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茫茫 二百三十九 南海大捷

心然间战斗机的轰鸣再次响彻天际,六国联军丹奈而又晤谓小引起精神应付下一波导弹,这一次是反舰导弹还是进攻岛上的部队?

所有的雷达兵都盯紧了眼前的屏幕,所有的舰载武器都完成了预热,只要雷达对准目标马上就能射,许多岛上无处可躲的士兵干脆跳进齐腰深的海水里”对海的导弹目标是战舰,对地的炸弹目标是岛屿上的工事,不会有谁无聊到把昂贵的炸弹扔上海滩吧?

果不其然,又是一波乱七八糟的导弹袭击,射炮射出的漫天的火网和导弹飘飞的尾焰消失之后,还是没看到战斗机的影子袭击网网开始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现在更是黑乎乎的一片,灯火管制下的战舰上只剩下寥寥无几的红色导航灯和各舰之间的灯语闪闪烁烁,所谓的看不见,指的是雷达没能捕捉到战机群的影子!

六国联军有了前几次的经验,这一次应付起来从容镇定了许多,损失也远比前几次小得多,不过前几波进攻中被电磁炸弹瘫痪的几艘军舰成为这一次打击的重点,失去动力的军舰只剩下微弱的反击之力加上其它战舰忙于应对来袭的导弹,瘫痪的战舰全部被反舰导弹击中侧舷水线

最多的一艘战舰甚至一连挨了四枚导弹,直接断成再截沉入水下,其它的也不好过,不得不布弃舰的命令。

战舰上的救生艇金部下了水,有一半的水兵没能登上救生艇。数百名各国水兵在黑暗的波涛中挣扎着游向岸边,各种各样的反光信号在水面上连成一片。

为了隐藏目标,六国联军根本没有一点向海面上打照明耸的意思,不知道有多少水兵游错了方向,甚至说被己方的战舰绞入螺旋桨。

六国联军不打照明弹,有人乐意效劳!

突然间东、西、北三个方向同时传来巨大的轰鸣声,不知道几千几百枚导弹同时射到六国联军的头顶,这些导弹飞得极高,到达预定目标点后突然大放光明,尾部展开一部小小的降落伞缓缓落下。

海面上顿时亮如白昼,不管是军舰还是海水中的水兵都被照得纤毫毕现。

六国联军再次迎战,所有战舰上的雷达屏幕上同时出现一群快移动的光点,从雷达反射的形状判断。来袭的不是导弹,而是战机!六国联军的舰队立即陷入一片骚乱之中!

前四波导弹进攻已经消耗了战舰上大量的防空导弹,虽然战舰的主炮同样能够用于防空,但现代大炮对上现代飞机,成功率可想而知。

这里不是各国的舰队母港,连码头都是临时的,大量武器装备甚至还没能从运输舰中搬到岛上!

夜幕下,几百架战机如同苍鹰般从云层上直扑而下,导弹、炸弹、火箭巢甚至连难得使用一回的机炮都派上了用场,尽情蹂躏海面上的敌人”,

国的空中部队可能贸然行动吗?可能没有详尽的计划吗?宁伟对这次反击的要求就是一击碍手,以最重的拳头击中敌人的要害,一次打得六国联军不能翻身!有打疼他打怕他,纵虎归山必受其害!

为此,总参谋部进行了详细周密的计划,总参牵头,跨军种跨兵种组成联合指挥部,以空军及海军航空兵为主体组成突击舰队!

临时指挥部从整个南方地区还没放弃的数个机场,及十度线以北地区调集了包括战斗机、轰炸机、强击机等各种型号在内的六百多架各型战机,以最快的度,最优秀的飞行员向第二大海岛省各个机场转场集结!

六百架战机是什么样的概念?这是接近国空军五分之一的空中力量!而且各部队均按照命令要求选派最优秀的飞行员执行任务!

这一仗可以说是不惜血本,且不说每架战斗机的成本都在千万元以上,培养一名飞行员需要的成本兑换成黄金,总重量要比飞行员的体重还要重!

部队集结的岛屿省上所有停用的民用机场全部重新启用,一日一夜间,停机坪上停满了从全国各地调集来的各型战斗机,运输机不停地起起落落,将无数炸弹和地勤人员空运到各个机场待命。

按照计划,各机场的战机群按时起飞,向预定地区集结。

第一波一百五十架战斗机分赴数个被六国联军占领的岛屿,同时多点展开进攻,之后迅脱离升上高成第一波进攻的战机群并不是脱离战斗,而是飞上高空靠近加油机补充油料!

战机为了多带些弹药,根本没带副油箱!到达目标区后油料消耗过半,不补充油料根本没有飞回机场的可能!从航母上起飞的两架加油机和陆基加油机一同担当起保姆的重要角色。

为了完成任务,已经建成下水但还没完成磨合的国自建中型航空母舰“平津号”率领航母战斗群开赴南海,从航母上起飞的预警机充当远程“千里眼”电子战飞机一架接一架地对整个战区实施不间断干扰!

第一波战斗机完成空中加油后就在附近空域徘徊等待,第二波、第三过,每一次完成投弹后的战机都马上离开进行油料补给参小叭机太多。十二架加油机平的需要负责五十架战斗机!服心小胳让任何一架战机加满油,只能加个七八分满。

用不了多久战机上的大量弹药就会全部倾泄到敌人头上,这些油料足够用了。

直到四波战机全部完成补给后,指挥部一声令下,六百架战机同时扑向敌人,,

早已形成了习惯的六国联军还当这一次还是打完就走,哪想得到国竟然聚集了如此多的战机,就算六百只鸟在天上飞也有铺天盖地之势,何况是六百架战斗机?

俯冲的强击机,紧随其后的战斗机,水平飞行投弹的轰炸机它们并不需要空中加油,但为了配合总攻稍稍停滞了一会儿。

六国联军虽然利用一切能够反击的武器对空射击,但防空导弹即要对付战机又要对付来袭的导弹,自动火控系统卓常因为自主判断来袭的导弹更加危险而将防空导弹射向导弹,令六国联军本就所剩不多的防空力量更加捉襟见肘。

爆炸、火光、硝烟。

钢铁、死尸、漩涡。

双方的火力让原本平静的海面就像一锅煮沸的热粥,翻腾鼎沸。又像火山中冒出的炙热岩浆,危机暗藏。

没多一会,联军的六七艘战删六被大当量炸弹直接命中,海面上燃烧起熊熊大火,十几米高的火焰照亮了水面,无数水兵跳进大海。但战机投下的炸弹继续命中即将沉没的战舰。爆炸崩飞的钢铁碎片华做压倒的钢雨,成片成片地收割水兵的生命,鲜血染红了大海。水中的血腥味儿引来了大群的鲨鱼,它们成群结队地游戈在水中,哪里的血腥气最浓就奔向哪里,开始的时候还只是撕咬死尸,但没多久聚集起来的鲨鱼就开始袭击水中的联军士兵!

一颗照明弹在半空中闪耀,照亮了水中来往飞蹿的背鳍,即将沉没的战舰上还没来得及下水的士兵心惊胆战。不少人宁肯呆在即将沉没的战舰上也不肯跳进水中。

国战机投下的炸弹也有不少误中副车,将水中的鲨鱼炸出来,一声剧烈的爆炸之后,几条大小不同长短不一的鲨鱼被爆炸巨大的威力崩得骨碎肉散,嘴角喷着血沫高高地飞上十几米高的天空。

就算在水下,炸弹爆炸产生的巨大水压同样令大批的鲨鱼内脏破裂出血,挣扎几下就肚皮翻白浮上水面。

鲨鱼尚且如此,脆弱的人体就更不用说了,很多浮在水面上的尸体上根本没有伤痕,但七窍流血,是活活被大当量航空炸弹震死的。

六国联军的抵抗强度虽然不足,但并非毫无还手之力,一门六舰炮和零星的导弹仍然顽固地射向天空,空中密集的目标让这些防空火力的命中率大增,爆炸的闪光照亮了天顶,参战的战机虽说撒下了大量的诱饵弹,可炮弹并不会被诱饵弹拐走,稍不注意就会被弹片击中!

战机的威力固然巨大,但机体同样脆弱无比,受伤的战机会立即接到返航的命令,伤势重的战机则前往“平津号”附近海域。

由于陆基战斗机上没有接挂阻拦索的挂勾,这些战机的飞行员只能选择跳伞。落入海水中后,航母上派出的救援直升机会在第一时间赶赴落水点,甚至于不还没落进水里,航母上的直升机就已经启航了。

四架直升机以航母为中心,像蜘蛛织出的网一样四面出击,不断地捞起落水的飞行员。

大强度的战斗只持续了七分十四秒,将所有弹药倾泄到敌人头顶后的轰炸机已经先一步返航,其余的各型飞机在七分多钟的时间之后再没一架飞机剩下哪怕一颗炮弹,庞大的战机群同时返航,在返航途中渐渐拉开波次,分批降落在临时机场。

而海军航空兵配属于航空母舰的四十五架战机则直接返回母舰重新装载武器,准备随时升空作战。

国的空袭战斗机群撤退后,留下了几个满目疮瘦的海岛、海面上无数残破的战舰和水面上大片大片的尸体,因为攻击的重点在水面舰艇而不是岛上的部队,因此各个岛上的六国联军士兵还有一半以上仍然生存。

他们聚集在海边,沉默地瞅着水面上燃烧的舰艇,一股令人窒息的氧气游离不去。

六国联合的海军经此一役,就像被十**卡车压过的倒霉蛋儿,没死也残废了。

六国共纠集各种军舰七十余艘,其中战舰四十二艘,补给舰六艘,运输舰登陆舰合计十五艘,没有潜艇。

仅仅一次高强度空袭,四十二艘战舰沉了三十一艘,重伤六艘,剩下的全部带伤,战斗力大打折扣。

补给舰分散在海面上,并未靠近岛屿,在战斗中只有一艘被直接命中沉没,其余五艘幸免于难。

半数运输舰、登陆舰停靠在各岛码头上,被轰炸机投下的重磅炸弹直接击沉,岛上的临时码头被沉入水中的战舰堵塞,短时间内是别想再用了。

另外一半运输舰和登陆舰根本没出现在战区,不知道开到了什么地方。

此战伤亡的海军官兵无数,过一半的人员连具尸体也找不到,不少被鲨鱼咬碎的尸体甘一一目“到了数百公里外的海岸上,分布于周边十数个国家”典。叫分被炸成两断的士兵,上下两个半身分别飘上两个国家的海岸!

最惨的西支国参战的海军一艘驱逐舰被击沉,全国海军力量丧失了七成,参战的一个陆军营被一云爆弹波及,全部兵力剩多半个连,最高军官只剩下一名排长,近乎全军覆没。

这个小国在六国中原本就是地域最军事力量最差,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这样子算是彻底没了指望,西支国王得到这个消息后当场中风,险些直接见了真主,好不容易抢救回来,也落下了个半身不遂的毛病,说说话就往淌哈喇子,没多久就直接退个了。

另外几个国家也不好过,外派的联合使团网到目的地,还没等开始谈判,正面战场就输得当了裤子,这判还怎么谈得下去?

原本还有意向与联合使团接触的几个国家立即将入境未久的使节团边缘化,即不驱赶也不亲热,就像根本不知道这么一回事一样装起了糊涂。

一场原本十拿九稳的有计划入侵刚刚开始就遭遇重挫,六国的民众一片哗然,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满天乱飞,原本因为消灭了病毒感染处在稳定期的社会突然间动荡不安起来,犯罪率像吃了**一样节节高升。

五国联军骑虎难下,左右两难。

撤退吧,实在舍不得网月到手的领土。而且最关键的不是岛屿本身,而是岛屿剁小的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之类的海底资源!南海海下巨量的油气资源才是他们最凯觎的东西!

可不撤?不撤就得继续派兵派船巩固防御,组成联军的部队已经令各国的军事力量捉襟见肘,再派部队?人从哪里来?战舰从哪里来?政府的财政预算怎么办?

光是战死军人的抚恤金就是一笔天文数字的开支,甚至有两个国家下一年的财政预算还没开始使用就冒了赤字!

目一贯以来的态度就十分忍让,主动撤退也许还能获得一线生机,如果坚持不退。会不会遭到国的大规模报复?

五国几次权衡,以前所未有的果断和度做出了决定死守不退,追加预算,抽调部队!

不敢下注就没有暴利,在实际无比的利益的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同样的消息传回总参,焦急地在临时指挥部里满地乱走的宁伟眉飞色舞,猛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大吼一声:“好!参谋!”他用力之大,甚至将桌上的瓷杯震倒,半杯热水洒成一副抽象画。

他没办法不叫好,战报上的战果评估虽然与真正的战果稍有出入,但绝对不会相差太多,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出击的六百多架战机共向六国联军倾泄各种炸弹、导弹和其它类型的各种弹药三千余吨!

这些武器弹药是所有战机在起飞转场前就挂在飞机上一路带到临时机场,完成袭击后,临时机场根本不具备再次补充的条件和物资基础,所有这次强度袭击是唯一的一次!如果再想完成另外一次相似的空袭,必须调集大批物资,准备时间至少需要一至两天!

而与敌军相比,我军的损失不成比例。共坠毁战机七十一架,伤三十四余架,损失飞行员十据人,失踪两人。

可以说,这是一次完全的、不含丝毫水分的大捷!

“到!”

宁伟直接把战报塞进参谋手里:“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马上把这份战报抄送所有省部级以上领导,你找几个人研究一下向全国公开公布的内容报给我。另外,评功评奖马上展开,几十年没打过仗了,几十年没人立过战功,就说是我说的,所有有功人员一个也不能拉下!有敢冒功的别他妈让我知道!”这一仗的胜利。对全国来说都是个不得了的好消息,说白了什么民族凝聚力、爱国主义甚至民族主义之类的东西绝对能在极短的时间内飙升到一个新的顶点!

“是!”

“去吧!”宁伟挥挥因为用力过猛而导致手掌充血红的手掌,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联合指挥部各个部门的头头同样喜形于色。

这一仗的胜利不仅仅是军事上的胜利。同样是政治上的胜利!身为一名军人虽然不应该卷入政治之中,但却不能不懂,不能不讲政治!

对所有潜在的还有蠢蠢欲动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国家来说,这场胜利都是当头一棒,打不死你也打晕了你,看谁还敢伸爪子?

剩下的问题就是如行将入侵的敌军彻底、完全、坚决地消灭掉一

就在战机刚才返航的时候,一直徘徊左右的航母战斗群再次拉响了战斗警报,与相距不远的南海舰队同时向被占领的岛屿进,舰队中,十几艘巨大的两栖登陆舰乘风破浪。

一分割汗一个先,确实是越写离丧尸什么的越远了,但是有位书友说得好,书名叫末日之生死一线,而不是生化之生死一线,

大家且原凉我的天马行空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