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 五十七 搏杀

枪栓拉回来就没顶回去,杨威一口气悲愤地憋在胸前,险些吐血:空舱挂机!枪里没子弹!

胖子不甘地目光上下左右扫了躺倒在雨水里的活死人几遍,却没现它身上有备用的弹匣。

有枪无弹,还不如烧火棍!他恨恨地将步枪掼在地上,塑料枪托底部的橡胶垫先着地,“吭”地一声将枪弹起来跳了跳,“叭”地倒在雨水里,溅起的水花灌进了敞开的枪膛,也浸湿了杨威的鞋。

杨威抹去脸上的雨水,后悔一时冲动用尽三子弹的同时,目光无意中落到了活死人腰间挂的军刀上。

难道……上刺刀肉搏?这个想法刚冒头就被他自己否决了。胖子还有自知之明,两个点着的活死人丝毫没人失去行动能力的迹象,他必须想办法干掉八个活死人才能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杨威的心里懊丧无比,为什么他找到的唯一一把手枪是六四而不是五四?为什么那三个弹匣不是六四的?为什么这把步枪里就没有子弹?都说天无绝人之路,可接下来的路在哪里?

耳中的雨声时远时近,活死人晃晃荡荡地越走越近,杨威打了个热力逼人的酒嗝,两朵晕红爬上脸颊。

杨威眼神直勾勾地瞪着摇摇晃晃的活死人,扯出只剩小半瓶的酒瓶,仰起脖子两口倒进嗓子眼儿!

拼吧拼吧,拼死拉倒!胖子越想越气,一股无名怒火猛然蹿上脑海,他猛地将胳膊一抡,空空的酒瓶“叭”地一声摔得稀碎。

劣质的酒精一下子把胖子的血气全引了出来!

俗话说酒壮英雄胆,胖子胆没多大,为了防备T病毒感染,他灌进肚子里的酒着实不少。现在酒劲涌上大脑,开始影响他的理智和判断力——最近几次被活死人逼得险象环生,他心底的怒火早就积聚了厚厚一层!

他的酒量比起任菲可差远了。

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他绝不能赤手空拳,摸摸肩膀,没找到那把不顺手的断线钳,再左右拍拍,还是没找到!

哪儿去了?他忘记了逼近的活死人,一心想找到个拿手的家伙,胖子的目光突然落在了雨水中的步枪上,嘿嘿地笑:“就是你了!”

吃力地弯腰,杨威右手攥住步枪的枪管,把这支冷冰冰的步枪拎起来,左右摇一摇抡上两下,却觉得弹匣多出一块有点碍事。

胖子军训时曾经打过八一式步枪,这把枪和八一式很像,但样子现代得多,他伸手按下弹匣后的卡榫卸下空空的弹匣,这下直多了。

最近的活死人离他已经不到五米了,杨威看着它那越来越近的丑脸,突然觉得胸中一口闷气不吐不快,胖子怒目圆睁,双手握紧枪管像打棒球一样举起步枪,运足一口气吐出开声:“来吧——”

一声怒吼,胖子不等活死人靠近,拖着步枪猛跑两步,枪托“咯啦咯啦”地在地面带起一溜水花……杨威直接面对活死人咬紧牙关一声闷吼,照着活死人伸长的胳膊猛地抡起步枪。

步枪划出一道虚影,枪托沾湿的水滴甩出一道扇面,“咔”地一声脆响,活死人的一条胳膊拐成两个折断的弓形,面向胖子的活死人被这股大力抡得转了半个身。

步枪去势已尽,杨威想也不想地从左向右再次抡起步枪,笨拙的活死人简单的意识里根本没有格挡这样的概念,坚固的枪托狠狠地砸在活死人的脖子上,活死人脖子一扭,“咔”地断了。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杨威满脸的肉几乎扭曲了,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倒活死人,活死人远比他想像的轻得多,被他一脚蹬出三米多远,胖子大步冲向下一个目标冲,嘴里不停地怒吼:“来呀,看咱们谁怕谁!让你们追老子,让你们挠老子,让你们阴魂不散,我让你们跟着我,我让你们不学好……”

吼声惊天动地,压住了哗哗的雨声,一串串水滴不断地扬起,骨断筋折的脆响连成一串,不断有活死人倒下,却没有一个活死人再爬起来。

越野车上,三声枪响震住了任菲,接着她的耳边不停地响彻杨威的怒吼,她赶紧爬起来跪在后座上伸长了脖子往后看:透过水线滚滚的后车窗,她的目光紧紧地粘在那个披着不合身的雨衣,在雨中怒吼着与活死人奋力搏杀的胖子,渐渐地视线模糊……不知是因为车窗上的雨水,还是眼里的泪珠。

遇到胖子之后,吃的是他找的,穿的是他抢的,就连越野车用的油也是他弄来的,好像除了教会他开车,她就一直在拖胖子的后腿……这一次若不是她把车开上阻车钉,胖子用得着和活死人拼命么?

她又一次想起为护住她而惨死在活死人爪下的王亚龙和赵云。

杨威狠狠一记枪托凿在最后一个活死人的脸上,砸得它一个后仰,胖子抡起步枪转了三百六十度,“嗵”砸在活死人的后脑上。半截枪托突然断裂,坚硬的头骨被这一记沉重的枪托砸出一道巴掌大的凹坑,活死人原本就死灰的眼睛更加僵直。

胖子手一松,步枪“叭嗒”掉在地上,活死人接着慢慢倒下,溅起一片水波。

杨威垂着头,长长地出了口气。

他的两条胳膊像被卡车碾过一样抖个不停,雨衣上不知道沾了多少活死人身体里的红黑色粘液。

虽然他刻意避免直接砸碎活死人的脑袋,可关键时刻又怎么能留手?

雨下得越来越大,杨威摇摇晃晃地走回越野车,敲了敲车窗:“把酒精给我。”

任菲赶紧擦了擦脸把车窗放下,仰着头让雨水浇湿她的脸:“你说什么?”从这个角度看杨威,高大而威猛。

杨威忽然间后退两步:“把酒精给我,不要喝的那种。”他不知道身上沾的粘液有没有传染性,不能靠近任菲。

任菲怎么看怎么觉得杨威退开的两步距离那么得刺眼,情绪突然间变得非常低落,她闷闷地“噢”了一声,赶紧从后面翻出医用酒精递出去:“就剩这一瓶了!”

杨威看看酒精瓶,指指盖子说:“打开它,往车里倒五分之一,随便倒在什么地方。”干掉八个活死人消耗他大量体力,捂在雨衣下的身体出了一身的汗,酒也醒了不少。他不想冒任菲被感染的险,先保证车里的安全再说。

任菲依言在前后踏板上各洒了些酒精,杨威这才接过她再次递过来的瓶子,把后腰上的六四手枪连枪套一起摘下来递过去说:“别接,一会我处理。给我找一套备用的迷彩用出来,还有内衣内裤和鞋。”说完把枪扔进车窗,手枪“咚”地一声落在车里的踏板上。

他接过酒精瓶往地上一放,解下雨衣扔在地上,他身上半干不湿的衣服一瞬间就被雨淋透了。

杨威一件件地脱衣服,任菲脸上一红,马上意识到杨威想干什么,飞快地从后面找出他要的东西,想想又多找了条毛巾出来,一起放在后座上。做好一切,头也不抬地溜回前座,偏着头死盯着那七台军车,一台一台地仔细琢磨。

杨威把自己脱了个精光,衣服全都扔得远远的,连内裤也没留下……杨威没心情和任菲不好意思,小命比什么都重要!

拿起酒精瓶,胖子往手上倒一点酒精,和着冷冰冰的雨水,从头到脚的开始搓*揉皮肤。他想把全身上下搓得满是酒气,确保病毒没有可趁之机,可雨水不断地冲刷让他的努力毫无进展,最后只得作罢,草草地将一瓶子酒精搓完了事……酒精搓没搓遍全身不知道,胖子身上的灰泥倒搓下至少半斤有余。

光着脚掂起脚尖走回车边,冻得一个劲打寒战的杨威急急忙忙地蹿上车,第一眼就看到任菲的后脑勺,第二眼看到的就是衣服上的新毛巾。

杨威赶紧拿起毛巾擦干身上的水珠,先把内衣内裤套在身上:“行了,你转过来吧。”杨威翻出一瓶白酒,用毛巾沾满了盖在手枪上,把手枪包了个严实。

这样盖一段时间,应该消毒了吧!

任菲回头看到杨威的动作,自然而然地问:“你包里不是有子弹么?怎么不多带点?”

杨威诧异地抬眼瞅她一眼,也不计较她翻自己的背包:“三子弹我全带了,你看到的那些子弹大小不对,装不进这把枪。”他套上衣服和裤子,寒冷的感觉慢慢褪下去,总算觉得暖和一点了。

“你就没多找点儿?”任菲想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碰到的胖子,猜也猜得出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警察局。

杨威停下手里的动作,叹了口气说:“你当我不想吗?这三子弹是枪里带的,那三个弹匣是从死人身上拿来的。那间警察局里,我唯一打不开的门就是枪库。你不奇怪我打死那么多活死人,还这么平静吗?”他起身从后面拿出一块巧克力含进嘴里,先补充补充热量再说。

他不怎么喜欢巧克力苦巴巴的味道,挺想煮点热食吃吃,但满车的酒气让他打消了这个奢侈的念头。

任菲惊奇地打量一遍杨威说:“我为什么要奇怪?活死人想要你的命还有我的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没那么幼稚。”

“那就好,”杨威含糊不清地说,“等一会,咱们再看那几台车。”

————分割————

书友提到枪的问题,这倒是我疏忽了,但我本来想的就是o3式步枪,这种枪淋雨也能打响,但我不知道它有没有空枪挂机功能,网上有说有的有说没有的,我没用过,按有写的,大家别较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