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茫茫 一百四十 晋升

晚上到了基地刚吃完饭,军长赵杰就把他叫到了办公室,但赵杰本人却不在办公室里——他亲迎接宁老和马老,又陪着二老用餐,再殷勤地把二老送到招待所,让杨威对两位老人家的身分多了几分猜测,但他知道的实在是太少,根本没办法推断出二老的身份。

连军一级的高级军官都这么客气,他这次救的人身份绝对不低!

天色不早,赵杰很快就赶了回来,从办公桌上拿出一个红色的小本本递给杨威,指指沙上的两套军装说:“你拿回去,明天早和任菲一起换上常服,基地派车送你们。”

军服分为几种,常服的意思就是日常穿着的军装,就是戴着大盖帽时穿的那一身,考虑的是军人的形象;前些日子穿的作战服又叫作训服,迷彩服的全称也叫迷彩作训服,是训练和战斗时的服装,考虑的是伪装以及结实。(ps:这么说其实不准确,但懂行的兄弟就别挑我了。)

杨威接过红本本,打开一看,惊奇地现里面竟然是他的一寸免冠近照,红色的背景,崭新的军装,肩上挂着一杠一星的少尉军衔!他抬头看着赵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奇怪么?用电脑做个图不就完了?你当部队的人都是死脑筋么?这上面有效的是印章和编号之类的信息,不是你这张照片是不是合成的。”赵杰一屁股坐进椅子里,前方的部队生那么大的伤亡,他这个军长坐立不安,一天都没能安生下来,累坏了。

杨威根本不是这个意思,他扯起沙上的军装一抖,指着军装上的少尉军衔说:“这是怎么回事?”基地里的幸存者虽然都签了入伍表格,可为了区分职业军人和半瓶子醋的普通人,大家挂的都是预备役军衔,怎么他离开两天升官了?

职务越高身上的责任就越大,杨威很清楚这一点,他连这个兵都不想当,更别说满身责任的军官了。

赵杰偏偏头解释说:“你应得的,那个酒精口罩的主意救了多少人你知道吗?才一个少尉军衔而已,要我说,直接给你个少校也不够。”光是他现的酒精消毒还有活死人的活动规律,就值不上一个少尉那么?如果不是杨威没接受过系统的军事训练,军衔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垫底!

杨威摇摇头说:“光是从后勤仓库找来的防毒面具就不止几万……”

“行了!”赵杰伸手阻止杨威,“开进感染区的又不止这一支部队,不是哪个区的部队都有这么好的条件能直接找到省级军区的后勤仓库搬空储备,你当只有咱们这一个基地向感染区里进人吗?别的方向救的人难道不算了吗?这个建议是你提出来的,不光现场那么多人听见了,同步视频直接把消息传到了南方军区,这个功劳谁也占不掉你的,你就放心大胆地戴上吧。”

先别说感染区,将来感染区再扩大的话,这一手还不知道得救下多少条人命呢,听说感染区外的酒类产品一度脱销,价格节节攀升,已经被列为战略物资限阶出售,所有高档酒全部按普通酒处理。

“把我们俩叫回来就为了告诉我说我升官了?”算了……杨威知道军队不是讲理的地方,晋升肯定是用命令方式下达,根本不容质疑。

他几下折好新军装,连着任菲的那套一起抱在怀里,他刻意看了一眼任菲那套军装的肩膀,还是一副预备役的士兵军衔!

“当然不是,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正点起床,有车送你们。”赵杰第二次提到了车。

有车送?送到哪儿?总不可能是良心现把他们送回家吧?杨威心里一肚子糊涂心思,不知道赵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吧。

杨威离开了赵杰的办公室,跟着勤务兵到了招待所住下,杨威看着招待所门前的岗哨叹息不已——这和软禁有什么区别吗?

早已经等在招待所里的任菲被杨威新军装上的军衔惊得一愣,她比杨威适应环境的度快多了,这么几天的时间就养成了看人先看军衔再看长像的习惯,别看只是一颗银色的星星,但它却代表从此脱离兵的行列,从杨威得到它的那一刻起,就相当于走入了公务员的行列!

大富大贵没指望,可这辈子吃饱穿暖算是不用愁了。

杨威简单地和任菲说了说事情的经过,任菲也猜不出背后究竟有什么故事,难得今天有时间单独相处,招待所又意外地没限制用电,可杨威却心不在焉地苦苦地思索。

任菲其实根本不在乎把她找回来是因为什么,只不过因为杨威在乎她才跟着伤脑筋。她水一样的目光时不时地扫过杨威的脸庞,目光闪烁游移,白晰的脸庞涌上一朵朵红晕。

直到晚上九点吹响了熄灯号,任菲才抱着自己的那套军装回了房间……如果杨威开口留下她,她一定会直接跳到杨威的床上,但眼下杨威的心思根本不往这方面想,她不想让杨威觉得自己轻浮。

营区所有的灯光瞬间熄灭,这一手很绝,直接断电,想不熄灯都不行。

第二天一大早杨威就被岗哨的敲门声惊醒,穿上那身怎么都让人觉得别扭的新军装,杨威汇合了任菲一起出门,不料不光白旭也在,宁老和马老一样早早地起了床,正牵着小女孩圆圆等在门前。

赵杰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等在招待所门口,杨威是所有人里最后一个起床的,宁老看了杨威一眼,淡淡地说了句:“也是到军区的?不用你的车了,和我一起走。”他根本不问赵杰的意见,直接下决定。

杨威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可白旭眼中却是一亮!

赵杰带来了两辆车,宁老钻进赵杰准备的的一辆车里,杨威和任菲白旭一起上了第二辆,两台车直奔营区的后院深处开过去——一架军区派来的直升机桨叶徐徐转动,正在准备起飞!

坐飞机……是用生命和蓝天赌博啊!杨威踏上飞机时脑子里突兀地想。

————分割————

又欠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