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 一百一十一 伙伴

天色已经放亮,东方的天际升起一轮红日,萧宇披着满身的霞光最后一个迈进引擎轰轰作响的轮式装甲运兵车。

装甲车后门一关,车里的灯光自动打开了。

车内的结构很简单,左右两边分别设置了两排固定的椅子,杨威就坐在左侧最里面,萧宇弯着腰一溜小碎步走到他对面的位置坐下,把钢盔摘下来放在两腿中间夹着。萧宇的旁边坐的是稍稍低着点头的蒋平,再旁边是弯腰低头卷缩着身体的杨海鹰。

他的个子实在是太高了,出了装甲车的设计高度,萧宇用胳膊肘儿捅捅蒋平,冲杨海鹰的头顶努努下巴。

蒋平会意地伸手一扳,杨海鹰头顶方不方圆不圆的舱盖一松,这下他总算能直起腰来了,不过脑袋上顶着个挺沉的盖子,肩膀以上的部分全伸出了车外。

蒋平嘿嘿直笑,在自己头上一扳,也把着个脑袋伸了出去。往日只有他一个人有机会享受这样的待遇,今天好不容易多了个难友,看杨海鹰的目光不由地顺眼了许多。

大家都习惯了蒋平的姿态,瞅两眼看个新鲜会心一笑就算了,反倒是杨海鹰自己尴尬不已。

蒋平坏笑着把自己头顶的舱盖往上一推,竖直立起来的舱盖自动卡在了九十度的位置,他伸出车厢外的脑袋冲杨海鹰眨眨眼,大个子这才知道还有这么个功能,有学有样地一推舱盖,脖子总算不用再梗着顶东西了。

这小子又使坏!

萧宇摇头苦笑,伸手拍了拍驾驶室后面的隔板,掏出自己的弹匣和子弹扔进钢盔里,一颗一颗地把子弹压进去,同车的其他战士也进行着同样的动作,只有蒋平叫上大个子,拿出手枪的弹匣装子弹。

装甲车一震,轰轰地开动了,柴油机的噪音在车厢里回荡,刺耳非常。

杨威身上的弹匣全都是装满的,两手空空无事可做,闲着也是闲着,他抽出来腰上的左轮枪,打开弹轮倒出子弹,再一颗一颗地装上去……别的枪都好说,这把可是保命的东西,不熟悉熟悉怎么行?

车厢里乱七八糟的声音突然间越来越小,手上的动作慢慢停下来看着杨威,只剩下引擎的噪音

杨威手上的动作也慢慢地停了下来,他僵着脖子用眼角余光向右面一扫:几个脑袋从高到低依次排成一溜弧线盯着他手上的枪;再看对面,萧宇和一排人同样看着他的手,只剩下蒋平和杨海鹰两个把脑袋伸出车外的大个子毫不知情地比划着,杨海鹰时不时地做着拉动枪栓的假动作,不知道在交流什么。

他们俩的弹链是早就装好的,用不着压子弹。

杨威僵直地晃了晃手里的枪,小心地问:“都看我干什么?”不过是装弹卸弹,他们这些成天和枪打交道的职业军人,至于这么强的反应么?

他知道自己对枪的了解有限,在这些玩枪的老手眼里只能算菜鸟一只,可也不用这么夸张地鄙视吧?感觉就像被一群狮子盯上的羊羔一样地无助而弱小。

萧宇很直接地伸出手说:“你从哪儿找来的?给我看看!”他倒是听说不知道从哪弄了把左轮枪回来,可实物还是头一回见!

军用手枪都是自动手枪,这些年换装92式,最低装弹也是十五,大家用得顺手习惯,这警用的转轮枪还是头一回见——大家都是整天和枪泡在一起的老兵油子,看见个新鲜玩艺自然都很有兴趣。

杨威刚把枪里的子弹都倒出来,顺手把空枪递过去:“本来就是我的。”手伸出去了才想起来自己还握着枪把呢,赶紧收回来改握枪管。

虽然他记着刚才的事,但绝谈不上耿耿于怀,只不过没表现出来心里的不舒服罢了。

萧宇呵呵地笑着接过枪,也不管杨威要子弹,直接从自己那堆手枪弹里挑出几颗来装进弹轮随手一拔,弹轮飞快地旋转,接着他手一抖,本想把弹轮抖进枪里,不料用力的方向不对,有颗子弹冒出来一点,卡住的弹轮又弹了回来。

萧宇咧咧嘴再抖一次,弹轮咔地卡回了枪上。他左右翻看了两遍,摇了摇头说:“太轻了,不合手!”说完把枪倒过来说,“谁还想看看?”

车厢里顿时伸过来七八只手,萧宇手里一轻,也不知道是谁接过去了。

萧宇低头往弹匣里压进最后一颗子弹,咔地卡在步枪上说:“对了,听人说过你有个持枪证,你能找着这么把枪也不容易,前几年倒是说警察装备,后来好像又撤了。不同型号的枪我倒见得多了,左轮还真没见过。”他把枪倚在腿边,从战术马夹上抽下来另一个空弹匣压子弹。

杨威看一时半会还拿不回自己的枪,随手把六颗子弹装进兜里,好奇地问:“左轮枪不是军用的?我这枪可是从部队的车上找的!”他手里又无事可做,看身边的战士正凑过去研究左轮,随手拿过他装了一半的弹匣一颗颗压起了子弹。

“不可能!”萧宇抬抬眼皮瞅他一眼,手里握着一排子弹对准弹匣口用力一按,七八颗子弹在一囝卡卡声里全压了进去,“这是警用装备,说白了就是小威力的枪,执法部门打打橡皮子弹用的,部队没人用这个。”

“怎么?”杨威一愣,当时白旭从车上拿下来的可不止这一把,任菲那还有把备用的呢!可萧宇没事由唬他,可当时的车明明是军车啊!

“你还不信?你也不想想,要是见过,大伙能这么新鲜么?”萧宇的目光朝研究左轮的战士们瞥瞥,看过新鲜的战士已经有一半坐回去压子弹,蒋平和杨海鹰刚现车里的变化,正弓身把脑袋压进车厢里。

坐在杨威身边的战士现杨威在帮自己压子弹,冲他笑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班长,你说这枪怎么打的?那个轱辘和枪管之间不是密封的,从轮里打出的子弹钻进枪管里,火药燃气就得从弹轮和枪管中间的缝里跑出来,还怎么推动弹头啊?”他说着抽出另外一个弹匣自己接着装子弹。

萧宇嘴一扁,摇摇头说:“我没想过,但是你看电影里的美国牛仔不都用这东西么?反正肯定是能打出去就完了。”他把压好的弹匣塞进弹匣袋,很坦白地承认自己不知道。

“我琢磨着,这跑气的枪打也打不远!”虎牙嘿嘿地笑,老老实实地一颗颗压子弹。

杨威还以为他们都能像萧宇一样一次压里七八颗呢,手指上的感觉突然一变,本来每次都是很有弹力的感觉,这颗子弹压到一半却压不下去了!他一松手,子弹卡地跳了出来。

虎牙毫不见外地笑着拿走了装满的弹匣又递上个空的手枪弹匣说:“谢谢哈!”他的两只眼睛笑得眯眯的,就像自家的弟弟一样亲热。

杨威这才明白是弹匣里的子弹已经装满了,回给虎牙一个同样灿烂的笑容,接过空弹匣来接着帮忙。

他看了看对面重新把头伸到外面去的杨海鹰咂了咂嘴。

杨威一点也不觉得虎牙有什么让他讨厌的地方,怎么同样的行为在不同人的身上效果怎么就差这么多呢?或许是虎牙拿走的东西本来就是他的,用的只是杨威帮个小忙,而杨海鹰不仅要他帮忙,而且用的还是他的东西吧。

他这样和自己解释。

萧宇自己压完了最后一个弹匣的时候杨威和虎牙才一起合作压完虎牙的弹匣,虎牙一边收拾散落的子弹一边说:“别我我们班长比,要不信心太受打击!”

我还没比信心就没得差不多了!杨威瞅着同样收拾残局的萧宇深有同感,刚想伸手帮着收拾子弹,最后轮到的蒋平低头颔把左轮枪送了过来:“劝你一句,这枪肯定不如92好使。”他说起话来倒是直来直去。

杨威笑笑说:“我知道!”他左手接过枪,右手拍拍左腹前的那把92式,“当把备用枪吧。”

“防身自卫是够了,战斗还是算了。”萧宇搓搓手插嘴说。

蒋平作了个赞同的表情,脑袋钻出了车外。

萧宇目光一扫,大多数人已经完成了手里的工作,剩下的也正由身边的战友帮忙完成,他用力拍拍手说:“试麦!”说完拉出耳机塞进耳朵里。

身上带的装备杨威有一半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他摸上摸下,怎么也找不到耳机放在了哪里,虎牙伸手在他的领子下翻出了耳机向外一拉,帮他把麦克贴在喉咙上,耳机塞进耳朵里。

“一号正常!”萧宇说。

杨威同时听到了两个声音,一个是萧宇说的,另一个是耳机里传出来的。

“二号正常!”蒋平说。

……

杨威这才现他们的排序是按照列队时的身高来算,直到虎牙报出十一号正常,萧宇才点点头说:“杨威,你是十二号!”

杨威立即会意:“十二号正常!”

“杨海鹰!你是十三号!”大家顿时爆出一阵轰笑,这个数字太敏感,虽然大家都不在乎。

“十三号正常!”有杨威这个现成的例子,杨海鹰有学有样。

萧宇的目光在车中扫视一圈:“好,现在咱们说说任务安排……”

————分割————

怪了,为啥用不了几句的东西总能写出一堆来呢??

求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