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茫茫 一百八十七 不眠夜(四)

“我国政府对,国的病毒泄露事件表示进步的关注。师样,什次对国的研究这样危险的武器级病毒表面不解,希望国拿出人道主义精神,尊重人权,尽快控制瘦情。我国政府对国的现状表示忧虑,我们愿意派出医疗防瘦人员支援国。外交部言人西装革履道貌岸然,瞅了一眼手里的言稿,继续侃侃而谈,“根据最新的消息,国已经无力控制瘦区的扩散,病毒的扩散。对全世界来说都是个巨大的威胁”希望每个有能力的国家都拿出足够的诚意来帮助国渡过难关。最后,我们对国击落我国通讯卫星的野蛮行为表示强烈抗议!”

屏幕上的人嘴里说着叽哩咕噜的鬼话,下面配着刚刚翻译过来的字幕。

“强词夺理,恶人先告状,无耻之尤!”宁伟“嘭”地一巴掌拍在指挥台上,怒容满拜

感染区的消县也就瞒一瞒国内。国际上早就吵翻了天。

“贼咬一口入骨三分,这是他们一贯使用的伎俩,有什么好奇怪的?”和宁伟坐在一起的季川上将开口劝道,“如果说咱们手里没那么多核弹头,他们早就打到咱们家门儿口了,还能拖这么多年?哼哼。”

他后面的话没说出口,但宁伟不用猜也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

国与国之间的对话,看的永远是实力和利益,落后就要挨打是一条不变的真理。一直以就希望向感染区派出所谓的医疗队,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之,吞噬病毒的感染度如此之快,用得着什么医疗?他们想干的是收集与病毒有关的第一手资料才对!

各方面汇集的情报无不显示有一只巨大的黑手隐藏在分裂组织的背后推动这一切,这只黑手到底在哪里双方心知肚明白旭知道的情况是从哪里来的?

国家的情报系统虽然不显山不见水。但收集情报的效率一点也不亚于世界几大着名情报组织。

屏幕上的画面一转,言人顿了顿,喝口水润润嗓子:“下面是自由提问时间。”他眼镜下的蓝眼珠一转,随意地指了一个举起手来的

这个记者站起来说:“言人先生你好,请问,贵国已经派出了两支航母编队,那么下一步的军事计划是怎么样的呢?贵国有没有武装介入此次事件的计划。”

言人的眉头暗皱,怎么这个女人不是事先安排好的自己人吗?竟然会问出这种问题?大厅广众之下又不好用无可奉告搪塞,眼珠一转。他装做若无其事地回答:“我们派出舰队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病毒通过海路扩散到其它国家!下一位。”他的话模棱两可,怎么说都说得通。

“妈的!这根搅屎棍又跳出来搞风搞雨,***东西。”宁伟又是一掌重重地拍在指挥台上,两国之间隔着宽阔的大洋,根本没有陆地相连,就算是威胁也轮不到他。季川老神在在,摇了摇头说:“他们也就是嘴上说说吧,真敢动手么?”感染刚刚爆,海军的全部战略导弹核算潜艇就奉命离开基地消失在茫茫的大洋深处,随时准备执行二次核打击任务,潜艇携带的核弹头虽然不多,但足够瘫痪半的,再说陆基战略导弹也不是吃素的,真打起来鹿死谁手还是两说。

“算了不看了,不就是知道感染区扩散跳出来叫唤么!看了窝火。”宁伟挥近手,屏幕上画面一闪,重新恢复了感染区和边境的局。

他嘴里说得轻松,心里却异常的沉重,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从感染爆开佬就一直盯着感染区不放,正式的声明虽然是第六次,但政府官员在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场合的讲话和态度恨不能一天搞几次。

“老生常谈也是谈,还是让件交部和他们打口水仗去吧,不就是那么回事儿么。”季川表面上仍然镇定自若,但心里到底怎么想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国与国之间的政治无非就是利益的交换,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付之战争从始至终一口咬定吞噬病毒是生物武器生了泄露。绞尽脑汁想把这个罪名坐实,双方的口水仗不知道打了多少,但明白人心里都知道谁也不可能把事实摆到明面儿上来说,哪边的可信度都不怎么样。国际舆论几乎呈现出一面倒的态势,十有**倒是因公布的病毒情况太过骇人听闻他们拿出来的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来的感染区照片!

这些照片详细地记录了感染区爆前后的一些情况,就连国内掌握的情况都没这样详细!

私下里两国也不是没接触过,但全部都无疾而终。

宁伟的神情一动,压低了声音凑到季刚耳朵边上小声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啦?”宁伟是军事指挥出身,不比搞情报出身的季”消息灵通。季”平静的眼中刹那间掠过一抹凌厉,说了句极具唯心主义的话:“举头三尺有神明,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什么意思?”宁伟没听明白,可看季”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知趣地没有再问下去。

搞情报的就是这点不好,嘴巴一个个硬得可以

“报告!”参谋再次跑到宁伟身边,压低了声音说。

基层部队里报告一定要喊得中气十足,但在这儿,高级军官的年纪平均在六十岁左右,部分人有心脏方面的问题,所以声音不能突然,也不能太大。

“说吧,又什么事。”宁伟长出了口气,压下心底的好奇揉了揉眼角。

“参谋长,网得到的通知,外交部马上要表重要声明!”

宁伟无奈地摇头,嗤地一笑:“真让你说着了,这又干起来了,有什么用啊!把频道换过去。的声明刚刚结束,这个时候表新的声明还有别的意思么?

季川听了他的话轻轻一笑,什么也没说。

“是!”参谋轻声回答。

大屏幕的画面马匕换也了灯火通明的布会会场,会场里布满了各种各样的摄像仪器和不同肤色的记者。的新闻布会现场丝毫不差这些记者都是消息灵通的人士,就算现在的国已经被各个国家列入一级危险国家,他们还是大批地拥进了国,甚至有不少人还试图闯进感染区。

如果不是用紧急状态为由把他们全圈在了京城,还不知道他们会闹集什么样的乱子来。

屏幕上已经的布会已经开始,言人一反往日端坐台上,风度翩翩的常态,紧皱着眉头将麦克风拉到自己的面前,手里握着一叠厚厚的文件说:“各位,我现在要宣布一项最新的声明!二十分钟之前又一次无耻地声明突破了我们的底线!我们从各方面掌握的情报都把吞噬病毒的来源指向位西部沙漠中的病毒实验室!我国从境外逮捕归案的分裂主义恐怖分子已经招供

宁伟眼睛一瞪,他是军人不假,但能坐到他这样的位置,对政治的敏感性同样不低于任何人!什么时候国家级的声明中会如此明确的将矛头指向具体的国家?后面一句话更是等若直接承认了派兵进入其它国家!

他不由地瞅了稳稳当当的季川一眼。外交部表的声明刚刚开始就让他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分裂分子的组织背后一直的支持小病毒列是的实验室里得到的,恐怖分子策了我国南方的恐怖袭击!但他们的资金以及病毒运输等等全部得到的支持。可以说和恐怖分子联手实施了惨绝人寰的屠杀不仅不敢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反而指鹿为马信口雌黄反咬一口,对此,我国忍无可忍,我手里的文件就是相关人员的资料和供词!会后请大家向我们的工作人员索取,”

季”突然开口补充了言人没说出来的话:“分裂组织的成员交待。他们本来以为这只是一种高传染性的非致命性病毒,准备用来制造混乱,造成社会恐慌。根本没预料到被这种病毒感染后的结果,第一次袭击后他们同样被病毒的威力吓坏了,中止了进一步的计划

“什么?”宁伟难以置信地看了看屏幕,“那后来的爆呢?哪儿来的?”

“你觉得就凭他们三脚猫的技术实力有可能三番五次的入侵咱们的卫星吗?”季”反问,往咱们的身上泼墨水,咱们不一样是栽?支持分裂分子的如国不假。但只的某个势力,很难说就是出政府的接意。”

双方都是有核国家,任何一个成熟的政治家都不会冒着毁灭世界的危险搞这种级别的恐怖袭击,只有极端组织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不顾一切地动这样的袭击。

国的损失究竟有多大?双方很有可能为此打上一场你死我活的核大战,之所以一直克制就是因为找不这样做的理由。

吃饱了撑的想玩同归于尽?这样的理由说服不了任何人。

想到这里宁伟悚然一惊,难道也是被利用了?

一分割

愁死我了,真的不擅长写这种东西,有什么漏洞大家找下吧。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