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神曲 大结局下

“谁说的?”肖错一副很吃惊、很无辜地样子。书友整_理*提~供“我一直深爱地人都是你啊!净依?你一诞生,我就在你身边了!那个时候,我还抱着你的花体哭了很久呢!”

他这话虽然夸张,倒是不假。当时的肖错可真是非常伤心非常难过啊!

净依白了肖错一眼,这个人脸皮的厚度足比城墙,她实在无法与他继续理论下去。

净依忘向其他的分shen姐妹,希望她们能予以帮助。

可是冰依、灵依等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真的是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分shen一样,全都玩偶娃娃一样地呆立着,对净依投来的求助视若无睹。

“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姐妹情谊啊?”净依愠怒。

这是众依依分shen女子才有了一点波澜,彼此用花讯商议该如何解决肖错这个大麻烦!

这时候炎依咯咯一笑,拍手道:“凌霄魔尊,你真是高明!反正北依依老大,你是没希望了,退而求其次,也不错啊!反正我们的身子和依依老大绝对不同!而且依依老大若是高兴的话,还可以随时重新和我们建立灵魂联系,我们的感受她也一样可以感受得到!”

北依依脸颊一红,净依、冰依等姐妹齐齐丢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给炎依。齐声唾弃道:“发什么神经!”

肖错脸上的委屈愈加浓重了,他一副立即就要哭出来的样子。“炎依?我看还是叫你火焰花花王陛下更好些!我说花王陛下啊,你可不要挑拨离间!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喜欢净依!”

冰依冷哼一声,“是吗?”

肖错挺了挺脊背,理直气壮,“那当然了!不信的话,你们可以问依依,当依依变成死灵花形态的时候,我是不是落荒而逃?当依依变成……啊……比如……”肖错故意省略了后文,反正他无论列举谁,都无疑是要得罪北依依一个分shen。

“啊……那个……反正,只有依依在净灵花形态的时候,我才有感觉!所以,我真正所爱的人,便是你!”肖错一步跨到净依面前,一下抱住了净依。

净依赶紧挣tuo开来,“可是我不喜欢你!”

肖错嘿嘿一笑,“感情嘛,可以慢慢培养!”

其他人都是笑着摇头,无论肖错说得有多天花乱坠,在座的可没有几个人相信他!这家伙估计对任何一个纯洁少女,都是一番这样的说辞!

炎依却若有所思,她忽然将头一扬,看向南宫敖。

南宫敖正笑吟吟地望着肖错,察觉到炎依的目光。南宫敖心中闪过一丝怪异,连忙回避开了炎依的目光。

南宫敖知道这炎依的灵魂大部分是继承了火焰花花王的,南宫敖对火焰花花王可没什么好感。当初她可囚jin了他不少时间,其间没少折磨他!

炎依坏坏一笑,飞身而起,落到南宫敖身旁,一手自然而然地搭在了南宫敖肩膀上。

南宫敖皱起了眉头,看看搭在肩膀上的xue白素手,再看看那张与北依依一模一样的脸庞。他心中恼怒,却实在无法对一个长着北依依脸庞的女子发怒。

“老大!”炎依说,“你知道的,我一直很喜欢他!”炎依拍着南宫敖的肩膀,“从他走进熔火之地那一刻起,我就迷恋上了他。千方百计将他抓了来,呵呵,若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变成这样子。”

大家看向炎依,不知炎依为何忽然由此一说。

南宫敖不耐烦地躲了一下,拍开炎依的素手,朝一旁闪了闪。她尽管与北依依长得一模一样,可毕竟不是北依依。

“你躲什么躲啊?”炎依恼怒了,“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你得对我负责!”

南宫敖眉头皱起,双目射出丝丝愤怒,他嗤之以鼻。“切!”

“我决定了!以为我要做女人,做一辈子女人!这个男人我要了,你们谁也不许和我抢!谁我和抢,我把谁烧成烤ru猪!”炎依双手叉腰,气势汹汹。

南宫敖不可置信地看着炎依,她莫不是得了失心疯?

大家都是一脸错愕,不由看向北依依,看北依依对此事如何反应。

北依依却是乐不可支。她知道,炎依这么做不过是想帮她解决一些麻烦而已。毕竟南宫敖迷恋了北依依这么多年,如果北依依不给他一个交代,还真是对不住他。

“好啊!我很赞成呢!”北依依笑道,“那个,不如今天就一起举行婚礼吧,神皇陛下?”北依依转向南宫桀。

南宫桀尴尬的笑了笑,全当大家正在开玩笑。感情的事,可不是说换就换的,就算长相相同,但毕竟不是同一个人。强扭的瓜不甜。

北依依拍手道:“这么着吧,我赞成把净依嫁给肖错,让南宫敖太子殿下迎娶炎依,南宫敖殿下若是觉得亏了的话,我这里还有几个妹妹,娶一赠一……呵呵……啊……”

北依依笑颜若花,可是她笑着笑着,却忽然惨叫一声,仰面倒下。

“依依”惊呼之声此起彼伏,原本各自坐在座位的人纷纷起身,呼啦一下便围了上来。

炎依、净依等人也是受了笑,迅速闪身进入无心海。“大家别慌,照顾一下依依的肉身,我们进去看看。”

无心海中再生变故。北依依的主花丹也就是中央那颗最大的花丹之上泛起阵阵金光。

“哈哈哈……”邪e的笑声响彻无心海。听那声音,竟然是假创世神地声音。

灵依厉声喝问,“你是创世神?你不是被锁在永恒空间了吗?”

创世神却继续大笑着,“你们终于上当了!哈哈哈,最强大的花仙的肉身,现在属于我了!”

原来创世神在侵蚀南宫桀、北冥等人的灵魂的时候,留下了一部分分shen灵魂在南宫桀、北冥等人体内。

北依依将南宫桀等人受尽无心海之后,由于北依依忙着对付外面的创世神,一时不查,便给了创世神的分shen灵魂钻了空子。这些灵魂离开了南宫桀等人,潜伏在无心海之下。

北依依高兴地与众人团聚,众分shen姐妹的心思此时也都在欢庆的宴会上,谁也没注意到无心海的变化。

创世神便趁机从无心海下漂浮上来,并成功入侵了北依依的花丹。

“哼!雕虫小技!”炎依冷哼道,“这种伎俩,本花王早就用过了。你现在好意思来班门弄斧?”

创世神对此嘲笑却是漫不经心,“你能和我比吗?一个小小花yao,你根本无法取得北依依的灵魂!”

冰依怒喝:“难道你又能吗?依依老大灵魂强大举世无双,再加上我们八个,你休想得逞!”

灵依骂道:“做你的白日梦吧!你现在滚出来,我们还能饶你不死!若是你等着被孕育而出,到时候必叫你魂飞魄散!”

光与暗曼依依点头道:“对,你现在出来,我们还可以放你重入轮回,给你一条生路!”

创世神对此却是冷笑无视。北依依的主花丹上金光大作,无心海中再度掀起滔天波浪,无数灵气朝花丹方向奔涌,如潮水一般涌入主花丹内。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豆依惊慌喝问。

“他想要的只是一个和你们一样的实质性的分shen。”北依依的声音从飘渺中传来,一个淡淡的灵魂影响出现在众分shen面前。

“依依老大?”众花分shen大声惊呼。北依依的灵魂影响竟然如此虚幻单薄了。要知道北依依的灵魂早就强大到可以凝聚实体形象了,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说北依依的灵魂受到了巨大创伤。

“我没事,只是被创世神偷袭了一下而已,过些日子便会恢复!”北依依的声音有气无力。

“恢复?你别做梦了!”创世神的声音满是得意,“我吞噬了你绝大部分的灵魂之力。若是你还保留着你原本的分神,你还可以吞噬分shen的灵魂来修补,可现在你给了你分shen自you,让她们有了自己的灵魂,就算你想要吞噬她们的灵魂,她们也不会给你了!哼,你是自作自受!”

北依依苦笑,事实的确如这个冒牌创世神所说,她的灵魂力量,只怕再难恢复了。

刚才蓦然发现花丹被入侵,急忙去查看花丹,却被这冒牌创世神忽然从花丹之中冒出来狠狠yao了一口。这冒牌创世神不知用了何种秘术,竟然借助花丹旋转吸力,一下吸取了北依依许多灵魂力量,导致北依依现在想要凝聚一个实体灵魂影响也不行了。

好在北依依也知道,这冒牌创世神此时打的主意,不过是想效仿炎依,得到了她的分shen而已,北依依倒不恐慌。

炎依等人却不干了。尤其是暗曼依,她能感受得到了,这冒牌创世神一定有办法阻止花分shen离体时的记忆思想复制情况,到时候北依依又会平白失去一个分shen。

“依依老大,你吸取我的灵魂力量来修补力量吧!”豆依说。

炎依等人也点头道,“嗯,依依老大,你吸取我们的力量吧!我们不会反抗的!”

冰依说:“嗯,一人贡献一点,也不至于会死!”

北依依还没表态,创世神便暴怒起来。他愤恨,这些女子竟然如此无私,若是北依依的灵魂力量恢复了,他的下一步行动只怕会受阻了。

创世神当下赶紧加速了成长。

无心海中的灵气全部激了起来,灵海之中掀起阵阵海啸,所有漂浮在无心海之中的克隆花都被打碎打散。

炎依等人无法站稳身形,只能高高飞在半空之中。

四枚小花丹似乎受不了如此强大震动似的,旋转飞向的轨迹也变得扭曲不定。

主花丹却是金光大盛。

一层层褶皱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形成,慢慢凸起。犹如无形的手在揉nie一般,主花丹好像橡皮泥一般,迅速被拉扯出一朵金色的花骨朵儿来。

花骨朵一经形成,无心海中的灵气便与更加恐怖地速度朝主花丹奔涌而去。

四枚小花丹犹如小船一般,被疯狂的灵气波涛给掀动翻滚起来,远远被抛出了运行轨迹。

“阻止他!”北依依大喊一声,众分shen姐妹们赶紧行动起来。她们联合了灵魂力量,想要压制冒牌创世神,可是冒牌创世神却被灵魂全部索在主花丹之中,叫她们无从下手。

无法阻止,只能那么眼睁睁地看着,等着,等这分shen一形成,便迅速地控制住了她。

八个花分shen严正以待。

然而,轰地一声巨响,无心海底部猛然窜起一股股冲天灵气具浪,犹如海啸爆发般的,迅速将八个花分shen卷裹在了其中。

北依依当机立断,将八个花分shen迅速甩出无心海,暂时将她们保全。

创世神的行动继续着。如果可以,北依依一点会将主花丹丢出无心海,来阻止这冒牌创世神的阴谋。

金光大盛,金色的花朵几分钟之内便形成了。

他不给暗曼依任何机会。暗曼依还没来得及打开死亡之门,金色花丹便如子弹一般,从主花丹上射出去,直冲云霄。

“砰!”一声巨响,金色花朵消失在无心海上空。如此ye蛮的tuo落方式,立即主花丹拉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粉红色的花灵之气从豁口喷涌而出,犹如火山迸发!滚滚粉红色灵气喷涌进正在爆发海啸的无心海,给无心海带来另一波更大的冲击。

四个已然tuo离运行轨迹的小花丹首当其冲,第一波滔天粉红色浪潮扑打在这四颗花丹之上。

四颗小花丹刚刚才孕育过新生命,尤其那孕育光与暗曼依的那颗花丹。它可是刚刚才完成了两个生命的任务,它的内部正值空虚。

叮在第一波粉红色浪潮打在这颗空虚花丹之上时,它便发出了一声哀鸣。

粉红色的浪潮愿意不断,犹如地底的熔岩,带着疯狂的速度,席卷而来。不过这颗可怜的花丹一丝chuan息之机。

北依依的灵魂极力地想要去把这颗岌岌可危的花丹抢救出来,可是滔天的灵海波浪阻拦了她。

她连抓了几次,花丹都被巨浪冲到了一旁,令她错过良机。

砰这颗可怜的小花丹无法承受如此惊人的冲刷,一声哀嚎,哄然爆裂。

就如爆炸的开始,这花丹爆炸所发出的惊人力量,迅速波及了另外三颗小花丹。

就如在堆满烟花爆竹地仓库中引爆了第一枚鞭炮,连锁反应迅速到来。

“砰砰砰”三声巨响,让北依依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另外三颗小花丹也随之爆裂了。

这接二连三的爆炸同样冲击了主花丹。已经受伤的主花丹,被震得高高飞起。

北依依赶紧飞身上前,想要保住主花丹。

可是,她的努力,不过是徒劳。无心海中的人和物由她做主,可是无心海中的灵气总归不由她做主。即使她是这世界的主人,也有身为主人所无法控制的事!

“轰”主花丹发出雷鸣般的吼声,迅速龟裂开来。

爆炸不可避免,北依依赶紧将灵魂退出了无心海。她知道,她无力如何努力也不过是徒劳了。若是继续呆在其中,反而会令自己受伤。

一连串的爆炸声持续了许久许久。

炎依等分shen无不是一脸苍白。花丹没有了,还能活下去吗?

北依依悠然醒来,看着围在身边的众人,心中涌起无限暖意。“我没事,别担心。”她淡然如秋风中的花朵。

“死不了。”见大家依旧愁眉不展焦虑不安,北依依又补充道。

大家这才勉强笑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不过,以后我只是个废人了。”北依依依旧笑着,好像在说别人的事。她脸上没有半点哀伤。

“你们谁养我啊?”她忽然娇俏地嘟了下嘴。

“我!”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说了这个字。

冰依冷眼看了众人一眼,由白了北依依一眼,“老大,你是我们的本体,难道我们还会弃你于不顾?”

净依道:“就是,你就不要装可怜了!你死了,我们也得死!我们八个会好好照顾你的!”

北依依手微微抬起,她手中多了一把粉红色的粘稠之物。她手掌轻扬,粘稠物分为八团,飞向净依等八个分shen。

“这是我花丹里中的jing华核心,我好不容易才在风暴之中捞到这一点。你们仔细收好,认真孕育,说不定有朝一日还能以此为核,xiu炼出自己的花丹。到时候即便我死了,你们也不会死。”北依依说着长长舒了一口气。

一个人身上肩负着九个人的性命,还真是累啊。以后,净依等八人便可以有自己的生命了,无需由她一个人背负了。北依依忽然觉得轻松了不少。

从xiu炼花仙到现今,一切都回顾到了零点。北依依觉得自己好像当年在深山之中苏醒过来一样,守着一个空落落的无心海和一颗小得如芝麻一样大小的花丹。

不过,这一次,守在她身边的人,明显多了许多。

这已经很令人欣慰了!

北依依没什么不满zu的。

净依等八个分shen却紧张了,老大这样做,好像在给她们安排后路一样。难道……

“依依老大,你可不要死啊!”炎依心直口快,把心中所想一下说了出来。

大家都紧张了。

修真常理,内丹碎裂,人必死!上一次北依依弄活下来,毕竟当时她体内还有一个芝麻大小的花丹,这一次,可是全数尽毁!

“依依……”北冥的拳头不由捏紧了,他的眸子蓦然睁开。他一定要将她看得清清楚楚,多看一眼是一眼。

南宫童的心想要碎裂般的难受。

雪寒等人也是一副恨不能代替北依依去死的样子。

瞧见众人这副模样,北依依狡黠地眨了眨眼。她低低叹了口气,“唉,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她脸上的笑容隐去,“早知如此,我当初就该洒tuo一点。比如学我家豆豆,都娶几个老公,好好享受一下。”

大家正在悲伤之中,听北依依这么说,谁也没表示出很惊讶地样子,反而一个个都点头赞同。

北依依眼底不着痕迹地闪过一丝笑意。“我死了之后……”

“别!你不会死的!”大家抢着说。

北豆豆飞到北依依身上,一pi股坐北依依腿上,“妈妈,你现在后悔也来得及啊!刚才不是说今天要举办婚礼吗?不如你要挑几个男人结婚算了!”

这下轮到北依依吃惊了,她本来是想看看若是自己真的要死了,大家会什么反应。可豆豆竟然突然提到结婚那么喜庆地事情上去,让北依依好不容易伪装出来的哀愁也淡了几分。

然而让北依依更惊讶地是,北豆豆这个提议,竟然无人反对。

“对对对!结婚啊!依依老大,你早该结婚了!你看,在座的帅哥可是各个都爱恋着你,我相信你选谁,都不会有意见的!”莫愁和莫愁抢着说。

北依依看了看这两个妹妹,她们平时最保守的,如今竟然也如此孟浪了。

“对对对,依依现在是九品花仙了吧?是应该好好庆祝一下!来,男人们都过来站好,让依依选一个结婚!”南宫桀一大把年纪竟然也来凑热闹。

北依依无语了,她这个九品花仙还不如当初不带品级的花仙呢。第九个分shen飞了,不知所踪。其他八个分shen也完全成了自you之身,北依依现在就是孤家寡人。

再说了,谁用结婚来庆祝的?

等等,貌似人家刚才再说死的事情,唉,这些人一点都不配合。居然没人哭,还一个个地笑着催她结婚。北依依彻底被大家打败了,难道大家都看穿她撒谎了?

接下来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男人们还当真都走过来,站成一排,真的让北依依选了。

就连南宫童也做好了待选的姿态。

“依依,你快选啊!”冷如烟在一旁催促着。

“对啊,老大,你快选啊!我看北冥不错,不如你选他吧!”灵依等分shen也在一旁起哄。

冰依道:“选雪寒吧,他对你最痴心!”冰依和炎依因为与雪寒有血缘关系的缘故,对雪寒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

“选南宫童陛下吧!”北温温等花yao则是倾向于南唐派。毕竟北温温现在嫁了南宫小白,胳膊肘便开始往婆家拐了。

“你选一凡,我也不会介意的!”莫昕低声说。慕一凡并没有站到待选的行列中去,听到莫昕这么说,神色一下古怪起来。

“七宝也可以!”莫愁说。七宝听了此言,立即跳到南宫童他们的队伍中去了。他可是一点不介意北依依选中他。

“小玄子也可以!”北灵儿狠狠踢了轩辕玄一脚,将轩辕玄也推出来。

北依依好想撞墙,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些人都发的是哪门子神经?

都想洗涮我是不是?北依依心里涌起这样的想法。好吧,既然你们敢给我开这样的玩笑,我就陪你们玩玩儿。

“结婚了的,已经被人预定了就算了!我可不要二手货!”北依依摇头道。“哎呀,我只能选一个吗?我想多选几个,可不可以啊?我们家豆豆都娶了两个,我怎么也要娶三个!”

“可以!”全场的人都齐声说。

北依依抹了一把冷汗,心道,这些人一定是中邪了。

“真的可以?”北依依的目光从北冥、南宫童等人身上划过。

北冥、南宫童等人心里要说心甘情愿那是不可能的!他们这辈子做梦都想过会给别的男子共侍一女。这种事,换做平时,他们一定掉头就走!在这方面,他们的心都只有针尖那么大!绝对容不下他们的女人心里身边还有别人!

但是今时今日不同,北依依她也许下一刻就会离他们而去了。他们感应得到,北依依身上的生命气息比以往弱了不知多少倍。她的无心海里还在泛滚这滔tian怒涛,正在将那些粉红色的灵气冲散冲淡。

那些粉红色的灵气便是她花丹的jing华核心,这些粉红色的灵气完全消散的时候,便是北依依离开大家的时候吧?

他们的心中此时此刻只有一个想法,让她开心,让她在生命的最后,幸福快乐!

他们坚决地点了点头,“可以,只有你高兴,怎么都可以!”

“那我可真选了啊!”北依依眨着眼睛。她忽然很想看看,到底谁能容ren得下这种事。也许那个愿意和别人一起分享她的爱的人,才是真正适合她的人吧。至少那份宽容,就是世间难求的!

“等等。”炎依排众而出,冲到南宫敖身边,“这个退出!”炎依拉扯着南宫敖,将南宫敖朝外面推。

“放开我!”南宫敖大声kang议,“依依,你选我吧。无论你娶多少个,我都愿意,只要让我每天都能看到你!”

炎依说:“依依老大,候选人已经够多了。实在没人选了,你再选这个吧。嘿嘿!”

北依依乐了,“好,炎依,我不选他!”

如同被判了死刑,南宫敖一下沮丧颓废了。他不挣扎了,只是盯着炎依看。那眼神,就如同看杀母仇人似的。

炎依不由打了冷战。

“被人预定了的不能选!那不是就剩下四个了?北冥、南宫童、雪寒、杜牧?哦,北小火,你站那里去干什么?去去,你一边玩去。”

北小火悻悻地退出了候选行列。

北冥的目光忽然变的冰冷起来,他的目光扫过南宫童、雪寒、杜牧。这目光有如锋利的尖刀,带着一股冷寒地煞气。

南宫童淡然一笑,他明白北冥的意思。北冥这是在赤果果的威胁,逼他们退出。“依依,虽然我不记得过去的事了的,但是当你重新出现在我身边的那一刻起,我便明白,你一直都是我生命中的唯一。没有你,我宁可死!”

雪寒在北冥冰冷地目光中打了个哆嗦,但他绝不退缩。他用力挺直了脊背,用近似哀求的目光看着北依依。“依依小jie,我愿意给你做小夫。不,就算是做……做侍郎也可以……什么都不是也可以,请你允许我呆在你身边。”

北依依鼻子不由一酸,眸子一下便胀痛了。

杜牧看看北冥,再看看南宫童和雪寒。他摇了摇头,朝后退了一步,“我也仰慕依依小jie,不过,看你们这么痴情地份上,我还是退出吧。”

北依依故作失望地叹了口气,“哎呀,就剩下三个了啊?还怎么选啊?”

三个还不够?大家都惊愕地看着北依依,但依然无人出来指责她不对。

南宫桀说:“我马上去安排,在三界之中甄选美男……”

北依依赶紧摆摆手,“那倒不必了!这三个都挺好的,选谁呢?不如一起了吧。”北依依的口气就好像在菜场上挑大白菜,又或者在金典里挑首饰。就差没说:老板,三个打包一起,给多少折扣啊?

“好!依你!”北冥上前两步,走到北依依身边,柔声说。

雪寒喜极而泣,依依小jie没叫他到一边玩去!

南宫童微笑着,走到北依依面前,握住了她的手,却转身对南宫桀和冷如烟说,“父皇、母后,烦劳你们安排一下。我们四个今日便成亲啊!”

“今日成亲?”北依依再也伪装不下去了,她腾地坐起来,一下从奄奄一息地病人变得生龙活虎了。

“嗯!立即!”北冥点头道,他很自然地拉了北依依的另一只手。

“呵呵……别洗涮了!我会死……唔……”北依依的话只说了一半。

北冥捂住了她的嘴,温柔责备,“不许你说死!也不许你死!”

北依依想抬手推开北冥,却发现双手都被握着。南宫童和北冥一人抓了一只,抓得还都很紧。北依依用力挣了半天,也没挣tuo。

还好北冥随即将捂住北依依小嘴的手撤下了。“莫愁,莫昕,你们帮依依打扮一下吧,一定要把依依打扮成天底下最漂亮的新娘!”北冥这样吩咐。

“等等等等!”北依依继续抽着手,但她依旧只是徒劳。这一边一个大帅哥,都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我只是说着玩的!”北依依尖叫。

“我们是认真的!”南宫童、北冥和雪寒齐声说。

北依依忽然若有所悟。这些人该不会以为她要死了,才这样做。他们该不是打的是反正她都活不过今天,结婚也无所谓?

“我不会死的!”北依依大声说出真xian。

大家都含泪点头,“en嗯,依依,你一定会永生不老!”

“我真的不会死的!我现在不是九品花仙的事,我现在是花神!你们看,我的无心海里有好多好多小花丹正在生成呢!”

大家流着泪点头,也不知他们是高兴还是悲伤。

北依依继续用力拽她的手,可是那两位拽得很紧很紧,生怕她就会立即消失似的。

“我真的不会死的!不用结婚啊!”北依依呐喊着,“刚才的花丹爆裂,可是无论她们怎么爆,她们都在我的无心海里啊,又逃不掉!我这无心海一定可以孕育出一个新的世界……”看着大家依然一副只知道点头却明显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的样子,北依依不得不再回过头来强调,“我真不会死啊,我成神了啊!”

“en嗯!那更要庆祝!我们现在,马上结婚!”南宫童说。

“快把喜服拿来!”北冥急切地喊道,北依依这样子,他的心都碎了。依依没有要死,却好像得了失心疯?

大家呼啦散开了,准备喜宴地准备喜宴,布置婚房地布置婚房……喜服似乎都是现成的,立马就被拿了过来。

莫愁和莫昕三下五除二就给北依依换上了。

“我真的不会死的!不用结婚啊!”北依依的喊声明显小了许多,这话她已经说了不知多少遍了。

莫愁和莫昕眼圈红红的,她们强ren着泪,“en嗯,依依,你一定会永生不老!”她们的声音有些沙哑,这话她们也说了不知多少遍了。

外面隐约传来北灵儿和净依等人的声音,“四个人是一起洞府呢?还是准备三间婚房,让妈妈一晚上入三次洞fang?”

“我真的……我真的……说着玩的啊……”北依依yu哭无泪了,不过,心里却隐约泛起一丝喜悦。

这算不算骗婚啊?



章节目录