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步维艰 七十五 此路不通

越野车开得倒不快,可左边右边的一转弯,依附在车厢顶的杨威还是左摇右摆地差点滚下去,不是夹着车窗的胳膊拉得生疼就是后背顶到打开的窗子上咯得他一个劲咧嘴,手里的枪都没握住掉进车里。

他心里不由地暗暗骂自己:没事玩什么特技啊?这要是摔下去,不用活死人挠也得没了半条命!

想到这他的胳膊夹得死死的,再疼也不敢放松一点儿,早知道还不如把腿塞进去坐车厢顶上!

杨威一看任菲开车就奔大门,赶紧冲车里面喊:“别开出去,甩开活死人就行。”

任菲已经把车头对准了大门,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地一个急转,直接刹车停在原地:“快下来!”

院子里和院子外的活死人其实一样的多,她本想远离这个院子之后再停车让杨威下来,不出院子的话,就这里的活死人还好一点——不管院里院外,都往这个方向赶呢,一时半会还挪不到这儿。

如果说两大群活死人是两片巨大的面包,那么越野车就是那块必须被夹在中间的肉粒。

杨威顾不上胳膊抻得疼痛难忍,几步爬起来,迈着大步就往下跑。换成平时他绝对不敢踩着车顶乱跑,要是一不小心滑倒,不死也半残。可现在哪还顾得上那些?咚咚几声响,他顺着爬上车的原路顺利地跳到地上,跳下来时的姿势太生硬,把脚震得麻丝丝的。

幸亏脚脖子没崴!杨威拖着缺知少觉的两只脚,几步赶回车门边上,忍着麻木褪去后的阵阵疼痛飞快地爬上了车。

“咣”一声车门关紧,杨威觉得混身像散了架一样堆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你没事吧?”任菲从后面冒出头来小声地问,大大的眼睛怎么也不敢正眼看杨威。她知道是自己太害怕锁上了车门才害得杨威不得不出此下策,话里话外透着一股小心翼翼。

杨威一看她可怜的小样儿,瘪了瘪嘴:“没事!把枪拿给我来!”语气倒是挺冲,可心里的一股怨气不知道怎么着就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他心想:***,美女到了什么时候都占便宜,要是任菲长成白旭那副鬼样子,可说不准那股邪火能不能散得这么痛快。

任菲小心地“喔”了一声算是答应,目光悄悄地挪到杨威大腿上的枪上,想了想,难舍难分地把自己的左轮枪递了上去……她再不懂开枪,也知道这时候有一把枪意味着什么。

“我要的是掉在你后面那把!”杨威点着她身后,恨铁不成钢地说,现在的心情简直就是觉得任菲是块不可雕琢的朽木。

“啊?”任菲顿时笑逐颜开,赶紧笑眯眯地收好自己的左轮儿,三两下把杨威的手枪找了回来,双手捧着递了过来,跪坐在纸箱搭成的床上,眉目弯弯的样子像极了低眉顺目的小媳妇。

杨威心里的气更不出来了,垂头丧气地接过枪,退出枪膛里的子弹——这种手枪虽然有双动保险,可膛里带着弹怎么都让他觉得心里压了一片阴云。

“开车吧,往楼西边开。”杨威把腿上的枪退下子弹,按进弹匣后重新塞进腋窝里——这把枪没打过,枪里的子弹也是满的。

任菲挂档启车,迷惑地问:“你要干什么?那边全是活死人,怎么开?”杨威开枪勾引的活死人这时正从楼西侧住前院走,大批的活死人密密麻麻鬼影绰绰,光看着都让任菲觉得头皮一阵阵地紧缩,头根根炸立。

杨威叹了口气说:“算了,你直接横着开到门前吧。”

任菲脸上紧张的神色一缓,转着方向盘把车带了过去,不管是姿势还是流畅程度都远远过杨威的半吊子技术。

杨威看车已经转到方向,手指搭到挂车解脱开关上说:“别停,匀开过去,我一说好就往外拐。”他觉得度和角度都差不多了,手指一扳,只听见车后“咔嗒”一声轻响,锁住挂车的锁扣自动解开,任菲马上就感觉到越野车轻快了许多,开起来灵活不少。

“好了!”杨威松了一口气,东西他留下了,能不能拿到手里就看白旭他们四个自己的努力了。

任菲一打方向盘,后视镜里解脱的挂车立即出现在她的眼里,她一声惊呼:“挂车掉了?咱们的东西……”

“留给他们吧,这台车上的够咱们俩用了。”杨威平静地说,他现在终于觉得一点也不欠白旭的情了。

越野车直奔院外门,杨威本来以为松开的挂车会很快停住,可没想到他们留下的挂车失去了牵引,竟然顺着楼东侧一直往西跑,极其顺畅地一头扎进了活死人堆里,一路碾压,也不知道压倒了多少活死人!

不管是越野车还是后面的挂车,看似平凡的表面下都有着厚实的外壳,虽然达不到防暴装甲车的程度,但整车的质量绝对不小,挂车的质量和度加上像冲城锤一样的牵引杆,冲进活死人堆里竟然停不下,一直冲到了院子边上,车轱辘撞歪了院子边上的马路牙子,轮子险险地越过马路牙子的时候才停下,留下一地碾得扁扁的活死人——挂车的重量可不像那台警车那么不靠谱。

六楼上,白旭一直目送着越野车消失在公路上才收回目光,张灿忐忑不安地说:“白医生,咱们的车就这么给他们了?”

白旭看也不看他一眼:“车库里的装甲车有的是,不比这台好用得多?”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太抠门儿了点儿,抠自己的不算,部队的一样抠。她不知道是不是这儿只剩下这么几个人,他以为整个营区都是他说的算了?

她宁可现在人多点,能把所有的装备都下去,就算只有一个连,也足够对付楼下活死人的啊!

“走吧,”白旭转身不再看楼下的情况,“刘跃明。”

“到!”

“去把电台调到民用广播频道,就说咱们这儿有活人,让听见的想办法过来,或者通知咱们。冯参谋,张灿,咱们三个想想办法,能干掉几个活死人是几个……”

越野车。

“稳点开!”杨威吩咐一句,接着打开手扣,找了条干净的抹布撕成两半,其中一半放在手扣的盖子里铺好,将那把打过的手枪拆开,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摆放在上面,再用另一半抹布沾了枪油,仔细地擦拭着每个能拆下来的零件,连弹匣里的子弹也不放过。

他记得在哪看过,说当年小日本的机枪子弹都得抹一层油,不然就得卡壳,反正枪油有的是,不如也抹一点,保险些,省得出问题。

任菲尽量把度开得均匀一些,努力避免撞到活死人,问道:“B市的路我不熟悉,咱们往哪儿开?”她可不想一个加刹车什么的,把手枪上哪个零件晃没了,到时候杨威还不得跟她急?

杨威手上擦枪的动作顿了顿说:“这是外环路,沿着一直开吧,什么时候碰到向北的高入口什么时候离开。”他想起了自己带的那本地图,一时想不起放到什么地方去了。

拿起枪管,杨威从手上的半块抹布的撕下一条来绑在专用的小刷子上,沾着枪油从一头捅进去,轻轻一推刷子就从另一边冒出头来,再往回拉,来来回回地清理枪管。

白旭交待得好,每次用完枪都必须仔细清洁,不然等下次再想用的时候,没准保护不了你的命,还会反过来要了你的命!

任菲看着杨威的动作,不知道想起什么,脸蛋突然一红。扭过头去看着正前方,脑子转了几转,犹豫了几回才小心地问:“白旭她……她怎么了?”任菲不知道杨威和白旭间的矛盾,她只看到杨威一个人回来,还以为白旭失陷在活死人堆里。

杨威又叹了一回气,把擦好的枪管放下:“她和咱们不是一路人,留下了。”他小心地凭着记忆把枪上的零件一件件组合起来,绝不敢有半点疏漏的地方。

他只看白旭演示过一次,实在不敢保证不出岔子。

“她留下了?”任菲怎么想怎么觉得这句话和死了是一个意思,心里一阵悲凉,闷闷地闭上嘴不说话。

杨威装好最后一个零件,拉动套筒,咔地一声套筒卡住了,按下挂机凸榫,套筒“啪”地弹回正常位置,将手枪贴在耳朵边上扣动扳机,枪里一声轻脆的撞击,顺利扣。

杨威这才满意地把枪放在一边说:“放心吧,她没死,那还有他们的人活着,她想和自己人呆在一起。”说着他从座位下面拿出一盒子手枪子弹,先压满弹匣装进手枪,再把腰上打空的弹匣拿出来,一个一个的装满。

从下车到上楼梯,短短的时间就打空了两个弹匣,他觉得一旦需要再次动用武器,两把枪七个弹匣好像根本不够用。

任菲如释重负,她已经见过了太多的死亡,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可知道白旭没事她心里的阴霾一下子散了。

“回头你也多带上点子弹吧。”杨威把手枪插回腿上的枪套里,刚想再说什么,任菲突然踩住了刹车,侧头盯着杨威。

“怎么了?”杨威心里奇怪,不过是让她多带点子弹,用得着这么大的反应吗?

“前面的路堵死了!”

“什么?”杨威下意识地把刚塞进枪套里的手枪拽了出来……

————分割————

安慰安慰小的我吧……下周没推荐了。

麻烦大家收藏个,要是有推荐票,投下更好。

感激不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