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终于冷云合上了白晓荼最后的那本日记。小说*无广告的~顶点*小说~网收藏~顶*点*书城

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再摸了摸那一本又一本厚厚的日记他觉得自己接触到的并不是单纯的纸张制品了而是承载着一个女人悲情故事的盒子或是一座掩埋着她青春岁月的坟墓。这种联想不仅令他有些颤栗更有些感伤了。

严格地说白晓荼的故事只不过是这个大时代里的一个小故事而已。她这个人的悲剧比起那些每日里都层出不穷的、波澜壮阔的大事件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就是冷云这几天遇到的几个案件里的主人公们的经历也比她的要曲折复杂了许多她这个人深情款款却又不免有些懦弱毫无与命运抗争的勇气是不能令人钦佩得起来的。但偏偏就是这白晓荼像是有某种法力一般牢牢地、深深地钻进了他的心里去使他久久不能够忘怀得了。即使是冷云在新的案件中忙碌得不可开交也会突然有一种奇异的思绪控制了他的心情那个叫做白晓荼的女人就会从记忆里跑了出来左右着他的思维。每当这个时候冷云就会不由得停下手里的事情来默默出着好一阵子的神。

“你是在装酷吗?”艾妮有时会问他。“你不觉得晚了一点么?”

冷云摇了摇头并不回答她的调侃。

他这只是在他读过那些日记之后冷云突然地感到自己有些懂得女人的心了第一次对什么是爱有了思索。面对着艾妮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怀着冷淡和随意的心态了他开始重视这个一直伴随着自己的女孩来了。他们还是只是在周末在一起相携而玩乐的程度但对此冷云的心里却已经有了一点不同的体会看着这个自己身边的女孩子他虽然还未曾感到那种汹涌的爱意但也明白了什么叫作“珍惜”了。他心里的想法艾妮并不真的猜得透可也凭着女性所特有的直觉隐隐感觉着些什么与他在一起时亦多了些前所未有过的柔情他们的关系似乎正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呢?”在圣诞party上冷云问着艾妮。

“找一个我爱的男人和爱我的男人。”她双手合什很慎重地说。

冷云听了不禁大感意外了他原本以为像艾妮这样时髦而有些轻浮的女孩子所要求的会是一些物质类的东西却没有想到她的愿望也是这般的老套。他突然想起了白晓荼来看来无论是在什么时代也不管其性格或年龄有多大的差异女人都是一种靠着感情生活的感性生物。想到这一点冷云心底油然升起一种感动与怜惜之情来。伸出手他轻轻地拥住了艾妮而她亦柔顺地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一种温情在两人中间蔓延开来。

一转眼间时间已经到了岁末。

“白晓荼”和她的日记已经陪伴着冷云度过了大半年的时光了这成了这世界上唯他所独知的情感秘密。每每冷云看着白晓荼那些日记本就觉得应该将它们适当地安置个“归宿”了他觉得不能总是让它们堆在那里啊这也并非是白晓荼所愿吧。

冷云最先想到的、也是唯一想到的就是把它们交给那个叫阿风的男人。他毕竟是白晓荼最爱的男人啊而她的一切都可以说是因他而起的他应该了解她的遭际。

白晓荼虽然没有在日记中提到过那个“野狼”的地址但这对冷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是刑警呀。于是冷云在稍稍利用了一点职权之便后很快就查到了那家酒吧的地址。在得到地址的当天晚上他就去了“野狼”。

这家酒吧与白晓荼所描述的一样小但很热闹。又因为新年和新世纪即将双重的到来的缘故气氛更是热烈起来挤满了又说又笑的年轻人冷云并不认识阿风一时之间倒不知哪一个才是他要找的人了。他在用目光搜索了几次之后还是没有现有像白晓荼笔下那个阿风模样的男人他只好拦住了一个侍者问:“你们的老板是叫阿风吗?”

答案是肯定的那侍者并很热心地把他引到了阿风的面前。

这是一个酒吧里相当偏僻的角落一个面容有些英俊而粗犷的男人正坐在那里满慢慢地喝着酒满脸的孤独和落寞之色与整个酒吧热烈的氛围很不相宜。冷云只用了一眼就认出他来了这个人正是阿风那个白晓荼日记里出现过千百次的阿风!

冷云静静地观察了这个阿风好一会儿这才走到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听他表明身份后那阿风很是吃惊。“警察?!我这酒吧什么证件都是齐全的”

“哦和那无关的。”冷云忙打断他的申辩。“我是因为白晓荼来的。”

“白———晓———荼———”

“你不会说你不认识她吧?”冷云的口气不禁有了一点讽刺。

“我———”阿风的神情有些黯然。“怎么会不认识她呢?”

“她死了。”

阿风的身体晃动了一下好半天才不相信地问:“死了?”

冷云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是自杀的。”

“自杀!”阿风的脸色苍白得有几分吓人。“她为什么要自杀?她还那么年轻那么”

他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将头埋在肘腕里辗转着似在哭泣。冷云也不再说话心情复杂地看着他痛苦着。

过了良久阿风这才问道:“你找我是想了解她的什么事情吗?”

“不是的。”冷云摇头。“是因为她留下了一些东西我觉得这似乎该由你来保存更合适点。”

“什么东西?和我有关吗?”

“是些日记。”

“日记?”阿风明显地瑟缩了一下“日记!”

“你不愿意要?”

“我不敢”阿风冲口道又急忙掩饰地说:“我我是说还是你处理的好。”

说罢他掉转了目光不再与冷云的眼睛接触一下了。

冷云愣了愣随即明白了。他这是不敢去读一读白晓荼这个被他所抛弃的女人的心声他是在害怕害怕自己被内疚和自责所纠缠这是一个没有勇气的男人!白晓荼错了她总以为阿风只是一个花心的男子却并没有真正看透他他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花心而是缺乏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感。

一个没有责任感的男人就是一个永远都会不停地去伤害爱他的女人的人。

看清了这点冷云就再也没了要把日记交给眼前这个男人的心思了。

冷云再一次细细地看了一遍白晓荼最后那一天所写的日记接着他默默地想了许久、许久。然后在世纪末的最后一个深夜他带上了那十本日记和那一袋牛仔衣物走了很久的路来到了空旷无人的珠江岸边。

因为有风冷云费了一番功夫才点燃了火他又最后看了一眼那些凝聚着一个叫作白晓荼的女人喜悦、悲哀、挣扎、绝望的纸张然后就慢慢地慢慢地一页又一页地投进了那红红的火焰之中。

夜更深了也更浓了。此时的珠江岸边除了冷云和那一团火焰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了一切都显得那样的静谧和凄凉。冷云望着江水火焰蒸起来的热气熏烤着他的眼他的视线开始模糊了。

突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欢呼声。是人们在迎接新世纪的叫声吧?!冷云这才悚然一惊新的一个世纪、新的一年、新的一天居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到来了。

冷云转过头来再看了看那些日记它们在火焰里继续燃烧着虽然还没有成为灰烬但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模样而是化为了一片片灰黑色的、像丝绸般的薄片。一阵冷风吹过这些薄薄的纸片就被卷了起来在火光的映照下随风在空中翻飞着恰似那一片又一片的荼蘼花瓣在满天满地地舞动。渐渐地它们就消逝在那茫茫的夜雾之中。

那天之尽头可有着一个香丘?没有人知道。

朋友们!“荼蘼”现在正式得结束了!枫林心中真的有些不舍不知道朋友心中怎么想的喃?非常感谢朋友们陪我一起度过这2个多月!“荼蘼”结束了就请大家去看枫林的《绽放的星星》继续支持枫林给枫林写作的动力!谢谢大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