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茫茫 二百一十三 驻扎

农扬的身体非常困倦,可精神上却弈比的亢奋!中午时突然出现的臭氧层空洞带给他极大的压力,可在不久之后,监测系统突然现在臭氧层空洞之下。仍然滞留在二级感染区中没能撤出来的人员中间感染率突然持续下降,当臭氧空洞过了二级感染区与正常区域的边界后,空洞下的二级感染区竟然意外地停止的扩大!

这现令裴扬兴奋里带着沮丧。如果把所有二级感染区上空的臭氧层全部破坏掉,那么二级感染区的扩散必然会被控制住,可那样一来一场生态灾难再所难免,手心手背都是肉,切了哪一边都难以接受,可如果不切整条胳膊都有可能废掉不说。还有可能殃及身体”

这个主裴扬做不了,只能把新现报上总参,让总参的人伤脑筋去吧!可问题在于裴扬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整整一个下午脑子都围着臭氧层和感染区这几个字转悠。可是最后还是一无所得。

裴扬的思绪已经走进了死胡同。总参方面也一直没有回话,直到傍晚时分太阳西斜落山,二级感染区经停止了一个下午的扩散和感染突然间再次活跃了起来!

看到大屏幕上的二级感染区中一大片空洞里突然冒出来的红点儿,裴扬的心一点点地沉到了谷底。

臭氧层的空洞透过的是紫外线,紫外线来自于太阳,太阳下山了,就算臭氧层完全没有了,可同样没有紫外线,臭氧层空洞又有什么意义?

当做白天据制一下感染区扩散的手段?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了些。

如果早上十几东,裴扬说不定还真敢下令破坏臭氧层,可这些年里环保的概念深入人心,就算是裴扬也知道生态系统的脆弱,一旦打破了就很难恢复,为了稍稍抚制感染区的扩散而捅破了天,这样的代价是不是太高了些?高到让人没法接受。

裴扬也是人,也有人的七情六欲,虽然他不在乎下属甚至平级上级的同僚如何看待他,可历史是公正的,他不想也不会让自己成为历史的

人。

“来人!”裴扬费力地扬了扬手,叫来秘书。

精干的长秘书一溜小步跑了过来:“司令。”的抓紧时间休息,在空洞底下和空洞边缘的部队必须扬我军的传统精神连夜做战,务必在天亮前再抢救出一批群众!天亮后就地休毒,避开阳光照射。裴扬知道进行撤退任务的部队已经连续奋战二十四小小时,在战争年代一天一夜的战斗根本不算什么,可现在的部队不是当初的部队了,部队非常疲劳,而且晚间还是活死人活动的高峰!一不留神就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但不这么做又能怎么办?时间不等人!

空洞边缘区无关的人员今天晚上马上撤出去,留下必须的精干人员,前一段时间什么野火计戈新招进部队的普通人全给我送走,一个不留。”

不管多么坚韧的普通人!在紧急情况下也不可能比一个刮练有素的职业军人更有应对突事件的能力。与其留下一堆不定时炸弹,不如先把他们送走,只留下有用的部队。

“三,不少车上现在还没吃的吧?调动辖区内一切物资给养,保证后续撤离的群众和部队的给养物资供应,不管是谁的仓库谁的商场,凡是能用上的砸也给我砸开,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但军纪也不能不顾。记住让后勤部门作好记录,还要留下通知什么的,如果有一天咱们还能回来,照价赔偿损失。在外面能碰上的话,就在外面直接补偿。”

“四,命令抄报总参,但不用等他们的批复了,直接执行

“是”。秘书答应一声。脚底下却一动也不动,他悄悄地凑到裴扬耳朵边上说:“司令,把人全都送走,他们武器

这里是南方军区,抵抗感染的第一线。早就进入紧急状态的部队人手一支枪,就算是指挥部门前架着机枪,指挥部里的参谋干事包括裴扬的腰里都挂着一把枪以防万一。现在不是和平年代了,军人没必要再握着没有子弹的钢枪做样子。

裴扬沉默了一下说:“怎么说他们也都入了军藉,把所有进攻性的武器收缴回来,给他们下手枪自卫,本来就带着手枪的就不用换了在他们的军事身份没解除之前就还是军人,裴扬不想在情况稳定之前解除他们的武装。

“那是不是加强一下控制,万一他们有人携枪潜逃秘书思虑周详,细细地提醒。

“不用了,提醒一下带队的军官就行,再怎么说他们也都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才进的部队。去传达命令吧

秘书明白裴扬不想再听他分析了。答应了一声转身跑开了。

野火计划中招进部队的人员很少有加入战斗部队的,大多数都在做后勤保障工作,秘书留了个心眼儿,把库存量仍然不少的老旧手枪下给了他们,这些武器的威力并不比新装备的式手枪弱到哪儿去,但有一点不同:就算是九毫米的式手枪弹匣容量也有十五,而丛式刀式手枪。包手枪的弹匣容量不过七八的样子,这样一来到每个人手里的弹药总数就下降了一半!裴扬是个什么样的人秘书十分地了解,一方面是库存的新式武器数量确实没那么许多,需要优先保证作战部队的损耗;另一方面,裴扬并没有说明具体下什么样的武器,这样做符合当前的实际情况,裴扬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追究责任一万一真的有人携枪潜逃,少携带二十几子弹抓捕起来也能省不少力气。

市北侧高出口。

到达这里的前指车队缓缓地停了下来,仅有的四辆装甲工程车从搭载它们的平板卡车上开下来,将堆积在入口前的车辆清走,清理出一条足够宽阔的通道来。

看着工程车毫不留情地将一台又一台价格过几十万的高级轿车推下高公路,识货的战士们无一不是苦笑着咧嘴。干里的座位卜怀有腐烂得只剩下黑色骨头架子,和地狱弛渊“以的遇难者。也不知道是不是感染成活死人后才变成这副样子,

平时再有钱又有什么用,当灾难来临的时候,反而比普通人损失得更多更惨!

很快通道被打通了,一台装甲工程车越众而出直接将推土铲对准了收费站的门洞,工柴油动机猛地出一阵巨大的轰鸣声,排气管里冒出的黑烟像一层烟暮一样将工程车挡住,轰鸣声远远地传了出去,堵在门洞里的三辆摞在一起的轿车被履带式的工程车强劲的力量推得寸寸向内四陷,一阵钢铁扭曲的吱吱嘎嘎声从几辆车里传出来,已经爆胎的轿车轮子在高硬度的地面上擦出一串串火花,工程车猛地向前冲进了门洞里,打通了通向市内的道路。

周镇民挥挥手,车队启动开进市,这时通讯车上接到了来自军区指挥中心的命令在指挥中心所在的。市,现在已经到了华灯初上的时间,但是从币经市再向北到达。市的路程非常远,虽说一路大致向北。但实际上。市位于市的北偏东方向,所以现在的市还能留下一点落日的余辉,天色并没有完全黑下来。

因为自氧层空洞的突然出现,不的不撤出感染区中留下的部队,而且空洞的扩大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命令后面附带了臭氧空洞的范围图,市正处在空洞边缘,也说是说前指的部队还要继续撤退!

周镇民对下辖部队的情况十分了解,就算明知明天空洞就会光临市。部队也不能再前进了,必须就地休整一晚!

他马上下令已经进入市的人员寻找学校医院等适合大部队驻扎的。

市的情况显然比市糟举得多,车队没开出多远就被堵住了,往一边的外环线上开倒不是不可以,但一眼看过去,外环线两侧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这得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合适的地方?

更可恨的是附近的居民楼之间都被堵死了!靠工程车开路,不知道的忙到猴年马月才能打开通道就在这时战士现了一座中型医院!前方的车队马上向周镇民做了报告。

周镇民当即决定进驻医院!

医院是什么?这里意味着有病床!一间中型医院有多少床个?在市的经验告诉他,医院这种经常消毒的地方感染的人十分的少,甚至说没有!这将大大减轻部队清理室内的强度和清理所花的时间,有利二部队的休息,另外,医院附近总是聚集着大量相关的副食店、水果店什么的。多少也能为部队解决一点给养问题。

网刚陷入黑暗的医院大门内几个隐蔽的角落里,十几双眼睛盯着路面上的车灯和装甲车,他们的瞳孔里放出狼一样的凶厉目光,可装甲车上的机枪又让他们凶狠的目光退却了。

就算在弱肉强食的状态下生存了一个月,他们仍然是现代文明社会中诞生的人,对文明生活有一种天生的向往,哪还看不出来的是部队?有部队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秩序,意味着文明,意味着川,他们此前的所作所为不容于!

他们还不知道对感染区的通讯干扰已经停止,现在已经能收到外界的消息,突然出现的这支队伍让他们又惊又喜,可看到车队调头向医院开过来,他们不由地退却了。

黑暗中不知道是谁招呼一声。在车灯照亮他们的藏导处之前,并不高耸的医院墙头黑影一闪,十几个人一起消失在夜色之中。

他们没时间收拾自己并不多的行李,虽然夜色中的城市里是活死人的天下,可对他们这些在活死人中来去一个月的人来说,行动并不像想像的那么困难。

由于明亮的车灯让瞳孔缩战士们摘下墨镜的眼睛根本看不清黑暗处的情况,没人现这些人的逃离。

所有的车辆进入医院,两辆装甲车住了医院大门,大门外的街道上布满了反步兵地雷用做第一层防线。

之后电车被技术人员迅连接到了医院的电力系统上,已经熄灭了近一个月的各种电力设施再一次开始运转,医院在一瞬间灯火通明!

刚刚跑出不远的十几个人吓了一跳,这一个月的时间在他们的眼里像一个世纪一样漫长,他们都已经快不记得灯光是什么样子了,可看到闪亮的灯光,他们却逃得更快了!

灯光必然吸引大量的活死人,必须尽快找到一个能藏身的地方!

十几组战士被派进医院清理环境。可进入医院的战士们很快现了异常情况,医院里虽然不干净,但这里不仅没有活死人,连活死人或者其它病人的尸体什么的也没有!

很快战士们在四楼的某个房间里现了一些散落的黄金饰,数量和种类繁多,一看就像是抢来或者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样子。

周镇民听了报告之后哼了一声说:“看样子这些人总算现这些东西不能吃不能喝,才把它们扔在那儿不管的吧!”话是这么说,但这咋。现让所有人都知道在这里还有幸存者生活,或者曾经生活过。

很快事情就清楚了,九楼的一间病房里现了一些罐头之类的给养。从病房里的情况来看,这些人一直生活在这里!

之后的现更是证实了这一点,从病房里的情况看,他们每隔一段时间把住的房间搞得比猪圈还猪圈之后就换几间屋子生活,但是他们现在都到哪儿去了?

等所有的地方搜索完毕也没现他们的影子。

周镇民得到的命令是撤离感染区。他虽然不介意顺路救下几个幸存者,但让部队所有人还有被救出来的人一起留下来,只为搜索几个不知道跑哪儿去的幸存者,他还做不到。

炊事班找到了医院的食堂,可食堂里的大号液化气罐里早就空了,本想省点事的炊事员只好接着使用麻烦的炊事车,这时懂电工的战士已经切断了大多数地区的电力线路,只供应如炊事设备等必要设备电力。大多数人员已经分配好了房间,除去那些已经小仇汪人的病房外,仍然保存宗整的房间也不少,最多就是爱洋籽上些。可对这些只住一晚的人来说,这一点并不算什么问题。

炊事班携带的盐不够了,班长派了一个战士到医院的食堂里找些调料来!战士拉了一个要好的战友陪着,拿着手电一起进了医院食堂,操作间中的东西不是长了毛就是粘成一坨,根本不合用了。

炊事员习惯地认为这里和部队一样也应该有各种为房,拉着战友四处找给养库,可给养库没找到,倒是找到了副食和米面库,米面库的库房锁着,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让两个人惊喜的是副食库的门把手上一点灰尘也不见,这说明什么?

副食库经常打开!里面会不会还有什么合用的东西?

炊事员抱着万中有一的想法扭开了库门,手电射出的光柱一晃,顿时照在了一只惨白的头骨上,骨头上的眼睛鼻子上三个窟窿加上两排牙齿历历在目,一颗上门牙还是歪的!

“啊”两个人一齐惊叫出来,炊事员连退了几步,后背撞到墙上才停下来,被他抓了壮丁的战友更加不堪,一个屁股墩坐在地上,连手电筒也扔了出去。

倒不是两个人的胆子有多在感染区里见得多了,对尸体什么的早就脱敏了。但人的眼睛在黑暗中看不清东西,目光全部集中在手电筒的光圈里,相对集中的视线放大了人的观感,所以在看到骷髅头骨的一瞬间两个人同时受到了惊吓,但随后他们两个就回过神来,那个坐到了地下的战士羞红了脸,爬起来拍拍屁股捡起手电筒,半开玩笑地说:“你可别给我说出去!糗大了!”

令他意外的是炊事员并没有接茬,黑暗中虽然看不清他的脸色,但这个战士怎么都觉得不对劲,他怕炊事员出事,马上向炊事员脸上一照。雪亮的光照亮了炊事员脸。

“我没事!”炊事员迅把他一直照在骷髅上的手电筒挪开,可一张嘴说话却现自己的声音竟然如此干涩,就像声带不是肉做的,而是一段老树根!

“哈哈,你比我还胆小”。战友毫不留情地笑话他,换成平时炊事员直接就反驳了,可今天他却一语不。

战友笑了两声觉得气氛不对,大笑化成了干笑,最后灿灿地停了下来:“得了,我不说出去不就完了。怎么还小心眼上了?”

黑暗中的炊事员也不管战友看不看得见,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战友把手电往副食库里一扫说:“哟,还不止一副骨头,真他妈怪了,这又不是太平房,谁这么无聊把骨头架子都挪这儿来?你说这要是不知道就算了,要是谁知道自己住的床上原来放的是一副骨头架子心里还不得毛死?就算知道那屋子死过人也不好过啊!”他自顾自地说着,完全没现炊事员的脸色越来越差。

突然间“嗒”一声,走廊里的灯亮了,负责巡视医院的夜哨接通了这里的电力供应。打开了电灯。

“怎么回事?大晚上的叫唤什么?,小蒋平从开关上收回了自己的手。重新放到机枪的扳机上。萧宇晋升了,虽然只是个少尉,但也混入的军官的行列,之后这个班的班长职务就落到了蒋平的身上。

身在感染区这种随时可能碰到活死人的地方。一声充满了惊恐的吼叫能引起多么大的反应可想而知。加上感染区的夜里十分的安静,两个人的叫声传出去老远,除了炊事车上出的噪音掩盖了喊声,没让炊事班的人听到外,就连七八层楼高的地方也听得清清楚楚,一时间无数个脑袋挤到了窗前,不少幸存者惴惴不安地四处打听出了什么事。

蒋平带着班里的几个人走到两个身边,往打开的门里一看,顿时气的乐出来:“你们俩就让这些骨头架子吓这小样?白穿这身皮了”。他毫不留情地调侃,那个坐在地上沾了一屁股灰尘的战士露出不好意思的样子,可那个炊事员却仍然一脸的铁青。

“四号流动哨报告,两个战士吓着了,这里没有问题,这里没有问题!完毕蒋平通过无线电向值班军官做了报告,及时把平安无事的消息传了出去。

“收到,完毕值班军官把消息转了回去,所有不安的心又重新放下,该干什么的干什么去。

虎牙瞪着眼睛凑过来,手掌在炊事员眼前晃了晃,诧异地说:“不会是真吓坏了吧?”他和炊事员很熟。这个炊事员叫王路,挺有男人气质的一个人名字听起来像个女孩子。

王路下意识地又向醉食库里看了一眼。虎牙不知道里面的死人骨头有什么好看的,下意识地也侧头瞄了一眼。

通常医院走廊的灯都不怎么亮。昏昏暗暗的显得阴森怪异,这样的灯光照在骨头上更显得那堆骨头隐隐约约,凭添了几分恐怖气氛所以不管是那个被王路拉来的战友还是蒋平都只随便扫了一眼没怎么仔细看。

但虎牙不同,王路正对着那扇门。他站的位置比王路离门更近一步。就是说他能看到的情况比王路还要多一点!

虎牙这一眼看到里面,就再也没挪开目光,他不算是个细致的人,杨威和几个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不短。但多多少少听说了杨威逃生的一些过程,让虎牙对杨威的心细如十分的感慨,因此现在他也多少养成了一点遇事多想想的习惯。

只见昏黄的灯光下,骷髅头的下面是两根大腿骨交叉在一起恶搞成的海盗标志,两根腿骨下则是几片肩肿骨摆成的相对平整的骨台,再下面就是一堆看不大清楚的乱七八糟的骨头,而让他挪不开目光的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骨头!

蒋平奇怪地用胳膊肘儿顶了顶他:“怎么着,你也吓到了?比他吓的还厉害呢!”

虎牙眼睛直勾勾地转过来看着蒋平。看得蒋平的心里像长了无数的毛!虎牙用电影里鬼魂出现时才会用的声调说:“我***真吓坏了!”

“我靠!要我!”蒋平一听说知道虎牙这是怎么了,心里的感觉顿时不翼而飞,险些抬脚把虎牙

虎牙的脸色恢复了正常,正色说:“我是说真的!”他几步走进副食库,伸开了库房里的灯,明亮的灯光顿时驱散了黑暗。

“你们看!”虎牙指着地上的骨头说。后面的几个人跟着走了进来。蒋平盯着地上的骨头奇怪地问:“有什么好看的?”

屋里的左右两边是几个不诱钢架子。架子上面的人骨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多,仅仅是那颗摆到“朵面”上的头骨附近多一点,比较显眼罢了。蒋平一点也看不出这些骨头有什么不对。

王路和那个被他拉来的战士也一齐走了进来,这个被拉来的战士叫曲力,也是个听着像女人的名字,他和王路就是因为名字相近,谁也不会笑话谁才越走越近,最后成了铁哥们儿。

曲力为了表示自己不怕,特意走到近前多看了几眼,可他还是什么也没看出来,于是跑到王路身边捅了捅他:“误,你到底现什么了?怎么你们一个介,全搞得神神秘秘的?”

王路摇了摇头说:“哪有什么神秘的,是你自己笨没看出来。妈的。幸亏这儿的液化气空了。”

他这一句话说得没头没脑,除了虎牙之外,所有人都一齐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想说的是什么。

“我靠,好好说话能死不?”蒋平眼睛一瞪,要急眼。

虎牙知道这位来自东北的战友性子急,赶紧安抚说:“好了好了,我说给你听,你进屋这么长时间了,闻没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他有意引导蒋平,上了战场他是要受蒋平指挥的,他希望蒋平是个善于用脑的班长,而不是个脑子里全是肌肉只会蛮干的家伙。

除了王路外其他人同时深呼吸。大眼瞪了一番小眼,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虎牙不等大伙问出来,直接解释说:“没有味道就是最大的不对,我不懂法医学,但是按理说一个月的时间,就算尸体完全暴露在户外的高温下也不可能白骨化得这样彻底吧?你们注意咱们下高时那些车里的尸体了吗?虽然也烂得差不多了。但所有的骨头表面都覆盖着一层不知道是什么的黑色东西,而且到处都是嗡嗡的苍蝇。这里的环境不可能比外面更恶劣吧?而且连只苍蜗也没有!再说骨头还是摆成这个样子,自然腐烂的骨头架子怎么样都不可能是这副样子吧?你们还想不出点什么吗?可别说成是什么邪教的仪式之类的东西。”

几个不明所以的人同时一愣。再看看地上的骨头,确实有点太干净了。蒋平苦恼地挠挠后脑勺:“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我除了接看出来是人摆成这样的什么也想不到,总不能说见鬼了,鬼把骨头摆成这样的吧。”他不合时宜地胡说八道。让几个不明真像的后脊梁上直冒凉风。

信不信是一回事,听说之后有没有感觉是另外一回事。

“谁没事的时候有心情跑这儿来摆弄死人骨头?”虎牙的脸色很沉。“我只看得出这些骨头经过处理,你们说,在这种地方,能怎么处理才这样干净?”

几个人的眼睛一下子集中到了王路身上,曲力更是瞪圆了眼睛,语无伦次:“你是说,你是说,那个”他们都不是笨蛋,只是一时间没想到或者说不愿意往那方面想,虎牙的提醒这样的明显,再联想起王路刚才说的话,答案呼之欲出!

虎牙能看出来,王路也能看出来,他们这些看不出来的顿时感觉到了人和人间的差距,蒋平摇了摇头。大手拍拍王路的肩膀说:“看不出来你这小子还会两把狗刨,比我强多了。”蒋平还是那个心直口快的蒋平。

“怎么回事?”门前有人出声问。竟然是团长的声音!这一回来的人可就多了。包括团长周镇民和原来的班长萧宇等等十来个大大小地军官出现在门前。

所有的灯全关了,就这里亮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外围的岗哨一直没现活死人活动的迹象,但一直这么开着难保不会把活死人吸引过来。刚刚到炊事车上检查进度的周镇民看到灯光,直接带着一干人等跑到了这里。

周镇民看了一眼地上的骨头。眉间的川字纹似乎更加地深了。

蒋平偷着冲门边的萧宇使了个询问的眼色,萧宇微微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团长是为什么来的。

萧宇就是今天的值班军官,他本来不是今天的班,特意和其它人调了顺序。他和手下的兄弟们舰合惯了,不然的话也不会只看到蒋平一个眼神就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

听到问话,原来屋子里的几个人一起把目光投在了王路身上。虎牙的长篇大论显然不适合与团长交待情况。

王路咽了咽唾沫,深吸一口气再叹出来说:“报告,是我最先现的这里,我是炊事员,这一堆骨头和平时煮完的猪骨头一样,所以我觉得这是”他没有再说下去,但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唉,怪不得原来住在这儿的人要跑。看来他们也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事情。走吧,没什么可看的。回去都别提这件事,特别是对那些被咱们救出来的人。”周镇民转身往回走,脚下似乎有千斤之重。

大家都明白他的话,为了生存,那些幸存者中肯定还有人吃过人肉。不管是心狠手辣还是被副无奈。现在都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保家卫国保家卫国,老百姓为了活下去甚至都要吃人肉了,如果一定要说责任,也许,先要追究的是他们这些军人才对。

周镇民怀着这样的心情带着大家离开这里,谁也没动地上的骨头,最后出来的王路重新关上门,将一切关回这间小小的储藏室。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介,头?

一分割,

八千”前所未有啊,今天不知道是不是看了一点悬疑的原因,不知不觉就写到这儿了,大家有什么想法的话正常,还是别跳出来喷我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