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番外篇——还是人之卷

庚子年执子之手

青青每年到平康县时他总会特地教她读书识字不刻意教她熟读四书五经只取书中道理跟故事告诉她所以他未来妻子的才学可以说是非常的普通但他这个未来的相公就是觉得够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看中的小娘子挺聪明的每年待在平康县只有一个月一个月内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教她读书以致她所学有限可她写起信来算是文情并茂、字字带趣要找个错别字还真不容易。

搞不好是他三生有幸才能先订下这个小小妻子。

这一年二月三年父丧期满他有事必须前往芮城。青青向来有定时写信给他的习惯让他知道杂耍艺人三个月内的行程以及当地的特别之处。算一算青青这个月应该在芮城邻近的梁镇正好可以去看她。

思及此这趟旅程他心情好上许多。待在芮城半个月后终於腾下一天空闲赶到粱镇。

到梁镇时已经过了子时没法立刻见到青青但他心情很好先找了间舒适的客栈随即洗了个澡叫饭进房顺道间店家这个月来到镇上的艺人住在哪儿没料到店家答道:

「有两团艺人公子是问哪一团啊?」

万家佛讶异而后说道:「是每年都来的那个。」

「原来是温老大那一团啊就在镇尾那里有一家大通铺每年温老大都住那儿的你看见一间没围栏的矮屋子就是。」

万家佛称谢用完饭后当作散步走向镇尾。

自去年一别已经有九个多月没见到青青了他只打算在今晚看看青青住在什么地方明早再来请她一块用饭。

没成亲就是这坏处半夜幽会算是坏了女方名节唉唉。

来到镇尾先看见店家说的没围栏——唔其实是年久失修无人理会所以连谁也可以未经主人同意直接敲门——不一脚踹开应该可以让这扇摇摇欲坠的破门彻底寿终正寝。屋子挺老旧的是能住人啦只是……

「毕青你出去小心点可别让人逮着机会找你麻烦咱们没法帮你的。」

「好。」

万家佛一听那句「毕青」心头一跳再听见青青熟悉的嗓音他直觉退到树后头看见一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走了出来。

果然是青青!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少女的变化好大才九个月没见青青好像变得漂亮许多去年见她她神色间还带着孩子气今年已成清美佳人。她穿着去年他看过但保持乾净的冬衫黑缠在身后露出她甜甜细腻动人的桃子脸。见她往镇上走他迟疑了下小心地跟在她的身后。

这么晚了她去镇上做什么?

幸亏今晚他穿着暗色的衣袍一时之间她也没有现。

来到某户他完全不认识的人家她蹲下拿出雕刀掘土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小木头……不对像是小佛像的木头埋进人家门口。

「家有一尊佛……万年无事……哥哥保佑神佛保佑。」

有段距离他听不清楚只知道她双手合十很认真地在祈祷重复着这句话。不知过了多久她起身又往小巷子走他快步走向方才那户人家的门前地上微有掘土的痕迹没有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青青埋小木头在这里做什么?

跟着她沿着小路走到田间她突然停下脚步像在拿些什么随即转过身低喝:「是谁?」

那向来爱朝他笑的桃子脸又冷又臭万家佛一时怔住。

「出来!」她冷声道。

「……青青是我。」他踏出阴影露出单薄儒雅的身子。

「佛哥哥?」她吓了一跳随即臭脸软化又惊又喜地奔到他面前。「佛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他退一步俊脸微红笑道:「我有事到芮城想到你在这儿就顺路过来看看你不过明晚我就得回去了。」

「是吗?」她开心地甜笑拉起他的手。「佛哥哥我本来要写信告诉你今年我恐怕没有法子去见你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今年你们不来平康县吗?」他的语气维持正常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紧握着他的软软小手上。他搞什么啊?怎么心跳得这么快?他万家佛也不是没遇过大事的人只是拉拉手而已脸热什么啊!他暗恼。

「是啊温爷爷说咱们照往年的路线七、八月会到平康县可今年七月已经有其他团去平康县撞在一块也不好。」她笑了笑:「事实上佛哥哥你要再晚一天我们也不在梁镇上了。」

万家佛心思灵敏问道:

「因为其他团也在这镇上?」

她点点头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年头不好过大家都在抢饭吃。对了佛哥哥你饿不饿?吃饭了吗?」

「我……还没。」既然都见了面他也舍不得让她回去正要开口请她吃个夜消她又笑得灿烂道:

「佛哥哥我请你吃。」

「不我……」

「你特地来找我当然是我请客。」她拉着他的手当散步似的走回镇上。

一到镇上万家佛立刻收手见她有些迷惑他柔声解释:

「教人瞧见了对你不好。」

她闻言注视着他然后笑道:「是我忘了。每次拉着佛哥哥的手就觉得好软好舒服巴不得一直拉着不放呢。」

又软又舒服?这是对一个男人的侮辱吧?原来青青从小到大老爱拉着他的手就是因为他的手软绵绵的?她是在暗示他不够威猛不够男子气概吗?

见她食指伸到嘴间明亮的大眼扫过四周走到巷旁的小树后头挖东西。

就算他自喻才智过人也看不出她一天到晚挖土的原因。没多久她捧着盒子过来打开笑道:

「佛哥哥我知道这里有间店是开通宵的店铺子很小但是东西还很可口喔。」

「你算是地主你说了就算。」他微笑看她拿出略沉的小袋子盒子里还有他寄给她的信。「青青你把钱放在外头?」

「嗯每到一个地方我都把重要的东西藏在外头。不然要哪天被抓走咱们的东西也不会还给我们。」她随口道。

为什么会被抓?万家佛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数钱然后看她开怀地直朝他笑想要拉他的手却在遗憾的表情中收手带他走向那间小铺子。

铺子真的很小只有两张桌子。她跟店老板淡声说道:

「两碗碎杂子一碟酱豆腐乳……佛哥哥你吃过酱豆腐乳吗?」

「没有。」她面对他时又展颜。以前下曾注意青青对外人有这么冷淡吗?

她扮个鬼脸。「刚开始我被吓到了不过真的很好吃佛哥哥你放心那东西软绵绵的连咬都不用咬。」

先是一股异味传来万家佛皱起眉头见她忍笑他努力掩饰闪人的冲动两碗碎肉汤摆在桌上跟着一碟糊糊烂烂很不雅观的泥……他见青青举筷沾了一点入口。好吧没道理青青吃了他这个很爱面子的男人连动都不愿意动。

在青青密切注视下他露出僵硬的笑然后沾了点尝。初时唇舌又咸又辣他勉为其难吞下过了一会儿他神色有点古怪。

「佛哥哥你喜欢吗?」

「还不错挺好吃的……配白饭我想味道会更好。」他不得下承认。

她笑得眼都弯了说道:

「我就知道佛哥哥你会喜欢。你带个几罐回去说不定你就能改变你的饮食多吃点白米饭呢。你等等啊。」

万家佛见她起身去跟店家买正要阻止注意她跟店家说话时脸色不如方才开心反而有些冷淡。

他仔细回想在平康县里多半是她来府里找他要下就是约定时间在郊外见面很少看见她与外人相处的经过。

用餐过后他送她回镇尾屋子。满天的星斗空气问带着乡野的味道……突然间他想起青青信里所描写的景象没有人。

从头到尾没有提过人。

他送她到屋前两人默默对看一会儿她有点腼腆地笑:

「佛哥哥你明天早上不用来了我得帮忙收拾。」

「明儿个下午呢?」他轻声问。

「下午啊……我也不知道得看温爷爷怎么做决定。」她有点失落。才一个晚上而已……下一次就是明年了现在才二月啊。

万家佛迟疑了会儿忽然主动握住她的手柔声道:

「青青你要还不想睡咱们走到田地那儿看星星好不好?」

她闻言立刻笑着点头反手拉住他的手。

「佛哥哥我拉着你。我喜欢拉着你的手。」

因为又软又舒服吗?青青到底是在暗示他没做过粗人的活还是真的很喜欢他这双没有长茧的手?这让他很苦恼自己是不是该好好保养双手了。

他看着她兴高采烈的侧面暗自吞了吞口水。怎么搞的……如果跟青青说他突然想紧紧抱住她的身子想亲亲她她会被吓到吧?

十六岁啊……女孩儿十六岁变化真的好大啊。大到他有点心猿意马……满脑子都在想着…这是他的青青他的青青……

一觉醒来觉得还有些疲累。

先前半个月在芮县已耗尽精神赶来梁镇上也没休息直到天亮送青青回去后他眯了两个时辰就起来。

万家佛随便吃了不入口的早饭后下楼看见客栈里几乎没有什么客人。

「公于要不要来壶热茶?还是你要出门?」

「来壶茶好了。」万家佛状似随意地询问:「店家我记得梁镇上每年固定这时候都是温老大那团艺人来的怎么今年倒是赶走他们换新人上场了?」

「公子去年你来过梁镇?」

万家佛含糊应声。

「一看公子就知道您是不解世事的书生。这世道就是这样。今年新来的那团姓李跟官员有交情好像买了什么昂贵通行牌百姓谁敢不买帐?温老大能不走吗?」

「……这倒是。」事关青青他的神经就变得下太灵敏了。

「何况昨儿个温老大团里的姑娘被带走……」店家看他略为吃惊。「公子我索性说个明白吧人家姑娘长得好就顺便带回官府了这是很常见的。温老大连吭声也不敢能吭什么声?去年他常来我这儿聊天也提过手下的人被有钱的大爷打断腿从此没法讨生活司空见惯啦。今儿个他们忙着离开就是怕再闹出事吧。」

万家佛没再吭声垂下眸似是凝思。

「毕青……」

「嗯?」

「你在平康县下是认识个书生吗?」

马毕青正在收拾衣物听到温爷爷提起万家佛讶异地抬起脸来。

「是啊他来找我吗?」

「不不早上他请人带了个口信说是请咱们晚点离开……他没告诉你?」

「没有啊。」

「那个……下午你要去找他吗?」

她看着他摇头。「我没跟他约好可要是没事了我会过去见他一面。」

「你不用去了现在他不在梁镇上。」温爷爷咳了声无视其他正在整理的人低声说:「我记得你提过他是一个很善良很乐观的好人。」

马毕青点头语气稍软:

「他跟别人不一样是个很好很单纯的人。」

「呃……你七岁时就来这里我待你也可以算是亲生孙女严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能力范围之内就是只要她没被其他霸道势力给砍给杀给带走温爷爷都会照顾她的她知道这是他的极限了她低声说道:「我知道温爷爷对我好。」

「那温爷爷说的你自己想想吧今儿个有人在芮县看见他跟州官饮酒作乐其实半个月前就有人瞧见他跟州官兜在一块只是那时认不真切……」

「那一定是看错了。他不喜欢官场也不喜欢欺压别人。」大眸微染温柔正因佛哥哥是很正直的文人所以对他的喜欢多加几分。佛哥哥是个好人温柔乐观聪明又处世低调跟这个世道完全不合可是看见他她会安心会快乐让她抱着这世上还没有这么脏的温柔感觉。

「毕青咱们每次路过大城都有间大宅子你记不记得?当时我跟你说过那都是民脂民膏堆积出来的有钱有势的大官大爷们都在里头作乐多少案子也在那里成了冤案你可以不信不过……你那个书生生得太出色走在哪儿都惹人注意确实有人看见他就在那问大宅子里跟州官饮酒狂欢瞧起来他并不陌生那样的环境。」

骗人!她的佛哥哥滴酒不沾每年到万府他都会取出上好茶叶来泡顺道教她认茶从不喝酒的。他说过酒能坏事不碰为妙。

「毕青我就说人都是一样的嘛同样都是在这种环境下出生哪有可能你喜欢的人像圣人呢?多半是你被他给骗了。」同伴在旁边插嘴。

「这倒是。既然他跟当官的来往密切你还是小心点这种人心机都很深的哪天你要是被卖了都不知道。咱们的唯真不就是被人抢走了送给那些官一个送一个的……都不是好人!」

温爷爷看着她沉下的脸摆了摆手让其他人安静下来。

「毕青温爷爷只要再说一句剩下的你自己去想吧。跟你那个书生一块喝酒的州官不是个好官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意思就是蛇鼠一窝狼狈为奸吗?这两句话是她十岁时佛哥哥教她的。他说不好的人只会跟不好的人聚集在一块。像他俩就叫青梅竹马情投意合。

明明是认错人了啊她长年跟佛哥哥见面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本性呢……

突然间有人冲进来叫道:

「温爷温爷不得了了小六回来了!小六被放回来了!」

因为云层的关系连个星星都看不见她坐在田边看着黑漆抹乌的天边。

「青青?」

马毕青闻言立刻跳起来转过身笑道:「佛哥哥!」上前一步注意到他好像退了一步因为没有星星她看得有点吃力。

「青青。」那声音带着春风般的笑意:「我刚去找你温爷说你在这儿。」

「是啊我想佛哥哥离开这镇前应该会再见我一面的。」

「这是当然天亮之前我就得再回城去。青青……我……我……想抱抱你好吗?」

马毕青闻言愣了下随即桃颜染酡了垂下视线轻轻点头。

万家佛看她允了心跳加快上前先是轻轻将她软软的身子拥进怀里闻到她身上的桃子味他不由得舒臂圈紧。

在她耳畔低喊:「青青……青青……」整张脸埋进她的颈间。

她动都不敢动。之间他俩最多了不起拉拉手佛哥哥从来没有主动要求抱过她他抱得好紧紧到她有点不舒服鼻间斥着他身上淡淡的酒香……温爷爷说得果然没有错他真的喝了酒。

她有点腼腆悄悄环住他纤细的腰身感觉他颤了下她立刻要松手他却紧抓着她的手臂不放。

「青青你别放手。」他低声说。

她抬起眼在近距离之下看见他俊脸带着晕红虽然极为迷人好看她却知道他真的喝了不少酒。这个酒他喝得下痛快吗?

「佛哥哥……你不开心吗?」

「一点点。」他展笑:「见了你心情就好了。」

「我……今天很开心呢。」

「真的吗?」迷人的笑意加深:「你开心我也开心。青青我听温爷说你们要留下了?」

她注视着他慢慢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咱们昨天被抓走的同伴给放回来了……佛哥哥昨儿个我没跟你说我团里有人被抓走的事吧?」

「没你忙着跟我聊东聊西就没聊到这事儿。对了你团里出事了啊?」

「现在没事了。李家团的人走了所以咱们会留下来一个月。」她目不转睛。

「那挺好的。」他笑道小心翼翼地盯着她看怱地问道:「青青你闻到我身上的味道吗?」

她摇摇头扮了个鬼脸。「昨天晚上跟佛哥哥聊个通宵今天我鼻子不太好大概受了点风寒。」

他皱眉摸着她的额面。「有没有看大夫?」

她笑了一声。「没什么大不了的睡个觉就好啦。」

「……青青你下大喜欢这世上其他人是不?」

她愣了下细声答道:「我谁也不喜欢只喜欢佛哥哥。」

他闻言扬嘴一笑柔声说:

「青青你十六了我……本想等你到十七、八岁再迎你过门可我想了想正好我三年服孝满了再过一年我十九不宜娶妻所以……半年后我来迎你过门好不好?」说到最后已有点语气不稳了。

她呆呆地看着他。

他心里有点紧张硬挤出他自认还算惑人的笑颜来。

「青青好不好啊?」

她回神猛眨眼然后低下头好像在想什么万家佛内心有点急了。他是真打算等青青十七八岁再娶回家的但经此一回他才惊觉以往都被青青的笑颜给蒙骗了。因为她对他笑得太开心所以他一时忽略这世道有多糟糟到他的青青随时都会出事。

他这么聪明怎么都没有现青青讨厌这世间很久了?他一直以为因为她自幼失去父母多少有些怨世间不公却从来没有想到她跟着温家团行遍大江南北亲眼看见了什么、亲身面临了些什么他真是个傻瓜以为她笑得开心就什么烦恼也没有。

现在就算他还没有完全稳住自身的势力也要先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

他深吸了口气再道:

「青青你是不是觉得太早了?要不这样吧等年底好了这之前你先以我未婚妻的名义住在万家里……」

「佛哥哥。」她突然打断他的话抬起头看他桃子脸有抹隐约的快乐。「其实要是哪天我上平康县找佛哥哥却现你娶了妻我一点也不意外。」

「啊?」他的妻子不是她吗?

「我以前一直是这样想的。咱们虽然立誓可那毕竟是很小很小的时候长大之后我才现我们之间好像不怎么相配当青梅竹马的不见得一定会永远在一块……」

「你胡说八道什么!」他不太高兴。

她开心地笑桃脸红红的。「佛哥哥你要娶我就嫁用不着等年底。以前我们说好的等我嫁给你生很多很多孩子等你跟我都头白白的时候有很多很多孙子围着咱们叫爷爷奶奶。」

万家佛闻言暗自松了好大一口气俊脸仍是一贯的微笑但其实快乐得想要叫出来。不成不成在青青面前他得维持大男人的形象。他轻咳了声从腰间掏出个牌子笑道:

「我原是要问过你的意见再交给温爷当聘礼的但我再晚点一定得离开所以青青明天你代我交给温爷说这是定礼等我能腾出空时我一定过来跟他详谈婚事看要多少聘礼。」

马毕青接过那个牌子盯着了好一会儿低声说:「是通行牌啊……温爷爷一定很高兴的。」她没问他是打哪儿来的她也不用问。

「青青你不觉得奇怪我怎么有这牌子?」

「……是啊佛哥哥这打哪儿来的?」

他得意洋洋地:「我跟人杀价买回来的。」

「杀价?市场卖这种东西吗?」

他轻笑:「其实我通点门路有个朋友交友广认识三教九流唔……他也认识什么高官吧所以我问他有没有办法买到这牌子他就给我变出来了你佛哥哥也算是个福星吧。」

「是啊佛哥哥是我的福星。」她紧紧握着那牌子鼻间一直传来他身上好淡好淡的酒气。这个牌子到底是他暍了多少酒才换来的?

「青青……」

「嗯?」

「咳临走前我……能不能亲你一口?」俊脸真是红到醉人了。真恼明明他在那些贪官污吏有权有势的人面前能面不改色地周旋面对青青他却紧张得像是初出世间的毛头小子。

马毕青浑身硬直不敢看他心跳加快地点了点头。

他大喜小心翼翼地吻上她凉凉的小嘴。

他的青青他的青青啊……在这种世间里他只想要他的青青而已……有了她其实这世间还不算太难过……从芮县连夜再回梁镇为的就是再看她一面。即使知道身上酒气太重还是想来看她一眼果不其然跟她说说话原本阴沉的心情顿时好多了。

直到她僵硬得连动都不敢动时万家佛才惊觉自己吻得太深太重吓到了她。他连忙退开两步摸了摸带着她气息的唇低声道:

「青青这是你跟我的初吻吧?」语毕从下认为自己会傻笑的万家佛竟然掩不住嘴角上扬。

「……」她抬头看他一眼又垂下。「佛哥哥你没亲过人吗?」

「咳有啊刚才不就是吗?」他又咳了咳向她伸出手。「青青我送你回屋吧。」

她双颊绋红地握住他的手跟他慢慢走回去。

「佛哥哥你会做些不快乐的事吗?」

「唔……不快乐的事啊偶尔都得做的。」

「既然不快乐为什么要去做呢?」

「因为一个人一生之中总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快乐有时候我得到的快乐源自於我做了那些不快乐的事啊。青青你还小了点大概不懂也不必去懂。」

她懂啊她明白的。他也许不像她所想像中的单纯却是会卯足了力去换一家平安的男人。

「何况……」他含笑:「就算不得不去做些不快乐的事、回头看见你就在这儿我的心情就会好许多精神百倍呢。」

「佛哥哥我好希望跟你一生一世白到很老很老然后手牵手一块走。」她一心三思地盼望。

「好啊。」万家佛柔声道:「一块白到很老很老……这念头我很喜欢。」

庚子年八月初九

一觉醒来满屋子的囍字马毕青立刻想起昨晚的洞房花烛夜桃子脸顿时如火烧。瞧见屋内无人忙不迭地下床换新衣。

好痛!

她扶着腰吃力地穿上衣服想着她所知道的圆房……可能她没佛哥哥懂得多但是她真的有点怀疑昨晚要是一般闺秀千金的洞房花烛夜是不是下场会比她更惨?

门被推开了她吓了一跳赶紧拉好短衫。

「夫人用早饭了。」婢女笑嘻嘻地随意瞄了眼床随即僵住看了马毕青一眼有点同情地问:「夫人……你要不要多休息吗?」

「不我很好啊佛哥哥……我是说你家少爷呢?」

「一早县官找他去……」婢女连忙掩嘴改口:「这儿的县太爷很爱下棋少爷棋艺是一绝今早特地请少爷过府解棋的。现下少爷正在准备出门呢。」

「那我去送他出门。」

「等等啊夫人少爷说你要起来不必找他……」

马毕青没再细听迳自走出新房。万府她很熟悉所以没多久就走到前门看见万家佛正跟家仆说话她正要开口身后追来的婢女喊道:

「夫人等等!」

万家佛闻言抬起头看见是她一时微愕视线迅游栘再栘回来时白皙俊美的脸庞已有微晕。

「耶少爷脸红了是不是看错了啊?」婢女在她身后低呼。

万家佛瞪了她一眼然后走到马毕青面前。

「咳青青你……」见她露出笑颜他暗吁了口气。「青青我还以为你会睡晚点呢。」看来昨晚没吓着她。真恼天亮时他后悔得要命巴不得时光倒流重头再来一回他一定会克制住至少别裸裎相见时他就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的冲动……不能再想了再想他会去撞柱了。

「我向来早起。佛哥哥你要出门啊。」

「嗯我下午就回来……」见她始终笑得很开心想起昨晚她以为他睡着后她一直重复低喃着「我是万家人马毕青」又是一次冲动他拉起她的手对着家仆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跟夫人去去就回。」

当着家仆婢女吃惊的面前他拉着青青走回府里来到一间屋子边推门边说道:「青青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万家人了理当给万家祖宗上个香。」

她愣了愣拈香跟他一块祭拜。

「万家祖宗在上万家佛於庚子年八月初八娶妻青青从此以后马毕青就是万家媳妇了万家祖宗可要连她一块都庇佑。还有啊爹我总算把青青娶回家了以后万家开枝散叶就靠咱们俩了我跟青青说好了等她十八之后再怀胎生子从此一年一个唔……生到青青三十岁好了好不好青青?」

耶那就是十二个了?她噗哧笑出声点头:「好啊。如果佛哥哥不嫌少那就十二个好了。」

万家佛含笑拉过她道:

「来青青喊声爹爹旁边的牌位是我娘。」

她看了他一眼桃脸微红动了几次唇才细声喊道:

「爹、娘我是青青是佛哥哥的媳妇。以后我会照顾佛哥哥的生活起居……」实在忍不住又偷喊一声:「爹、娘。」

万家佛见她眼眸微红他柔声道:「好了以后你要喊几次都可以现在你送我出门吧妻子送丈夫出门是应该的唔……等门就不必了。」

她快乐地笑了出来应道:

「好。」

接下来的日子……

「咦青青你会做衣服?」

「是啊以前在外头忙着打杂想替你做件衣服都不成。佛哥哥你过来试看看要能穿我再帮你多做几件。」

「啊喔……」

「咦青青你会雕东西?」

「是啊佛哥哥我看你摆着信的盒子有些坏了索性帮你做了个新的木盒你喜不喜欢?」

「啊喜欢……」盒内装的是青青以前写的信被她现他男人的颜面有点难堪不过这盒子还雕得真好。

「咦青青你会做菜?」

「是啊佛哥哥你尝尝看我知道你喜欢吃软的东西不必费力嚼。所以以后我天天下厨帮你做饭好不好?」

「当然好……也很好吃……青青你真是多才……」这样比较下来好像他没有什么用唯一胜过青青的就是满腹墨水跟一手好字了。

「佛哥哥我觉得你才厉害呢。」

「唔……我想我还是不要问哪儿厉害比较好……」

「咦大夫你是说……我家青青……有孕了?」

「正是。恭喜万少爷夫人有孕三个月。」

「……你是说她吃不下东西半夜睡不着偏要装睡然后白天精神不济明明眼眶泛红却强颜对我笑……都是因为她有孕了?」

「呃是这样的。孕妇情绪是不太稳的。」

「……她才十七岁而已……」

「万少爷?」

「我是打算让她十八之后再怀孕的……」

「那万少爷您真是厉害!」

「……原来这才是我厉害的地方啊……」他自嘲然后低声问:「大夫会不会很疼?像针扎到肉那样疼?」

「万少爷你说笑了。女人生子可比百根针干根针扎人还疼呢。」

他脸色顿时白了送走了大夫他走进内室看青青躺在床上打盹。现在她日夜有些颠倒偏爱强撑。

当他在床边轻轻坐下时青青立刻被惊醒看见是他笑得好开心。「佛哥哥大夫跟你说了没?我有三个月了呢。」

「是啊我原打算再一年的你现在还太小了点。」

她愣了下拉着他的手很快乐地笑着:

「哪会。佛哥哥在我这年纪时已经是个能顶天立地的大人了何况我提早一年怀孕咱们可以再多生一个十三个孩子多好。」

他看着她俊脸抹上温柔的笑:「你说的是。」年纪小是藉口只是想让她多一点自由快乐的日子毕竟怀胎十月辛苦又受限。

「佛哥哥以后就有人喊我娘喊你爹了耶。」她傻笑。

轻轻摸着她的脸他索性脱鞋上了床靠在床柱把她的身子搂进怀里。「青青以后可麻烦了一个接着一个喊爹娘到时候咱们只有两个人要理谁才公平呢?」

她掩嘴直笑拉着他的双手放在自己还很平的小腹上。「佛哥哥你今天不用出门吗?」

「不必。我家青青怀孕了怎么说都是你最大。」顿了下他吞了吞口水:「青青以前你没接触过这些其实我一直没跟你说生娃娃……其实很疼的。」

「我知道啊。」

「唔……像一千根针扎在肉上的疼哦。」还是要说明白比较好。

她忍笑:「佛哥哥幸亏不是你有孕。我不怕疼我来生最好了一千根针那是小事啦。」

「……青青为什么我觉得我越来越没用?」他喃喃抱怨。是谁生给他一副怕疼的**?

「才没呢。佛哥哥你对我好重要好重要没有你我就不是万家人以后也没人叫我娘了。」

「原来我重要的地方只在这儿啊……」这一次是暗自抱怨因为看她小脸疲倦几次都快睡着。「青青想睡了吗?」

她摇摇头。

还在逞强?「好吧青青你不想睡那我说话给你听。从今天开始你晚上要睡不着就不准装睡。一般来说呢应该是丈夫压娘子才叫正常但接下来的日子我特地恩准你睡不着可以爬到我身上我会下吭一声的。」

她笑了下合上星眸。「我哪会这样做啊。」

没有才怪。

天一亮就现她整个身子躺平在他的身上还好她下重不然他活活被压死都不知道几次下来才现天快亮时她想睡又睡下着就会压在他据说躺起来很软很舒服的身子上才能眯一下眼。

这是不是表示在未来的日子里他必须保持「又软又舒服」的身体才不会让他的青青厌倦呢?

低头一看她已经沉沉入睡。他微微一笑小心拉过薄被盖在她身上然后抱着她让她睡得舒服。

在这种乱世里战争都不知道来过几回了平康县虽然没有遭受波折但民心纷乱上贪下污正直的风骨只会拖累家人。为了保住万府他该同流合污的地方绝不拒绝平日与权势交好放弃读书的乐趣花大半心思周旋在权贵之间见风转舵对他也不是难事在这种世道下他还能感到心满意足感到自内心快乐的全是因为青青。

唯有青青让他觉得生於这种时代其实也没那么难过。

唔……以前他的话是不是太夸张了点?十二个娃娃?好像真的多了点。要青青疼个十二次他也实在太残忍了点。

「四个好了好不好?」他喃喃自语着:「就四个青青你生四年就好那时你也二十二了咱们就等着这四个孩子长大等他们长大要他们多生点这样算下来咱们老了照样儿孙成群……唔这一胎出生不管是男是女乳名都叫小四好了不生四个咱们绝不放弃。」几乎要跟她一块傻笑了。

心满意足地合上眸俊俏的脸庞上噙着笑意抱着他的妻子入睡。

这种乱世啊明明大夥都是下情愿地生存着……他还是想活很久很久跟他的青青一块白头到老。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嗯他会好好保养他一双又软又舒服的手让她牵到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