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茫茫 一百九十三 弹药

了起来杨威是第二次老读条路,但是因为卜次睡了世到军区所在地的路往后该怎么走他根本不知高公路上的岔路也不少。这要是把路领差了,还不得惹出乱子来?

但知道有知道的走法。不知道有不知道的办法,杨威直接把车靠边停下,站起来学着交警的样子打手势让后面的车先过。

后面的驾驶员们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心里面胡乱地猜测着,客车一辆辆经过,不少战士把目光投向装甲车不停重复着前进手势的杨威,绝大多数人认为杨威可能和护送车队一样,送到这里就要回去了。

直到所有的客车全开过桥去,杨威才不紧不慢地他跟在别人后面,他的办法很简单,让别人在前面走带路。

杨威回头瞅了瞅躺在后面的大个子。没想到正对上杨海鹰一双睁大的眼睛:“我靠,你没睡啊?”过钢架桥必须先减,慢慢地把车开上桥。先开过桥的客车都停在桥对面等着。什么时候后面的车全过了桥,全车队才会一起上路。

装甲车是最后一台车,杨威铁了心不往前面靠,直接把装甲车停在最后一台客车后面,对着单兵电台说:“开车吧,全过来了”。虽然不少人好奇他为什么跑到后面去了,但从这儿往后也用不上装甲车开路。原本的二号客车成了一号车,缓缓地启动前进。

正常情况下行军的车队每台车都有自己的编号,有严格的顺序,不是说打乱就能打乱的。

杨海鹰两只手叉在一起枕在脑袋后面,两只眼睛瞪着车顶呆呆地说:“睡不着了挺活泼个人呆呆的样子还真是少见!

杨威一点也没客气,趁前面的车队刚刚启动,还没轮到装甲车,直接从驾驶座上爬下来:“睡不着换你开,让我也睡一会,困死我了。”

杨海鹰支着胳膊坐起来,挠了挠后脑勺:“早知道我就把眼睛闭上!你也敢让我开,不怕开进沟里?”话虽这样说,但他还是起身爬到驾驶座上。

“我可告诉你说,我只开过小型车”。杨海鹰坐到驾驶座上,不开车先声明。

杨威的驾驶技术不过是个半路出家的野和尚,他却是实实在在的拿过驾驶证的,并着几吨重的小汽车和装甲车一样么?别看装甲车但十几吨的重量赶得上卡车重,怎么也的票司机来开才对吧?“你行了,放一个月前我连方向盘都没怎么摸过,现在不是一样开?”杨威躺到大个子刚刚躺的地方窝着,但是脑袋底下的纸箱太硬太高,身下的车厢板络人,翻来覆去的怎么调整姿势也找不出个舒服点的位置来,刚才大个子是怎么睡得那么香的?

杨海鹰觉得这个方向盘实在是太别扭了。另外座位也太高了,他将座位高度降到了底,这下感觉好了点儿,他不像杨威个子“矮。”就算是坐在正常高度的椅子上,大个子的整个脑袋仍然能伸出车外。

回头瞅瞅杨威,杨海鹰嘴边偷笑:“钥匙在哪儿?怎么点的火?”他躺在那儿一样不舒服,要不怎么会睡不着?

“不用钥匙,按钮上有“启动,两个字!不知道怎么走就跟在车队后面杨威干脆爬起来翻出睡袋和气垫,把气垫打好气再铺上睡袋。舒舒服服钻进里面。

杨海鹰咧了咧嘴,这叫什么事儿。早知道有这儿玩艺儿他也拿出来用啊!虽然气垫的长度肯定比他的身高短,但也比直接躺地上强吧!

他满腹郁悴地按下启动按红,装甲车轰隆隆地跟在了车队后面一

他的确不知道该怎么走。

装甲车动机规律的轰鸣声就像是催眠曲,杨威头一沾睡袋。马上就睡着了。

一直在睡梦中迷蒙的杨威突然觉的身下的装甲车一震,勉强睁开惺怪的睡眼,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一能存最困的时候睡上一觉实在是人生最惬意的事!

看看腕上的手表,九点十分,竟然只睡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感觉像睡了一天一夜一样清爽。

突然“砰”地一声响远远地传过来。杨威高举的胳膊蓦然僵在半空。

枪声?而且还不止一声!杨威两下从睡袋里爬出来:“怎么回事?”甫一爬出睡袋他的手就在第一时间摸到了插在战术马夹枪套里的手枪上。

他在部队里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枪声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听这声音应该是手枪。

杨海鹰紧锁着眉头,头也不回的说:“你上来自己看吧。”

看大个子仍然把头伸出车外的样子。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可枪声竟然持续不断,另外,似乎还夹杂着各种其

“咱们这是到”什么,”地方了?。杨威打开机枪边的射击口钻出车外,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高公路左侧遥遥地望见几股黑烟直冲天际,遮蔽了半边天空,隐隐约约地似乎还能看到升腾的火光。断断续续地枪声从黑烟升起的地方传过来,因为距离不近小听在耳朵里并不真切。

车队前面的客车全部停在了高公路上,公路两边不少车横七竖八地堵在路上停着,在装甲车的旁边就停了一辆撞坏了车头的面包车,但车里的两个人宁可死死抱在一起也不下车,杨威再仔细看,绝大多数的车都是这样”今天的天气不错。可所有有人的车竟然都没打开车窗。有些车里的人脸上还戴着口罩甚至是半面式防尘面具!

客车挡住了杨威的视线,看不出是不是前面的公路堵死了车队才不的不停下。客车上的战士们拎着步枪散布在高公路上,一齐远远望着同一个方向,少数几辆车上的乘客壮着胆子下了车,像找到了依靠一般凑到战士们身边。

几个战士正安抚着那些靠过来的普通人,仔细地询问着。

一名军官和几名战士爬到客车顶上,军官正举着望远镜向左前方观察。好像在和那几个战士商量着什么。

不少车里的人都把目光投向公路上的战士们,目光里有期待,也有

望。

客车顶的军官放下望远镜瞅了瞅杨威。带着几个战士跳下车顶他们都是单臂撑着车顶边缘,是真正的从车顶上跳下来!

杨威定睛一看,那个军官竟然是熟人。

军官和身边的战士们交待了两句话,一个人走向装甲车,杨威挥挥了个招呼:“项队长。”

项利一副愁眉不展的神色,两步爬上装甲车:“怎么是你们两个?快。用车载电台呼叫,看看能不能联系上人,问问前面的情况

“怎么了?”杨威钻进车里让开射击口,“还是你来吧,我们两咋。都不怎么会用。”

项利也不客气,直接跳进车里,一眼就看到车里的机枪步机和大堆的子弹箱子,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缩到副驾驶座上打开车载电台:“呼叫,有没有人在这个频段上?。电台里只有沙沙的响声,他换了个频率继续呼叫:“有没有人在这个频率上

试了几个常用的频率却一点收获也没有,项利有一点急了,他放下话筒深深的呼吸几次说:“不能再等了”小他的目光挪到杨威脸上,又往下挪了一点说:“杨少尉,我们需要子弹!”

“什么?”杨威不明白他的意思。而且,他直接叫少尉是什么意思?

杨威顺着项利的目光看下去。这才现项利看的不是他而是他身边的子弹箱子。

项利重新把目光挪回杨威的脸上:“现在只有你这儿还有子弹车队是撤离感染区,不是出任务,虽然为了保险起见没收回战士们的枪,但每个人身上只带了不到一个基数的子弹,出市的时候都消耗了不少,很难说能不能支撑接下来的战斗。

“子弹没问题,但是前面什么情况?暴乱?”虽然杨威出时已经从周镇民那里得知感染区扩大的消息。但他宁愿这里的混乱是因为暴乱引起的。

“是活死人,战士从老百姓嘴里问出来的。”项利毫不犹豫地戳穿了杨威不切实际的幻想,“我马上叫人来搬,,还有,前面的情况不明。一会需要你们开着装甲车打头阵。

“好!但是步枪弹没多少,机枪弹行不行?。杨威立即答应,项利的军衔比他高,用商量的语气说话已经是为了照顾他是个网拉进队伍不久的平民,不然的话直接命令,哪有商量的余地?

再说车里的枪支弹药也不是他自己的,就算到了军区他还能把满车的武器偷走怎么着?

“要,越多越好!”项利毫不客气地说。

如果前面的情况真的展到像市那样,活死人像潮水一样一**冲过来,一辆装甲车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到那时就只能撤出来,不能明知道是送死还把战士们送上去。

杨威车上的弹药再多也不够几百个战士分的,说杯水车薪一点也不过份,虽然重弹对步枪的枪管磨损极大。但这种时候顾不上那么多了。

一分割,

很意外,书友七张催更票竟然只催三千字”咱也不能太薄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