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茫茫 二百零七 燃烧的城市(十三)

枪轻快的射击声夹着刺鼻的硝烟味弥漫整个专廊,杨喊甘列小是精确射击,十几子弹将刚刚从一楼上来的两个人直接消灭在楼梯口。

俗话说得好,计划不如变化快,更何况把这支正在撤退中的部队派出来根本就是指挥部门没办法在附近找出另一支部队,临时抓了“壮丁”的结果。

原本的偷袭意外地变成了强攻。但不管是杨威也好还是项利也罢,他们俩都宁肯跑出来强攻也不愿意继续呆在那间屋子里等另一枚火箭把他们俩送上西天!

刚刚项利贪图重火力的威力往射筒里装火箭弹的时候杨威差点小没急死,这要是在战场上和自杀又有什么区别?项利也就是欺负欺负这些菜鸟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进攻本来也没有什么计划,项利要多的还是靠着平时练的模式随机应变一情况不明,他也没什么计划的余地,还不如让战士们自由挥。

这支部队虽然不是那种只带一把刀就能在敌后来去自如的特种精英。但也算得上是练有素的陆战精锐,对上一伙一没有严格练;二没有严密组织的武装暴徒,优势在谁手里还用说吗?项利根本也没觉得有计划的必要。打死两个暴徒之后,杨威一点也没敢放松,他不知道楼梯上还有没有人,枪口一直瞄着楼梯口。

“什么呆啊,这边!”如果不是两只手都倒不出来,项利肯定要伸手拉杨威一把,他几步蹿到附近的一扇门前,等杨威举着枪退过来之后说,“我踢开门,你瞄准准备射击!”

杨威点头表示明白,项利抬腿一脚踹开了看似结实的木门。

没人?杨威不敢大意,端着枪左右看了一遍,确定没人之后才冲项利点点头。

项利拎着手里的零碎两步蹿进门里,回身上脚下踹上了门。

关门的一声脆响在不断地枪声下显得那么的柔和,关门的回音还在走廊回响,对面的一扇门猛地打开:“操,老子说过多少遍了,打枪把门给我关严实喽!”这人个子不高但长着一身横肉,一看就不像个善茬子。他的耳朵里塞着两只高保真耳机,脖子上还挂着,显然是觉的受了惊扰才跳出来。

因为他呆的屋子在走廊对面。和楼梯在同一面,所以从他的角度看不到楼梯上的情况,走廊里的硝烟味掩盖了血腥味儿,他的鼻子同样没起什么作用。

矮个子冲着走廊大骂了一通之后重新缩了回去,享受自己难得的悠闲时光在看守所里可没这么轻松的日子过!他心里对这次“末日危机”克满了期待,这是什么?这是机会!

他手里有枪有人,还怕搞不来别的么?只要政府大楼一攻下来,他头一件事就是干掉另外几伙人的头头!到时候这个城里他就能说一不二!以此为基地向周边展,说不定还能当个一方霸主”他摇头晃脑地听着早已经过时的流行音乐,为难的琢磨是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战术慢慢展还是先占据城市以点带面才好。

项利进屋子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来,接着他将步枪上的背带拆掉,重新扣在火箭炮的射筒上,另外两只火箭弹插在他自己的背上一支,另一支插在了杨威的背上!

杨威莫名其妙。战术马夹上怎么还有固定这东西的地方?背这么咋。玩艺儿就是背着一只大号炸弹,这要是挨上一枪倒死得痛快。

项利打开门先听再看,没安现情况。

那个矮个**子刚刚进去,两个人前后脚的工夫打了个时间差!但那两具尸体在的地方是楼梯,被人现是早晚的事,必须抓紧时间!

“走!”他之所以先找个地方把火箭筒背好,就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交到杨威一个人的手上,另外。这间屋子就在那间放火箭炮的屋子边上,同样地不安全这群人打枪放炮的技术连二把刀都算不上,明明是瞄着隔壁万一误中副车怎么算?

两个人迅向走廊的左侧转移。一直走到走廊尽头,项利的手搭在门把手上轻轻地说:“我收拾里面。你掩护!”在走廊的中间很可能同时受到来自两边的火力夹击,走到走廊一侧,这种可能性就小得多了。

杨威点头表示明白,项利扭开门把手。但没推开门,而是退后一步抬腿踹开门。

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一张办公桌放在中间靠窗的位置上,办公桌两边放着两把椅子,旁边的桌子上还有两台电脑和文件柜什么的。

炙热的阳光从依然完好无损的玻璃窗上照进来,一时间就像枪声也小了许多。杨威跟在项利的身后进了办公室,拉开个椅子就把自己扔了进去,就连身后背的火箭弹络得慌也顾不得。

总算脱离了随时可能和敌人遭遇的地区,他要抓紧时间放松一会,哪怕两分钟也好!

妈的,实在是太紧张了,真是个要命的活计,稍不小心这一百多斤就玩完了!

项利靠近窗户向外观察,从这里向外看,只能看到一个着弹点。熊熊的大火仍然在烧个不停一枪声减弱不是项利的错觉,而是因为突然炸毁的火力点的影响,不少暴徒乱了方寸!

纪律部队能用严格的纪律约束成员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继续战斗。但这一群乌合之众有什么约束?说他们是乌合之众都是抬举这帮人了!如果是项利,肯定少不了在楼两侧放上警卫哨兵随时报告情况,网网装甲车开过来的时候就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怎么会搞得这样背动?

原本一边倒的战斗突然间出现两个重重的不和谐音符,不少人下意识地停止了射击。

他们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占据各个楼间的暴徒们本身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在看守所里就是不同的几个集团,其它几栋楼里的人都认为项利这两炮是矮个棒子起了异心想吃独食!

政府大楼里的人是瓮中之鳖小就算放一放也没关系,但眼下来是合作时期就在背后捅刀子?

另外,“工刁的行动也加剧了暴徒们火力减弱的讨“※

项利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无意间给那个的家伙惹了个大麻烦。他的目光刚刚从楼上两辆冒着黑烟翻倒的白色警用装甲车上收回来,不由地庆幸没把唯一一台装甲车开过来,不然的话跑不了车毁人亡的命运。

项利很想再找个目标把手上的火箭弹都用出去,但是这些从看守所里跑出来的暴徒也不是傻瓜,根本没人肯再打火箭暴露目标!项利犹豫了足有三分多钟才依依不舍地放下了火箭筒,对楼内的巷战来说,这东西远远没有枪械和手雷好用,偏偏杨威车上就是没带手雷”一间间屋子慢慢清理好像很挫,但是把他们全吸引出来一起消灭?怎么吸引?别再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招来大队的暴徒围攻!

可惜了,一直想抓个舌头,竟然哪次都没抓成!

杨威看他放下火箭筒,十分自觉地抽出背后的火箭弹放在一边,这东西硕大的弹头竖在背后,活像戏文里武将倒的大锤,一个劲地把战术马夹往下拉,拉得衣领直勒脖子。

项利举起步枪:“跟我来!”他要一间间地清理,直到抓住俘虏问出具体情况再做下一步打算。

说实在的,这帮人对突情况的应对之慢出乎项利的意料,趁他病要他命,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该轮到他们俩没好日子过了。

项利和杨威,包括杨海鹰都不知道。其实这栋楼里的小团伙一共也就二十五个人,杨海鹰在一楼的一顿乱枪就干掉了九个人,项利和杨威又在二楼打死不少,加在一起已经过了总人数的一半多!满打满算还剩下八个人而已,一楼最后两个人都在上楼的时候让杨威干掉了,暴徒手里面又没有对讲机之类的通讯工具,所以才一直没人现情况不对。

按项利的想法,敢进攻政府大楼还占据着绝对火力优势,少说不得千把人马刀枪?主观地把暴徒的实力扩大了几倍。

那个听着音乐的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快成了光杆司令,还不断地在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呢。不过他的手下已经现了不对劲,为什么都不打了?不明所以的小弟赶紧找老大当主心骨,没想到网一出门正撞到项利的枪口上!

被两只黑洞洞的枪口指住的小弟很识时务,立即扔下了手里的阳式冲锋枪举手投降,本能地说:“我向政府坦白,我向政府交待,我争取从宽处理,,我是被迫的呀,不跟他们走他们要杀人的他还知道枪声快没了,把声音压得很低!

项利一脚踢死他的心思都有了,背得倒挺顺溜!但是枪扔得那么快干什么?枪掉地上那么响怕别人听不见么?七九式还是开膛待击,他扔的那把枪膛口大开着呢,这要是走了火怎么算?

他一把蛇揪住这小子的脖领子。压低了声音但压不住声音里的凶狠:“说,你们有多少人,有多严枪,人都在什么地方!”

杨威根本不用项利指挥,自觉地靠到墙脚蹲下据枪掩护项利。他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就算跳出来个打黑枪的,项利身子前边还有个倒霉鬼当盾牌呢!

他还是不了解军用武器,关键是国家本身也没着么装备警用武器。

军用武器的特点就是穿透力强,打穿了前边的人之后很容易再对人后面的造成伤害,而对于警用武器,最重要的要求就是伤而不死和不伤及无辜!

如果现在真跳出个人来给项利一枪。估计子弹穿过了那个坦白从宽的小子之后没准还能再把项利撞得背过气他身上的战术马夹里带着防弹钢板呢。

子弹飞行时的动能虽然不但因为集中在一点杀伤力才强抡起锤子卯足了劲锤一下子的力气未必比子弹头带的动能所以把人打得飞出去之类的情况也就是某些夸张的电影电视上出现两回,或者是用大口径的大威力武器才有可能造成类似的效果。

项利手里拎着那小子就像拎着一只小鸡崽子,一把拽到旁边的屋子里。先上上下下搜一遍,确实他身上没武器之后才一把按到椅子上:“说,你们有多少人?”

走廊里砰砰几声枪响,项利一回头。这才现杨威没跟上来,他恶狠狠地地警告俘虏:“老实点呆着别动!”他两步蹿出门,杨威的枪口还冒着硝烟。前面的走廊里又多了四具尸体。

三四十米的距离,杨威的枪法再臭也能弹弹咬肉,硬是没浪费一子弹!

项利网想回头继续审问那小子,突然间对面的门一天,那个戴着耳机的矮个子钻出来破口大骂:“老子说过,”他的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网吐出几个字就把剩下的内容又吞了回去。

杨威和项利身上穿的虽然不是常见的军装,但矮棒子在社会上打滚多年,一眼就看出这一身装备绝对不是能轻易搞到手的,再说他们俩的领子上还贴着军衔呢!

在国内什么样的部队才能与众不同地穿着另类的军装?矮棒子马上把这两个人和精锐部队和秘密行动组之类的字眼挂上了钩!

屋子那个要求坦白从宽的小子倒是机灵,人没从坐椅上起来,挠着痒得厉害的胸前喊了一句:“他是我们老大!”

项利眼前仁亮,没想到碰上大鱼了!二话不说一脚蹬在矮棒子肚皮上。

矮棒子的动作也不慢,腿同样抬起来想和顶利来个对踢,便他的个子比项利矮上一头,人倒是够壮实了,可腿也短得多!绷紧了脚尖也还差一点才能够到项利。

矮棒子没躲这一脚,让项利踹了个结结实实,他被巨大的力量踹得蹬蹬蹬倒退了三步,一个腚墩坐在的上,像坎石头落地一样实称。

他脖子上挂的硼3转到了脖子后面,两只耳机也从耳朵里掉出一只来。

矮棒子还想再爬起来,但是项利怎么会给他机会?一个箭步蹿上去。拔出腿边的手枪顶在了矮棒子的额头上!

论身手论徒手格斗他确实不如杨海鹰。但是“山六不留情。让敌人失去战斗力其系说出手就要人命那怀值懈他样经过严格练的职业军人?一杨威一直没忘记照看走廊里的情况,就在项利闪身蹿进对面的屋子里收拾那咋。“老大”的时候,和那个坦白从宽的小子同一咋。屋子的两个人听到枪声蹿了出来,杨威一人送了一子弹结束战斗。

可他总觉得最后出来的两个人有点奇怪,他们的手为什么不放在?

“说,你们有多少人”项利网问了一句就被那个要求坦白的子打断了:“政府”长官”不。长,他可是趁着出事杀了两个看守所的警卫,嘴硬着呢”屋里的小子看到项利制服了矮棒子,忍着剧烈的奇痒竹筒倒豆子一样半点也没隐瞒把情况说了个清清楚楚,还不忘记替自己说两句好话,辩解自己不过是被胁迫的从犯,并再三强调自己有立功情节。

项利被他罗嗦得烦了,网想斥他两句让他闭嘴,突然看到这小小子控制不住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两只手在全身上下猛抓!

项利的瞳孔蓦然紧缩,这一幕和网进小城时碰到的那个人是何其的相似?他被感染了!

“杨威!看他!”

枪口下的矮棒子见自己的老底被揭穿,恼羞成怒,趁项利的注意力分散的工夫用一种与他的身形绝不相配的灵活从地上蹿起来,一个头锤撞到项利鼻子上。

项利的反应也不慢,猛地向后仰头。但还是慢了一步,头锤不轻不重地撞中目标,项利失去平衡人往后倒,与此同时鼻头一酸,两只眼睛里涌出的泪水顿时模糊了视线。

矮棒子凶狠异常地跳起来扑向正倒下的项利!

即使视线不清,鼻子疼得厉害,严格训练还是让到下的项利本能地低头含胸,身在半空就抬起腿来。向着模糊不清的矮棒子踢出一脚。

项利这一脚蹬空了,他的背重重地摔在地上,险些背过气过,闷得胸前像压了一块大石一般透不过气来,还好低头及时,没磕到后脑!

闪身躲过一脚的矮棒子强忍左腹的剧痛直接扑到项利身上,一只手紧紧地扣住项利拿枪的右手,另一只胳膊抡起来照着项利的眼睛就是一记封眼锤!

矮棒子身材矮壮不假,力气也确实是足。这一拳打得项利脑袋向右一偏,“嗡”地一声眼冒金光。顿时天旋地转!

矮棒子还想接着打第二拳,但是胳膊网举起来,眼角黑影一闪,不等他的神经做出反应,杨威的枪托就重重地扫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这一记横扫是杨威抡足了力气带着离心力砸上去的,一下子就把矮棒子砸得晕死过去,软软地趴在颍利身上失去了知觉。

杨威一直蹲在距离两扇门两步远的地方,在那里瞄着走廊,蹲得腿都麻了,他当项利说的是矮棒子,站起来想往前走两步,脚底下一软差点没摔到在地,忍着脚掌上麻木刺痛的感觉一瘸一拐地凑到矮棒子那扇丹前,没想到就这么两步的工夫矮棒子就来了个逆转偷袭,险些让项利交待在这里。

项利根本顾不得推开身上死沉的矮棒子,举着右手的枪冲门前一指:“看那小子!”他的眼眶乌青。脑袋还晕着呢!

“什么?”杨威先是一愣,接着本能地一回头。

那个吵囔着坦白从宽的小子已经走到了两扇门间的走廊,而且不再挠痒痒了,一双只剩下瞳孔是黑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的着杨威,嘴里嗬嗬地出毫无意义的声音。

因为用枪托抢了矮棒子一记狠的。杨威手里还抓着枪管呢!

杨威的瞳孔猛地缩紧一走廊里全是尸体,全是血迹,它会不会狂?倒转枪身已经来不及了,他的脑子像运转的凹样开足了功率。可手上的动作却根本不受大脑挖制一般。下意识地抛下了步枪。

项利没被矮棒子打晕,倒差点让杨威气晕了,这种时候扔枪干什么?他倒下的位置靠在门后,半开的门正好挡住了门前的刚刚变异的活死人,他就是想开枪也不知道往哪儿开,再说他眼里还满是泪水呢,根本看不清楚!他网想用力推开身上的矮棒子,眼睛里隐约看到杨威的手一闪,“砰”地一声枪响。

杨威自己的脑子里根本没有掏枪的念头,胳膊和手就像有另一个大脑控制一样主动地掏出爆了活死人的脑袋!

直到枪口的硝烟慢慢散尽,想威才回过神来,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掏出的枪!

项利憋闷地松了口气,这小子。真是吓死人了他不憋闷才怪,还有个人压在他身上呢!

用力推开矮棒子,项利呲牙咧嘴地坐起来揉了揉剧痛的左眼,晃了晃脑袋重新掌握平衡感,站起来的项利毫不客气地照着矮棒子的肚子猛踢了一脚算是报仇血恨:“妈的。让你打老子!”

杨威诧异地收起枪,多少有一点失神,伸手拉住了项利。

“别拉我!我打死丫的!”项利这时候也把什么不虐待俘虏的规条扔在了脑后。

“不是,你说,我怎么连想也没想就知道掏枪?”杨威才不在乎矮棒子的死活,他关心的是自己的情况,这不是精神分裂的前兆吧?

“什么?”项利没听明白,脚下的动作跟着停了,地上的矮棒子已经变成了猪头。

“我是说,我的脑子里一点想法也没有,就像一片空白一样,怎么手就知道自己掏枪打死他!”杨威指了指地上的尸体,他也是急病乱投医,根本没指望得到答案。

项利出奇地瞪了他一眼,晃了晃头捡起自己的手枪,拍拍杨威的肩膀说:“你终于开始像个战士了!”说完拉过一把椅子往上一坐,开始盘算这栋楼里还能剩下多少个敌人。

杨威不明所以,什么叫已经像个战士了?脑子里什么也不想就掏枪就算是战士?这是什么逻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