现代人太过依赖于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国家只要派出大量人手封锁主干与分支的所有道路,就能从交通上把感染区分隔开,至少这样做可以把绝大多数妄图从疫区逃离的幸存者截住!

但现在的城市都是大规模展的产物,除了四通八达的公路铁路外,根本没办法将所有的与外界接壤的地区全部隔离开!只要想想办法,他绝对有能力绕开封锁线,回到正常社会!

但人能绕过去,没有主动意识的活死人能不能无意间绕过去?眼下不是百多年前哪里都是城墙的时代了,只要一只活死人进入人类社会,势必引起社会的全面恐慌,到那时,社会秩序会不会直接崩溃?

再有,杨威吃不准自己幸存下来是因为体内的免疫力强,还是单纯地因为运气好挨过了感染高峰期!虽然他理智上倾向于后者,可万一不是呢?悄悄地潜回家容易,把病毒传染给家人怎么办?

还有国家的反应也让他摸不着头脑,出了这么大的事,不管是壮士断腕也好还是努力救援也好,早该有个方案了吧?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还没半点动静?

电影里别管是丧尸还是异型,一旦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国家机器都不得不用核弹摧毁一切……难道是国家了解疫区内的情况,知道还有大量的生还者?这样倒是说得通为什么军方没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可救援人员呢?救援人员早应该到了吧?

想到今天的遭遇,杨威就一阵恶寒,他的担心变成了现实,末日的来临导致的社会秩序崩溃助长了某些恶势力的野心。

与加长suV同样的事件每天都会在疫区生,生命在这个时候贱如草芥,同根同种的人类比活死人还要危险得多,唯一的好消息恐怕就是一直以来国家对枪械的严格管制,让那些无法无天的匪徒拿不到多少有威力的武器。

至少给手无寸铁的普通人留下了一线生机!

天空,一线黑云遮掩了星光。

————分割————

第一更三千,晚上还有一更,呵呵,应该在零点左右。请大家把票投给我吧——如果您喜欢本书的话。

&1t;ahref=p;gt;.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