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茫茫 一百七十二 偶遇

箫细仰面打在挡风彼璃卜,为雨刷扫出的扇面添※层的水雾,雨丝和雨刷你来我往小争斗不休,却谁也不能彻底战胜谁。

杨威焦躁地一掌砸在方向盘上破口大骂:“你要下就赶紧下不下就拉倒,磨磨蹭蹭磨磨叽叽的干什么!”他剧烈的喘着粗气。暴烈的声音在装甲车有限的空间里被放大了几倍。他一脚踩在刹车上,优良的制动能力使得惯性让他整吓,身体向前倾倒,若不是装甲车那比普通车大了几圈的方舟盘抵在他的肚子上,他非一头撞在防弹的挡风玻璃上不可。

杨威觉得腹中的肠子好像被顶得搅成了一团,妈的,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要不是身上还穿了战术马夹,还不知道得撞成什么样子。

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设计的,装甲车的方向盘搞那么大干什么。盘面还是平的装甲车的挡风玻璃不像普通民用车那样大,他的正面视野只能看清公路,侧面的视野能透过副驾驶座前的窗子看到了点点。左右两边干脆就什么也看不见!

如果是好天还能调节升降式坐椅把头伸出去开车,下雨天就只能憋在车里”老式装甲车的驾驶室好像用的还是观察缝,视界的平面角度倒是不可上下的角度差到家!装甲车改用防弹车窗,视野已经改善太多了。

杨威现在看什么都觉得不顺眼,想什么都觉得心里烦躁”这到底是怎么了?他深深地喘着粗气。额头顶在冰凉的车窗上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装甲车轰鸣的引繁慢慢地安静下来,车厢里只剩下杨威的呼吸声不断地起伏,慢慢地就连细雨打在车上的声音也变得清晰起来。

人是群居的动物,杨威不习惯,也没法适应这样的孤单。他猛地抬起头来一口气深吸到极限。憋在胸口足有十秒钟才吐出来,总算觉得胸前的憋闷平复了一点。

“还是干点有用的吧!”杨威喃喃自语。压住胸口残留的愤懑。把档杆从四档上摘下来重新挂到一档上启动装甲车。

刚刚路过临时营地,因为部队开进市,那里已经废弃了。除了咋)壳子什么也没剩下,现在的位置大概就是前些天开着皮卡车被截住的地方”任菲的影子顽固地又一次跳进他的脑海,杨威默默轻叹,一脚油门儿踩下去,提高车强迫自己把心思挪回路面上装甲车可不是高档轿车,即没有安全带也没有安全气囊!

几分钟后,杨威突然间现挡风玻璃一角突然出现一点暗色的斑块,那里是雨刷抹不到的死角,积聚的雨水让他的视线通过这里时变得扭曲模糊,看不清究竟是什么。

杨威网想往前送送身子,避开雨刷死角看看前面究竟是什么,前面的暗影左右两侧突然像闪光灯般骤然闪亮。

杨威吓了跳,下意识地点住刹块暗斑竟然是辆车?他以前坐车的时候也曾经看到过对面的车这样做,但他一直不大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眼下路上没有别的车,不用说这是闪给他看呢!

他挪了挪个置,凑到雨刷扫出的扇面上往外看,难以置信地眨眨眼再看。还是一样!

对面来的哪里是一辆车。根本就是车队!他看到的不过是最前面的一号车!

杨威猛然间像大梦初醒一样回过神来。按住喉咙上的麦克风喊:“呼叫呼叫。对面是哪个单位”耳机里只有一片沙沙声。

没回音?频率不对?他只知道班组的频率,公共频道频率是多少?他对无线电没什么了解,一向只知使用,从来没打听过其它的东西。再说没有点专业知识哪是说说听听刻,能懂的?

杨威两下拉开上衣的拉锁。边转动单兵电台的频率旋扭边继续呼叫:“前方车队,你们是谁,前方车队”他同样不懂那些乱七八糟的呼叫编号是怎么分的,只知道通讯兵会把一七、九、零读成么、两、拐、勾、动!

他食指贴在扁平的频率旋扭上把所有频率反复转了两遍也没听到任何回音!听收音机的时候找到频道至少也会听到“吱吱嘎嘎”的声音,怎么这个东西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是坏了?

怎么办?

他吃不准这支车队究竟是从哪儿来的,撤回基地的前指?不像,前指的车绝大多数都是装甲车,也就是杨威开的这种用来战斗的车,但这支车队里各种各样的卡车占了绝对多数。但是市附近还有另外的基地吗?

还是说他们是从基地里逃出来的车队?任菲会不会就在车上?

杨威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是否需要下车问问看。

不用他拿主意,对面来的车队慢慢停在了路边,一号车车门一开,走下来一个穿着雨衣。戴着防毒面具的军人。大步走向装甲车。

杨威看他手里什么也没拿。拽过防毒面具扣在脸上,打开驾驶室顶盖钻出车外,这才看清了来人领子上贴着两权一星的少校军衔,赶紧抢先敬权公少校还礼说:“少尉,你的姓名!”

“杨威!”虽然他对这个少校的态度十分不感冒,但官大一级压死,人。

“车上装的是什么?”

“武器和给养。”杨威心念电转,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

“开门让我看一看。”

这是怎么了?好像是询问犯人一样?杨威还没搞清楚哪个按扭管的是后车门,缩回装甲车里打开了侧面的小门。

少校根本没有进车里的意思,弯腰向车里扫一眼,点了点头说:“没问题了,你是从六号基地出来的吧。”他这一声不咸不淡的话音一落,车队里至少十几支对准杨威的步枪悄悄的收了起来,其中有两挺口径为刀毫米的高射机枪!

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国内只有少量装备,但带有瞄准镜的刀高机却有的是,而且威力不差。只要少校一个手势或者杨威稍有异动,威力巨大的弹头就会毫不留情地击穿装甲车正面的防弹玻璃,瞬间置杨威于死地南方军区来的消息明确地指出这辆装甲车的情况不明,为防止车上装的是吞噬病毒再一次出现感染事件,要求这支部队查清楚这辆装甲车的情况。

“六号基地?”杨威从侧门里钻出来。疑惑地反问,他还是头一回听到个个词

“就是离这儿不远的那个基地,主任是赵军长。”少校解释了一句,这些感染区边缘的基地原本都是普通的军营,在感染爆后才沿着感染区边界临时编号,虽然不是什么保密信息,但这个叫法没经过刻意宣传,大多数人并不熟悉。

杨威伸手从车里拽出雨衣。听到少校这句话,像漏气的皮球一样瘪了气。如果是从基地逃出来的车队或者是遇到过基地的车队,他们还用得着打听基地里的情况么?难道他的判断错了,逃离基地的车队没从这个方向走?

“少尉?”少校推了杨威一下,“我要知道六号基地的情况!”

“是!”杨威把雨衣穿在身上,下意识地回答,“六号基地已经没了。现在里面全是活死人,,你们要去六号基地?”

杨威拔高了嗓音,满脸地难以置信。

“怎么,不能去吗?”少枝的眼中露出一点点笑意。

“全是活死人,你们去那儿干什么?”连基地里仅剩的幸存者都离开了,怎么突然间冒出一支开往基地的部队?杨威的脑子怎么转圈都不够用,“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少校一愣,没想到杨威会问出这和问题。但他想到杨威的来历之后也就释然了:“我们的任务是接收六号基地,让它重新运转起来”至于说从哪儿来嘛,,宝珠河!”

宝珠河?杨威先是一愣,接着一拍额头恍然大悟:“你们是清理河道的”那个那咋”他的脸上还扣着防毒面具,这一巴掌拍得一点也不响。

“对,我们就逞清理宝珠河的工兵!”少校说。

裴扬在几咋。基地失去联系后一直处在极端暴躁的情绪下,等他安排完了调查工作之后才慢慢冷静下来。

六号基地处在感染区边界,基地内储存了大量武器装备,万一这些武器流出感染区外后果不堪设想!裴扬根本担不起这个责任。

他和周镇民通讯的时候说没有援兵派给他,指的是隶属于南方军区的机动部队,清理河道的部队保障的是整个宝珠河还有玉江下游的安全,轻易动不得。但大量武器流入社会同样不是小问题,裴扬才不得不从工兵团和援一军中抽调部分部队。命令他们接管这几个失去联系的基地,要任务就是确保武器不失窃,不能流出感染区!

但交给周镇民的转移任务并没有变动,一个营的兵力也只有三百多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负担起整个市的救援支持工作还是太为难了点,最重要的是人员的缺乏很可能造成后送的幸存者逃离基地,在感染区的情况没彻底公开前,裴扬必须避免这样的情况生!

少校和他的营一直跟着大部队清理河道里的尸体,沿河道逐渐向市接近,但为了不与市的武装力量起冲突,他们在距离市十几公里外的停止前进,就地驻扎感染区里的情况混乱非常,市的武装势力很可能是普通平民建立的自救组织!

不久前各基地派兵进入感染区的,援一军同时开进了市,派军进入市的本意是压制武装势力,逼迫他们交出武器。以便和平地解决不法武装组织,可援一军的先头部队网进入市就遭到了袭击,被迫与不明武装进行了一场小规模的战斗。感染区内的特殊情况,根本没有武装势力的详细情报。援一军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武装势力的人员成份和组织结构,也就拿不出有针对性的有效计划。

虽然援一军拥有先进的武器装备,但巷战在全世界来说都是个难题。因此清剿武装势力的进度一拖再拖,因为不愿过份逼迫这个组织,所以进度非常的

每天宝珠河里都有新的死尸出现,卫星侦察显示宝珠河上游未现尸体,那么河中的死尸肯定是来源于市小所以援一军一天不能控制局势,清理部队就不能撤退。

这一次从援一军抽了四个营的兵力,他们在市的行动只能接着拖下去。

南方军区的命令下达前,清理河道的工兵部队已经在河岸上驻扎了三天,以急行军的度奔向六号基地,他们才刚刚从断桥的位置开上公路几分钟,如果杨威再开快一点抢先开过断桥上的钢架桥,双方就会直接错过去。

杨威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些背后的故事,他听到这支部队是为了接收六号基地,第一个念头就是他必须继续向市进!部队是个讲纪律的地方,如果接受了少校的领导和他们一起回基地,得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离开?

“少校,我早晨网从军区回基地,到基地的时候感染已经生了,知道的情况并不多。

基地里所有的库房都开着,武器库门也撞坏了,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之类的情况我并不清楚”他的大脑急运转,利用讲述基地的情况的机会争取时间琢磨对策,“还有小你知道通往感染区外的公路都截断了吧?”

少校点点头没说话。

“这条公路断口部分的值班人员都遇难了,只有一个人叫白柳的少尉幸存。”杨威咬牙切齿,但并没有多说。

杨威就是咋。普通人,不是什么相逢恩仇泯一笑的君子。信奉的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他不是不想把白柳的事说出来,但白柳比他在部队呆的时间长,门路和人脉都要广得多,这件事又没人证物证,想来想去还是放在肚子里,别搞得没把白柳怎么样,反而给自己惹下一身麻烦。

少校再次点点头说:“我尽快派人过去,那个白柳呢?没和你在一起?”

“他比我早离开基地,开车往另一个方向走了!”杨威想到了一咋小极佳的理由,语带双关地说,“我得到市和前指报到,我们的路不一样。”

“那好,再见!”少校与杨威互相警礼。少校知道处于市的前方指挥部已经向六六一基地转移,杨威的话令他以为杨威与前指有直接联系。所以根本就没想到要告诉杨威说前指已经搬了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