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茫茫 一百九十九 燃烧的城市(五)

点大多数进入小城的战十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只将要面畔洲北汁么。包括项利和杨威在内的所有人都对目前的形势估计不足。

部队刚刚开进小城时,战士们依照一直以来的习惯,从进入小城的地点开始收拢分散人群,接触的面积只有郊区的那一点,但项利更改了命令之后,战士们从救援任务中解放出来,重新执行他们更加擅长的消灭任务一军人还是更擅长破坏而不是战斗。

战士们深入小城,看到的一幕幕令人触目惊心。

城内的情况远远比城郊混乱得多,到处都是死尸和活死人,加上活动的人里有普通人也有活死人,每次开枪前都必须鉴别清楚。一组战士从郊区进入城内,车网开上主街几十米,突然间一声拉长了声音的惨叫,从六楼上落下一个人影。如同一只装满的麻袋一样摔下来。上半身砸在一辆翻倒的车上出一声闷响,整个人从腰间断成两截。脑袋不知道磕在什么地方,从中间竖着裂开,脑浆四散,摔得支离破碎,血溅十步。

饶是战士们见惯了尸体仍然一阵阵地惊悸这个掉下来的是人还是活死人?是自己自杀还是被人推下来?

还不等战士们的心思从惨死人坠楼者身上收回来,前面不远处的巷子里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冲破耳鼓。

战斗组立即奔向前方,一个急刹车停在小巷外,靠近车门的战士毫不犹豫地提着枪下车飞奔,巷子里一角,一男一女倒在地上撕打在一起。女人到在地上极力挣扎,男的不停地在女人身上撕扯。

战士的心中一阵恶寒,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人还有心情搞这个?还是光天化日之下?从这个角度开枪很可能伤到女人,他向前急冲两步,一枪托砸男人耳侧,巨大的力量砸得男人直接翻了出去,战士网想举枪击毙男人,却现眼角看到的景象不对,顿时愣了愣把视线转到女人的身上。

那个躺在地上的女人原本被男人挡住,战士根本看不清她的样子,砸飞了那个男的他才看到女人全身都是血,破烂的衣服掩盖不住皮肉翻卷的伤口,眼见出气多入气少,马上就不活了。

“砰”战士的身后一声枪响,吓得他一个机灵。

那个被他砸翻的男人头顶飙出一股血注,刚刚爬起一半的身体轰然倒地一它的眼睛里只有瞳孔是黑色!

“你不想活了?什么呆!”后面的战友赶上来,毫不客气地顶了他一拳。

战士摇了摇头,默然看着半死不活的女人,这么重的伤没有专业的治疗肯定没法活下来,战士举起枪,准了她的眉心,,

“砰”

战士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量一般垂下枪口,心头一片怅然,他的战友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样对她更好。”说完离开了这个阴暗的巷。

战士最后看了一眼地上半裸的残破卫体。转身走出巷子外”既然无奈地赶上了这个时候,谁也没办法掌控自己的命运,要怪就怪生逢乱世,不得不随波逐流吧。

短短一千多米的街道,这个战斗小组遇到了三次坠楼五处大火九次抢劫,反倒是原本作为的目标的活死人却仅仅遇到四只。

这个战斗小组的遭遇几乎就是全部战斗组的代表,所有人遇到的情况大同小异小城的秩序完全乱了。什么法律什么道德,全都变成了纸上的废话,社会秩序一旦崩溃,就只有拳头大才是真理。

大家都明白活人比活死人危险得多,如果让那些无法无天的人得到了枪支弹药,战士们不得不拿出百倍的精神小心防备”什么时候当兵的要这样大规模的防备老百姓偷袭?

部队的自主救援行动网月开始就陷入了麻烦,虽然大多数人还是信任军人的,可有一个不安份的人就能造成极端的后果,谁也不敢轻心大意。

战士们遇到麻烦的同时杨威和项利也不好过,越接近火场枪声就越密集,两眼一摸黑的装甲车在拐上小城主街之前停在了岔路上。

项利趴在潜望镜上眉头紧锁,不停在观察附近的情况。

一辆翻倒的大货车挡住了岔路口,同时也挡住了街对面楼上的大部分视线,给了装甲车极好的掩护。

“怎么样?”杨威看项利离开了潜望镜,急忙问道。

杨海鹰弓着身子窝在后面,眼里同样射出询问的意思。

“不怎么样”项利愁眉不展。“前面根本就是战场。刘国,往后退一退。”

他从潜望镜里看到的情况非常恶劣,街道左右两边互相对射,火力密谋虽然不大,但从声音和子弹打到墙上的威力判断,双方都拥有不少重型枪械,两边着火的建筑根本就是炸出来的!

“怎么会?谁和谁打起来了?”杨海鹰诧异地问,“咱这儿又不是美国,哪儿来那么多枪?”

国家对枪支弹川”小蒸制非常严格,就连警察不出任务都不带枪,他点炮憋冰儿纹些武器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还有前些天在市,那些武装分子从哪儿得到的武器?

项利没顾得上答理他,通过无线电呼叫:“全体注意,全体注意,马上撤出城区,马上撤出城区,集结待命”。打在街道对面墙上的弹痕清楚让他看了个清楚,每隔几子弹就出现一曳光弹和一燃烧弹,虽然看不出有没有穿甲弹,但已经能肯定那绝对是刀高机打出的效果!

战士们只有甥毫米步枪,子弹还有限。如果把战士们送上去,根本就是送死在情况明确之前,不管交战的双方是什么人,都是潜在的敌人!

刘国动装甲车后退,前方剧烈的枪声将引擎的轰鸣淹没了,谁也没注意有这么一台装甲车接近战场。

项利的大脑飞运转,回答说:“我怎么知道是谁和谁打起来了?还有,你真当没枪吗?如果我没猜错他们用的都是部队已经淘汰下来的老式枪械。”

“哪儿来的?”杨威下意识地接口问道。

项利看了看杨威再看了看杨海鹰:“企事业单位都有民兵组织,那里有枪!”

杨威和杨海鹰大眼瞪小眼,头一回听说这种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那我们怎么办?”杨威又问道。

虽然项利下达的命令已经让他有了一点猜测。但还是要经过项利的确认。

项利搓了搓脸,按住眉头说:“先撤出去再说。”

刘国调转了车头,飞快的原路返回。

车厢里陷入一片沉默,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原本突然爆的感染就够呛了,偏偏又冒出来个武装火拼!

火拼的双方到底哪边是正哪边是反或者说两边都不怎么样根本不是项利关心的问题,他现在想的问题是扩散后的二级感染区中的情况是不是全部都烂到了极点!

不说别的,咙妾高公路上堵塞的交通就把通向军区的路完全堵了个严实!

二级感染区内的混乱不仅是给项利带来了解决不了的麻烦,同样给南方军区的撤退计划造成了严重的问题。

南方军区指挥中心。

一夜未睡的裴扬背着手来回的走动,虽然神经已经疲劳到了极限,但是他却怎么样都没办法停下来。

一夜的撤退还算顺利,二级感染区的外围已经撤了个**不离十,但是在完成了外的的撤退任务后,继续向纵深前进的部队迎面撞上了从二级感染区内匆忙撤出的大军,不管是高公路也好,各级其他公路也好。到处都是被迫撤离家园的车队,交通规则什么的完全成了摆设,滚滚车流如同潮水一样向外拥过来,两方对冲挤在一起,顿时谁也动弹不得!

部队的车队都是按原本的交通规则靠右过的路走。但是拥出来的逃离车队却不是!左边的车辆还能继续向外走,但是右边呢?就算部队的车队靠在一边,挤成一团的逃离车队也没办法快的通过。

从刚刚得到的消息来看,二级感染区内的多个县市大量人口出逃,不少地段都因为交通事故堵塞了公路。

至少占了二级感染区一半以上面积的地区没能及时有效地组织撤出!但最让裴扬不安的是某些地区的撤离组织得极其不利,以至于令部分不明情况的车队向感染区内开进!

这不是自寻死路,飞蛾扑火吗?他还一直在愁怎么分散感染区内已经救出来的韦存者,现有的基地根本没办法接收这些人,可总不能让他们自生自灭吧?裴扬愣愣地看着屏幕上的地势图,砸摸呕摸嘴里的味道,满嘴的苦涩一他的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一溜水泡。

裴扬站住脚步,终于咬着牙下了决心,用已经撕哑的声音大声喊:“命令,所有向感染区内运动的部队,离开公路,装甲部队越野前进,不适合越野前进的运兵车推下高公路,给撤离的车队让路!多余的人员留在原地指挥交通,陆航的直升飞机全部出动,给我把堵住公路的车全部吊开!务必保证公路畅通!”

“是!”参谋立即传达命令,裴扬站在原地,出神地盯着屏幕,原计划两天完成的撤离计划”肯定没办法在两天内完成了,怎么办?

就在裴扬紧盯着屏幕不放的同时,通讯区内的任菲同样出神地盯住了屏幕地图上一只停止前进的箭头!

一分割,

新电脑拿回来了,但是房子又出问题了”办房照半个月,土地使用又要十天,再加上还要等贷款批下来。也许年前能装修完就不错了,,结婚怕是赶不上了。

这几天焦头烂额,夫家原谅我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