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茫茫 一百六十一 幸存者

一,二,三,四……一共七只活死人,就算杨威手里有枪,凭他的射击能力也没办法在百多米的距离外准确爆头!

思来想去,完全没有对策,虽然他十分地需要武器和车辆,但冒这样没把握的险让他下不了决心,最终还是谨慎战胜了**,没有车最多只是多走一段路,可冒险却有可能把命送掉!

杨威想到这里不再犹豫,翻过半人多高的高公路的护栏到另一边的公路上走——活死人的度虽然快了,但不可能学会翻栏杆吧?

他慢慢地挪动脚步,心里存着万一的侥幸仔细观察那七个人的一举一动,直到距离进入三十米内,其中一只活死人突然间把脑袋转向杨威的方向。

杨威的心顿时变得冰寒刺骨。

距离太远了,杨威连它的长像也看不清,更不要说看清它的眼睛是不是只剩下一只瞳孔,可它现杨威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向杨威扑过来,而不是高声喊两句问他的身份!

越来越多的活死人现了杨威,它们一个个地扑过来,接着又被齐胸高的高公路护栏挡住,只能伸出两条胳膊不停地比划着,用它们的胸口不断地撞击结实的护栏。

杨威和活死人中间只隔着三米宽的隔离带,活死人身上穿着全套的疫区专用作战服,有两个还戴着头盔,可又有什么用呢?它们的脸上都没戴防毒面具。

他盯着活死人身上挂的步枪和手枪艰难地移动着脚步,只要能拿到一支……杨威狠狠地别开脸,大步往前走,不让自己再看那几只活死人一眼。

七只活死人毫不犹豫地紧靠着护栏跟在杨威身后,撞击护栏的轻响连绵不断。

前面就是几辆车撞在一起的现场,杨威看不出这几辆车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事故也只是很普通的追尾。

最前面的平头卡车已经顶破了高护栏,右前轮冲进隔离带,公路护栏被车头顶得稀烂,其中的一条高高地斜举着正扎进驾驶室,从驾驶员的胸口捅了进去!

杨威的目光忽然凝固住,这台车的驾驶员戴着防毒面具!而且副驾驶坐的车门大开着,便车门下的隔离带上空无一人。

还有幸存者?杨威先是一愣,下意识地退后两步。

按惯例,军车的驾驶室里至少会有一个军官跟随压车,这辆车里的压车军官是逃了还是被感染了?

他的目光在隔离带里来回的扫动,可并没有现活死人,倒是那七只活死人一起挤在车头与护栏之间的夹角里,锲而不舍地挥舞着胳膊。

车里会不会有武器?杨威停住了脚步,看那几只活死人完全没有越过对面护栏的可能,这才小心地跳过去,没想到脚一只脚踩到地上,另一只脚却踩到个软软的东西!

“哎——”一声有气无力地痛呼。

杨威本能地跳开两步,回头一看,一个戴着少尉军衔的军官戴着防毒面具正倚在护栏的柱子上,他刚刚只顾着看有没有活死人,眼睛根本没往下看。

杨威赶紧凑过去推了推他:“嘿,你怎么样了……”

“啊……”他猛地捂住了左肩膀,吓得杨威一个哆嗦,再也不敢碰他。

那七只活死人听到痛呼,齐齐将视线转向地上的人,可他躺在地上难得动弹一下,活死人又把视线重新对准了蹲在那里的杨威。

“你怎么样了?”杨威再问了一次。

“我,我胳膊,脱臼了……左腿也没知觉。”少尉的脸蒙在防毒面具下,声间闷闷的,“你是谁?”

“我是杨威,你叫什么?我怎么帮你?”杨威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两个人挂着同样的军衔,让杨威对这个受伤的少尉多了几分认同。

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看了看少尉腿间的配枪,但什么也没说出口。

枪是战士的第二生命,少尉原本就受了伤,他再盯着人家的枪,最轻也会引起少尉的警惕性吧?

“让我看看你的证件!”少尉放开了捂着肩膀的手,防毒面具的护目标镜被雨水浇得全是水溜,根本看不清杨威的脸。

“至于吗?”杨威嘴里这么说着,手却从浸湿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那本军官证,打开了送到少尉眼前。

少尉用袖子抹了抹护目镜,看清了照片上的人和杨威相同,又仔细读了一遍证件编号,这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我叫白柳。”他觉得左腿上一片冰凉,小心地动了动,谢天谢地,他的腿又回来了。

杨威一愣:“白柳?你和白旭什么关系?”

“白旭是谁?我不认识!”白柳诧异地反问,“扶我起来行吗?”他看到杨威什么也没戴却安然无恙,忍不住一把摘下防毒面具,呼呼地喘着湿润的空气。

是巧合?杨威扶着他站起来:“你的腿没事了……不对,你的腿在流血!”杨威赶紧蹲下,三两下挽起白柳的裤腿儿,松了一口气说,“没事,擦伤。”

白柳疑惑地看着杨威说:“不可能,不疼啊!”

“管它疼不疼的,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上车看看。”杨威扶着他靠在护栏上,两步爬上车,驾驶员的身上凝固着大片大片的血迹,他按了按驾驶员的脖子,冰凉一片,早就断气了。

“对不起了兄弟。”车上没有步枪,杨威解下驾驶员的手枪和备用弹匣带在身上,揭开驾驶员的防毒面具,驾驶员的表情痛苦而扭曲,一又眼睛睁得大大的。

杨威轻轻地合拢了他死不瞑目的眼睛,拎着手枪下车,几步走到白柳的面前指着那七只挤在一起的活死人说:“我和你都需要那台车,它们原先是你的战友,但是现在……”

“不用说了,我明白。”白柳的眼睛盯着湿漉漉地地面,目不转睛。“我也是军人,懂得什么叫取舍。”

杨威重重点了点头,伸出左手拍拍他的右肩,“咔啦”一声顶上子弹,几步走到护栏边“砰——”

活死人的体液混合着脑浆飞溅,涂满了半个车窗。

————分割————

晚了一点,抱歉,家里有事打关司,上午开庭,心思有点飞。

下午本来想去处理下新房的合同……还是再码一章再说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