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在日本(十四)

第二百五十五章在日本(十四)

“没事儿,我跟刘师兄闹玩儿的,对不,刘师兄?”我笑眯眯的扶起刘港台道。

“啊……啊对,对闹玩儿的,闹玩儿的……”刘港台也不想让小月看到刚才的尴尬。

小月迷惑地望了望我,又望了望刘港台,满脸的不信任:“你俩会闹着玩儿,谁信?”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了。”刘港台说完头也不回气呼呼奔向领队席。

相对于前面三组,D组的比赛要更有看头,第一场攻擂方是我国选手方同建,守擂方韩国选手朴元熙。

在大部分人看来,D组第一场的胜方一定就是出线方,因为日方的栀子小姐太“纤弱”了,一拳就可以把她打倒,甚至击飞,所以中韩双方都非常重视这场比赛,都希望赢掉制胜的一场。

事实上,方同建和朴元熙的比赛也的确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直打到第五局依然难分胜负,看得大家手心儿里全是汗。

没办法,要看裁判的最终裁决。

“你说方师兄和朴元熙谁会赢?”小月歪着头问我。

我望了望台上,认真说道:“我对规则中的‘点’不怎么了解,不过,按双方的实力,应该是方手机看小说哪家强? ..手机阅读网<>

“我也这么认为,但方师兄好像在为下一场保存着体力,而朴元熙却明显在拼命,所以,主动印象分要好于方师兄,关键还是看裁判怎么判……”

“是啊,黑哨儿年年有,希望不要落在咱家”我打趣道。

“唉,鹬蚌相争,不好说。”小月说完不经意地扫了一眼栀子的方位。

栀子好像不大关心擂台上的情形,犹自闭目养神,鬼才知道她在琢磨什么花样儿。

结果验证了我们的担心,经过三位裁判激烈地“争论”,最后宣布——韩国的朴元熙守擂成功

台下一片哗然,唏嘘之声不绝于耳。

卢师傅伸手拦住了要上台理论的方师兄等人,示意他们服从裁判。

“我爸也看出来了,栀子绝非善茬儿,谁胜出也不见其对付得了她”小月道。

“呵呵,那要看哪方面了……”我也瞟了一眼栀子。

栀子还在“眼观鼻,鼻观心”。

我不以为意,事实证明,那是假象,小吴叔叔在圣姑家就“表演”过一次。倘若真碰上她,大不了让她再尿一次,不过,赛前我会用中文告诉她,“垫好纸尿裤,吃饭就是香”,哈哈。

解说员重新介绍完朴元熙之后,开始介绍栀子,奇怪的是,对于栀子的介绍简单得不能再简单,跟介绍其他队员曾获得过XXX比赛冠军等一系列荣誉形成极大反差,只是说她自幼体弱多病,后在医生建议下七岁开始习武,此次代表日本参加民间武术擂台赛。

介绍虽然简单,但日本观众毫不含糊,照样竭斯底里地呐喊助威。

正常的比赛,开始前对手之间要碰一下拳套以示尊重,朴元熙跟栀子小姐的比赛出了点“意外”,确切一点说是“出丑”,当然出丑的不是栀子,朴元熙在赛前跟栀子表示“尊重”时表情凝固,哈喇子流了一地,裁判被迫临时延迟两分钟比赛清洁地面卫生。

双方重新上场,这次朴元熙不再“分心”,一路猛击。

栀子也不还手,也不用“摄心术”,只是左闪右避,尽管朴元熙攻势很猛,一局下来却毛都没碰到,还挨了几计“粉拳”。

第二局亦如此。

第三局朴元熙换了攻击点,拳头的目标招招不离栀子胸部。

“那个朴元熙真恶心,下三滥”小月忍不住骂道。

“呵呵,民间规则该改改了。”我笑道。

“你什么意思?”

“你想啊,如果不改规则,理论上讲朴元熙并没犯规,因为比赛的禁击部位是后脑和裆部,现在他攻击的‘点’若击中了还得分呢”

“你……”小月眼睛瞪着擂台没说下去,胸脯一起一伏。

第四局,台上的形式发生了变化,朴元熙忽然又出现了比赛前的“症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栀子小姐不动了,任凭台下的教练大喊大叫,朴元熙依然“忘我”,这是在比赛而非比赛前,栀子毫不含糊,瞅准机会上去就是一通组合拳,拳拳都击在鼻子附近,直到鲜血四溅,朴元熙偌大身躯轰然倒地……

看台上,日本的观众重新开始竭斯底里……

裁判开始读秒,朴元熙站是站起来了,但打是没法打了,满脸是血,五官都看不清楚,似乎已经移位,比赛被迫终止。

“很难想象,看上去“弱不禁风”栀子,居然打出如此凶狠的组合拳,这栀子绝对不可小觑”小月再次提醒我。

“是啊,没想到前面三局她打出的‘粉拳’是假的,狡猾,的确狡猾”我点头道。

至此,进入第二轮的选手总共八位,中韩各两位,而日本,包括头号种子松下酷四,竟然占了一半儿

到了第三天晚上比赛结束,八位选手便只剩下四位。

第一位是日本的松下酷四,看上去文文静静、“道貌岸然”,不像“练家子”,其实内功深厚无比,出手变化莫测,让人防不胜防,一套少林拳没打完就轻松淘汰了对手,其实力可见一斑;

第二位是韩国的权乘灿,络腮胡子咖喱噶扎,跟凶神恶煞似的,打的是凶狠的泰拳,据说从小就在泰国学拳,是个“国手”,这次专门被“请”来打民间比赛;

第三位是中国的“替补”周雨生(也就是我),依然跌跌撞撞,“侥幸”胜了一名日本选手,说是侥幸,最后打的那一拳,滋味只有倒地不起的“鬼子”才知道。

还有一位,日本的栀子小姐。就是她,淘汰了中方的头号种子,卢师傅的亲传弟子,小月的三师兄卢肃。也是卢肃师兄“点儿背”,以他的实力,若抽签抽到权乘灿那组,铁定进入半决赛,可惜碰到了栀子,稀里糊涂就输掉了比赛。其实当时比赛并没结束,他还想继续,被卢师傅拦住了,用刘港台的话说,叫——输得窝囊、憋屈

至于比赛中的细节问题,我想三师兄卢肃应该明白,或许,我自己也明白一些。

再休息一天,之后的半决赛就比较微妙了,抽签结果我可能碰上他们三位中的任何一位,但说心里话,我宁愿先碰上权乘灿或者松下酷四,也不愿碰到那个会“摄心术”的栀子,因为看了她跟三师兄卢肃的比赛,我的心也在微微颤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