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步维艰 九十二 计划有变

越野车平稳地起步,在强劲的动力系统支持下,硬生生地将车前的活死人一个个挤开,挤不开的就直接压进轮子底下,院子里满满当当的活死人群像被压了一道沟的面团,车行过后,留下一地压得面目全非的活死人,就像一地压爆的番茄。

杨海鹰趴在杨威身边瓮声瓮气地说:“一会用你的车开道,咱们就能从活死人中间硬冲出去。”这种时候他也没了玩闹的心思,脸上的表情正经了不少。

杨威瞅瞅他没说话,心想还是等你把人捞出来再说别的吧。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愿意用车压出一条路来,军车虽然结实,可车的底盘、油箱什么的万一被折断的骨头扎坏了也不是闹着玩的,现在可没地方修车去。

任菲准确地将车停在指定位置,杨威敲敲大个子的肩膀:“我扔了!”说着拔下保险环,横着扔进了博物馆正门。

一声轻微的闷响,门里成群的活死人突然间像一堆被开水浇上的毛毛虫一样骚乱起来,几十上百的活死人从门里拥出来,一层层地滚下台阶——一方面是活死人关节不灵便,另一方面是后面的活死人一个劲地往前挤,没多一会越野车下就挤了一堆仰倒的活死人。

杨威急忙凑过去看,车边的活死人一个个手舞足蹈,爪子四处乱挠。他顿时就急了,赶紧拍拍车顶:“开车,离开台阶!”车是紧靠着台阶停下的,后面的活死人还不知道有多少,车就这么堵在这,活死人就得在车底地堆成了堆,下面的轮胎可不是车厢上的加厚铁皮,万一……没有万一,若是这么下去,肯定跑不了让活死人挠破轮胎的命。

车底盘上虽然还吊着一只备胎,但活死人绝不会给杨威换轮胎的机会!

任菲不明白杨威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她顺从地把车开走,这一下给了上面冲出来的活死人机会,越来越多的活死人就像过年往锅里下的饺子一样不停地从上面往下掉,照这个趋势,用不了多一会堆积的活死人就能落得和两边的回廊一样高。

杨海鹰紧紧盯着门口的活死人群,看里面的活死人渐渐地少了,他用不着杨威提醒,抄起铁锏直接从车顶跳到回廊上。他停下的地方就在正门边三米多,活死人排着队从他面前经过,但就是没有一只注意他一眼。

院子里少部分看到越野车行动的活死人开始向车的位置聚集,院子外面许多活死人想挤进来,正门前这一点点地越拥挤。

杨威安安静静地趴在车顶,他不想再做出哪怕一点可能引起活死人注意的事来。

大个子看里面的活死人已经出的差不多了,提着铁锏猫着腰靠在门边上,他背靠墙壁正对台阶,海潮一样的活死人就在他的面前不远齐齐地涌过来,就算是回廊下也伸出不知道多少双手努力地向他抓过来,骇得他差点尿裤子,赶紧钻进门里。

防毒面具的视野狭窄,呼吸声清晰可闻,大个子不得不勤快地转动头部观察四周,以免被活动煞费苦心人偷袭,可一连几只活死人都匆匆忙忙地从他身边越过,对他一点兴趣也没有。

杨海鹰心中大定,仔细注意躲开活死人不和它们正面撞到一起,三步并做两步跑回卷帘门边,里面的活死人已经走*光了,门里传出细微的咳嗽声。

他不知道催泪弹能起多长时间作用,赶紧拉开卷帘门,门里的咳嗽声骤然加剧,他不管不顾地一只胳膊架一个,几乎是拖着两个人走出正门靠着回廊的墙壁停下。

单凤眼和大波浪扶着胸口急地喘息,鼻涕眼泪淌了满脸。

杨海鹰傻呆呆地站在回廊里,原本靠在回廊边的车已经开走了,正紧贴着他们那辆黑车的边上压过去,挤倒了满地的活死人,压爆的更是不少。

就这么一会的工夫,院子里已经有五分之一的地方清空了,遍地都是骨断筋折的活死人,其中的许多只剩下小半个身体还不断地挥舞着枯干的胳膊。

越野车顶上的杨威早就回到了车里,任菲戴着防毒面具,开着越野车慢慢顶上黑车的尾巴。

越野车竟然顶着黑车一点点往前蹭,黑车的手刹还锁着,四个轮子把地面上的活死人犁出两道沟来!

不是要先上军车的车顶么?他、他们这是想干什么?大个子一下子就懵了。

单凤眼和大波浪好一顿喘息,刚觉得好过一点,同样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任菲开的极为小心,直到黑车车头距离栏杆仅仅不足二十厘米时才停下把车倒回去,黑车和栏杆之间还夹了三个动弹不得的活死人!现在大个子三个人只要越过栏杆就能踩着黑车的前盖跳到黑车车顶。

杨海鹰看了看越野车里的杨威,他的目光无法穿透杨威脸上的面具,可他的意思却明确地摆在了面前。

大个子一把摘下防毒面具,抡起手里的铁锏狠狠地砸在那几只夹心的活死人头上,几下砸碎了它们的脑袋,六条挥舞的胳膊不动了。

他跨过栏杆几步跳上车顶,趁周围的活死人围上来之前趴在车顶上打开后车门,扳着车顶一翻身折进了车里,“咣”地一声关死了车门,把靠过来的活死人关在了车外,接着他推开了车顶的天窗,冲回廊上的单凤眼和大波浪招了招手:“跳过来!”单凤眼轻轻咳嗽两声,拉起大波浪的胳膊越过栏杆,跳上车顶后两个人先合作着把大波浪从天窗送进车里,然后单凤眼才自己钻进去。

杨海鹰再次扣上防毒面具,拎着铁锏重新钻出车外,再次闯进博物馆里……他必须把里面的炊具拿出来!

杨威看着大个子的身影没入门内,静静地摘下自己的防毒面具,平静地说:“走吧,他们已经没事了。”

任菲同样摘下面具说:“我还当你要把他们三个全接到车上来呢。”说着她挂上倒档,越野车挑个头,用极慢的度一点点地从大门挤了出去。

倒在地上的伸缩门被沉重的越野车轧得咯吱吱乱响,瘪成一堆。

杨威勉强笑了笑说:“怎么可能,才认识他们几分钟啊我?”他实在吃不准杨海鹰是不是一颗定时炸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绝不能把自己放在危险的境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