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 一百二十八 初露端倪

昏暗的指挥部大厅里鸦雀无声,一排排的通讯仪器和军用笔记本电脑整齐划一地摆在一边,无数莫名其妙的符号和图像走马灯一样变幻。

几十名军官老老实实地坐着,安安静静地一语不,偶尔有拿着文件夹找上级签字的军官也都放轻了脚步,正面的大屏幕上,实时播放着B市物流中心的现场,现场的部队已经远远地退开,货车周围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警戒线上赫然印着暗褐色的生物污染标志,触目惊心。

警戒线里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穿着全身式防护服的人还在工作,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就像放重了脚步,全吓醒沉睡中的恶魔。

裴扬面无表情,手指像一轮轮的波浪一般轮番轻敲桌面,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别看他表面平静,但内心的焦虑已经快达到了顶点。

军区的其他几个高级将领时不时地互相使个眼色,同样焦急地等待着。

“那几个区的情况怎么样了?”裴扬半转身回头问。

感染区的面积如此之大,绝不可能是十个八个炸点能覆盖得了的!其它几个进驻部队的感染区外围城市已经开始全力搜索可疑车辆。

通讯参谋马上小跑到裴扬身边:“各个物流中心都搜索过了,没现可疑车辆。”

“搜完了物流中心,就给我搜大街!它在哪爆不是爆?去,跑步!”裴扬一副蛮不讲理的态度,参谋赶紧跑回去传达命令。

裴扬的心里揪成了一团乱麻,感染区外面流言满天乱飞,说什么的都有,网上甚至有留言说是外星人入侵地球了!虽然混淆了真相没把事实暴露出来,可再这么下去感染区的消息就压不住了!到时候人人自危,闹不好整个国家的秩序都要崩溃!

“报告!”

“讲!”

“微生物专家已经请来了,但他们对临时实验室的条件不满意,要求使用南方大学四级生物实验室!”(编的,不知道有没有这么一所大学。)

“他们哪来那么多毛病?”裴扬一听七窍生烟,都什么时候了他们还跑出来添乱?

“他们本来没提条件,是,是看完我们提供的资料之后提的要求。”参谋战战兢兢地说,“他们说这种病毒太危险,临时实验室的条件根本达不到要求,只有永久性的四级实验室才能保证病毒不会泄露。”

参谋硬着头皮说完了专家们的话。

裴扬为人虽然暴躁,但能坐上南方军区司令的位置,怎么会是个自负的草包?即使不明白四级实验室到底是什么意思,却知道其中意味着什么:“你马上去办,算了,我亲自给吴校长打电话,你去传我的命令,让警卫团派人把南方大学的生物实验室暂时军管,不准任何无关人员进出,包括他们大学的!真出了事连我的脑袋都保不住,让警卫团给我想明白喽,万一病毒泄露的后果是什么!去吧……你还杵在这干什吗?装电线杆子?还不去!”

“司令,专家们说……”

“你能不能一次把话给我说全喽!说什么了赶紧讲,我没时间和他们蘑菇。”裴扬心底的邪火蹭蹭地往外冒,大有燎原之势。

“他们说最好能找来几只活的活死人用来研究,另外,感染区里的幸存者体内可能拥有抗体,希望能提供血样,最好是能把幸存者带到实验室全面检查。”让他一个中尉参谋直面中将的怒火,实在有点难为了他。

裴扬猛地抓动头皮,皱着眉咬牙切齿地说:“你去吧,就说我给他们想办法。”

“是!”参谋如释重负,一路跑出了指挥中心,出了门之后才现后背都被汗打透了。

转回头,屏幕里忙碌的几个身影已经离开了现场,只有一个走向摄像头,其他的人都走出的屏幕。

裴扬一把拽过话筒:“老李,怎么样了?你可是全国都数得着的专家,你要是也找不出线索我就真抓瞎了。”

老李名叫李岩,是警察系统中屈一指的刑侦专家,年轻的时候和裴扬是战友。军队毕竟是战斗单位,对于寻根问底还是警察最有一套,裴扬特意把已经退休的老战友从家里拽出来,用军机接来的。

屏幕中的老李占据了大半个屏幕,把麦克风拉到面罩前贴紧了说:“难说,空气里到处都是爆炸之后残留的爆炸物分子,根本没办法检查是不是会再爆炸一次,从外面向小洞里面观察,也没现什么特别的线索,你也知道我不是防化专家,不大懂这里面的道道。”

“那你就说说你有什么现吧。”裴扬眉心的川字几乎陷成了峡谷。

“我的现不多,但你们的电子专家有重要现!”说着他从屏幕外拉进另一个穿着全套防护服的人来。

“有什么现?唉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卖关子?赶紧说赶紧说!”裴扬急不可耐,体焦急地催促。

“是!”刚进入屏幕的人马上说,“专家已经确认这种液体是一种我们还不了解的培养液,基本上确认感染源。从感染开始到现在,每次感染暴的时间都非常准确,如果是用定时爆炸的办法,肯定没这么准确。”

“你是说遥控爆炸?但是感染区的民用频率已经被电子战部队干扰了,怎么可能……是军用频率?”裴扬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先期的通讯干扰只屏蔽了民用频率,了解到感染区内有卫星电话的通讯之后,部队不惜代价动用了全部战备干扰源对感染区进行了全频率干扰,直到针对感染区的军事行动开始之前才撤消部分频段的干扰,但感染区外围的干扰可是一直还在!背后的黑手是怎么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找准了干扰频率的?

想到这儿,裴扬猛地打了个寒战,事件背后的真相要捅破天了!

不说别的,光是分布在各地的秘密干扰源的暴露就足够敌对的国家笑歪了嘴,将来真的打起仗来,我军必然完全丧失战场上的电磁主动权!仅仅是这一项的损失就要用亿做单位来计算!

“我是电子专家,只要有合适的设备,我能做出各种频率的设备,这一点根本不是问题,我怀疑他们是通过卫星遥控,但打不开车厢,没办法证实猜测。”

“告诉周镇民给我想办法,一定要把真相给我找出来!”

突然一个参谋跑到他的身边小声说了几句,裴扬看了他一眼,仿佛要把他记在心里似地点点头:“告诉周镇民,把后车门拴死,前面用钢索拉住了,用装甲车给我往外拽,车里又不是核弹,把绳子放长点,死不了人!”

“是!”

电子专家离开了屏幕,李岩拿起麦克风说:“放心吧老伙计,就算车里的东西全化成了灰,我也能给你找出线索来!”

“少说大话,你个矮脚骡子口气不小,等你能拿出证据来再说。”裴扬毫不客气地顶了李岩一句。

李岩知道他什么脾气,根本不和他一般见识。

裴扬离开麦克风,喊:“秘书,给我接总参情报中心,问问刚才爆炸的时候感染区上除了咱们的卫星还有哪个狗日苍蝇的乱拉屎!”他往日的风度就不大好,外号一向叫做裴大炮的,现在更是口不择言。(还是编出来的单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是!”没多一会秘书一路小跑赶回来,“报告!”

“讲!”

“司令员,总参情报中心说感染一开始咱们就把所有经过感染区的间谍卫星都打下来了,现在天上除了咱们自己的卫星再没其它国家的卫星!但是,安全部门现爆炸的时间点七号通讯卫星里有黑客入侵的痕迹,手法极其高明,网络专家正在全力追查入侵信号来源!

“什么!”裴扬“嚯”地站了起来,“他们用的是咱们的卫星?”

“是!”

“妈的!”裴扬一拳砸在指挥台上,“咚”地一声响,拳顶皮肤崩裂鲜血直流。屋里几十号人忽拉拉全站了起来。

“别让老子知道是哪个***做孽,老子要灭他满门!”裴扬胳膊一甩,血珠飞出几米远。

“报告!”

“又什么烂事?今天的坏消息够多了,不差这一个。讲!”裴扬气势汹汹大马金刀地坐回椅子上,两个闻讯赶来要帮他包扎伤口的军医被他一把推开,“这么点血要不了命!”

“司令员,卫星图像的分析结果出来了,爆感染的城市都找到了类似的车辆,所有的车后车厢都炸没了,而且车型没有一致的地方,甚至还有两台军车!从图上分析,每台车的感染范围大约在十公里。”

“那这台车是爆炸不完全还是等着第二次爆炸?”裴扬喃喃地自问,他绝不相信所谓的幸运,“卫星图上的爆炸范围有多大?”

“这个……”参谋翻了一眼文件,“十四米!”

“通知周镇民,钢缆不能短于十四米!”

“是!”

“妈的,这要是恐怖袭击,这恐怖分子的手笔是不是太大了点?”裴扬的眉心扭成了麻花,紧紧盯着屏幕。

屏幕上已经拴好了车,镜头里的装甲车猛地向前拉,蜂窝式货车向前一动,“轰”地一声爆炸,映白了屏幕。

“做得真他妈够绝的!”裴扬握紧了拳头,喃喃地说:“老李,这回就看你的了。”

————分割————

似乎还是第一次离开主角的视角……昨天突然现上了点击榜……很想爆一下。

求票!麻烦书友们登陆之后再看书啊!麻烦看dT的兄弟也来支持下啊!拜托了!

&1t;ahref=.>.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