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 四十四 再喷

眼前这个T字形路口的附近到处是低矮的平房和陈旧的小楼,丝毫看不出繁华和现代。远些的地方还能看到靠着外环路新建了不少高大的楼宇,没完工的墙面还是红砖的颜色,层层绿色的挂网兜住整栋楼,像给没盖完的楼宇穿了件不合身的衣服。

可能是因为这里平时就不繁华,从这个角度能看到的活死人很少,路口只堵了寥寥几辆车,附近的店面都是民宅改建的,门脸很小,不少货物都摆到了路边的人行道上,杨威通过望远镜能看到劳保店门外已经塌倒的案台上摆着不少老式迷彩军装和手套帽子一类的东西。

从农村走出来的胖子暗暗窃喜,这个小店一看就是专门为附近工地的工人开设的店面,里面卖的东西都是便宜但结实的衣服鞋子,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最有希望找出被褥的就是这家店了——劳保店虽然未必出售被褥,可总比旁边的家常菜馆靠谱多了。

杨威放下望远镜,看一眼沉睡的任菲,谨慎地开始计划行动步骤。

附近的活死人虽然不多,可有点动静怎么也能聚拢三五十只,门前的活死人好办,只要一个莫洛托夫鸡尾酒砸下去就能把小店的门封死,但店里有没有活死人呢?再用催泪弹轰一下子?

他想也不想地否决了这个想法,他手里的催泪弹虽然不少,但当不住坐吃山空,就算刻意到警察局去找,能不能还有那样的好运气很难说,想补充还不知道得猴年马月,不省着点用怎么成?

杨威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了沉重的断线钳上咬了咬牙,说不得只好再冒一次险。

他往身上挂了两颗催泪弹,准备万一的时刻应急,再带上两瓶当做燃烧弹的烈酒,最后拔了车钥匙,拎着大号的钳子,敞着战术马夹下了车。

按动车钥匙上的锁定键,越野车的车门“啪”地锁住了。

他拿钥匙不是为了防备任菲把车开走,而是为了预防附近可能隐藏的幸存者偷偷跑来抢车!

杨威下车归下车,却没像个亡命徒一样光着膀子就往上硬冲,谨慎地扫了眼附近的地形,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劳保店的位置靠边,周围的活死人不多,而且相对分散,胖子猫腰弓腿,小心地借着路中间停放的车体遮挡活死人的视线,掩护他的行迹。

其它方向的活死人看不见他,可劳保店门前的三只活死人却不然,现了杨威的活死人张牙舞爪地“扑”过来!

杨威暗笑,要是你丫的度再快几倍还差不多!他也不躲,就那么站在原地耐心等着,看活死人走得近了,他再往后躲一段距离,接着等!

活死人只是一门心思地想抓住这个会动的目标,哪里明白胖子的用意?不过三两回,劳保店门前的活死人就被他引出三十几米外,杨威觉得距离足够了,绕个圈甩开活死人,拖着钳子迈大步跑向店面。

如果活死人懂得什么叫愤怒,想必要为杨威的戏耍狂怒不已,可只剩下本能的活死人光知道转个身执着地追寻胖子的影子,哪明白自己走了弯路?

顺利调尸离店的杨威靠近店门前,临近的活死人也现了他,正一晃一晃地努力地向这边赶路,杨威抻头向劳保店里仔细瞅了几眼,没现有活死人!

胖子顿时心花怒放,把钳子的两只长把拉开往肩膀上一卡,空出两只手掏出烈酒。沿着店门前划了个半圆浇在地上,随手从倒塌的案台上拽了一条毛巾,将最后一点残酒倒上,点着了打火机火苗一燎,再把冒着蓝色火焰的毛巾往酒圈上一扔,半圆形的火焰防护层立即熊熊燃烧起来。

杨威这才放心地进了门,他先是一呆,接着就是一阵喜笑颜开。

这间店门脸不大,里面却不小,狭长的店铺里一面挂着形形色色的衣服,另一边竟然摆着日杂商品,烟酒粮茶!

杨威不知道门前的酒精能烧多久,他得抓紧时间,打眼一扫半墙的衣服心就凉了半截——现在是夏天,墙上的都是单衣!

靠,有总比没有好!杨威一眼瞄到柜台底下的彩条布袋子,抓起柜台里廉价的袜子裤衩就往里扔,还有胶鞋宽边帽,衣服也没忘了找两套。

他穿的这一身不管是内衣还是外套都有点不堪重负,不过这种时候哪有地方洗衣服?洗了也没地方晾,胖子和同龄的大多数男孩一样说不上多爱干净,但也无法忍受一直肮脏下去,正好趁此机会换换。

杨威的眼神无意中扫到柜台最底层,两个脏不拉几的军用水壶突然吸引了他的目光。

好东西!杨威喜不自禁,差点就笑出来,赶紧把水壶扔进袋子里,心说要是有个帐篷就更好了,看穿的拿得差不多了,望了望外面,酒精火焰防护圈还在,他的目光又转向了杂货。

小店里卖的都是劣质香烟,廉价小食品之类的东西,杨威看不上眼,不过一次性的打火机和口香糖却被他一网打尽,全装进袋子里。

抱着兜底的想法,他又扫了一遍货架,突然看到一样车里没有,却顶顶需要的东西——卫生纸!吃喝拉撒睡,哪一样也缺不了,这东西没有倒可以,但缺了真要命啊!接着他又看到卫星纸边上的几包卫生巾……他不需要这东西,烧市的时候哪里会拿?可现在车里有个需要的!

于是几包卫生巾又落进袋子里。

应该差不多了!杨威掂量掂量袋子的重量,探头看一眼门外,火焰已经减弱不少,看样子烧不上多长时间,火焰圈外起码十几只活死人正焦燥地团聚。

眼看前门是走不通了,不过这不是楼房,跳楼得付出巨大的代价,杨威拎着袋子就往后走,推开里间的门,一扇后窗赫然在目。

***!杨威一声低吼,欲哭无泪:这他妈谁明的防盗窗?认命地拎了袋子往回走,看着越来越弱的火势,摸摸兜儿,掏出打火机,认命地从柜台里抄起两瓶五十六度的红星二锅头,拧开盖子一口含在嘴里。

————分割————

今天卡得非常厉害,晚上不知道还能不能码出四千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